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36章 都來過了

第136章 都來過了

作者:

?頓時這四大峰的掌座,直奔育獸花,臨近后都一個個呼吸急促,心神顫抖,如同看到了絕世珍寶,甚至那鳶尾峰的老嫗,臉上的皺紋在這一刻都綻放……

其他三峰的掌座,一樣如此,都激動不已,顫抖的伸手,觸摸這育獸花時,每個人的心中都不斷震撼,如面見聖物一樣,彷彿目中除了育獸花,就再沒有別的景物了。

四周的弟子一個個也都傻眼了,他們很多人不認識育獸種,此刻眼看四大峰的掌座如此樣子,都很是心驚。

可人群里的內門弟子,還是有一些,此刻慢慢認出,尤其是聽到四大峰掌座的失聲,更是腦海猛地震動,心神翻起滔天大浪,驚呼出來。

「育獸種!!天啊,竟然真的有育獸種!」

「那是傳說中的聖物,世間罕見!!」

「我只在一些典籍里聽說過,這種特殊的植物,應該是在上古時就失傳了,這裏居然會有!!」

聲音越來越大,到了最後,此地數萬人,漸漸都明白了這看起來其貌不揚,只是範圍較大的植物,居然有無法形容的價值,慢慢都驚愕起來,紛紛看向育獸花,忘記了去尋白小純的麻煩。

甚至因聲音太大,四大峰掌座中,鬼牙峰的老者猛地轉頭,狠狠的看了一眼四周,他的雙眼綠油油的,看的所有人都心神一顫,立刻收聲。

白小純站在一旁,抬起小下巴,背着手,一臉高手寂寞,心底欣慰。

「哼哼,現在他們應該知道,我白小純為何要讓那些戰獸來奉獻了吧,我是為了這育獸種!」白小純心中振奮,可臉上卻露出寂寞,正暗中得意時,忽然的,四大峰掌座一個個神色變化,時而陶醉,時而咬牙,到了最後,咬牙居多,更有切齒,尤其是那老嫗,更是猛地抬頭。

「白小純!!」老嫗痛惜,眼睛都紅了,怒視白小純。

「你知不知道,這是一朵多麼珍貴的育獸種,你知不知道,這育獸種已經近乎滅絕!你知不知道,這育獸種代表了什麼!!」老嫗都要抓狂了,她的心在滴血,這育獸種如果在她手中,她覺得將完全不一樣。

「知道啊。」白小純詫異,他正是知道這育獸種的寶貴,所以才惹了這一次的北岸大亂。

可眼下不但是鳶尾峰老嫗這裏痛惜,其他三座山峰的掌座,一個個也都抬頭,心中如被刀割一樣,這種無法形容其價值的育獸種,對於他們而言,是無上至寶,此刻看向白小純時,滿是失望。

「如此天才地寶,你居然就種在這裏,甚至都已完成了孕育,即將要誕生出一頭獸!」

「你你你……白小純,我知道你一定是尋找了很多戰獸,所以才造成了宗門戰獸的躁動,可那有什麼用,再多的獸也都是血脈低階!!

你可知道,若是這育獸種給了孫長老那隻碧海獸,就可以再誕生出一尊三階血脈啊!!但眼下,晚了,都晚了……」老嫗幾乎是怒吼的咆哮,對於白小純極為失望。

「孫長老的碧海獸,在這裏奉獻過了。」白小純眨了眨眼,乾咳一聲。

「你……啊?」老嫗身體顫抖,還要繼續怒喝時,聞言一愣,身邊其他三峰的掌座,也都愣了一下,瞬間看向不遠處人群邊緣的一個老者,此人正是孫長老,他自己都詫異了,這一次他來參與,並非是察覺他自己的獸出現躁動,而是門下弟子的戰獸出了問題,這一刻猛地知曉,自己的碧海獸,居然也來過此地,有些懵了。

老嫗遲疑了一下,一樣怒視白小純。

「就算是孫長老的那隻碧海獸,也還是浪費了,應該給陳長老的那條青天蟒,雖也是三階血脈,可卻有化龍的可能,也唯有那隻青天……」老嫗還沒說完,白小純有些不好意思,連忙開口。

「那條青天蟒,也在這裏奉獻過了。」

老嫗猛地睜大了眼,獃獃的看着白小純時,人群內,陳長老倒吸口氣,猛地看向自己的飼獸袋,裏面一條青色小蛇伸出頭,看向育獸花時,露出陶醉。

「陳長老的青天蟒還是壯年,不需要育獸種也可以,白小純,老夫的那尊夜叉,才是最適合育獸種的,你若……」鬼牙峰的掌座老者,此刻怒聲開口。

「那個……吳掌座,你的夜叉獸,也……奉獻過了。」白小純遲疑了一下,看到這鬼牙峰的掌座似兇狠的樣子,連忙開口。

這一次不但是鬼牙峰的掌座倒吸口氣,四周所有弟子,全部在聽到后,每個人都面色大變。

鬼牙峰掌座全身一震,他身邊老嫗以及落日峰,穹頂峰的掌座正要開口,白小純退後幾步,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們的,也都來這裏奉獻過了……」

