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50章 哥哥有事……

第150章 哥哥有事……

作者:

?這幾個靈溪宗弟子,一個個心驚膽顫,剎那遠去,哪怕是玄溪宗弟子要阻攔,也都不如他們此刻在白小純丹藥的威懾下爆出的速度。

白小純眼看這幾個同門瞬間逃走,他自己也都愣了一下,以為自己拿錯了丹藥,低頭看了眼,確定沒錯后,他乾咳一聲,大吼中將丹藥仍在了地上,轟的一聲直接爆開,化作了陣陣黑霧向著四周擴散。

雷山皺起眉頭,四周的玄溪宗弟子,也都立刻避開,擔心有毒,在這四散中,四周的那些煞獸,一個個聞到了丹藥爆開形成的黑霧,頓時目中露出狂熱,發出驚人的嘶吼。

與此同時,雷山目光如電,透過霧氣,看到了白小純在扔完丹藥后,正要快速逃走,他冷哼一聲。

「想走?留下你的道瓶!」雷山袖子一甩,立刻全身雷電轟鳴,向著四方炸開,將這黑霧推散時,他身體一衝而出,直奔白小純。

他的速度太快,身體外雷電閃耀時,腳下更有火焰,衝刺之下,剎那追近,右手抬起向前一指,立刻天空轟鳴,一片火海驟然幻化,阻擋在了白小純的前方,形成了火牆的同時,更是從那火牆內,彈出了一道道閃電,直奔白小純而去。

玄溪宗的弟子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目中露出譏諷,在他們看去,白小純在雷山面前想要逃走,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雷山師兄當年被一個築基散修追殺七天,生生逃走,在速度上,九島大師兄都讚歎。」

「尤其是雷火之法,雷山師兄更是走到了極致,等閑之輩絕非對手,這白小純自己找死!」

在這些玄溪宗弟子譏諷時,白小純心中焦急,他不知道煞魂什麼時候會被吸引來,能早一些離開自然是更好,此刻眼看前方被阻擋,他眼中精芒一閃,猛的衝出,直接與那些閃電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

閃電在碰觸白小純的剎那,居然肉眼可見的全部崩潰,化作無數弧形電光四散,而白小純的身體沒有絲毫停頓,直接就撞在了火牆上,巨響滔天,這火牆一樣崩潰,被白小純直接穿透而過。

「不可能!」

雷山睜大了眼,倒吸口氣,神色內露出無法置信與駭然,他了解自己的術法,他有信心,除了九島,鬼牙、宋缺以及方林外,其他凝氣弟子,遇到自己的雷火之法,不死也要重傷。

可眼下,白小純居然就這麼的生生撞了過去。

「此人……」雷山呼吸急促,正駭然時,忽然的,他全身猛地一寒,一股強烈的無法形容的危機,瞬間降臨,他猛的回頭,立刻就看到在遠處的天地間,此刻虛無不斷地扭曲,在那扭曲里,赫然有一道又一道煞魂的身影,正帶著渴望,急速而來。

「煞魂!!」雷山倒吸口氣,正要後退,可緊接著整個人差點魂飛魄散。

「這麼多!!天啊!!」他立刻就看到,這四周的出現的煞魂不是三五個,而是數十,甚至隨著遠處虛無扭曲,還有更多,四面八方,粗略一看足有上百。

尤其是這些煞魂中,有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小女孩,抱著一個小熊,一臉陰冷,目光幽冥,明明沒有表情,可偏偏在雷山以及數十個玄溪宗弟子的耳邊,卻聽到了咯咯的笑聲。

這笑聲詭異,陰氣森森,讓所有人聽到后都心神顫抖,即便是遠處獸群內的方林,此刻也都睜大了眼,倒吸口氣,急速後退。

遠處正奪命狂奔的白小純,也隱隱聽到了這個笑聲,頭皮發麻,大黑鍋內的翅膀都模糊了,速度爆發到了極致,呼嘯遠去。

「哼,讓你們搶我的煞獸,你家白爺爺的煞獸,豈能是那麼好搶的!」白小純哼了一聲,速度更快。

雷山勉強咽下一口唾沫,面色蒼白,顧不得獸群內的同門,急速後退。

就在這時,那穿著白衣服的小女孩,身體一晃,竟穿梭到其他煞魂的最前方,第一個出現在了丹藥爆開的區域,站在這裡,猛的一吸,立刻四周丹藥化作的黑霧,立刻翻滾,化作了七股,順著小女孩的七竅,瞬間鑽入。

與此同時,這四周的煞獸,也都一個個顫抖中,身體逐漸的崩潰,成為了飛灰,而那數十個玄溪宗的弟子,也都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陣陣白氣從七竅內散出,被那小女孩連同黑霧,一起吸走。

