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60章 斬天驕!

第160章 斬天驕!

作者:

?在睜開眼睛的一瞬,白小純看到了九島的猙獰,看到了方林的殘忍,看到了所有築基的修士,包括眼前這個伸出了食指,距離自己眉心只有一寸的趙柔,那絕美的容顏上,此刻露出的是怨毒。

整個世界,在他的眼睛里,似乎真的凝固了,又彷彿是一切都變的緩慢。

緩慢到,他清晰的感受出自己的第九輪潮汐,此刻已然結束,正在體內轟然擴散,在丹田的位置,凝聚出了第九層靈海。

九層靈海,一層比一層磅礴,於體內散出無盡的靈力,湧入全身的同時,這九層靈海,也在急速的凝固,最終成為了……道基!

這些人不知道,地脈巔峰,九層潮汐,在完成的一刻,不需要向其他地脈築基那樣,需要一些時間來完成築基,而是……瞬間就會凝固。

隨著凝固,一股前所未有的強悍之感,在白小純的身心中擴散,他的靈力從來沒有這麼龐大過,他的元氣從來沒有這麼充足過,他感受到了身體內外,散發出恐怖的生機之力,那是壽元增加的表現。

同樣的,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不死皮,已然突破,不再是不死銀皮,而是成為了不死金皮!

全方位的突飛猛進,全方位的強悍,帶來的是一種生命層次的與眾不同,從此,他不再是凡俗,而是真正的成為了超凡脫俗的……修士!

可這代價……一樣極大,白小純懂了優勝劣汰,懂了弱肉強食,懂了長生的路上,哪怕自己不喜歡打打殺殺,可這條路太窄太窄,他願意與人一起走,可太多的人卻不願意他在身邊。

他更是懂了,很多時候,不是你去想殺別人,而是別人要來殺你,要麼閉目等死,要麼就需……怒起拔刀!

他看到了洞府外,看到了四周的殘破,看到了重傷的靈溪宗弟子,看到了嘴角帶著鮮血已支撐不住昏迷過去的侯雲飛。

他感動,甚至眼中有了淚水,這是他的同門,如同他的家人,每一個靈溪宗弟子,他都無法忘記。

他也看到了靈溪宗弟子的屍體,他的心被刺痛,如同周有道死亡時的一幕,他憤怒,他的眼睛赤紅一片。

這憤怒無盡!

他憤怒的是眾人的圍攻,憤怒的是靈溪宗弟子為保護自己的死傷,憤怒的是自己明明沒有招惹這些人,可他們卻要自己的命!

「我修行為長生,不願打打殺殺,可這不代表我不會殺人!」白小純的眼睛,剎那成為了血色,染紅了他眼中的世界,在這一瞬,整個世界的緩慢,瞬間結束!

「靈溪宗的同門,為了守護我而戰,我白小純一樣可以為了他們築基而戰!」

「地脈築基……我要讓此地的靈溪宗弟子,全部地脈築基!」白小純心中的憤怒滔天,如有誓言傳出的剎那,四周所有的一切,都成為了正常,趙柔依舊殘忍,右手食指就要穿透白小純的眉心,可卻戛然而止,再無法寸進絲毫,白小純的右手不知什麼時候抬起,快的讓趙柔沒有察覺絲毫,一把就抓在了她的手臂上。

「不!!」趙柔一愣,駭然中正要自斷手臂退後。

白小純眼中殺機閃動,狠狠一捏,咔嚓一聲,趙柔慘叫一聲,整個手臂,直接碎滅,與此同時,白小純身體站起,一步走出,整個人撞在了趙柔的身上,咔咔聲下,趙柔的胸口直接凹陷,發出凄厲的尖叫,鮮血噴出,試圖逃走時,全身上下,轟的一聲,直接崩潰!

在崩潰的瞬間,她體內的道基崩潰,因剛剛築基,地脈之氣並未穩固,此刻隨著崩潰,隨著死亡,大量的地脈之氣從她碎滅的身體內爆發出來,被白小純袖子一甩,全部推到了靈溪宗眾人所在之地。

這一切瞬間發生,白小純頭髮飛揚,沒有絲毫停頓一步走出,直接就出現在了一個潮汐兩次的玄溪宗弟子面前,速度之快,這玄溪宗弟子甚至都沒有察覺,白小純的右手已抬起,一把掐住這玄溪宗弟子的脖子,狠狠一捏。

咔嚓碎裂!

其身體被猛地掄起,直接扔到了靈溪宗眾人所在之地,一樣崩潰,一樣有大量地脈之氣爆發。

白小純身體再次一步走出,落在了另一個血溪宗三次潮汐的築基弟子面前,一拳落下,這血溪宗弟子全身猛地膨脹,轟然崩潰。

沒有停頓,白小純第三步走出,出現在了另一個潮汐一次的丹溪宗弟子面前,揮手間,水澤國度的氣息散出一些,僅僅是氣息,就立刻讓這丹溪宗弟子,雙眼血線瀰漫,直接爆開,連帶著頭顱,都全部瓦解!

而這二人,同樣身體被拋起,在崩潰中散發出大量地脈之氣,凝聚在靈溪宗眾人之中。

直至此刻,白小純才腳步一頓,而從他擊殺趙柔,直至眼下,這所有的一切,用的時間,只是一剎!

