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63章 你爭我奪!

第163章 你爭我奪!

作者:

?對於絕大多數的修士來說,天脈之氣面前,沒有同門,只有競爭!

畢竟這是天脈之氣,無論是已經築基的還是沒有築基的,只要獲得,就可以用這天脈之氣,去進行天道築基!

哪怕是最弱的天道築基,也都凌駕於地脈巔峰之上,這對此地的修士而言,就是一步登天的機會!

若宋缺獲得,以其八次潮汐的地脈,成就天道,不說是最強天道,也是僅次於最強,將會橫掃八荒。

同樣的,若白小純能獲得,那麼他將成就一個……在通天河東脈下游,多少年來,前所未有的……地脈九次潮汐天道築基!

那將是最強的天道築基!

而對白小純吸引最大的,不是這個最強,而是增加的五百年壽元,凡道築基一百年,地脈築基二百年,天道築基……將達到五百年!

五百年,說起來似乎不多,對於修真界來說,動輒數千年乃至萬年的歷史流逝而言,也並不是很漫長,可對於凡人而言,這代表的是至少十代人的成長,對於白小純而言,這是他夢寐以求的機緣。

他豈能不瘋!

不但是他瘋了,這裏的近乎所有人,都瘋了,只有個別的一些修士,因各種緣由,加之大部分處於潮汐衝擊中,壓下了內心的震動,侯雲飛就是其中之一,那些在白小純的幫助下,正凝聚地脈之氣的靈溪宗弟子,也選擇了輕嘆以及放棄。

可其他人,豈能放棄!

瞬間,這裏殘存下來的上百人,全部在這轟動下,發出嘶吼,一個個猛的衝出,直奔蒼穹,直奔那降臨下來的一絲金色的天脈之氣。

白小純速度最快,他眼睛赤紅,在衝出時一拍胸口,立刻陣陣黑色從他手腕鑽出,凝聚在胸口,化作了一枚黑色的珠子,正是李青候送他的保命法寶,一把按在了侯雲飛的肩膀上,融化開來,覆蓋侯雲飛全身,守護他築基的同時,白小純身體拔地而起,衝天而去。

「天脈之氣,是我的!!」白小純大吼,這一刻他已經瘋狂,腦海里沒有別的念頭,只有一個……搶到天脈之氣,不管是誰,與自己爭奪,他都不允許!

因為,那天脈之氣,就是他的命!

「搶我天脈,就是斬我壽元!」白小純速度飛快,衝出時,直接踏上蒼穹,在所有人中,第一個靠近了天脈之氣,一把抓住。

可就在他抓住這天脈之氣的瞬間,遠處宋缺所在的洞府,宋缺手中的羅盤猛的刺目閃耀,影響了天脈之氣。

使得這天脈之氣,在白小純的手中,要被其吸收的瞬間,驟然分裂,模糊中從白小純手中鑽出,化作了兩部分,其中大半向前遠去,小半改變方向,直奔宋缺所在的位置,疾馳而去。

白小純他眼睛紅了,他沒有理會那小半天脈之氣,目光落在前方疾走的大半天脈之氣上,猛的追去,想要再次抓取。

可就在這時,距離這裏不遠的鬼牙,此刻仰天一吼,全身上下鬼氣滔天,這一刻全面爆發,不惜代價,轟鳴中,他四周霧氣濃郁,裏面傳出鬼哭神嚎之聲,更有一隻只帶着煞氣的鬼手,在雲霧內似要伸出。

方才試圖阻止宋缺,欲崩潰宋缺陣法的時候,鬼牙擔心道基不穩,沒有發揮全力,可現在,他不在乎道基是否穩定,全面爆發,戰力頓時攀升起來。

「滾開!」鬼牙咆哮,卷著無邊鬼氣,沖入蒼穹,欲阻止白小純爭奪天脈之氣,要在白小純之前,搶到天脈!

二人眨眼間,就在這半空中碰到一起,鬼牙出手就是殺招,天地轟鳴,霧氣內赫然有十隻巨大的鬼手,每一隻都蘊含了築基之力,全部出現,轟鳴中遮天蓋日,向著白小純,毫不留情的滅殺而來。

「你讓誰滾!」白小純速度不停,大袖一甩,立刻他的前方巨響回蕩,紫氣磅礴,形成了一尊驚天大鼎,向著鬼牙的十個鬼手,直接轟擊而去,他體內地脈九次潮汐之力,全面爆發,加持紫鼎,立刻使得這紫鼎之力更為恐怖。

轟轟之聲,在瞬間滔天回蕩,鬼牙的十個鬼手,全部崩潰,四分五裂,鬼牙噴出鮮血,身體被一股大力卷著後退時,白小純全身不死金光閃耀,如同戰仙,看似無礙,可實際上他體內氣血也在劇烈翻滾。

