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79章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第179章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作者:

?儲物袋內鴉雀無聲,沒有絲毫回應,白小純一瞪眼,又嚇唬了一番,可儲物袋還是一動不動。

白小純怒了,一把封住儲物袋,冷笑幾聲,閉目打坐,數日後,他不適應的感覺終於恢復過來,修為運轉后,眉心的通天法眼,也在體內那滴金色河水的擴散下,慢慢滋養。

「小面具,這一次,看你躲去哪裏!」白小純冷哼,察覺通天法眼可以再次勉強睜開,立刻打開儲物袋,眉心瞬間裂開一道縫隙,紫色的第三目,猛的出現,看向儲物袋。

在看向儲物袋的一瞬,白小純腦海轟鳴,他目中所看,儲物袋已經消失了,裏面所有物品,如同分解一樣,全部成為了虛無,只有一團被揉捏在一起的面具,清晰的顯露在了他的目中。

這面具赫然是隱藏在了儲物袋內的壁層之內,正在緩緩的溶解儲物袋的壁層,甚至已溶解了大半,似乎再有一段時間,就可以完全溶透,從而神不知鬼不覺的逃出。

此刻被白小純第三目看到,這面具頓時一顫,發出一道強光,就要試圖衝破儲物袋,可還沒等它做到,白小純冷哼一聲,靈力瞬間融入,一把抓住這面具,狠狠一拽。

生生的將其從壁層內拽出儲物袋,拿在手中時,白小純第三目可以看到手中有面具,可他的感覺,還有他的肉眼,卻看不出絲毫,如同這面具不存在。

「不對,為何我當時在隕劍世界內,能看到這面具?」白小純若有所思,第三目難以支撐太久,此刻慢慢閉合后,他體內九層靈海內,猛然間爆發出了一絲天道的氣息,這氣息湧入全身的瞬間,他手中出現扭曲,一個半透明的面具緩緩出現,很快不再透明,而是化作了實質。

成為了一個肉色的面具!

這面具,正是當日隕劍世界內,白小純揉捏之物,薄如蟬翼不說,柔軟非常,更是蘊含了一絲讓白小純也都看不透的氣息。

這氣息,來自面具本身的材質,讓白小純心驚,他想起當日那血溪宗弟子的魂,似乎就是融入到了面具內,試圖逃走。

「我知道你在裏面,給你家白爺出來!」白小純低喝一聲,面具一動不動,等了半晌,白小純眼中凶芒一閃,狠狠一捏,可卻發現,哪怕他用了全力,依舊無法將這面具捏碎。

「不出來是吧,以為我拿你沒辦法?」白小純抓着面具,身體一晃直奔山下,很快到了通天河岸,將手舉起,作勢要扔向河水中。

這河水,是白小純能想到的,可以融化萬千之物,此刻這麼一嘗試,還沒等鬆手,他手中的面具強烈的顫抖,更有顫音快速傳出。

「前輩……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啊……」

「終於肯說話了?還不現身出來,說出你的來歷!」白小純眼中露出兇殘,冷傲的開口。

被捏成一團的面具內,此刻升起一絲霧氣,這霧氣快速凝聚成了一個小人,樣子與白小純當日滅殺之人,並非一致,此刻顫抖中,向著白小純連連作揖,神色驚恐。

「前輩開恩,小的知錯了,小的是血溪宗內門弟子,名叫夜葬……」這魂影戰戰兢兢,趕緊開口,看向白小純時,心中無比恐慌,他之前在隕劍世界內逃過一劫,卻被白小純帶入儲物袋內,原本打算暗中偷偷溜走,可還沒等成功,就被白小純找到了藏身之處。

他那個時候還心存僥倖,認為白小純難以滅殺自己,可卻沒想到這白小純竟兇殘的要將他融入通天河內。

那通天河水,靈力之濃難以形容,他就算是有這至寶防護,被扔入后也必定魂飛魄散。

聽到對方的名字,白小純呆了一下,心裏有些不是滋味,對方這名字,在他感覺,實在是太霸氣了,夜葬,無論是葬了黑夜,還是夜中葬人,都給人一種煞氣非凡之感。

此刻斜眼看了看魂影,白小純乾咳一聲。

「名字馬馬虎虎,不夠好聽,比我的差了一點。」

夜葬一愣,趕緊畏畏縮縮的稱是,不敢多說,心中卻是悲哀,他在血溪宗本不受重視,多年來辛辛苦苦,才成為了凝氣大圓滿,這其中的辛酸苦辣,只有他自己知道。

原本隕劍深淵的築基聖地,他是沒有資格參與的,可他這些年為了在宗門生存,所學駁雜,不但學了煉藥,更是學了宗門的卜機術,經常給自己占卜,雖然不太准,可也能蒙中幾次,換來好處,方便修行。

在隕劍深淵開啟前,他一次占卜中,算出自己會在隕劍世界內,獲得一場天大的造化。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又算了好多次,最終確定這一切是真,這才咬牙,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甚至不惜屈身,終於獲得了一個名額,卻沒想到,造化沒有獲得,反倒被在他眼中兇殘無比的白小純抓住。

