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68章 微服私訪……

第168章 微服私訪……

作者:

?在丹溪宗發動所有暗子,欲先找到白小純,不惜代價將其擊殺的同時,其他三宗,都在各自派出大量弟子,開始於自身範圍內尋找各宗弟子。

也正是在這一刻,東林洲內,靠近東林城,有一片山脈之地,其內叢林瀰漫,巨樹眾多,突然的,一顆巨樹旁,虛無扭曲,有傳送波動輕微的散出后,白小純的身影,踉蹌的從裏面跑了出來。

他剛一出現,就忍不住蹲在地上,哇哇大吐。

「這是什麼傳送,我的小命都差點被傳送沒了……」白小純面色蒼白,氣喘吁吁,他不知道以往的傳送,都是在保護的狀態下開啟,減弱了傳送之力,可這一次是隕劍深淵崩潰,傳送強力展開,四宗當年於三大聖地,都有這樣的佈置,要的是危機關頭的速度,自然不會去考慮需更多時間形成的保護。

這種強行傳送,意志尋常之人,很大可能是直接昏迷。

吐了好半晌,白小純才覺得恢復了一些,可依舊頭暈眼花,扶著一旁的大樹,看向四周時,不知道身在何方,可按照之前歐陽桀長老的話語,他明白那傳送的開啟,是因不可抗力出現。

「這麼來說,我現在應該是回到了東林洲?」白小純揉了揉額頭,心中殘留餘悸,他想到了自己傳送時的那隻小手以及詭異的聲音,身體一個哆嗦,打定主意,這輩子都絕不再回隕劍深淵。

此刻喘著粗氣,他找了個樹榦坐下,看到自己衣衫破損,都看不出是靈溪宗的內門弟子衣衫了,似乎很狼狽的樣子,上面還有血跡存在,他想換一套,可卻發現儲物袋內,沒準備替換的衣服

「隕劍深淵內,太兇殘了……」白小純回想在隕劍世界的一幕幕,覺得頭皮發麻,尤其是想到那些人瘋了一樣的要殺自己,還有最後宋缺的狠辣與兇猛,白小純嘆了口氣。

「修行,幹嘛要打打殺殺……」他感慨時,感受了一下修為,看到體內靈海磅礴,正不斷地化作金色,如今已完成了三成左右。

「哈哈,天道築基!」白小純振奮,忘記了隕劍世界的兇險,激動起來,尤其是想到增加五百年壽元,他更是雙眼冒光,小袖一甩,抬起下巴,傲然開口。

「我白小純果然是絕代天驕,哈哈,哈哈……」

「要離開這裏,去看看這四周是什麼地方。」白小純乾咳一聲,他發現此刻自己的修為如常,甚至每時每刻都感覺在增強,可偏偏氣息卻越來越弱,彷彿原本從體內無意識散出的威壓氣勢,因靈海的天道築基,正在不斷地收縮。

如同內斂以及蛻變。

眼下,他的氣息在外人看去,相當於凝氣九層的樣子,且還在不斷的減少,按照白小純的估算,當自己外在的修為氣息完全消失,看起來如同凡人時,如壓縮到了極致,自己的天道築基,將最終完成,從而形成一次開天闢地般的爆發。

「估計再有一兩天的時間,就完成了。」白小純高興,沒在意氣息的變化,畢竟他修為如常,此刻拿出玉簡,正要傳音給宗門,卻發現玉簡上有傳送之力殘存,一片混亂,雖然這傳送之力正慢慢消散,可短時間用不了。

他有些頭痛的收起,一晃之下,立刻飛出,在半空中化作一道長虹,直奔遠方。

不多時,在白小純如今的修為之力下,他的飛行速度也暴增太多,漸漸飛出了這片山脈,更是看到了遠處一座雄城,屹立在群山之間。

這座城池通體青色,四周城牆高高聳立,青磚修建,似乎每一塊青磚上都刻着無數的符文,使得城牆儼然組成了一個浩蕩的陣法。

這陣法形成的光柱,隨時隨刻都衝天而起,似與蒼穹連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青色漩渦,緩緩的在城池上方轉動,不時有一道道閃電劃過,看起來極為壯觀。

更是存在了壓制之力,使得一定修為以下的修士,在這裏禁空飛行。

而這城池也龐大無比,足以容納千萬人的規模,四個城門,有大量行人,進進出出,極為熱鬧。

城門前,有石碑聳立,與城牆齊高,上面寫着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東林城!」白小純一愣,隨後眼睛猛地亮了。

此地,正是靈溪宗範圍內,第一大城!

