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是我乾的呀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是我乾的呀

作者:

可就在這時,閣樓外,傳來陣陣嘩然吵鬧之聲,白小純一怔,起身推開大門,立刻就看到陣法外,數量眾多的北岸弟子。

「你們幹什麼!」

白小純面色一變,立刻退後幾步,腦海里急速轉動,搜尋自己這段日子的所作所為,可想了半天,也沒想出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居然又引起了北岸的震動。

雖沒有想出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可白小純緊張,此刻這麼一開口,立刻陣法外的弟子,紛紛看向白小純。

「白師叔,還請打開陣法,我等進去搜尋一番!」

「並非只是搜尋此地,整個北岸,我們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

「北岸這一個月來,大量女弟子的肚兜丟失,出現了一個****,白小純,你若不心虛,就打開陣法,讓我們去搜尋一下!」

「哼,就算是在儲物袋內,我們也有辦法找出!」

白小純聽着聽着,心底鬆了口氣,放下心來后,立刻生氣了,背着手,看着眼前這些北岸弟子。

「胡鬧,我是榮耀弟子,我是掌座師弟,這事不是我乾的!」白小純好不容易站住了道理,豈能罷休,此刻趾高氣昂,怒視眾人。

「一定是你,放眼整個北岸,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你!」

「沒錯,這白小純最為可疑,他之前既然能瞞過所有人帶走我們的戰獸來奉獻,這就是最好的例子了,說明他有這個能力,在那些師妹師姐沒有察覺下,偷走肚兜!」

眼看四周眾人紛紛開口,白小純冷笑一聲,袖子忽然一甩,立刻陣法驀然開啟。

「也罷,我讓你們來搜,一會我倒要看看你們找不到后,如何對我交代!」白小純心底坦然,這一次他是理直氣壯,一點不擔心。

他這麼一副樣子,立刻讓四周眾人遲疑起來,他們原本就沒有證據,此刻眼看白小純居然打開了陣法,一個個面面相覷,很快那些丟失了肚兜的女弟子就一咬牙,當先踏入陣法內,先是向著白小純一抱拳,正要搜尋時,忽然的,其中一個女弟子的飼獸袋內,跳出了一條赤色的松鼠。

這松鼠剛一出現,就立刻發出尖叫,直奔前方飛去,

四周眾人愣了一下后,全部面色大變,這段日子,眾人尋找肚兜的主要依持,就是這隻特殊的戰鼠,此鼠奇異,嗅覺敏銳,在一定距離內,被它聞過的氣味物品,即便放在儲物袋內,都可以感受的到。

原本眾人有些理虧,可眼下全部都睜大了眼,紛紛沖入陣法內,白小純都傻眼了,腦袋有些懵,詫異時也跟着過去,直至到了這閣樓的偏房,在大門打開的剎那,嘩啦一聲,無數的各種顏色的肚兜,瞬間灑落出來,密密麻麻,放眼看去,不下數千件……

「白小純!!你還說不是你乾的!」

「果然是你!!」

「白小純,你你你……你居然如此無恥!!」四周眾人齊齊看向白小純,人群里的男弟子,更是怒火滔天而起,紛紛怒吼。

白小純倒吸口氣,身體猛地哆嗦,發出一聲尖叫。

「不可能!!」他話語傳出的瞬間,立刻四周那些女弟子一道道可以殺人的目光,剎那就落在了白小純身上,白小純頭皮發麻,趕緊解釋。

「真不是我乾的,我不知道啊……」他咽下一口唾沫,退後幾步,心中委屈不可名狀,可卻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四周的那些女弟子,一個個怒視白小純,甚至有一些都已經開始掐訣,眼看就要一起出手。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白小純抓狂了,他這段日子閉關,沉浸在修行中,根本就沒離開過閣樓,也沒去注意偏房,此刻正焦急時,忽然的,百獸院外,鐵蛋的身影出現,它口中吊著一件紅色的肚兜,神色滿是陶醉,快速跑來。

可還沒等進陣法內,鐵蛋就腳步一頓,獃獃的看着四周的眾人,口中的紅肚兜也掉了下來。

隨着紅肚兜的落地,四周無數雙眼睛,剎那就落在了鐵蛋身上。

白小純看了鐵蛋一眼,頓時頭疼,能隨意進出閣樓,放下這麼多肚兜,即便是白小純閉關沒有留意,也絕對不可能是外人乾的。

就算是大黑狗,都無法任意進出閣樓的陣法,能做到這一點的,只有……鐵蛋!

鐵蛋立刻顫抖,它不害怕外人的怒火,最害怕的是白小純生氣,此刻彷彿都快要哭了,趴在地上,低着頭髮出嗚嗚的聲音。

四周眾人一個個神色古怪,尤其是那些女弟子,更是目中露出不可思議,閣樓外,一片寂靜。

半晌后,有一個女弟子喃喃的聲音傳出。

「不可能是鐵蛋乾的,鐵蛋多乖啊,一定是有人指使它這麼做!」很快的,陸續有人開口。

「是啊,鐵蛋這麼可愛,單純,是被人蠱惑,強迫它這麼做的!」

「是白小純,他是鐵蛋的主人!」

到了最後,那些女弟子幾乎都這麼認為,看向白小純時,更為憤怒,這裏面不是沒有明白人,只是鐵蛋平日的表現,實在太可愛了,尤其是眼下的神情,更是一副害怕的樣子,立刻就博得了同情。

