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34章 陰魂不散……

第134章 陰魂不散……

作者:

?深淵內霧氣翻滾,露出了一雙眼睛,這眼睛有很多顏色變化,停留最長的是紫紅色,此刻正凝望白小純。

僅僅是眼睛,就與白小純的身體差不多大,看的白小純倒吸口氣,他不知道這天角墨龍的身體,具體有多大,他隱隱的,還看到了霧氣內的龍角。

此刻他仔細的確定了一下方才的確是這天角墨龍在說話,立刻激動起來,想了想,他一咬牙。

「前輩放心,我去努力!」白小純轉身,眼中露出執著,這是他最後的希望,如果能讓這條天角墨龍來奉獻一次,白小純覺得自己的最強戰獸,就完美了。

「本源枯萎,想要沸騰,就需要強烈的刺激,這種刺激……再沒有什麼比發情丹更有效的了!」白小純紅著眼,直接飛出了百獸院,直奔種道山,憑著自己的身份,還有他那大量的貢獻點,生生的從種道山,換來了大量的藥草。

這些藥草,幾乎花掉了他大半的貢獻點,甚至一個儲物袋都裝不下,生生用了七個儲物袋,才全部裝完,看的負責兌換草藥的弟子,目瞪口呆,他在這裡負責兌換草藥多年,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驚天動地。

自然也認出了白小純,當白小純離去后,這弟子倒吸口氣,已將白小純視為神人。

而白小純,在換了這大量的草藥后,回到了古獸深淵,在這裡開始全力煉藥,他的眼睛血絲瀰漫,已陷入瘋狂。

「我要煉製一枚……超級發情丹!」白小純咬牙開口,他要加大藥效,修改丹方,爭取讓這藥效可以提高百倍千倍。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七天,這七天來,白小純沒有休息,整個人披頭散髮,完全沉浸在了煉藥中,偶爾的那隻大黑狗會拖著戰獸跑過來,每次白小純都不耐煩的扔給他一枚只能開啟一次陣法的玉簡。

大黑狗非常聰明,吊著玉簡,拖著戰獸回到閣樓,似乎擔心若無法完成白小純交代的任務,以後就沒機會來這裡,於是不但自己奉獻,還拖著戰獸也奉獻,根本就不用白小純理會,只不過因白小純不在這裡,所以大多數的時候,那大黑狗的奉獻,都沒控制住次數……

與此同時,北岸的弟子也都漸漸抓狂了,他們發現自己的戰獸,會突然的失蹤,等找到時,神色各異,有的傲然,如自己是世界之主,有的狂躁,殺氣騰騰,有的陶醉,回味無邊,種種神情,各種各樣,任憑主人如何去溝通,也都得不到答案。

隨著這樣的戰獸數量增多,還有一些戰獸,似曾經被主人壓迫的太狠,平日里不敢抵觸,可在幻境中顯然是沉浸在了自己翻身做主人的世界中,於是歸來后,有一些沒有控制住,再次擺出氣勢……整個北岸都亂了。

「到底是怎麼了!!」

「一定有問題,查,一定要查出!!」

當這種情況,就連北岸的長老,也都察覺身邊的戰獸如此時,北岸弟子已大都發動,開始尋找原因。

又過去了三天,白小純整個人已瘋魔,這個時候的他,天不怕地不怕,甚至跑到了深淵的邊緣,向那天角墨龍要一滴血。

換了其他時候,白小純絕對不會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可如今陷入瘋魔狀態的他,壓根就沒去考慮會出現什麼後果。

甚至深淵內短暫的沉默后,白小純不耐煩的催促起來,很快的,居然真的有一地黑色的血飛出,被白小純裝在一個瓶子里,趕緊回了石洞,加入靈藥內,繼續煉製。

五天後,在白小純連續半個月的時間,不眠不休的瘋狂煉製下,一枚超級丹藥,終於在這一天的黃昏,煉製出來。

轟鳴之聲回蕩,白小純看著面前這足有頭顱大小的丹藥,仰天大笑,這丹藥不但大,而且分量十足。

尤其是在煉出的一瞬,有香氣向著四周擴散,石洞內,那條大黑狗正拖著一隻戰獸跑來,聞到這香氣后,身體猛地一顫,嗚嗷一聲,眼睛都紅了,轉身直接飛奔,離開了百獸院,不知去了哪裡……

