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62章 天脈之氣!

第162章 天脈之氣!

作者:

?眼看宋缺手中,居然有珍貴無比的傳送玉符,白小純眼中精芒一閃,他遙望宋缺傳送而去的方向,隱隱能感受其方位所在,正要追去時,忽然腳步一頓,低頭看了眼地面。

這地面此刻已被之前血球的爆開抹平……

「不對勁啊。」白小純露出疑惑。

「宋缺既然有傳送玉符,按照道理說,他應該是被我打斷了九次潮汐后,立刻就傳送走才是,畢竟我已九次潮汐築基,而他處於被打斷,體內潮汐崩潰,這個時候,是對他最不利的!」

「可他偏偏沒有立刻使用傳送玉簡,而是取出血球,不惜受傷嚴重,與我對抗,看似是憤怒中要與我血戰,可如今看去,怎麼像是……抹去地面的痕迹?」白小純越想越覺得可疑,他回想之前宋缺的舉動,很快的,白小純雙眼猛地一閃。

「他被我打斷後,不是只做了一件事情,而是兩件,他體內第九次潮汐碎裂,地脈之氣散開,這是正常的,可反常的是,他將地脈凝聚到一起,化作光柱融入蒼穹,加快了回歸的速度。」

「這兩件事情,看起來沒什麼,可仔細一想……卻有大問題!」

「他在隱藏一些事情!」

「這隱藏的事情,與蒼穹有關,有地面的陣法有關。到底是隱藏了什麼,只需現在與之前對比一下,就可以猜出了。」白小純抬頭看着天空,這一刻的蒼穹,因九輪潮汐漩渦的消失,因宋缺的地脈之氣直接回歸,雖四周還有一些小漩渦出現,可卻明顯比之前厚實了不少。

「之前的蒼穹,因九次潮汐的漩渦,地脈之氣的大量消失,變的稀薄……」白小純目光一閃,找出了不同之處后,又低頭看向地面。

一旁的鬼牙與上官天佑,望着白小純此刻的樣子,鬼牙疑惑,上官天佑則是內心冷笑,轉身一晃,遠去離開。

白小純沒注意上官天佑,而是看着地面,看着四周。

「這裏,實際上不適合成為築基之地,可宋缺偏偏選擇了此地,最後又抹去所有痕迹。」白小純皺起眉頭,在這裏走來走去,每走一步,就抬頭看看天空。

很快的,他就來到了之前宋缺盤膝的地方,在這裏他抬頭看了看天空,正要走出下一步時,他忽然腳步一頓,神色變化,死死的盯着天空。

天空如常,渾厚了不少,可白小純卻在這一瞬,不知是不是錯覺,憑着體內九次潮汐的地脈巔峰,感受到了蒼穹中,存在了一絲……讓他心驚的威壓!

而這威壓,又讓他有種強烈的渴望,似乎與體內的九層靈海,都形成了某種聯繫。

「這是……」白小純有些無法置信,身體顫抖,呼吸急促,他猛的躍起,直奔遠方,急速飛去。

鬼牙皺起眉頭,眼看白小純離開,他沉吟中走到白小純之前所在的地方,站在那裏抬頭看着天空,可卻一無所獲,能察覺天空異常的,要麼就是如宋缺那樣,具備某種特殊的法寶與大量的節點準備,要麼就是……地脈九次巔峰潮汐者。

尤其是後者,更是比前者的感受,還要清晰。

半晌后,鬼牙搖頭,離開了這裏。

不多時,白小純重新歸來,他神色激動,身邊跟隨着侯雲飛,侯雲飛之前正在重新形成潮汐,被白小純帶來這裏。

「侯大哥,在這裏凝聚潮汐,我幫你加速,我懷疑,這個點的上方蒼穹,有些特殊的氣息!!」白小純振奮的開口時,侯雲飛笑了笑,沒有細問,他對白小純,是絕對的相信,此刻盤膝坐在白小純要求的地方,閉目時,開始凝聚潮汐。

白小純在侯雲飛身邊,右手抬起,一把按在侯雲峰的後背上,體內九層靈海運轉,融入侯雲飛體內,加速其潮汐的運轉。

很快的,侯雲飛的第四輪潮汐,驀然出現,形成了漩渦,直奔蒼穹,使得四周地脈之氣轟轟中被吸來。

可白小純還是覺得太慢,全身修為運轉之下,憑着自己地脈巔峰的潮汐之力,加持到了侯雲飛身上,使得侯雲飛的第五輪、第六輪潮汐,也瞬間轟隆隆的出現。

這種做法,其他人做不到,唯獨白小純可以,這是獨屬於九次地脈巔峰的特殊之力,只不過會有代價,幫一個人可以,若是幫兩個人,會讓白小純的地脈巔峰跌落,而白小純原本也是打算也是這片世界地脈之氣濃郁后,以此幫侯雲飛的。

侯雲飛心神一震,他知道這一刻對自己來說,是之前想都無法去想的機緣,四五六,這三輪潮汐同時展開,那種吸力,直接將蒼穹四周的地脈之氣,瘋狂的吸來。

「小純……」侯雲飛心中溫暖,更有感動,看向白小純時,白小純微微一笑。

「我們兄弟之間,相互幫助,我也需要這裏的地脈之氣消散,方便看清一些事情。」白小純擔心侯雲飛覺得大恩難報,於是安慰道,可侯雲飛明白,即便事情真的如此,可白小純能選擇讓自己獲得這次機緣,不枉他侯雲飛之前為白小純付出生命去守護。

至於七輪潮汐,白小純也想幫侯雲飛形成,可卻是侯雲飛的極限了,難以做到,而此刻,三輪潮汐的同時運轉,終於使得蒼穹重新稀薄!

