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82章 我的寶珠……

第182章 我的寶珠……

作者:

?陳飛遲疑了一下,看到白小純目中的鼓勵,趕緊再次開口。

「白師叔,這不是溜須之言,這是弟子的肺腑,白師叔天道築基,准序列傳承,是我靈溪宗的未來老祖,自然是壽與天齊,日後也必定天下無敵!」

「聒噪!」白小純一揮手,神色似有不悅。

「白師叔,這不是我說的,是弟子之間流傳的,大家都說白師叔義薄雲天,天驕中的巨擘,壓制這一代驕子,如同麒麟在世,雄姿巍然!」陳飛自己都覺得肉麻了,可卻更賣力的溜須。

白小純聽着聽着,心中都美滋滋的,覺得不好意思在陳飛身上施展馭人大法,於是最後瞪了陳飛一眼,抬起下巴,小袖一甩飛走。

直至他離去,陳飛三人才鬆了口長氣,那兩個大漢看向陳飛時,滿是敬佩。

「多虧了陳師兄英明神武,否則的話,今天我三人定難逃此劫……」

「哼,放眼整個宗門,還真沒幾個比我更了解白師叔的了。」陳飛擦了擦冷汗,也覺得自己方才非常機靈,此刻隱隱有些得意,帶着二人趕緊離去。

白小純在南岸找了一圈,也沒找到適合自己施展馭人大法的對象,於是去了北岸,可直至夜晚,也沒找到合適的目標,正感慨自己善良時,白小純回種道山的路上,立刻看到了穿着一身長老道袍的上官天佑帶着沉吟,從半空飛過,上官天佑也注意到了白小純,內心冷哼,不願理會,他與白小純之間結怨已深,此刻眼中寒芒一閃,抬頭傲然,正要遠去。

白小純看到故作驕傲的上官天佑,新仇舊恨都記起來了,忽然笑了笑,右手抬起,口中念念有詞,向著上官天佑一指。

這一指之下,立刻上官天佑全身猛地一震,他身體上的長老道袍,居然瞬間收縮,竟欲干擾自己的身軀。

上官天佑大吃一驚,修為轟然爆發,試圖阻止,而下方的白小純,此刻也加大了力度,二人等於是以上官天佑的衣服作為戰場,進行了一場無形的較量。

轟的一聲,上官天佑全身一顫,踉蹌的退後幾步時,身上的衣服,剎那間崩潰成為碎片,向著四周消散開來,露出了赤著的身軀。

他呆了一下。

白小純也呆了一下。

四周不少築基長老,全部都呆了……

很快的,上官天佑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猛的換上衣服,目中露出濃密的血絲,披頭散髮,徹底瘋狂。

「白小純!!」他怒吼中直奔白小純殺來,此刻滿腦子就是一件事,哪怕拼了一切,哪怕同歸於盡,也要幹掉白小純,至於打不打的過,他已不去考慮了。

他覺得這白小純就是一個禍害,若一直存在,靈溪宗必定會被這白小純禍害的滅宗。

「怎麼回事,怎麼會不好用?」白小純趕緊後退避開,看到上官天佑這個樣子,他有些心虛,正要去解釋時,上官天佑瘋了一樣的追殺臨近。

「上官師侄,失誤,這次是失誤啊……」白小純理虧,趕緊高呼,速度飛快,剎那跑回洞府內,上官天佑聽到師侄這兩個字,更怒了,在洞府外大吼,好半晌才面色鐵青的咬牙離去。

白小純在洞府內冥思苦想,數日後,他猛的一拍大腿。

「我想歪了!」

「我操控衣服的思路是錯的,衣服脆弱,不堪承受,除非是寶衣!真正的馭人大法,是去操控對方身體內的某些組織……比如操控皮膚,操控血肉,操控骨頭,進而最終……完美馭人!」

「可我現在修為還不夠,這需要龐大的馭力作為基礎……我需要一個物品,一個可以容納馭力的物品!」白小純雙眼明亮,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於是開始尋找這樣的物品,可找了好久也沒找到,他正頭痛時,忽然從儲物袋內拿出了元磁翅,低頭看了眼,目中猛的一亮。

「我在秘境內感悟元磁之力,可以從這元磁翅內抽離出一縷既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力量,凝聚成一枚虛幻的珠子……」白小純若有所思,右手抬起掐訣一指,立刻這元磁翅內,一縷氣息飄散出來,落在白小純的手心時,化作了一枚虛幻的珠子。

仔細一看,這珠子似乎又兩股氣息組成,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達到了平衡,形成了循環,化作了容器。

