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74章 星空道極宗!

第174章 星空道極宗!

作者:

?「東西南北,四個海川交界處,也就是被稱為上游的區域,各自有一個傳承了不知多少萬年,隻手遮天,似乎與世界同在的古老宗門,這四個古宗都是橫跨上游主脈大川,他們是這世界的四個龐然大物。」

「四大古宗,各有勢力,掌控一條主脈下的四條分脈河流,以及每條分脈下的四條支脈溪流,還有每條支脈溪流下的無窮末流。」

「我東脈修真界的上游主脈古宗,名為……星空道極宗!」

「那裏距離我們靈溪宗,極為遙遠,遙遠到築基修士這一輩子的時間用在飛行上,也都無法達到……」

「此宗下方,佔據了四大分脈河流的是,星河院,空河院,道河院,極河院,屬於星空道極宗的四大分院。」

「這四大分院下,各有四條支脈溪流宗門隸屬,而我靈溪宗所在的,是空河院隸屬的第二支脈溪流,血溪宗是第一條支脈,丹溪宗第三條支脈,玄溪宗是第四條支脈,空河院,就是我們四個宗門共同的上宗,而與空河院一樣龐大的四個上宗的上面,則是源頭一樣的古宗,星空道極宗。」鄭遠東的話語,如天雷一樣,使得白小純呼吸急促,近乎駭然,這消息,比世界的介紹更為驚人。

「星空道極宗……空河院……」白小純喃喃,心神搖晃。

「第三個問題,知道為何整個世界的所有宗門,都要建立在通天河的附近么?即便是末流,也要儘可能的去靠近通天河?」鄭遠東再次開口,如同釋放第三道天雷。

「通天界太大太大……不說無邊無際,可卻很少有人能走到世界的盡頭,而這片世界很是詭異,她……沒有靈氣!」

「沒有……靈氣?怎麼可能!」鄭遠東的話語傳出,讓白小純心頭再次一震。

「整個世界,是沒有靈氣的,或者說,天地之間,根本就不產生絲毫靈氣,產生的只是一股渾濁之力,對於修士而言是劇毒,對於凶獸來說,卻是滋補。」

「似乎從這片世界有記錄與歷史以來,就是這個樣子……之所以我輩修士可以修行,正是因為……通天海!」

「通天海,是整個世界內,靈氣最驚人的地方,似乎那裏的每一滴海水,都蘊含了無盡靈氣,而此海蔓延的四大川,還有每川的分脈河流,支脈溪流,末流……有通天河的地方,就有靈氣!」

「越是靠近通天海,靈氣越濃,越是靠近通天河,靈氣越濃,所以上游極強,中游強悍,下游不俗,末流也有希望。

可……越是遠離通天河,靈氣就越是稀薄,到了盡頭后,會有一大片沒有靈氣的禁地……即便是通天海四大川流擴散,這片世界裏,也依舊還是有近乎一半,夾雜在兩條川流之間的區域,是沒有靈氣的。」

「這也是間接的保護,使得兩個古宗之間的全部勢力,彼此若征戰,難度極大,所以如今的戰爭,大都是各脈內部爭奪資源。」鄭遠東說到這裏,停頓了一下,看了看完全被震撼的白小純,又再次開口。

「第四個問題,落陳家族,為何叛亂!」

「血溪宗,靈溪宗,玄溪宗,丹溪宗,我們都是空河院的支脈,我們都想有一天……可以提高宗門的地位,成為分脈河流的宗門!」

「這是老祖的夢想,也是我靈溪宗萬年來,不斷積累,不斷努力的目標,傳承序列,就是為了這個目標而設!」

「而這個目標,在前些年,出現了一個萬載難逢的契機!」

「空河院因某些未知的原因惹怒了古宗,被星空道極宗責罰,近乎滅門,老祖死亡,底蘊崩塌,前所未有的虛弱,可被取代,等於空出了一個名額!」

「一個……可以取而代之,成為分脈河流宗門的名額,而星空道極宗,也沒有去指定任何一個溪宗上任,所以,血、靈、玄、丹四宗,都有可能,故而彼此要爭奪,要血戰,要從其他三宗殺出來,成為最強,就可以晉陞分脈!」

「落陳家族的背後,是誰不重要,血溪宗也好,玄溪宗也罷,還有丹溪宗,都沒關係,因為彼此……都是對手,同樣的,彼此也都有可能聯盟!

