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屍峰有賞

第一百九十一章 屍峰有賞

作者:

?從屍洞內,從地面上,從草木中,從大石處,無數的綠色絲線,瞬間凝聚,直接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形成了一個壁障,阻擋了許小山的一擊。

轟鳴之聲震天而起,無數綠色絲線瞬間崩潰,可在崩潰的同時,也使得許小山含怒的一擊,被削弱了一些,阻擋了一下。

四周眾人全部大吃一驚,可還沒等他們驚呼出聲……

緊接着,一道道身影剎那從一個個屍洞內飛出,更有一些,是直接沖開了碎石,帶着詭異的咆哮,剎那出現,直接降臨在了白小純的前方。

那赫然是一個又一個煉屍,這些煉屍樣子各異,每一個身體上都散發出強弱不同的煞氣,唯獨一致的,是所有的煉屍身上,都長出了綠毛!

「那是……該死的,那是我的煉屍!!夜葬,我要殺了你!」

「不可能,我的煉屍,怎麼會去保護夜葬!!」

「這到底是怎麼了!!夜葬,你找死!!」四周的眾人,在這一刻只覺得天雷滾滾,神色徹徹底底的劇變,紛紛嘶吼時,不少取出了操控煉屍的玉簡,嘗試之下,卻發現自己的煉屍竟沒有絲毫回應,一個個頓時倒吸口氣。

這一幕,同樣也讓許小山面色大變,他的一擊雖強悍,可這一刻在白小純的面前的煉屍,足有上百,全部為阻擋這一擊后,就算是許小山再強,他這一擊也難以存在太久。

轟鳴中,在震開了數十具煉屍后,這一擊死亡的波動,消散開來,白小純站在那裏,從始至終一動沒動,他也有些傻眼。

看着四周那些煉屍,此刻還在不斷地從坍塌的養屍坊內爬出,飛快的凝聚在自己的身邊,漸漸地,上千煉屍,齊齊出現,將他環繞在內,全部都向著許小山,發出咆哮。

四周的眾人,從開始的駭然吸氣,直至現在,鴉雀無聲,每一個此地的弟子,都被這詭異的一幕弄的頭皮發麻,齊齊後退,望着那上千煉屍,看着此刻煞氣滔天的煉屍內,被層層保護的白小純,全部心神一顫。

許小山也頭皮要炸開,覺得眼前這一幕,匪夷所思。

不遠處的屍峰大長老,此刻眼珠子都要瞪出,他多年前築基后,經過慘烈的爭奪,終於成為了屍峰的大長老,在這屍峰主持了近百年之多,自認為一生所見煉屍無數,對於煉屍的了解,即便是一些結丹修士,也都不如自己。

可眼下,

在看到上千煉屍都在保護白小純時,他的呼吸急促,他的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

「他是怎麼做到的!!」

就在這眾人都被震撼時,白小純都快哭了。

「完了完了,養屍坊被我毀了,這些煉屍不知怎麼的,居然把我守護在內,顯然不聽他們原本的主人的了,我一下子得罪了上千弟子……這是要逼我去叛宗啊……怎麼辦,怎麼辦……」白小純焦急,這要是在靈溪宗,他知道必定是闖下大禍,一定會被狠狠責罰,至於這血溪宗,白小純估計,自己會被活活打死。

他甚至都感受到了,四周這些弟子隱藏在目中深處的殺機,就在這時,他身後傳來一聲咆哮,四周的煉屍全部一顫,齊齊讓開一條道路。

只見從這養屍坊的廢墟內,一個全身散出濃郁煞氣,通體綠色的高大身影,此刻緩緩地一步步走出,這身影雙手指甲鋒利,如同刀刃,綠色的皮膚,看起來充滿了詭異,還有呲出的牙齒,讓人觸目驚心。

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上,有無數的綠毛,這些綠毛每一根,都無限之長,有的蔓延四周,與白小純身邊的上千煉屍,連接在一起,還有的則是散亂的向著四周飄搖。

白小純睜大了眼,呆在那裏時,這高大的綠毛殭屍,一步步,蹦到了白小純的身後,站在那裏,一動不動,可身上的煞氣,卻是更為翻滾。

這一幕,讓四周所有看到之人,再次吸氣!

「操控,這綠僵的能力,居然是操控!!」

「天啊,我怎麼不知道,還有綠僵這樣的品種,前所未聞!」

「而且這綠僵本身也不凡,看起來勢力雖不如築基,可也堪比凝氣七八層的樣子,這才是他恐怖的地方,可以操控大量與他相似甚至更強的殭屍!」

許小山呼吸急促,直勾勾的盯着綠僵,眼中慢慢露出強烈的光芒,可還沒等他開口,一聲長笑,從不遠處的屍峰大長老口中,驀然傳出。

「好,好,好!」屍峰大長老,振奮之下,一連說了三聲好,身體一晃,出現時,已在了煉屍中,白小純的綠毛僵面前。

他的出現,身上威壓散開,使得這些殭屍都顫抖,可依舊發出低吼,屍峰大長老毫不在意,目不轉睛的望着綠僵,如看瑰寶,慢慢的都激動起來。

「你叫夜葬?」他轉身,看向夜葬,那目中如看瑰寶之意,更為明顯。

「弟子夜葬,拜見前輩!」白小純不知道對方是誰,連忙擺出肅然,抱拳一拜。

「這綠毛僵,是你煉的?怎麼煉的?」屍峰大長老立刻追問。

白小純眨了眨眼,如實開口,說出了自己煉製靈藥,使得這煉屍出現異變,從而形成了這麼一個樣子,至於為何如此,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不過卻將丹方烙印在了玉簡上,恭敬的遞給了眼前這個老者。