這話語一出,四大峰掌座如被天雷轟擊,他們居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戰獸,竟然暗中被帶到了這裏,與此同時,四周的那數萬弟子,一個個在聽到白小純與幾個掌座的對話后,全部倒吸口氣,再也壓制不住,嘩然起來。

「天啊,到底多少個獸來這裏奉獻過了!!」

「這白小純,他……他居然連幾個掌座的獸都沒放過!」

「喪心病狂啊!!」

在這眾人驚呼時,白小純心中忐忑,又退後幾步,眼巴巴的看着面色難看的四大峰掌座,半晌后,鳶尾峰的老嫗,狠狠的瞪着白小純。

「白小純,我們還真小看了你,你既然有辦法把我們四個的戰獸暗中弄來,怎麼不去把我鳶尾峰的七彩鳳鳥也弄來啊?我們的戰獸都是三階,那七彩鳳鳥可是四階,四階血脈,才不算是浪……」老嫗話語還沒說完,突然看到白小純那副小心翼翼欲言又止的樣子,立刻內心咯噔一聲。

「你……你不會……」

「那隻七彩鳳鳥,也來奉獻過了。」白小純委屈的說道。

「我穹頂峰的三眼墨烏……」

「奉獻了,還有穹頂峰的巨蜥,還有鬼牙峰的山鬼……都來奉獻過。」白小純硬著頭皮開口后,四大峰的掌座,每個人都睜大了眼,倒吸口氣,露出無法置信,甚至立刻就取出玉簡,不知用什麼方式與各自山峰的護山獸溝通,半晌后,各自都從護山獸那裏,得到了認同此事的答案,那四大山獸不敢說出天角墨龍,四人不知道此事,但也是目瞪口呆,看向白小純時,一臉不可思議。

四周的那些北岸弟子,也都一個個倒吸口氣,全部駭然,北寒烈身體一抖,越發覺得白小純強悍,徐嵩腦海嗡鳴,那四大護山獸的恐怖,他是知道的,他無法想像白小純到了有什麼辦法,居然讓那四大山獸,甘願來這裏奉獻。

鳶尾峰的老嫗有些抓狂了,她原本是要教訓白小純的,可說着說着卻發現,自己居然無話可說,對方知道育獸種的珍貴,而且竟還把山獸都弄來,讓她實在無話可說,就算是她,想要做到這一點也並非容易。

可當着這麼多弟子的面,卻被白小純頂的啞口無言,讓她惱火,袖子一甩,立刻喝道。

「依舊是浪費了,白小純,你可知道若這育獸種上繳給太上長老,甚至可以驚動老祖,讓老祖下一道法旨,安排我靈溪宗護宗神獸,天角墨龍前輩去以這育獸種留下後代,那才是沒有絲毫的浪費,那才是……」老嫗越說越是憤怒痛惜,可說着說着,忽然停了下來,獃滯的看向欲言又止的白小純,內心強烈的咯噔一聲。

不但是她這裏內心咯噔,她身邊的四周三峰掌座,此刻看到白小純的表情,全部都倒吸口氣。

「那個……不用麻煩老祖下法旨了,天角墨龍前輩,它三天前剛走,它老人家很欣慰,奉獻了五十多次……」白小純眨了眨眼,低聲說道。

四周剎那一片死寂……

四大峰掌座呆了,四周的長老呆了,弟子也呆了,每個人全部都怔怔的看着白小純,心神內已經是翻天覆地。

就在這時,突然的,那株育獸花肉眼可見的枯萎,隨着枯萎,一層層花瓣脫離,有一股正在不斷攀升的生命氣息,在這育獸花內,瞬間出現,越來越強,到了最後,四大峰的掌座,長老,弟子,全部心神轟鳴,驚懼的關注起育獸花。

四大峰的山獸,更是在這一瞬全部震動,齊齊抬頭,它們感受到了血脈的延續,還有北岸不少戰獸,全部在這一瞬,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脈。

尤其是古獸深淵內,天角墨龍雙眼猛地睜開,遙望百獸院時,目中露出強烈的期待。

白小純也緊張,趕緊跑到育獸花旁邊,患得患失的等待,旁邊四大峰的掌座,也都呼吸急促,齊齊看去。

慢慢的,隨着育獸花不斷地枯萎,裏面的生命氣息越來越強,到了最後,彷彿要衝頂一樣,居然在天空中都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轟隆隆的轉動起來,似有一雙眼睛,在蒼穹之上,向著大地看了過來。

-------------

兩個月的公眾版,就要結束了,今晚12點,正式上架!

兄弟姐妹,有能力的希望訂閱,今晚提前預定7月月票~~~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