鬼牙七次潮汐,與他之間只差兩次,而凝氣時又不相伯仲,好在白小純開了第一層桎梏,這才可以橫掃鎮壓。

此刻逼退鬼牙,白小純一晃,就要抓向那一絲天脈之氣,可就在這時,突然的,一聲帶着怨氣的低吼,驀然傳來。

「白小純!」吼聲就在耳邊,一道長虹,似具備破空之力,化作一道驚人的劍光,直奔白小純。

劍光內,是上官天佑,這一刻的他,不在乎自己的道基,甚至施展了秘法,不惜展開體內的某種輪迴封印,化作這充滿了煞氣的一劍,如要開天,向著白小純,直接穿透而來。

白小純面色一變,上官天佑的這一劍,讓他感受到了危險,在這劍氣臨近的剎那,白小純眼中露出精芒,雙手掐訣,向著兩邊急速揮舞時,他體內赫然衝出了一條巨龍虛影,龍頭從胸口咆哮而出,直奔那劍氣而去。

同時,在他的身後,一頭巨象虛影也嘶吼幻化,抬起雙腳,向著上官天佑,狠狠一踏。

正是龍象化海經,在修鍊到了大成后,形成了術法神通,此刻出現,立刻就與上官天佑碰到了一起。

轟鳴之聲,震耳欲聾,白小純腳步一頓,他面前的巨龍撕裂,巨象崩潰,一股大力衝擊全身,在金光連續的閃動下,這才壓制下來。

而對面的上官天佑,此刻鮮血不斷地噴出,身體都萎靡下來,踉蹌的後退,似這一劍,對他消耗極大。

這麼一耽擱,那天脈之氣遠去更快,在其四周,此刻十多個三宗弟子,已經臨近,正在相互廝殺爭奪。

而鬼牙也放棄了對白小純出手,直奔天脈之氣而去,上官天佑咬牙,也急速靠近。

白小純眼睛赤紅,背後翅膀轟然一扇,瞬間如穿梭虛無,直接超越鬼牙與上官天佑,殺入人群內,大袖一甩,一股大力在他四周爆發,形成衝擊,捲動四周無數人不斷後退時,白小純右手一把……直接抓住了那一絲天脈之氣。

這一次他有經驗,在抓住的瞬間,狠狠一捏,讓這天脈之氣融入手指,使得他的右手食指,天脈氣息濃郁。

四周眾人眼看白小純奪到天脈之氣,一個個殺機滔天。

「他還無法立刻吸收,斬斷他的手指,奪走天脈!」

「殺了他!!」

四周的十多個三宗修士,立刻瘋狂出手,裏面有不少是築基,此刻出手時,立刻轟鳴四方,尤其是血溪宗的弟子,術法詭異,其中一人居然釋放出了如惡魂般的魔頭,向著白小純吞噬而來。

還有一個血溪宗弟子,身體極為強悍,出手時,身後居然出現了一個大手的虛影,那種熟悉的感覺,再次浮現白小純心神,可此刻他無法多想,在這四周十多人圍攻的剎那,他眼中一樣殺機瀰漫。

他雖怕死,可落陳山脈的一幕,讓白小純早就明白,想要自己不死的辦法,就是殺了要殺自己之人!

而今天,不是這些人死,就是他自身亡,天脈之氣下,沒有道理,只有機緣!

「你們……找死!」白小純低吼,他除了之前剛剛築基成功,因怒而殺人外,在這隕劍深淵內,始終不願多殺人,即便是其他三宗弟子,他也沒有嗜殺之意。

可現在……他要大開殺戒!!

話語回蕩時,白小純將不死金皮運轉到了極致。

轟的一聲,生生硬抗了這些人的神通的瞬間,他全身氣血翻滾,嘴角溢出鮮血,速度之快,出現殘影,一連轟出十多拳,每個人都是一拳!

轟轟轟!

白小純帶着殺機的一拳,突破人體桎梏的一拳,地脈巔峰的一拳,在這一刻化作了血色的風暴,滔天巨響中,四周十多個三宗弟子,全部在被這一拳落下后,身體顫抖,直接崩潰爆開,化作血霧。

鬼牙與上官天佑,也一樣在這一拳下,面色變化,不得不退。

還有一個血溪宗弟子,在身體崩潰的剎那,竟不知展開了什麼神通,似身體先失去了魂魄,成為了空殼,在死亡的剎那,有一面模糊的面具,似要逃走,可卻被白小純察覺,一把抓住,揉捏之下發現無法立刻滅殺,索性融入修為將其封印,扔到了儲物袋內。

他轉身時,這四周十多人,全部滅亡,可不遠處,更多的三宗修士,紅着眼廝殺而來,有一道身影最快,超越眾人,直奔白小純。

「白小純,留下天脈之氣!」來人正是許小山,他神色複雜,可依舊揮手間,四周轟隆隆的傳出巨響,出現了九個巨大的石棺,上有封印,唯築基修為才可開啟激活,有死氣散出,此刻在許小山的築基修為下,石棺開啟,赫然出現了九具,全身長滿黑毛的殭屍!

每一個,都爆發出築基的氣息!(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