只不過此事太詭異了,這些弟子雖這麼開口,可卻沒有繼續鬧下去,都是狠狠的瞪了白小純后,紛紛離去。

很快的,此地重新安靜,白小純深吸口氣,抬頭看着天空,欲哭無淚,目中露出迷茫,鐵蛋知道自己做錯了事,趕緊來到白小純腳下,蹭來蹭去。

「鐵蛋……你平日裏挺聰明的,怎麼這一次這麼笨啊,你你你……你偷那些肚兜也就罷了,你不能坑我啊,我創造了你,說我是你的爹也都是可以的,你不能坑自己爹啊。」白小純長嘆一聲,哭喪著臉蹲下身子,拍了下鐵蛋的腦袋。

「以後記得,不能坑自己人……那些肚兜,你藏在哪裏不好,居然藏在自己家裏……你啊,要聰明一點,做事情前要想好,一旦暴露了怎麼辦。」鐵蛋低着頭,嗚嗚起來,似知道自己錯了。

白小純看到它這麼一副樣子,也就心軟了,沒繼續訓斥,轉身回到閣樓,鬱悶的重新打坐修行。

院子裏,鐵蛋趴在那邊,又嗚嗚了幾聲后,目中露出兇狠,側頭看向遠處北岸弟子離去的方向。

深夜,它悄然的爬出,身體一晃,消失在了夜色里,去了北岸。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忽然的,北岸弟子居住的地方,突然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該死的,是誰,是誰把我的獸靈丹都給偷吃了,那是我好不容易換來,準備讓戰獸進階的靈丹啊!!」

這慘叫幾乎剛剛傳出,很快的,類似的慘叫,居然此起彼伏,不斷回蕩。

「啊,我的萬靈草,我養了五年啊,只剩下了根了,沒了,都沒了……都被啃碎了」

「有賊,太過分了,我的洞府內所有為戰獸準備的糧食,都空了,那是三年的糧食啊!」

「天啊,我昨天剛剛從李長老那裏好不容易借來的三階血獸骨,本打算觀摩其內血脈變化,沒了,居然沒了!!」

無論是外門還是內門,這樣的聲音,越來越多,到了最後,足有數百人怒吼,這些人沒有例外,都是男的,而且都是昨天去了白小純閣樓的男弟子。

在這些弟子心痛的大吼,紛紛衝出時,他們立刻看到了鐵蛋,口中吊著一根血色的骨頭,一邊跑,一邊咔嚓咔嚓的咬碎。

人群里,傳出一聲凄慘的尖叫,一個弟子披頭散髮,眼睛都紅了,瘋了一樣的衝出,眼淚都流下來了。

「別咬,那是我向長老借來的三階血獸骨,啊啊,別咬啊……」

咔嚓,咔嚓。

鐵蛋傲然的抬起頭,身體一晃,避開來臨的弟子,在遠處繼續咬着,很快的,那一整根骨頭,都被它咬成了碎末,吞下去時,那位披頭散髮的弟子,只覺得眼前一黑,一想到自己還不上骨頭后,李長老的怒火,他就抓狂,此刻大吼,沖向鐵蛋。

不僅是他這裏如此,這數百人,全部怒火燃燒,追殺鐵蛋,可他們的速度不行,眼睜睜的看着鐵蛋飛奔,居然去了鳶尾峰,當眾人追殺過去時,一聲帶着不悅之意的冷哼,如天雷轟開。

「你們成何體統,這麼多人,去嚇唬乖巧的鐵蛋,看來你們是太閑了!」隨着聲音傳來,鳶尾峰掌座,那位老嫗緩緩走出,冷眼望着那數百個弟子。

這些弟子頓時顫抖,齊齊拜見時,看到了老嫗的身後,鐵蛋睜著大眼睛,乖巧的跟隨,還不時蹭來蹭去,一副可愛的樣子,似討好一樣。

這一幕,讓這些弟子一個個心中都在咆哮,可卻不敢開口,對於鐵蛋的恨意,已經滔天。

「不就是吃了點你們的東西么,多大點事,它吃了多少,本座賠了,都散了吧,以後別欺負鐵蛋!」老嫗狠狠的瞪了眾人一眼,低頭時,立刻神色化作柔和,帶着慈祥,摸了摸鐵蛋的頭,鐵蛋更為乖巧,還伸出舌頭如小狗一樣去舔。

四周那些弟子,一個個心中都在咬牙,-更有委屈,他們覺得不是自己在欺負鐵蛋,是鐵蛋在欺負他們。

可眼看鳶尾峰掌座如此偏袒,他們也沒辦法,只能忍着怒氣離去,不敢繼續找鐵蛋的麻煩,於是紛紛把怒火,按在了白小純的頭上。

「都怪白小純,就是他創造了這麼一個可惡的戰獸!」

「這戰獸太可惡了,好色,偷肚兜,還偷吃的,偏偏那些女弟子還有長老掌座們,一個個都對它好的不得了!」

白小純此刻正在打坐,忽然打了個噴嚏,抬頭看了看四周,又重新吐納,他的修為,距離凝氣十層大圓滿,越來越近了。

-----------------

謝謝兄弟姐妹的支持,謝謝大家7年的陪伴,耳根抱拳一拜!看到了好多老朋友的帖子,很開心,天師老頭居然也出現了,還有大家別打賞了,訂閱就可以,我知道你們為我好,謝謝你們。

繼續呼喚保底月票~~~(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