在他腳步停下后,四周傳來轟鳴之聲,四周衝殺而來的眾人,一個個駭然的看到,原本盤膝打坐的白小純,消失了,出現時,竟站在了眾人身前。

在看清的瞬間,趙柔全身碎滅,丹溪宗,玄溪宗,血溪宗的三個築基修士,全部崩潰,同時,濃郁無比的地脈之氣,也在這一刻爆發,使得靈溪宗眾人,全部一愣。

「靈溪宗的諸位同門,即刻地脈築基,我為你們護法!」白小純的聲音,天雷般滾滾傳出時,這所有的靈溪宗弟子,一個個顫抖,立刻盤膝打坐,開始吸收地脈之氣。

這種生生從築基修士體內爆出的地脈之氣,可以被人直接吸收,哪怕沒有地脈氣引,一樣能吸來築基!

這一切太快,快的讓四周所有人,腦海轟鳴,頭皮發麻,吸氣之聲驟然傳出時,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從他們此刻目中所看到的白小純身上,爆發出來。

九島眼珠子都要瞪出,無法置信,方林全身猛地一顫,身體所有血肉都在這一瞬發出強烈的提醒,提醒方林,眼前這個白小純,可怕的無法形容。

「不可能!」

就在眾人被這一幕駭然的瞬間,白小純眼中殺機一閃,再次動了,他一步走出,落在了九島的面前,一拳落下。

九島體內傳出巨響,鮮血噴出,發出尖銳之音,所有的泯滅絕生之力,全面爆發,竟與這一刻的白小純,對抗了一下,面色蒼白,沒有任何遲疑,驀然後退,疾馳逃遁。

白小純眼中一閃,這九島體內有一股奇異之力,鎖定其生機,在方才那一擊下與自己抗衡,雖不如自己,可一樣強悍!

白小純身體一晃,沒有追擊,而是出現在了方林的面前,右手兩指直奔其喉嚨。

任憑方林如何阻擋,任憑他施展術法或是法寶,在這一刻,都於白小純的雙指之下,全部崩滅,他的手指勢如破竹,摧枯拉朽,在方林的脖子上,狠狠一卡!

碎喉鎖!

咔嚓,方林睜大了眼,鮮血溢出時,體內七層道基,瞬間坍塌,慘叫都無法發出,身體被拋出,在靈溪宗眾人身前,轟然崩潰,化作比方才濃郁了數十倍的地脈之氣,讓所有靈溪宗弟子都顫抖,瘋狂的吸收。

「比九島弱了這麼多?」擊殺方林,白小純目光一閃。

可就在這時,從崩潰的方林體內,卻出現了一枚黑色的魂火,試圖逃走,可卻被白小純一步走去,一把捏住。

那魂火內,露出一張面孔,可卻……不是方林,而是一個面孔有一半被黑色胎記瀰漫的陰陽臉,他盯著白小純,忽然詭異的笑了。

「也罷,我這個魂種找到了你這樣有意思的同輩中人,死也不算浪費了,以後,我們會有機會見面的!」

話語說完,魂火自行消散,這一幕外人看不出端倪,就連聲音,也都是直接傳入白小純心神內。

「裝神弄鬼!」白小純冷哼。

直至這個時候,四周眾人才徹底反應過來,一個個發出凄厲的慘叫,急速後退,全部魂飛魄散,試圖逃走。

這一刻的白小純,在他們看來,就是魔神!

「趙柔死了,方林死了,九島重傷逃走!」

「天啊,這……這就是地脈巔峰么!」

「八百年前血溪宗無極子就是地脈巔峰,那一次,整個隕劍深淵其他三宗弟子,近乎滅絕。」

凄厲的慘叫傳出時,這四周上百弟子,一個個瘋了一樣,拼了全力要逃走,他們的心神顫抖,已經被白小純的恐怖,徹底的震懾。

與此同時,靈溪宗眾人顫抖,一個個激動,北寒烈呼吸急促,看著白小純,他心中的複雜更多,但堅韌的程度,依舊不減,試圖超越白小純的決心,更大了。

白小純沒有去追,他身體一晃,出現時已到了侯雲飛的身邊,右手抬起在其身上猛的一拍,立刻大量的地脈之氣,竟被吸引而來,融入侯雲飛體內,為其修復道基,因侯雲飛之前是枯萎中止,此刻在這吸收下,居然出現了重新化作潮汐的徵兆。

侯雲飛蘇醒,向著白小純微笑。

對於靈溪宗的同門,白小純感激,他看著四周眾人都在地脈築基,儘管他們不可能出現三次潮汐,最多也就是一兩次,畢竟就算是有白小純的幫助,可地脈之氣眾人分配下,還是太少了。

但就算是這樣,傳出去也依舊會震撼所有人。

「地脈之氣有些少了……」白小純想要幫侯雲飛加速吸收地脈之氣的速度,可這裡的地脈之氣不多,他抬頭,目光剎那就落在了遠方蒼穹上,此刻唯一存在的漩渦上。

那是宋缺的第九輪潮汐!

「你之前讓人來殺我,阻止我九次潮汐,來而不往,不是我白小純做事的風格!阻止你的潮汐,讓我侯大哥,吸收地脈之氣更多!」白小純眼中寒芒一閃,但卻遲疑了一下,此地弟子不少,他還需要護法。

「白小純,你去吧,你我雖有私怨,可我更加不想血溪宗出現第二個無極子,你去阻止宋缺,我來守護同門!」北寒烈深吸口氣,驀然開口,他也感受到了自己體內,枯萎的下一輪潮汐,也出現了重新復甦的徵兆。

白小純深深地看了北寒烈一眼,心中有歉意,也有感慨,抱拳深深一拜,轉身化作長虹,踏空而起,直奔……宋缺!

(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