而百獸院的叢林,也在這一刻,因這氣息的擴散,傳出了無數的躁動嘶吼。

白小純一看僅僅氣息就有如此效果,笑聲更為洪亮,整個人振奮無比,可覺得還是不夠,為了把握更大,他看了看四周,拿著丹藥飛速離開。

找了一個沒人注意的地方,這才取出大黑鍋,開始煉靈,直接煉靈了三次,使得這龐大的在整個修真界前所未有的超級丹,成為了佳品!

「這枚丹藥,一定能成,若還是不成,我白小純從此之後不煉丹了!」白小純意氣風發,極為自信,帶著丹藥回到了古獸深淵的山澗旁,向著下面扔了過去。

丹藥落入黑霧中,消失不見,白小純站在深淵邊緣,慢慢等待,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個時辰,白小純就算再自信,也都緊張了。

「不能吧,那可是上千倍的藥效!」又過去了半個時辰,白小純額頭出汗了,正焦急時,忽然的,深淵下的霧氣瞬間強烈的翻滾,有陣陣驚天動地的咆哮,從那霧氣內猛地傳出,更有狂風橫掃四周,白小純連連後退,看向那裡時,一聲轟鳴巨響,深淵內的霧氣猛地衝天。

那霧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柱,四周無數黑絲環繞,使得半空都出現了扭曲,與此同時,一個驚喜的聲音,猛地傳遍四方。

「我終於……重新感受到了本源之血的沸騰!!」隨著聲音的出現,那霧氣柱子驀然崩潰,向著四周擴散時,一個巨大的爪子,直接從深淵內伸出,轟的一聲,抓在了深淵外的山崖上,地面都顫抖了一下。

這爪子漆黑無比,上面的鱗片都有一人多大,爪尖鋒利,露出森森光芒,更有一股讓人顫抖的氣勢,從這爪子上傳開。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彷彿山峰一樣的頭顱,緩緩地從深淵內伸出,那是一條黑色的巨龍,它的頭頂赫然有一根獨角,此角一出現,天地彷彿都有些模糊。

尤其是這巨龍的眼睛,居然不是一丈多大,全部睜開后,更為龐大,它的身上透出無盡的滄桑,尤其是龍頭的四周,可以看到有無數已經癒合的傷口,可以想象,這條巨龍曾經必定是廝殺了無數年。

此刻雖然蒼老,可身上的氣勢依舊不減,反而更強,如今昂首長嘯,整個叢林內的所有凶獸去,全部顫抖趴下,一動不敢動。

白小純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沫,看著眼前這龐大無比,難以形容的巨龍,尤其是對方的身軀只探出了小半,明顯還有更多留在深淵,白小純腿都軟了,腦海不斷轟鳴。

就在這時,那巨龍猛地看向白小純,龐大的頭顱瞬間降臨,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覺得壓力太大了,對方的頭顱,彷彿取代了天空,讓白小純緊張時,連忙高呼。

「天角前輩,我是白小純啊,你記得我吧,那丹藥是我煉的,煉了半個月呢,差點就把小命都耗沒了才煉成的。」

天角墨龍裂開嘴,似在笑,可這笑在白小純看去,卻是毛骨悚然,這一次沒等白小純開口,這天角墨龍身體瞬間收縮,在白小純的親眼所看下,竟從那龐大的身軀,變成了一隻三丈大小的黑色蜥蜴。