「哥哥,你們陪我玩吧……」小女孩的表情不再是陰冷,而是出現了詭異,嘴角扯了一下,似乎在笑,可這笑容的驚恐,讓所有看到的修士,都心神狂震。

而她的聲音如從虛無中傳來,陰森無比,回蕩八方時,她四周的那些玄溪宗弟子,如魂被抽走,身體肉眼可見的枯瘦下來,彷彿失去了魂,成為了會動的屍體,僵硬的來到了小女孩的身邊,手舞足蹈,似乎在陪著她玩耍……

枯萎的身軀,僵硬的四肢,詭異的舞蹈……這一幕幕,讓遠處的雷山與方林,面色瞬間蒼白,二人心驚膽顫,駭然到了極致,瘋了一樣的逃遁。

「這是什麼煞魂!」

「宗門的資料里,沒有記錄過有這樣的煞魂,居然會說話,這不可能啊!」

雷山顫抖,方林哆嗦,二人向著不同的方向,不惜用出保命之法,只為讓速度更快。

小女孩四周的煞魂,一個個沒有吸到丹藥的黑霧,紛紛安靜,很快重新露出茫然,在這四周漂來漂去。

唯獨小女孩,站在一群煞魂中,雙眸漆黑,更為詭異,緩緩抬起了頭,沒有去看向雷山以及方林逃走的方位,而是遙遙的,凝望白小純離去的地方,嘴角一扯,似又有笑容浮現,半晌后,她一晃,飛向雷山逃走的地方。

隕劍世界深處,白小純一連飛奔了兩天,這才停頓下來,對於煞魂中的那個白衣小女孩,他很是心驚,可一想到自己的地脈之氣已九成多,很快就會凝聚一份地脈氣引,又振奮起來,小範圍的使用吸引煞獸的丹藥,再次累計地脈之氣。

兩天後,當他在另一片區域,凝聚了數十頭煞獸,正不斷地廝殺時,終於,他的道瓶內,地脈之氣凝聚完整,那灰色的液體瞬間沸騰,肉眼可見的凝固,很快的,道瓶傳出咔咔之聲,驟然碎裂。

隨著碎裂,一枚灰色的晶石,出現在了白小純的手中,握住晶石,白小純有種感覺,似乎自己與這個世界,產生了一絲共鳴,這晶石,成為了他與這個世界之間的鑰匙。

「成了!」白小純呼吸急促,他感覺很強烈,只要自己靈力大量的融入,就可以去築基,此刻他深吸口氣,知道自己不能草率,要選擇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築基,否則的話,一旦被干擾,將會悔恨終生。

「築基,築基,哈哈!」白小純壓下興奮,正要尋找安全的地方時,忽然覺得背後陰風陣陣,脖子涼颼颼的,白小純一愣,下意識的回頭,一眼就看到了在自己的身後,幾乎是緊貼著自己,不知存在了多久的……一張臉!

那是一個表情詭異,扯著嘴角露出笑容的……小女孩的臉!

四周瞬間寂靜……白小純猛地睜大了眼,全身汗毛豎起,生命之火都在搖晃,所有的直覺都告訴自己,眼前這個小女孩,非常危險!

「哥哥,你陪我玩吧。」

她聲音陰森,在傳出時,四周一下子冰寒起來,也正是在這一瞬,白小純注意到了小女孩懷中抱著的沒有皮的血色小熊……

這一看之下,白小純心神轟鳴,那哪裡是什麼小熊,那是……被剝了皮,身體縮小的修士,仔細看去,分明是之前欲攔住白小純的雷山!

堂堂玄溪宗第二天驕,此刻被小女孩抱在懷裡,而雷山明顯沒有死亡,可卻失去了舌頭,發不出聲音,只能痛的不斷顫抖。

白小純口乾舌燥,猛地後退,全身都顫抖了,更有強烈的驚恐,尤其是想到對方可能在自己身後很久,而自己居然始終沒有發現,白小純就更為顫抖。

「哥哥有事……那個,你找別人玩吧……有個傢伙叫宋缺,還有個傢伙叫九島,對了,之前有個叫方林的你也看到了,你……你去找他們玩吧。」白小純都快哭了,快速退後時,他看到小女孩詭異的沖著自己笑了笑,居然靠近過來,猛的一吸。

這一吸,白小純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全身上下所有的生機,居然在這一刻被撼動,似要從身體內被抽出,若是換了別人,這一瞬立刻就會生機脫體。

可白小純肉身強悍,不死長生功的銀光,在這一刻驟然散出,勉強支撐時,白小純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那種生死之感,讓他立刻取出第三枚怪丹,狠狠的向著遠處一把扔出。

丹藥飛出的一瞬,小女孩眼中露出幽芒,似很開心的不再理會白小純,一晃直奔丹藥飛去。

白小純面色蒼白,趁著這個機會,轉身不顧一切的爆發速度,轟鳴遠去。

小女孩沒有去追,拿著丹藥放在了嘴裡,瞳孔更為漆黑,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遙望白小純離去的方向。(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