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面具,和白爺躲貓貓?

第一百七十八章 小面具,和白爺躲貓貓?

作者:

白小純覺得匪夷所思,他怎麼想,也都無法想像出,這裏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沉默片刻,白小純收回看向遠方霧氣的目光,深吸口氣,慢慢平靜下了自己的思緒。

「不管了,反正我在這裏感悟很快,收穫很大。」白小純搖了搖頭,壓下心中之前掀起的震動。

「難怪在這裏的時間,是按天來算,甚至很有可能,是按照時辰來算的,來到這裏的修士,都是積累了很久,換算成天數。」白小純心中有緊迫感,他修行紫氣通天訣,用掉了三天,此刻還剩下五天。

「不能浪費了!」白小純趕緊從儲物袋內取出一枚玉簡,拿在手中時靈力融入,很快的,一段口訣在他的腦海里浮現。

「不死金剛!」白小純目中露出振奮,這玉簡正是當年守陵人所贈,不死功的第二卷……不死金剛!

不死第一卷,修行的是皮膚之力,稱之為不死皮,這第二卷,修行的是肉之力,稱之為不死金剛!

這不死金剛,一樣劃分四個境界,與不死皮相似,但卻不是鐵銅銀金,而是分為四種肉身,分別是第一層的十象蠻鬼身,第二層的十鬼天妖身,第三層的十妖修羅身,直至最終的,不死金剛身!

這四種肉身,一層比一層強悍,而最強的不死金剛身,其力量之大,是第一層蠻鬼身的千倍之多!

白小純之前就有過了解,但因不死皮沒有大成,無法修行,此刻終於能修行,再次看去,依舊被這不死金剛卷所震撼。

「第一層,十象蠻鬼身……這裏的所謂的象,不是尋常的大象,而是遠古時期,那種可以力壓八方,單純的肉身之力,堪比如今築基初期修士的……遠古巨象!

我龍象化海經的象力,也是以此塑造,大成築基之後,我肉身之力也就堪比一象之力而已。

而這蠻鬼,按照不死金剛卷的說法,是在神話傳說中,一種可以生撕巨象的恐怖存在,似鬼非鬼,血肉凶獸!」白小純對比自身的修為,此刻對於這不死金剛卷,更為心驚。

「也就是說,修行這不死金剛卷的第一層,最終會讓我如今的肉身之力,暴增十倍……而十倍之後,才算是第二層的一鬼之力,這樣的蠻鬼之力,一樣需要十倍后,就可以化作天妖。」

「天妖,

按照不死金剛卷的介紹,同樣是神話傳說中,一種以肉身之力,叱吒八方的強悍存在,以蠻鬼為食!」

「天妖的十倍之力,才算修羅,修羅一樣是傳說之物,力大無窮,碾壓天妖……同樣的,修羅的十倍肉身之力,才算是……不死金剛?」

白小純雙眼冒光,不死皮的好處,他如今深有體會,眼下對於這不死金剛,怦然心動,一想到若自己有一天,成為了不死金剛,配合不死金皮,那樣的自己,不說真的不死,可卻一定是很難死亡!

「這不死金剛卷,就是暴增肉身之力的寶卷啊!一旦修成,放眼天下築基修士,誰可以殺我!」白小純激動,手舞足蹈,趕緊閉目明悟不死金剛的第一層。

這不死金剛卷明悟不難,難的地方在於,若想修行,需要耗費的元力之大,不是不死第一卷可比,白小純只是略微修行了一下,他的身體就肉眼可見的急速枯萎,嚇的他趕緊停下。

「這元力的消耗,也太恐怖了,一不小心我就會變成人干……」白小純哆嗦了一下,想像自己變成人乾的樣子,心驚肉跳,可卻不甘心放棄,尤其是這不死金剛第一層若是修鍊完,就可以去學習這不死金剛卷的神通。

「撼山撞……」白小純深吸口氣,決定以後需要多多煉丹了,又或者是多吃一些天材地寶,補充元力,說什麼也要將這不死金剛修鍊成。

此刻算了算時間,還剩下三天,他想了想后,一把從背後將元磁翅摘了下來,拿在手中仔細的研究,這元磁翅的中心,有一顆珠子,正是北岸換取發情的丹方時,給出的元磁珠。

當時北岸鳶尾峰的掌座老嫗,曾說過,若有機緣,或許能從這珠子與翅膀上,感悟出一門與磁力有關的斥引神通。

白小純也曾鑽研過,可卻不得要領,此刻眼看還有三天時間,於是又起了心思,仔細的研究起來。

三天的時間很快過去了大半,在距離此番秘境感悟還剩下四個時辰時,白小純不得不放棄,雖然依舊無法將那斥力引力感悟,可對於磁力的了解與運用,卻比進入秘境前,更為嫻熟。

可以做到從背後的翅膀上,分出一縷既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奇異之力,在手心內,化作了一枚扭曲的珠子。