甚至隱隱的,似與穹頂峰的蜥蜴,有些相似。

這蜥蜴來到白小純的面前,爪子一按大地,瞬間四周扭曲,當白小純再次清晰時,駭然的發現,居然回到了閣樓的院子旁。

「果然是育獸種,此種被種在這裡的那一刻,我就感受到了它的氣息……以幻入神,以神醒本源,以本源凝聚返祖之血,我的血脈,或可通過此種,傳承下去。」這天角墨龍似感慨,沒理會白小純,直接一晃,靠近育獸花時,此花都顫抖了,猛地開口,吞向天角墨龍。

天角墨靈沒有抵抗,帶著期待,直接被吞了進去。

白小純緊張的站在一旁,看著育獸花內,天角墨龍不知沉浸在什麼幻境內,並非與其他獸那樣一動不動,而是傳出悶悶的咆哮,白小純都快哭了,他覺得自己這一次把事情弄大了,他很擔心自己種的這育獸花,承受不住恐怖的天角墨龍。

在他的祈禱下,過去了兩個時辰,天角墨龍才飛出,神色肅然,沉吟片刻后,竟又沖了進去。

時間流逝,九天後,白小純獃獃的看著那條天角墨龍,居然超越了大黑狗,一連奉獻了五十多次,這才帶著感慨的飛出。

「幻境雖好,可卻終究是曾經往事……小不點,你非常不錯,以後有什麼事,就來找我,只要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我都可以幫你。」這靈溪宗的護宗神獸,聲音如洪鐘,對白小純欣賞道,正要離去時,白小純遲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這一次,是真的幫助了宗門,而且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

於是連忙開口。

「天角前輩,能不能把北岸四大峰的護山戰獸叫來,讓它們也奉獻一下,還有幾個掌座的獸……」白小純期待的看向天角墨龍。

「那幾個小不點,小事!」天角墨龍咧嘴一笑,猛地抬頭一吸,白小純只覺得天地都扭曲了一下,剎那間,在天角墨龍的前方,七彩鳳鳥,三眼烏鴉,山鬼,還有穹頂峰的蜥蜴,瞬間出現,它們身後,則是幾個掌座的戰獸。

這些戰獸出現后,全部顫抖,三眼烏鴉與七彩鳳鳥哆嗦,目中露出恐懼,山鬼也都顫抖,匍匐在地。

至於那穹頂峰的蜥蜴,更是直接腿軟了,完全趴了下來,至於四個掌座的戰獸,更是不堪。

白小純狂喜,看著面前這些曾經不可一世的戰獸,此刻乖乖的按照天角墨龍的吩咐,一個個跳入育獸花中,直至第二天清晨,才一個個詫異中神色各自不同的離去,天角墨龍也走了,臨走前,欣賞的看了白小純一眼。

白小純仰天大笑,他激動興奮,看著育獸花此刻正在慢慢的收攏,不再釋放出氣息,而是開始要結果孕育出戰獸后,滿心喜悅,更有驕傲,他也聽說了北岸的弟子正在調查戰獸躁動的原因,更為得意。

「我白小純的最強戰獸就要誕生了,哼哼,北岸的弟子們,你們顫抖吧!我這最強戰獸,我都給它起好名字了,它叫做鐵蛋。」

「你們不借我獸也就罷了,還污衊我白小純,等你們調查出戰獸躁動的原因,知道了你們的戰獸都在我這裡做出過生命本源的奉獻后,那個時候,我白小純已經回到南岸啦,哈哈哈哈哈。」白小純抬起下巴,小袖一甩,擺出高手的模樣,臉上卻掩不住的得意。

可就在白小純這裡美滋滋的得意無比時,突然的,他覺得似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詫異的側頭看去,立刻就看到在不遠處,閣樓的邊上,不知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隻……神出鬼沒的,豎著耳朵的兔子!

「你你……你這該死的學舌兔,怎麼在這裡!!」白小純呆了,發出一聲慘叫。

「你你……你這該死的學舌兔,怎麼在這裡!!」那兔子也呆了,發出一聲慘叫,急速逃遁,速度之快,大黑狗都比不上,剎那沒影。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