「白爺爺,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我……我可以作為暗子啊,你放我回血溪宗,我從此之後,給你們靈溪宗傳遞消息,我……我可以發誓!」夜葬哀求,連連作揖。

白小純斜眼看了看夜葬,重點在對方的臉上一掃,冷哼一聲。

「暗子?你帶着面具,現在是真實的樣子吧,與我之前所殺的夜葬,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你居然敢騙我,我白小純最恨別人騙我了,我要弄死你!」白小純眼睛一瞪,兇殘的開口時,蹲下身子,就要把手中的面具扔進河水裏。

一個浪花起伏,眼看就要碰觸河水,夜葬發出凄厲的尖叫,身體顫抖,死亡的危險在他心中無限的放大,尤其是想起自己這些年在宗門的屈辱,想起自己的委屈,他都快哭了。

「別殺我,我……我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夜葬豁出去了,尖聲開口時,白小純一撇嘴,這種事情,他才不信,此刻一鬆手,這面具直奔通天河而去。

「不要啊,這秘密是真的,與永恆不滅有關!!」夜葬魂飛魄散,眼看就要掉入河水裏,白小純全身猛地一抖,永恆與不滅這兩個詞語,對他而言,與長生與不死,沒什麼區別,此刻右手閃電一般伸出,一把抓住面具,拿在了面前。

「你要是敢騙我,你知道的,我最恨別人騙我!」白小純嚴肅的開口。

「我說的是真的,血溪宗,藏着一個大秘密,那裏有一件永恆之物,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就連血溪宗的老祖等人,都不知道他們宗門內,藏着這麼一個逆天之物!!

傳說中,獲得此物的人,可以觸摸永恆不滅的秘密,若能解開,就可以永恆不滅!!」

「我沒騙你,我說的千真萬確!!」夜葬顫抖,趕緊開口,他覺得白小純喜怒無常,這樣的人,太可怕了。

「一派胡言,這種事情,老祖都不知道,你能知道?」白小純眼睛瞪起,又要將其扔向河水。

「我……我不是血溪宗的弟子,我是假的……」夜葬都快哭了,一股腦的全部說出。

按照他的描述,漸漸的白小純越聽眼睛睜的越大,這夜葬真正的身份,居然是一個夜葬自己都不知道來歷的神秘勢力的暗子!

他本是血溪宗範圍內,一個資質不俗的凝氣三層的散修,被仇敵追殺,瀕臨死亡時,一個神秘人出現將他救下,遲疑后,似倉促間沒有多餘的選擇,於是給了他一張面具,讓他變成了一個叫做夜葬的血溪宗外門弟子,讓他代替這個夜葬,去完成一件事情,並下了魂禁。

而真正的夜葬,雖已經死亡,可身份在血溪宗內,根正苗紅,其祖上曾為血溪宗立下大功,宗門對其祖上有承諾,必定保夜葬成為內門弟子。

至於神秘人讓他去完成的事情,在第二次降臨時告知,就是讓他暗中獲得那永恆不滅之物,告訴了他詳細的地點,更是因藏着永恆不滅之物的地方,有一處大門,此門開啟的鑰匙,是一枚特殊的丹藥。

這丹藥煉製不難,尋常藥師都可以煉製,難就難在無論是誰煉製,成功的幾率都只有一半,且煉製這枚丹藥的材料,每一個都極為罕見,能湊集一份,已是困難。

好在那神秘的宗門似乎財大氣粗,居然將材料湊集了大半,只差一樣育獸血,就可以湊齊。

與此同時,此魂代替夜葬的身份,成為血溪宗的弟子后,開始時的確一帆風順,很快成為了內門弟子,可他漸漸發現,自己的身體在修行血溪宗功法時,出現了阻礙,似資質雖好,可卻與血修不符,這問題慢慢擴大,使得他在凝氣八層很久,始終無法寸進。

慢慢宗門也就將其忽略,而那神秘宗門的使者,也沒對他有什麼助力,使得他在後面那些年,為了修行,付出了太多的辛酸……

至於那神秘人以及其背後的勢力,似乎與血溪宗距離太遠太遠,且有未知的阻礙,故而難以直接從血溪宗掠奪永恆不滅之物,且從始至終,只出現了三次,且每一次出現都是投影,似乎就算是投影降臨,也都很艱難。

第一次出現,是安排此魂代替夜葬拜入宗門,第二次出現,是夜葬一路高歌成為內門弟子,那神秘宗門的使者似乎有些不太高興,可還是將有關永恆不滅的事情道出,讓夜葬明白了任務的要求,同時,也給了夜葬煉製那枚丹藥的物品,告訴他,最後一樣,神秘宗門也在尋找,讓夜葬不要着急。

而第三次出現,則是夜葬進入隕劍世界前,對方告訴夜葬,若無法築基,那麼就收回面具以及煉丹藥的材料,放棄夜葬這個暗子。

夜葬無奈,這才占卜尋找出路,於是有了後面的事情……

「那個宗門是傻子?居然會選擇你作為暗子?血溪宗居然都沒發現?」白小純聽完,覺得要麼就是夜葬說謊,要麼就是那個神秘宗門傻了,再或者,就是有白小純所不知道的隱情,那神秘宗門,也是無奈,才選擇了此魂代替夜葬。(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