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十四章 三師兄?三師姐?

第十四章 三師兄?三師姐?

作者:

?看到這一幕,陳飛三人立刻幸災樂禍,一個個望著白小純,大有一種天道恢恢疏而不漏的感覺,而那兩個負責此地的外門弟子,也是神色內露出解恨的神情,他們還從來沒有對雜役,升起過如此心緒。

「我不去啊……」白小純身體落地,發出慘叫,陣陣哀嚎傳出,聲音里透出的委屈之意,足以讓聞者流淚。

與此同時,試煉之路上的張大胖與黑三胖,在看到李青候后,身體哆嗦了一下,趕緊低頭,就要趁著李青候不注意逃掉。

「九師弟啊,不是大師兄不救你,香雲山掌座都出現了,你就只能在外門吃苦了……」張大胖心底連連嘆息,正貓腰低頭要溜走時,突然的,他的耳邊傳來李青候的聲音。

「還有你們兩,也來吧。」幾乎在張大胖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一股巨大的吸力驀然傳來,直接卷著張大胖與黑三胖,不給他們抱住大樹的機會,直接拽到了山頂。

「我不想上山啊,寧在火灶房餓死,不去外門爭鋒……」張大胖慘叫,聲音之凄慘,比白小純這裡甚至都強烈數分,聽的白小純詫異的抬頭,都忘了繼續慘叫。

黑三胖沒有發出什麼聲音,但卻一臉的鬱悶,噘著嘴,默默望著山下,不舍之意濃郁。

「閉嘴!」李青候聽著張大胖的慘叫,面色一沉。

剎那間,白小純這裡立刻站起了身,神色肅然,凝重的站在一旁,在他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一絲一毫委屈的樣子,整個人如同換了一張臉。

張大胖也都愣了,也趕緊起身,可心底的委屈卻如大海一樣,要把自己淹沒,之前白小純慘叫時,對方沒在意,為啥自己一慘叫,立刻就喝斥。

「張大海,你去紫鼎山,從今天起,你就是紫鼎山的外門弟子!」

「陳輕柔,你去青峰山!」

「白小純,你留在我香雲山,成為此山外門弟子,跟我來!」李青候看了白小純一眼,有些頭痛,他只不過是閉了一次關而已,出來后就聽到了宗門內關於火灶房等人的事情,此事都傳入到了宗門長老那裡,只不過在那些人看去,這種事情是修行時難得的樂趣,倒也沒有想要懲罰。

可卻覺得這麼下去不好,於是李青候才來到了這裡。

此刻說完,他大袖一甩,沒理會陳飛三人,向著香雲山更高的山峰走去。

白小純苦著臉,嘆了口氣,與張大胖以及黑三胖告別,忽然想起了什麼,古怪的看向黑三胖,不確定的問了一句。

「三師兄的大名是……陳輕柔,哈哈,好名字,聽起來就是一個絕世美女。」

黑三胖正鬱悶,聞言哼了一聲,轉身向著山下走去。

「他怎麼了?」白小純看向張大胖。

張大胖也古怪的看了白小純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

「九師弟,我從來都沒和你說過,黑三胖是你的師兄,實際上……她是你的師姐。」張大胖乾咳一聲,趕緊跑開。

白小純獃獃的站在那裡,只覺得五雷轟頂,整個世界似乎都扭曲了。

「師……師姐?」好半晌,白小純倒吸口氣,正要去看向黑三胖的背影時,耳邊傳來李青候冰冷的聲音。

「啰里啰嗦,還不跟上來!」

白小純又苦起臉,趕緊快跑幾步,跟著李青候,三步一回頭的遙遙望著山下的火灶房,心底長吁短嘆。

至於李青候的身份,他早就打探出來,知曉靈溪宗北岸有四峰,南岸有三山,李青候正是三山中的香雲山的掌座,於宗門內位高權重。

這香雲山看起來不大,可實際上走入其內,四周鳥語花香,如同仙境不說,更是比從外面看大了數倍不止。

試煉之路的出口山頂,實際上只不過是香雲山的一處分支山頭而已,與整個香雲山比較,只能算是山腳。

隨著走入香雲山,四周雲霧繚繞,更有陣陣葯香夾雜在霧氣內,聞一口都讓人賞心悅目,彷彿全身上下都暖洋洋的,白小純立刻覺得不凡,趕緊大口的呼吸,漸漸身體內數月不曾精進的凝氣三層修為,都活躍了不少。

