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37章 我的戰獸!(第一更)

第137章 我的戰獸!(第一更)

作者:

?這一刻,似乎整個北岸都在關注這裡,甚至種道山上,都有幾道目光,剎那凝聚此地。

「這是……嗯?」

似有輕咦之聲若隱若現的回蕩時,突然的,天空中漩渦竟剎那間出現了赤色,很快就連天空也都赤色一片。

就在這時,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這枯萎的育獸花中傳出,緊接著,那強悍的氣息驟然逆轉,猛地跌落,瞬間就要跌落谷底,更有一股死氣散開。

彷彿是夭折一樣,還沒有誕生,就即將死亡,白小純身體一顫,四峰掌座也都大吃一驚。

「這是血脈混雜,意志無法掌控身軀的表現!」

「該死,我就知道會這樣!!」

「這獸無法誕生出來了……」在這四峰掌座驚呼時,白小純身體顫抖,直勾勾的望著育獸花,他能感受到在這育獸花內有一個生命想要降臨,可偏偏無法成功,即將死亡,幾個呼吸的時間,死氣之濃,已向著四周擴散。

就在這時,忽然的,一道模糊的身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育獸花的半空中,看不到具體的樣子,只能看到那彷彿是一個老者,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袍,整個人彷彿沒有絲毫的氣息,就那麼平靜的出現。

修為……深不可測!

他的出現,讓四周人全部心頭一震,北岸弟子從沒見過這老者,而那四大峰的掌座,也都是愣了一下后,面色瞬間大變,居然立刻跪拜下來。

「三代老祖……」

四周的弟子,在聽到這個稱呼的剎那,全部腦海嗡鳴,一個個立刻顫抖跪拜下來。

白小純此刻如傻了,他沒有注意到那身影的出現,他的眼睛里,只有枯萎的育獸花以及裡面的生命,他的心在顫抖,他的眼中有淚水。

白衣老者默默的看著育獸花,右手掐訣一指,立刻一股生機湧入進去,但很快的生機就消散,死亡的氣息更濃了。

白衣老者略一沉吟,忽然抬頭看向古獸深淵。

古獸深淵內,天角墨龍猛地張開口,頓時一滴金色的血液,剎那飛出,它的身體明顯老邁了一些,遙遙望著育獸花,目中露出緊張與期望。

那滴金色的血液,劃破長空,形成了一道金色的長虹,直奔此地,落入育獸花內,與此同時,那白衣老者輕嘆一聲,雙眼露出精芒,雙手抬起掐訣時,天空雲層翻滾,似有無上之力凝聚而來,在這老者的手中,化作了一個符文,穿透育獸花,與那金色的血液一起,投入育獸花內。

「血脈駁雜,九死一生,老夫只能為它吊命九天,能否活下去,從育獸花內掙扎出來,要看此獸的意志,可惜了一頭……五階潛質的靈獸。」老者輕嘆,就算是他也沒有辦法逆天改命,能否活下去,全看此獸自身的造化了。

帶著可惜,他側頭看了呆在那裡的白小純一眼,目中露出憐憫,袖子一甩,身影模糊,化作點點晶光消散。

直至老者走後,四大峰的掌座才慢慢起身,一個個都帶著敬畏望著老者離去的方向,又低頭看向在育獸花旁,發獃的白小純。

一個個目中都有不忍,換了誰,付出了這麼大的努力,最終戰獸卻無法誕生出來,都會難過,尤其這還是育獸種,恐怕整個修真界,都不多了。

四個掌座輕嘆,對白小純的氣也都消了,紛紛離去,四周的北岸弟子,眼看這一幕逆轉的變化,也都無法在這個時候去尋白小純的麻煩,儘管還有不少人心底怨氣依舊,但卻沉默中,慢慢散去。

很快的,黃昏降臨,百獸院閣樓四周,只有白小純一個人杵在那裡,獃獃的望著育獸花,此花枯萎了大半,能看到裡面有一個瘦小的身軀,正在掙扎,似乎在向生命去挑戰。

白小純眼淚無聲掉落,他緩步走上前,默默的坐在那裡,撫摸育獸花。

他很難過,神色悲傷,不願接受這樣的事實。他此刻所想,不是什麼最強戰獸,只是純粹的希望這個小生命可以活下去,哪怕它沒有任何資質。

這是他培養出的生命,那種眼看著對方要死去的感覺,讓他的心痛若刀割,可偏偏他卻沒有任何辦法能幫它,哪怕他現在凝氣十層,也依舊無能為力,這種無力讓白小純感到一種難言的窒息。

