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56章 要殺我?!

第156章 要殺我?!

作者:

?隕劍世界內,天空九大漩渦,讓每一個看到之人,心中的希望越來越少,任何一個築基聖地,地脈之氣都是有數的,無法讓超出數量的修士築基成功。

同樣的,這數量也並非恆定,而是變化,一旦出現了潮汐八次之人,吸走了更多的地脈之氣,整個世界的地脈之氣大量銳減,使得很多人不得不停止潮汐,選擇結束。

可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出現九次潮汐的天驕中的巨擘,這樣的人一旦出現,如果撐過九次潮汐過程中來自其他三宗甚至自己宗門中人的干擾與破壞,最終成為地脈築基巔峰,就一定會去滅殺其他宗門之人,甚至那些干擾破壞他九次潮汐的本宗之人!

這樣的事情,在八百年前出現過一次,也正是那一次無極子的瘋狂,使得當時的隕劍深淵,丹溪宗全滅,玄溪宗與靈溪宗只有數人存活,就算是血溪宗,也在無極子的瘋狂下,被殺了不少。

而此刻,那些沒有凝聚出地脈氣引的四宗弟子,一個個要麼認命,要麼就是陷入瘋狂的殺戮中,不擇手段,甚至暗中同宗襲殺之事,也頻頻發生。

為的,就是去獲得地脈氣引,凝聚地脈築基。

時間流逝,第二批的上官天佑、許小山、北寒烈與趙柔,陸續的完成了前三輪的潮汐時,鬼牙也終於將第四輪潮汐結束,開啟了第五輪潮汐。

而宋缺與九島,已然在這第五輪潮汐中,進行了大半。

至於白小純……他是最快的一個,此刻第五輪潮汐,即將結束,在那漩渦的轉動中,在大量地脈之氣的湧入下,他體內的四層靈海上方,第五層靈海,也在飛快的凝聚。

很快的,兩個時辰后,白小純全身一震,體內第五個漩渦驟然擴散,潮汐之力爆發,使得他丹田處,第五層靈海,徹底的出現后,他的第五輪潮汐,這才結束。

「還有第六輪!」白小純目中露出執著,到了如今這個程度,他自己都不想放棄了,他想要知道,自己的極限,到底在什麼地方,自己到底可以形成……幾次潮汐!

「紫氣馭鼎,讓我形成了第一次潮汐,紫氣化鼎,開啟了我的第二次潮汐,而龍力象力,分別是第三次與第四次潮汐!」

「原本第輪潮汐應該是化海之法,可因我生命第一層桎梏突破,自動形成了第五輪,那麼眼下,化海之法,應該能繼續推動,形成第六輪潮汐!」白小純呼吸急促,體內龍象化海經全面爆發,在龍力象力之後,產生了融合,形成了化海之力!

所謂化海,本就是化作靈海,成為道基!

此刻隨着運轉,立刻白小純上方的天空,巨響回蕩,第六層漩渦,驀然出現,在那漩渦內,赫然有一片翻滾的大海。

看似壯觀,可實際上似有些不穩,吸收的速度也慢了一些,白小純有水澤國度秘法,但卻不願現在就用,但凡這化海之力有可能潮汐,他就不願浪費。

這一幕,被此地修士看到,紛紛鬆了口氣。

「這白小純的第六輪潮汐不穩,看來已是極限了,估計之所以能堅持這麼久,是之前就展開了秘術的緣故,那第五層潮汐的崩山,估計就是秘術。」

「六輪潮汐已是不俗了,超過六輪,絕非易事!」

與此同時,方林與九島,也都暗中鬆了口氣,他們在這築基時,也都在警惕的觀察四周,提防的同時,也在感受其他幾人。

「白小純已到盡頭,不足為慮。」

可鬼牙卻皺起眉頭,覺得不對勁,他還沒有看到白小純的秘術,還有宋缺,一樣目光閃動,若有所思。

時間流逝,白小純的這第六輪潮汐,在這慢慢的吸收地脈之氣中,漸漸平穩下來,雖沒有崩潰,可也明顯不如之前的氣勢。

漸漸地,又有個別的幾人,形成了地脈氣引,凝聚了潮汐漩渦,侯雲飛就是其中之一。

當三十多個時辰過去后,當白小純的第六輪潮汐結束時,在大多數修士都認為,白小純的築基也因此結束時……

湖泊下,洞府中的白小純,雙眼猛地精芒一閃,體內第六輪潮汐擴散,形成了第六層靈海,他深吸口氣,雙手猛的抬起,向著四周驀然一揮。

「秘術……水澤國度!」

瞬間,白小純所在的洞府,立刻出現了水汽,這水汽越來越濃,直接湧出洞府外,融入湖泊中,使得這片湖泊立刻翻滾,肉眼可見的居然不斷地擴大。

如同湖水一下子憑空增多,也就是幾個呼吸的功夫,竟擴大了至少數倍,不再是湖泊,如同一片內海。

與此同時,蒼穹上的六層漩渦,此刻全部靜止下來,可卻沒有出現消散的徵兆,反而給人一種似在蓄勢的感覺。

甚至……整個隕劍世界,都在這一刻,彷彿壓抑了一下,在此地眾人紛紛詫異,就連九島等人也都心驚時,突然的……

驚變,頓起!!