走在前方的李青候,雖沒有回頭,但目中卻露出欣然之意,對白小純一年多來的修行速度,覺得尚可。

「你成為外門弟子后,不可再去胡鬧,我輩修行,如逆水行舟,要時刻自勉。」李青候淡淡開口。

白小純不敢說些反駁對方的話,只能擺出乖巧的樣子,連連點頭。

「外門弟子的修行,宗門資源只是一方面,還需自身勤奮與機緣,所以有大量的宗門任務讓人去完成,你這裡稍後去看下,選擇一些任務去磨練一番。」李青候又交代道。

白小純聽到這裡,忽然內心一動,他想起了之前翻看門規時,曾看到對於外門弟子的一條規定,似乎外門弟子每隔一段時間,至少要完成一件任務,若是沒有完成會有懲罰,收回外門弟子的身份,貶回雜役。

他立刻心中驚喜,可正想到這裡,前面的李青候似能猜到白小純的心思般,淡淡說了句話。

「別去想門規了,旁人不完成會貶回雜役,你若懶惰,我將你逐出宗門,送你回村子,百年之後,我若想起,會去為你上根香的。」

白小純嚇了一跳,若沒見識過仙人的世界還好,此刻見識了這些,走入了長生的路上,如果被送回村子,如斷了長生的念頭,於是趕緊一拍胸口,保證自己一定主動去完成任務。

不多時,在這香雲山的中段,雲霧間出現了一處閣樓,這閣樓不大,但卻頗為典雅,順著窗戶可以看到裡面有一個青年,正安靜的看書。

察覺有人到來,青年抬起頭,露出一副俊朗的面孔,看到李青候后,他連忙起身走出閣樓,向著李青候一拜。

「弟子拜見掌座。」

「此子白小純,你帶他去辦理外門弟子的身份。」李青候回頭看了白小純一眼,身體一晃化作一道長虹,直奔山頂。

眼看李青候離去,白小純這才鬆了口氣,感覺壓力一下子小了很多,甚至覺得天空一下子都越發的蔚藍了。

那青年打量了白小純幾眼,忽然笑了笑。

「你就是這幾個月,堵住我香雲山試煉之路,販賣名額的……白小純?」

「師兄謬讚了,這種小事,不值一提。」白小純訕笑。

青年聞言笑聲又大了一些,看向白小純時目中露出感興趣之意,不再繼續說這個話題,而是帶著白小純走在香雲山,路過一些建築時為他介紹。

「我香雲山在宗門南岸處於一個超然的地位,因相比於青峰山的劍修,紫鼎山的術法,我香雲山擅長的,是煉製靈藥。」

「即便是在這通天河的支脈上,四大宗門中,我香雲山也是聲名赫赫,尤其是掌座大人,更是整個東林洲內,僅有的兩位藥師之一。」

「所以,成為我香雲山的外門弟子,也就成為了靈童,需要學習草木知識,學習煉藥之法。」一路上青年為白小純介紹的頗為詳細,又帶他去領取了外門弟子的衣衫與物品,甚至還有一個儲物袋。

這儲物袋內雖只有很小的一片空間,但依舊讓白小純覺得神奇,嘗試了幾次后,立刻如獲至寶的收了起來。

最讓他覺得喜悅的,是成為外門弟子后,宗門內居然獎勵了二十塊靈石,這讓只差一點就可以買草藥的靈石數,立刻夠了。

直至黃昏,在這青年的介紹下,白小純對於香雲山有了較為全面的了解后,青年帶他去了一個叫做萬葯閣的地方。

在這裡,他取了一枚玉簡。

「這玉簡內有一萬種草木,你需要牢牢記住,才可以換取第二枚玉簡。」

「白師弟,修行之路漫長,靈藥是不可缺少的助力,而若能成為一個藥師,可讓你這裡平步青雲。」

「靈童,葯徒,藥師……白師弟日後能走到哪一步,就看你的造化了。」青年溫和笑道,在傍晚時,他將白小純送到了宗門安排的院子。

「白師弟,明天我這裡要下山,就不陪你去藏經閣了,你記得明天清晨過去,取紫氣馭鼎功的後幾層口訣,另外還可額外選擇一門功法,這是每一個外門弟子只有一次的挑選功法的機會,之後就要花費貢獻點了。」

「日後若有什麼不解之處,你也可隨時來找我,我叫侯雲飛,感謝白師弟當日對舍妹的照顧。」侯雲飛微微一笑,向著白小純抱拳一拜,轉身飄然離去。

「侯雲飛?」白小純回禮之後抬頭,望著對方的背影,想了想后,忽然想到了一個女子的身影。

「侯小妹!」他眨了眨眼,頗有一種無心插柳柳成蔭的感覺。

許久,他深吸口氣,轉身看著自己的院子,漸漸目中露出一抹朝氣,身影在傍晚的月光下,倒也挺拔如峰。

「也罷,外門弟子似乎看起來也不錯!」白小純小袖一甩,走入院子。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