隨著夜色落下,這種深深地無力感以及眼睜睜看著一個生命消逝的窒息,讓白小純顫抖,害怕,他想到了當年在村子里時,爹娘病逝前,拉著自己的手,告訴自己……活下去。

這三個字,在白小純的腦海里永恆的存在。

「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鐵蛋,不要死……」白小純淚水滑落,輕聲呢喃,撫摸著育獸花下凸起的小獸身體,叫著他為它起的名字,小獸似感受到了白小純的氣息,微微動了一下。

「要堅持,你還沒看到這個世界,你還沒看到我,我以後要帶著你馳騁修真界……」

「堅持下去!」白小純輕聲的喃語卻充滿了堅定,說了一夜,不斷地撫摸育獸花凸起的小獸身體,用他的真心,用他所能做的陪伴,去鼓勵或是禱告。

直至天亮,晌午,黃昏,月色……

很快的,第一天過去了,育獸花內的小獸,掙扎微弱了一些,可似乎還沒有放棄,也在努力的想要控制因血脈駁雜漸要分崩離析的身體。

這一整天,白小純忘記了四周的一切,他的目中只有眼前育獸花下的小獸,他輕聲喃喃,用他最柔和的聲音去安撫,用他的心去鼓勵,他不斷地說著話,甚至嘗試用靈力融入育獸花里,哪怕他明知道這沒用,但依舊這麼去做。

漸漸地,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白小純沒有絲毫休息,他的雙眼已瀰漫了血絲,他體內的靈力在這不斷地釋放下,早已枯竭,而每一次靈力的新生,都會被他融入育獸花內。

那靈力,帶著他的祝福,帶著他的哀傷,更帶著他的鼓勵安撫,四天的時間,他都在說話,一直鼓勵,每次這小獸掙扎的劇烈,似感受到了疼痛而傳出輕聲的如哭泣般的嗚咽時,白小純的安撫,彷彿讓它感受到了溫暖,漸漸平靜下來,可是白小純卻絕望的發現,它的氣息越來越微弱,而死亡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鐵蛋,你知道么,我小的時候,爹娘還在的時候,沒有這麼怕死……也不知道什麼是死。」

「等你好了,我帶你去見李叔叔,他對我很好,就像父親一樣……」白小純喃喃低語,說著自己的過去,說著自己在村子里以及宗門的一切。

在第四天深夜,無論是四峰的山獸,還是深淵的天角,都慢慢收回了目光,帶著嘆息,不再關注這裡,可卻有一條大黑狗,在這天夜裡,默默地來到了百獸院,來到了閣樓后,來到了白小純的身邊,趴在育獸花旁,同樣悲哀的望著育獸花內的生命,輕輕的舔著。

又過去了一天,第五天的黃昏,白小純疲憊不堪,這五天對他來說,彷彿不眠不休煉藥五個月,可他沒有也不願放棄,他依舊在鼓勵,不斷地說著已翻來覆去的話,不斷地安撫,可這小獸的掙扎,越來越微弱,當第五天深夜時,它忽然猛烈的掙扎了幾下,接著掙扎變慢似乎還帶著陣陣的抽搐,漸漸的不動了,死亡的氣息,籠罩著育獸花也瀰漫著白小純及夜行獸。

「活著!你要活著!」白小純一把抓住育獸花下的小獸身體,帶著淚眼大聲吼道。

「落陳家族追殺我,十多個人要殺我,我都活下來了,我以傷換殺,我用斷了的骨尖去掙扎命運,你也要這樣,活著!!活下去!!!」

白小純大吼,他不斷地湧入自己的靈力,不斷地鼓勵甚至是咆哮,那原本不動的小獸,漸漸顫抖,漸漸開始了掙扎,這掙扎越來越強烈,它的求生之欲,在這一刻似乎隨著白小純的話語而更強的激發出來。

「展開你的求生之力,去控制你的身體,去從這裡衝出來!」白小純擦去眼淚,大聲吼道。

育獸花內的小獸,掙扎更努力,發出了嗚嗚的聲音,每一次掙扎都會有劇痛,讓它身體顫抖,可它不再放棄,似乎有一股意志在支撐著它,這意志極為強烈,彷彿超越了它的求生之欲,成為了它此刻生命中的一切。