隸屬於靈溪宗,東林洲範圍內,十大修真家族,共同執掌,已存在近萬年之久,裏面不但修士眾多,更有凡人無數。

除了十大修真家族執掌外,靈溪宗還會派出弟子代表靈溪宗,如同使者,坐鎮此地,平衡十大家族。

杜凌菲,數年前就被派到這裏,成為使者,雖是凝氣修為,可實際上在這城池內,靈溪宗也有築基長老坐鎮,只不過平日裏不會外出,一切事情,都由杜凌菲處理。

杜凌菲的任務,就是平衡十大家族。

「杜師姐當年在我回宗門不久,就被安排到了這裏成為使者,好久沒見了……」白小純心頭一熱,腦海里浮現出杜凌菲那又羞又嗔的模樣。

「不行,我要微服私訪,去檢查一下,看看這些年,小杜杜有沒有背着我,找了別的漢子。」白小純面露狡黠,趕緊飛出,直奔東林城。

在快要靠近時,他感受到了禁空的威壓。

「真是的,我是榮耀弟子,我是掌門師弟,這東林城是靈溪宗的,不就是我的么,居然還對我禁空。」白小純嘀咕著降臨地面,飛奔靠近城門,看到不少人都在排隊,他也不好意思插隊,於是站在後面等了半晌,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繳納了靈石,進入了東林城。

沒人來盤查,似此地只認靈石,彷彿有自信,沒人敢在這裏惹事。

「這東林城,規矩好大,進城居然還要拿靈石!」白小純很不滿,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覺得若去計較這些,有些丟臉,於是乾咳一聲,背着手,大搖大擺的走過城門,看到了城內的無數建築。

一眼看去,白小純整個人倒吸口氣,睜大了眼。

這裏太大了,四周青石鋪路,每一塊青石都散出靈氣,兩旁建築更是金碧輝煌,雕龍刻鳳,氣勢不凡。

寶珠,靈石,法光,在這四周的建築上,都成為了點綴,一股奢華的氣氛,向著白小純撲面而來。

「這……這裏……」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看着那四周的華麗,看着此地的車水馬龍,熙熙攘攘,無數的人群,他覺得自己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這裏大多數人,都是綾羅綢緞,行走帶風,不管修為如何,氣勢都很傲然,即便是凡人,也都彷彿與修士融洽在了一起,沒有其他小地方的敬畏感。

白小純吸氣連連,走在街頭,更不時傳出驚呼,他是真的心中起伏連連,畢竟他從小就在村子裏,出了村子就是宗門,從來沒看到過如此驚人的城池。

而他的這幅舉動,立刻讓來往的修士,有一些目中露出輕蔑,如看土包子一樣,還有不少,看到白小純身上的殘破衣衫,尤其是血跡斑斑,知道此人不好招惹,立刻就避開。

「我都不知道,這裏居然這麼好!」白小純越看越是喜歡,他還感慨,若早知道這裏這麼奢華,他說什麼也要在宗門運作一下,給自己安排到這裏享受一下。

此刻感慨時,他路過一處閣樓,頓時腳步就抬不起來了,直勾勾的看着店鋪內掛着的一件件衣袍,那些衣袍各種顏色都有,多種服飾,刺繡華美,最不起眼的一件,也都在很多細微的地方,處理的很是巧妙。

在白小純感覺,這裏的任何一件衣服,都比自己宗門的衣袍,要漂亮太多太多,他眼中冒光,立刻就走了進去。

閣樓內還有幾人,正在挑選衣服,白小純剛一進入閣樓,這些人都看了過去,眼看白小純衣衫狼狽,心中雖鄙夷,可察覺到白小純散出的氣息是凝氣七層后,一個個都收回目光。

但有一個身穿華袍的青年,在看到白小純后,愣了一下,似隨意的低頭,掩蓋目中露出的一抹閃瞬即逝的奇異之芒。

與此同時,一個夥計滿臉笑容的來到白小純身邊,殷勤的為他介紹起來。

「這件天龍袍,是用天水蟒的皮,浸泡在九九八十一種藥草內,然後請來大師刺繡,蘊藏陣法,尤其是遇到水屬性的術法,更有一定的抗性!」

「還有這件千葉衣,用一千種靈葉編製而出,加以秘法製作,穿在身上,可每天聞到草木之香,長久如此,與靈藥一樣。」

「還有這件……」

白小純連連點頭,左摸摸,右碰碰,愛不釋手時,那身穿華袍的青年,此刻抬頭,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向著白小純走來,抱拳一拜。

「這位兄台有禮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