這珠子似虛幻,可卻能影響四周虛無,形成扭曲,哪怕白小純融入多少靈力,都好似石沉大海,可偏偏他揮散時,那些靈力一瞬間就爆發出來,形成轟鳴,讓白小純心驚的同時,察覺到了這奇異的氣息形成的珠子,具備某種平衡,如同一個循環,形成了容器。

可卻無法將蘊含在內的斥力引力單獨剝離出來,未來若能做到,那麼自己就可以觸摸元磁之力。

「可惜了,若是能在這裏更久一些,我一定可以研究出剝離的方法。」白小純感慨,將這翅膀收起后,抓緊一切時間,用這餘下的四個時辰,去感悟自己的水澤國度。

直至四個時辰過去,白小純四周突然扭曲,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四周的虛無居然自行坍塌,轟轟之聲回蕩時,形成了一個漩渦,瞬間將白小純吞入其內,消失不見。

等出現時,白小純已經回到了種道山,秘境入口之前,一時之間他有些不太適應,在那秘境裏,他的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任何念頭都可以無限的放大,可如今回來后,一切恢復到了曾經的樣子,讓他有種似乎全身上下,沉入水中,渾渾噩噩之感。

那位太上長老睜開眼,看了看白小純,有些動容,此刻的白小純與八天前比較,截然不同,整個人無論是精氣神,都明顯的強悍了不少。

「每個人第一次進入秘境,歸來后都會有不適應,你回去后靜坐數日,就可恢復過來。」老者微微點頭,目中露出讚賞,閉目繼續打坐。

好半晌白小純才勉強恢復了一些,面色有些蒼白,抱拳一拜,轉身離去。

直至回到了洞府,白小純坐在湖邊,一邊適應真實的世界,一邊回味這八天的經歷,最後嘆了口氣。

「要是能在裏面多感悟幾天就好了,在那裏修行,根本就是一種愉悅……那裏到底是什麼地方呢?為何會如此奇妙。」白小純搖了搖頭,用貢獻點也可以換取進入秘境的時間,只是以白小純的貢獻點,也都覺得換不了多少時辰,他嘆了口氣。

此刻身體的不適應還很強烈,難以靜心修行,白小純想了想,摘下儲物袋。

他的儲物袋內物品駁雜,很多都是隕劍世界內的收穫,回來后始終沒想起整理,此刻打開一開,裏面密密麻麻很多物品,靈石不少,法寶也有一些。

整理一番后,白小純拿出了十多個丹瓶與玉盒,一一打開查看,有的裝着丹藥,有的則是白小純也看不出來歷之物,畢竟其他三大宗門,各有擅長,白小純不知道的物品還有很多。

「這是丹溪宗的靈藥?丹溪宗煉丹之法,有些意思……」

「這是玄溪宗的吧,像是一片指甲。」

「這是什麼?黏糊糊的……」白小純搖頭,放下后又打開一個血色的玉盒,在打開的瞬間,突然的,有一絲火焰之力,從其內驟然散出。

白小純原本沒太注意,此刻看到這火焰后,他忽然一愣,雙眼猛地睜大,呼吸加快,立刻仔細凝望,慢慢的看出了在這玉盒內,有一小團火。

準確說的,這火並非天生,而是從一株植物上散發出來,這植物是一根仙草,葉片上有四種顏色,使得從這仙草上升起的火,也形成了四種顏色,不斷地變化,看起來很是奇異。

「四葉仙草,這是……可以釋放出四色火的少見之物!!」白小純深吸口氣,心臟怦怦跳動,仔細的辨認之後,終於完全確定。

「十萬株三葉仙草內,才可以有一株變異,出現第四葉,形成四葉仙草,從而凝聚出四色火……」白小純目中冒光,他沒想到自己的儲物袋內,居然還藏着如此寶物。

或許這對其他三宗弟子而言,只是一個煉藥或者修行輔助的寶物,可對白小純來說,這就是至寶。

他的龜紋鍋已經好久沒用,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找遍了宗門,也沒有找到四色火,能產生四色火的物品,不多見,即便是有,白小純也難以獲得。

眼下,白小純望着四葉仙草,他仔細回想,半晌后終於記起,此物從一個血溪宗弟子身上收穫,他在隕劍世界內最終搶奪天脈之氣時,太多人來圍攻,那時情況危急,他不可能記住每一個人,之所以對這血溪宗弟子有印象,是因他想起,當時此人死亡后,似乎化作了一張面具試圖逃走。

「是他!」白小純雙眼一閃,立刻低頭看向儲物袋,他記得那張面具也被自己抓住,揉捏后卻沒有碎裂,當時情緊急,他便順手扔在了儲物袋內。

此刻找了半天,白小純詫異的發現,居然沒找到。

「不可能!」白小純立刻認真,壓下不適應的感覺,勉強提起修為,仔細的尋找,可依舊沒有任何發現。

「我不會記錯,的確是扔在了儲物袋裏,看來這面具是個了不得的寶貝,居然藏的讓我無法發現!」白小純眼中露出感興趣之意。

「小面具,敢和你白爺躲貓貓,你白爺彈指間,讓你灰飛煙滅!」白小純抬起下巴,傲然開口。(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