甚至想了想,暗中嘗試聯繫綠毛僵,發現自己憑着念頭就可操控后,琢磨應該是自己丹藥內有自身血液的緣故,於是索性表忠心的,為了讓對方少給自己一些懲罰,將綠毛僵的控制玉簡,也給了屍峰大長老。

他也看出了,四周眾人有不少不認識老者,可還是有一些,在看到這老者后,神色變化,低頭恭敬,於是猜出這老者身份不俗。

拿着玉簡,屍峰大長老仔細的看了看后,雙眼的光芒更為狂熱,大笑起來,看向白小純時,滿是讚賞。

「夜葬,老夫屍峰大長老,你做的好,非常好,這是一個全新的殭屍,煉製的方法老夫回去研究一下,你這一次為我屍峰,立下了大功!」

「毀了區區養屍坊,算得了什麼,別說你是無心之過了,也沒人死亡,就算是你誤殺了人,只要為宗門做貢獻,都不算什麼!」

「來人,賞賜五千靈石,三萬貢獻點,通知下去,此人的靈石,誰敢搶走,就是與老夫為敵!」屍峰大長老激動,大笑中看向白小純時,欣賞之意更為濃郁,轉身一晃,捲起綠毛僵,直奔屍峰而去。

「啊?」白小純懵了,看到屍峰大長老離去,這四周的弟子,一個個對自己怒目而視,可卻偏偏只能咬牙的散開,看着有屍峰的一個長老,目中帶着鼓勵,給了自己五千靈石,又讓自己拿出身份玉簡,劃過去三萬貢獻點。

甚至許小山那裏不管心裏怎麼想,可臉上卻露出笑容,上前主動攀談,話里話外的意思,要白小純的丹方,白小純很大方的烙印了一份給了許小山,這丹方只是初期的,對白小純而言,沒有任何價值。

許小山喜悅,給白小純這一次的任務,極高的評價后,這才如獲至寶的匆匆離去。

白小純看着漸漸空曠的四周,又看了看被自己毀去的養屍坊,他深吸口氣,他之前都做好了被懲罰的準備,可這一幕的逆轉,讓他深深的意識到,這裏……與靈溪宗果然不一樣。

「這裏太好了……大手與我同脈,修行不死金剛非凡,甚至我煉丹惹出麻煩,宗門不但不追究,反而賞賜。」白小純感慨,心中也明白,對於屍峰大長老來說,若是這一次自己沒有煉出這樣的殭屍,那麼闖下如此大禍,估計是死有餘辜,對方不會去看一眼。

屍峰大長老重視的,是最終的結果,至於過程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他不在意,也不在乎別人的感受,看中的只是有用!

實際上白小純還不是很清楚,在血溪宗,如屍峰大長老的這種思緒,也代表了血溪宗絕大多數高層的心態,甚至有不少還認為,也是能折騰的弟子,才說明越有潛力。

畢竟血溪宗根本上講,是魔宗,講究的是率性,講究的是魔心!

不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而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帶着感嘆,白小純走在宗門的路上,向著洞府走去,如今他已完成了任務,等其他人也有在規定時間內完成後,就可以去進行築基試煉了。

此刻天色漸晚,白小純走着走着,忽然看到遠處一座足有三人多高的巨大石碑下,有一個女子坐在那裏,風吹起她的長發,連帶着衣裙,隨風飄蕩,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魅力,似欲隨風而去。

這女子臉上帶着一個血色的面具,面具上有一朵梅花,此刻正抬起螓首,遙望遠方,目中的神采,似有惆悵。

白小純立刻就認出對方的身份,正是那在宗門內,不少人談之色變的血梅少主。

而那三人多高的巨大石碑,邊緣不規則,似乎不是完整,而是一塊殘壁,這裏是血溪宗內一處任何弟子都可以來觀摩感悟的丹壁所在,與萬血崖齊名的……聖丹殘壁!

據說有悟性的人,可以在這丹壁上看到煉藥的幻影,如能感悟,可明悟葯道,是血溪宗萬年前從丹溪宗搶來的,丹溪宗多次要來買走,血溪宗都沒同意。

血溪宗雖藥師稀少,可因這殘壁在,於八千年前,出現過一個丹道奇才,創造了一種叫做不死血丹的天地奇葯,轟動宗門,而此人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參悟這殘壁后,煉藥之術,大範圍提高。

這聖丹殘壁,能感悟的人極少,白小純也聽假夜葬說起過,甚至假夜葬也曾來此感悟了好久都一無所獲,此刻路過,白小純看向血梅的同時,也多看了幾眼丹壁。

幾乎在白小純看去的瞬間,血梅有所察覺,面具下的秀眉皺起,側頭目光在白小純身上一掃,帶着冰冷與傲然,如同高高在上的仙魔低頭去看螻蟻,起身踏空,化作一道血虹,飛去祖峰。

被人以看螻蟻的目光掃過,白小純立刻怒了,他覺得這血梅也太傲了。

「有什麼了不起啊,你家白爺爺還是天道築基呢,露出來,嚇死你!」白小純不忿,心底嘀咕,冷哼一聲,抬起下巴,小袖一甩。

「早晚會有一天,我白小純彈指間,讓你灰飛煙滅!」(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