沉吟片刻,白小純神色露出果斷。

「靈力是修士的根本,而馭力則是紫氣通天訣轉化靈力后,融入意志形成。」白小純嘗試將自己的靈力通過紫氣通天訣,改變波動,融入自己的意志,使之成為馭力,慢慢融入這珠子內。

時間流逝,一天後,白小純面色蒼白,這才收手,神色帶着振奮,趕緊打坐吐納,隨後再次融入。

直至一個月過去,白小純在這瘋狂中,他手內的珠子內,被融入的馭力之多,已近乎恐怖,他這才停手。

看着珠子,白小純目中露出激動。

「一定能成,這珠子內,蘊含了驚人的馭力,一旦爆開,那一瞬間的力量,可以讓我強行施展馭人大法!」

正要去實驗一番,白小純忽然腳步一頓,想了想后,還是覺得不穩妥。

「不行,我要再多融入一些馭力進去!」白小純一咬牙,再次打坐,這一次足足積累了三個月的時間,他手中的珠子,還是原本的大小,可其內蘊含的馭力已恐怖無邊,甚至溢出四周,使得虛無越發扭曲,一看就極為不凡,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尤其是他四周十丈範圍內,一切物品竟都漂浮起來,發出咔咔的聲音,似被影響,甚至就連洞府的牆壁,也都有無數石子漂浮。

白小純這才紅着眼,狂笑中振奮的走出洞府。

「我白小純的馭人大法,即將現世!」白小純仰天大笑,出了洞府內,可找了一圈,沒發現什麼人,正疑惑時,看到遠處有幾道長虹,正飛向種道山,遙遙望去,似掌門召集所有築基弟子,不知出了什麼事情。

白小純詫異,也趕緊飛了過去。

很快的,他就看到了掌門大殿外的廣場上,此刻靈溪宗的數百築基長老,幾乎都到來,正在那裏交頭接耳,一個個神色有些嚴肅,似出了什麼大事。

「發生了什麼事?」白小純這段日子沉浸在修行馭人大法,沒有去注意玉簡,此刻連忙飛過去,可還沒等他問詢,只是從眾人四周飛過……

頓時,在他十丈範圍內的三個築基修士,紛紛神色大變!

呂天磊是這三人之一,他們之前就注意到了白小純,看到他披頭散髮的樣子,可就在白小純靠近十丈範圍的瞬間,突然的,三人全身一震,身體的修為之力,竟不受控制的暴亂起來,狂暴的散開,與外面的壓力碰撞后,全身的衣服,在這一剎那,直接成為飛灰。

三人身體一顫,眼睛都紅了,趕緊換上衣服,急速後退,看向白小純時,露出憤怒,他們看出了,這白小純此刻詭異!

「白小純,你幹什麼!」

就在他們開口的同時,隨着白小純的飛過,他所過之處,這一條長線外,四周十丈範圍,所有築基修士,全部猛的睜大了眼,他們的衣服,在這一瞬,竟全部碎裂,轟鳴不斷。

這一切太快,快到白小純根本就沒反應過來,他身後足有數十個築基修士,全部衣服碎滅了,上官天佑,也在其中。

「白小純!!」

「該死的,你做了什麼!」這些築基修士頓時怒火燃燒,一個個換上衣服后,正要去找白小純理論,可但凡靠近他十丈內,衣服會再次碎裂,嚇的眾人紛紛退後。

白小純呆了一下,退到了大殿門口,他倒吸口氣,頭皮發麻,內心咯噔一聲,知道自己又闖禍了。

「不怨我啊,這……是這個珠子!」白小純緊張,趕緊伸手,露出了手心內的那枚珠子,這珠子此刻扭曲四周,十丈範圍內,只有白小純如常,可其他人但凡踏入,都會出事。

可偏偏這個時候,掌門鄭遠東聽到了外面的吵鬧,和幾個太上長老一起不悅的走出,這幾人剛剛走出大殿,一步之下,就踏入到了白小純四周十丈內。

「不!!掌門師兄,幾位太上長老,快退後啊!」白小純睜大了眼,尖叫一聲,想扔了珠子,可依舊還是晚了……

鄭遠東身上的衣服,瞬間……崩潰,他整個人被風一吹,一陣清涼,目中露出茫然,呆若木雞。

他身邊那幾個太上長老,原本神色肅然,可這一瞬,他們身上的衣服,也都剎那間似要崩潰,這幾個老傢伙睜大了眼,趕緊壓制,可越壓制,碎裂的越快,轟的一聲,這幾個老傢伙,露出了肉身。

這不是白小純有多麼厲害的修為,而是他的那珠子詭異,碎裂衣服的不是白小純的力量,而是被影響的人,自身修為的震蕩造成。

隨着掌門與這幾個太上長老,露出了肉身,四周瞬間……一片死寂。(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