「你將是最強戰獸,你是我白小純一輩子的夥伴,我創造了你,我培育了你,我不允許你死!!」白小純聲音帶著沙啞,瘋癲一樣。

隨著他話語的傳出,這被他鼓勵了整整五天的小獸,不再發出嗚嗚聲,而是傳出了嘶吼咆哮,儘管聽起來很微弱,可的確是在咆哮,與此同時,它黯淡的生命,居然在這一刻強烈的閃耀,好似燃燒,不斷地爆發,越來越磅礴,天空再次出現了雲層,轟隆隆的轉動,似它心中的那個支撐自己的意志,使得它再次向命運挑戰。

這波動,引起了北岸的注意,不少弟子驚醒,四大峰的掌座,也都紛紛吃驚,直奔白小純的百獸院,還有更多的弟子,也都神色變化,趕緊衝出,從四面八方,來到百獸院時,育獸花內的生命氣息,再次滔天,引動了蒼穹,使得雲層轉動越來越劇烈。

四峰山獸,深淵天角,還有種道山上的目光,甚至半空中,那白衣老者的虛影,沒有人察覺之下,再次出現。

就在這時,在第五天過去的剎那,第六天到來的瞬間,那育獸花內的咆哮,驚天動地的傳出,更有一股衝擊擴散,使得疲憊不堪的白小純,立刻被推的退後,倒靠在了一旁的牆壁上。夜行獸也被推開。

轟的一聲,育獸花直接碎裂,一個小獸的爪子,猛地伸出,這爪子鋒利無比,彷彿可以劃破虛無,甚至還有火焰在它的爪子上若隱若現,讓所有人看到后,都覺得心神一震,觸目驚心。

與此同時,這爪子向著四周狠狠一撕,終於……露出了一個小獸頭顱!!

似馬,似狗,似蜥,似鱷,似龍!

頭頂一根獨角,能看到背部一排白色的毛髮,身上卻有黑色的鱗片,牙齒鋒利,雙目緊閉。

「這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目中露出奇異的光,頓時心動,他也沒想到,這小傢伙居然真的可以活下來,而且看這樣子,潛力無窮,甚至是可進階的血脈!

這一刻,古獸深淵內,天角墨龍猛地睜開眼,四大山獸同時震動,整個北岸所有戰獸,全部顫抖。

四周眾人傳出驚呼,換了誰,都可以一眼看出,這小獸……必定超凡!!

四大山峰的掌座,全都倒吸口氣,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

「出生就可掌握術法,那爪子上的火焰,說明它是……六階血脈,天啊,我靈溪宗居然出現了六階血脈的靈獸!!」

「這將是我們北岸,未來的護宗之獸!!」

「哈哈,我們北岸,終於誕生出了一個超越了天角墨龍的六階靈獸!」

四周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沖了過去,要近距離去查看,白小純靠著牆壁,身影被眾人遮蓋住了,他沒有在意,只是在笑,為鐵蛋開心的笑,也為自己開心的笑。

「活著就好……」

此刻,這小獸在頭顱伸出的剎那,它的雙眼用力的睜開,瞪著,它的眼睛很大,看起來很是可愛,流露靈動的黑色光芒,看向四周,似在尋找。

這是它伸出頭后,第一個動作,這個動作的意義極大,旁人或許不知道,可半空中的白衣老者,卻是心神驀然一震。

「它在尋找……」

四周被眾人阻擋,小獸彷彿找不到自己心中所渴望的那個身影,神色焦急,露出暴躁之意,發出陣陣低吼。

就在這時……

「鐵蛋……」白小純靠著牆壁,支撐著身體,疲憊中帶著激動與喜悅,順著人群的縫隙,望著那隻小獸,輕聲開口。

他話語一出,那小獸不再暴躁,身體猛地一顫,瞬間轉頭,目中閃耀強烈的光芒,同樣從人群的縫隙里,它看到了白小純,凝望時,它的目光漸趨柔和,慢慢浮現驚喜,彷彿看到了親人。

它找到了!

似乎……支撐它不斷掙扎,最後不顧一切的那股意志,就是它想要衝出育獸花,去睜開眼,去看一看,那帶給自己溫暖,鼓勵著自己,安撫著自己的人,哪怕只是看一眼,也就足夠!

這種情緒形成的意志,超越了求生!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定格,對於鐵蛋來說,這一瞬,這個陌生的世界,不管有多少陌生的人阻擋在它的面前,在白小純開口的那一瞬,全部消失了,只有白小純一個人,就是自己的全部。

------------

第一更,兄弟姐妹,呼喚月票,還有第二更!(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