在這稀薄的同時,白小純立刻就感受到了,於蒼穹內,有一絲似有若無的氣息,正逐漸的……降臨。

這氣息,充滿了神聖,彷彿天道之眼,正徐徐睜開,讓整個世界,整個蒼穹大地,全部都要在這氣息下,顫抖膜拜!

白小純再三確定后,他身體顫抖,目中露出瘋狂。

「天……天脈之氣!!」

「掌門說的沒錯,這隕劍世界內,的的確確,藏着唯一的一絲天脈之氣,可以讓人用來天道築基!」

「天道築基……可增加壽元五百年!!!」白小純全身好似被閃電轟擊,他全身血肉在這一刻都激動的顫抖。

與此同時,在數百裏外,宋缺選擇了一處山谷盤膝,不斷地操控手中的羅盤,正準備時,忽然的,他神色一變,猛的抬頭,看向白小純所在的方向,看到了那裏的蒼穹正快速稀薄。

他眼睛猛地睜大,腦海嗡的一聲。

「不好!!」宋缺焦急,他要抓狂了,這一絲天脈之氣,是血溪宗多少年來研究,一代代人總結,直至當年無極子地脈巔峰築基,才最終完善,甚至這幾千年來,耗費了極大的資源,推衍計算后,終於找到了的可以引出的方法!

到了宋缺這一代,作為宗門內最重視的幾個弟子之一,他宋家付出了難以想像的代價,這才將這個機會,從無極子手中為宋缺爭取到。

為了這一次的機會,宋缺同樣準備了很多,包括開啟那幾個節點,包括耗費了大量的時間,這種種的一切,都是為了把這一絲天脈之氣引下。

原本按照計劃,他在之前那個節點位置築基,當他九次潮汐結束的一刻,憑着九次潮汐的牽引,憑着手中羅盤的輔助,他就可以引下天脈之氣,融入體內,成為天道築基。

可卻被白小純打斷,不得不抹去痕迹逃離,在這裏,是另一個僅次於之前位置的節點,他本打算用羅盤去慢慢引導,讓那一絲藏在蒼穹內,無法被人捕捉的天脈之氣,慢慢引過來。

可卻沒想到,白小純竟發現了端倪,使得那一絲天脈之氣出現了降臨的徵兆,現在雖只有他與白小純可以感受,可要不了多久,降臨更多的時候,整個隕劍世界的修士,都會察覺。

「該死該死該死!!」宋缺披頭散髮,近乎瘋狂。

「不能繼續再準備了,也不能繼續等了,再等下去,那一絲天脈之氣選擇了降臨地點,一切都晚了!」

「哪怕會提前引起所有人注意,我也不在乎了,要趁著這一絲天脈之氣還沒有完全選擇降臨地點,將其生生的引過來!!」宋缺瘋了一樣,咬破舌尖噴出鮮血,噴在了面前的羅盤上,雙手掐訣,向著羅盤一按,低吼咆哮。

「天脈之氣,降臨此地!」他血液落在羅盤的剎那,立刻這羅盤爆發出了一股驚天動地之力,直接轟入蒼穹,瞬間穿梭虛無,與那一絲天脈之氣連接,形成了吸引!

這一絲天脈之氣,原本還在緩慢的下沉,可在這一瞬卻猛地震動,驀然沉了下來,直接就出現在了……蒼穹之下!

整個蒼穹,在這一剎那,直接被渲染成為了金色,轟轟間光芒照耀八方,而中心位置的這一縷氣息,如同太陽。

那是一絲金色的氣息,至高無上,天道之威,萬眾矚目。

那是整個隕劍世界,獨一無二!

那是整個修真界,也都數量有限,萬年罕見的驚艷絕倫。

那是……五百年壽元的增加,凌駕於地脈之上,一切築基的巔峰!

它凝聚成了實質,化作了金色的煙絲,在出現蒼穹下的瞬間,一股浩蕩的天道之意,剎那間,傳遍整個隕劍世界。

所過之處,所有修士,全部心神狂震,那是一種彷彿對生命本能的執著,一種超凡脫俗的追求,一種……來自所有修士血脈深處產生的極度渴望!

這渴望,會超越理智,讓人瘋狂!

「天……天脈之氣!」

「這是……天脈!」

「它是我的!」這一瞬,幾乎所有修士,全部嘶吼起來,一個個前所未有的激動與癲狂!

還在療傷的九島,身體強烈的顫抖,發出嘶吼。

「天脈之氣!」

鬼牙,上官天佑,還有所有已經築基的,沒有築基的修士,都在這一瞬,眼睛紅了,徹底瘋狂!

從四面八方,全部衝出!

似乎這一刻,就算是同門,也都要廝殺!(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