有人在我靈溪宗內試圖養魚,我靈溪宗一樣在其他三宗的勢力範圍內,也養出了魚兒。」鄭遠東微微一笑,那笑容裏帶着森寒,這看似溫和,平衡南北,很是老道,受人尊敬的老者,之前所表現出的,都是在內部,對內如春風,可在對外的時候,他一向是殺伐果斷,甚至比豺道人歐陽桀,更加冷酷。

白小純的心中早已被這四個問題的答案,掀起了滔天大浪,此刻都懵了。

「白小純,你知道通天海的島嶼,通往蒼穹的入口,為何很多大能之輩,要去那裏?」鄭遠東看到白小純已從杜凌菲的事情中被轉移了思緒,微微一笑,準備再下一劑狠葯!

「傳說,走過蒼穹的入口,可以獲得……永恆!也就是……長生!」鄭遠東看了白小純一眼,慢慢說道。

白小純一聽這句話,整個人頭皮都要炸開,眼睛直了,身體強烈的顫抖,呼吸瞬間急促,他這一輩子,從來沒有如現在這樣,腦海彷彿要爆開,充滿了瘋狂,滿腦子都是長生。

「而想要長生,需要具備走上蒼穹的實力,你還小,路還長,不要被路邊一時的風景所迷戀,走下去,走出一個……無怨無悔!」

「這四枚玉簡,一枚是你從此之後,長老身份的令牌,一枚是你在種道山的新洞府,一枚是築基后,去祖禁之地選擇傳承的信物,還有一枚,是開啟你當初天驕戰第一秘境的鑰匙。」鄭遠東放下四枚玉簡,看到白小純激動的樣子,他放下了心,出了洞府後,他看到了在不遠處,等待自己的李青候,向著李青候點了點頭。

李青候臉上露出笑容,似鬆了口氣。

「多謝掌門,這樣我也放心了,可以去閉關了!」

「青候不需如此,他也是我的師弟,希望你出關后,我們靈溪宗……多了一位,傳承序列!」鄭遠東望着李青候,心中有羨慕,他自己是沒有可能成為傳承序列的了,太上長老,是他的未來所在。

李青候抱拳一拜,看了白小純洞府一眼,與鄭遠東,飄然離去。

白小純在洞府內,呼吸急促,甚至鄭遠東什麼時候離去,他都不知道了,腦海的大浪滔天,直至深夜,白小純猛的抬頭,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

「我要,長生!!」他將杜凌菲的事情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走了出來,而讓他走出的,除了這個世界的畫面外,更重要的,是對長生的執著!

他看向面前的四枚玉簡,一把拿起!

查看一番后,白小純的目中露出期待。

「還有不死長生功中,不死卷的第二卷……不死金剛,我如今也可以修鍊了。」白小純沉吟片刻,想起了當年那位守陵人,給自己的不死第二卷。

這第二卷,白小純之前研究過,分為三層,比不死皮更為強悍,且一旦修行了第一層,就可以獲得一個比碎喉鎖,還要恐怖的秘法。

「撼山撞!」白小純深吸口氣,一夜無話,第二天清晨,他走出洞府時,看着陽光,遙望遠方,他沒有忘記杜凌菲的失蹤,而是將其埋在了心底。

「我白小純,又回來了!」白小純小袖一甩,抬起下巴,化作一道長虹,直奔種道山。(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