白小純猛的抬頭,雙手抬起,狠狠一揮,這一揮之下,湖泊掀起滔天大浪,轟隆隆的巨響傳遍四方,蒼穹上,靜止的六層漩渦之上,此刻猛的扭曲,瘋狂的旋轉,在無數人的驚呼中,出現了……第七層漩渦!

沒有結束,這第七層漩渦出現后,居然在更上方,虛無再次扭曲,無數雲霧旋轉,竟出現了第八層漩渦!

七八兩層漩渦,居然同時出現,這一幕,在形成的瞬間,如同天雷滾滾,炸在了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修士的心神內。

「不可能!!他之前第五輪潮汐時,分明已有了秘術!」

「秘術,這是秘術,天啊,白小純他之前沒有用秘術!!」

「居然是同時出現兩層漩渦,這……這是靈溪宗的絕頂秘術,是水澤國度?還是鬼夜行!!」

就在這眾人驚呼時,立刻有人猛的反應過來,失聲咆哮。

「八次,他這是要形成八次潮汐,一旦他成功,這裏的地脈之氣將大範圍的被吸走!」

「阻止他!」

聲音回蕩的瞬間,整個蒼穹轟然一震,隨着第七第八兩層漩渦潮汐的轉動,一股比之前要龐大了數十倍的驚人吸力,轟然爆發,這吸力之強難以形容,在爆發的瞬間,彷彿一個黑洞,吸扯整個世界的地脈之力瘋狂而來。

甚至其他幾人的漩渦,都在這一刻扭曲起來,明顯的緩慢,受到了強烈的影響。

「丹溪宗弟子聽令,擊殺白小純,阻止他形成第八輪潮汐!!所有聽從我命的弟子,回到宗門,我方林必定不惜代價,為你們獲得築基丹,保你們一生富貴!」就在這時,方林所在的漩渦下,他盤膝中猛的睜開眼,聲音順着蒼穹的漩渦,向著四方轟隆隆的傳開。

與此同時,九島所在的陣法內,他也抬起頭,眼中有殺機一閃。

「玄溪宗弟子聽令,滅殺白小純,殺了此人,就可讓他獲得的地脈之氣散開,重新回歸世界,這是對我,對你們,都有大利的事情!」

幾乎在九島話語回蕩的瞬間,宋缺也睜開了眼,沉吟片刻后,驀然開口。

「血溪宗弟子聽令,殺了白小純,阻止他繼續潮汐!」

侯雲飛焦急,可他此刻築基,沒有辦法出手。

上官天佑雙眼一閃,露出冷笑,他方才也被白小純震撼到了,尤其是七八兩層潮汐的同時展開,讓他倒吸口氣,此刻卻放下心來。

「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上官天佑閉上雙眼,繼續引動潮汐。

鬼牙沉默,眼中露出精芒,對於白小純,他沒有什麼惡感,只是此刻他就算想去幫忙,也都有心無力。

北寒烈遲疑,對於白小純,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感覺,說恨也有,殺心也具備,只是隨着時間的流逝,他不想白小純死在別人手中,他要親手將其擊敗。

「卑鄙!」北寒烈咬牙,驀然低吼,聲音傳出漩渦,儘管他無法去幫助,可若連聲音都不發,他做不出來。

隨着三宗各自的第一天驕的開口,他們的聲音在漩渦中回蕩四方,在這隕劍世界的所有三宗之人,一個個眼睛都紅了。

「殺了白小純,他若死亡,他的地脈之氣就會散開,我們就多了成功的可能!」

「是的,宋缺也好,九島也罷,又或者是方林,都不好招惹,這白小純在宗門的資料上不算最強,可以擊殺!」

「不過這白小純的資料,三宗似乎有些不大一樣……管不了那麼多了,不殺此人,我們現在就沒築基希望了!」

「他沒有資格去潮汐八次!」

三宗弟子一個個紅眼,從四面八方,直奔白小純所在的湖泊而去,靈溪宗的弟子焦急,想要阻止,可靈溪宗的人數與其他三宗加在一起的數量比較,實在太少。

他們可以阻擋一小部分,可更多的三宗弟子,已然展開全速,沖向白小純所在之地,最快的,已到了湖泊內海旁。

就在這時,白小純雙眼一閃,在湖泊內洞府中,雙眼猛地睜開,其內露出血絲。

「要殺我?!」(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