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89章 大變毛髮

第189章 大變毛髮

作者:

?「若干年後,我可以自豪的和我的後人去說,老夫白小純,一生曲折,靈溪宗里養過獸,血溪宗內煉過丹!」白小純頗為自得,覺得如自己這樣努力,以後若不成為最偉大的藥師,煉不出長生不老丹,那麼就太不公平了。

「不過我也得小心一些,這裏畢竟不是靈溪宗,此地人都兇殘,若是我煉藥時把他們招惹了,估計不會扔石頭,而是直接扔法寶了。」白小純一想到這裏,內心顫了幾下,又遲疑起來。

半晌后他一咬牙,目中露出果斷。

「我是要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藥師的男人,更是要長生永在,豈能因為區區血溪宗這些阻礙,就放棄煉丹!」

「來吧,我白小純的葯道之路,誰也不怕!」白小純看起來神色陰沉冷酷,可面具下真正的面孔,此刻是咬牙切齒,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他不願意在這裏太久,看着屍體,他心裏難以產生絲毫的興趣,此刻所想,就是依靠靈藥,減少時間,儘快完成這個任務,趕緊離開屍峰。

「不就是讓這屍體長出白毛么,多簡單,我只要煉出能長毛的香葯,就解決了。」白小純拿出任務玉簡,仔細的研究,最後嘿嘿一笑,這玉簡的任務要求,點出的重點,就是屍體長出白毛。

畢竟在血溪宗內,長出白毛的屍體,就是白僵,這已經是一個常識,從來沒出現過,凡品的殭屍也能長出白毛的事情……

白小純摸了摸下巴,看着水潭內的血水,又看了看那具屍體,盤膝坐在一旁,腦海里開始琢磨藥方。

這屍體顯然難以用丹藥解決,需要的是香葯,燃燒后散出的煙霧,融入屍體內,使之融合,加速進化。

數日後,白小純猛的抬頭,眼內已有泛紅,他起身在這屍洞內走來走去,腦海里一個又一個念頭不斷地升起,逐漸的組合后,有的被他扔掉,有的被他重點去推衍。

甚至還問詢假夜葬關於血溪宗的煉藥材料,倒也發現了不少靈溪宗沒記錄之物,更是用夜葬不多的貢獻點,外出換取了幾份,在換取這些只有血溪宗特有的藥草時,白小純發現這些藥草的價格都偏低。

似乎血溪宗也在鼓勵弟子去煉藥,可顯然效果並不好,對於每天處於提防與爭鬥的血溪宗弟子而言,煉藥耗費精力與時間,更耗費資源,有這個功夫,不如去搶。

又過去了七天,在白小純的研究之下,他結合靈溪宗與血溪宗的藥草,終於在腦海里,勾勒出了一個特殊的藥方。

這個藥方的作用只有一個……可以長毛!

白小純的想法很簡單,不管這屍體強弱,反正任務的要求,就是長出白毛,至於長出后這屍體是否強悍,此事不在白小純的考慮範圍之內。

又用了兩天的時間,在腦海里將丹方完善,直至這一天夜晚,白小純雙眼驀然開闔,眼紅更甚,可他的精神卻很振奮,取出丹爐,又取出血溪宗煉丹時需要的火晶,開始在這屍洞內,煉製三階香葯。

很快的,就過去了兩個月,在其他人的煉屍,都緩慢的進化時,白小純的煉屍從始至終都沒有變化,一動不動,白小純也沒去關注,全身心的沉浸在煉藥中。

且這血溪宗弟子之間很少溝通,白小純在這屍洞內兩個多月,從來沒一個人進來,他也覺得很好,只是煉製這三階香葯,多次失敗,每次失敗,白小純都會總結一番,再次煉製。

時而有轟鳴聲傳出,好在白小純如今的葯道造詣,在煉製三階靈藥時,已做到了遊刃有餘,雖然失敗,可聲響卻不是很大,也沒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變化。

終於又過去了三天,白小純激動的一拍丹爐,轟的一聲,丹爐開啟,裏面有手掌大小的黑色香塊,被他一點點的摳出,拿在手中時看了一眼,神色漸漸遲疑。

這香塊漆黑,沒有任何葯香散出,看起來很不起眼,白小純撓了撓頭,隨着一次次的微調丹方,如今雖成功煉出,可白小純也不知道自己煉製的到底是個什麼香葯了。

「應該可以用吧……畢竟我加了很多的伴屍花進去,還有一些腐根草,這些可都是促進屍體晉陞的藥草。」白小純看了看手中的香塊,又瞄了眼血潭內的屍體,若是換了在靈溪宗,他不敢嘗試,可如今一具屍體,白小純覺得自己不需要考慮太多。

「一定可以用!」白小純深吸口氣,雙手一搓,體內靈力直接散出,融入香塊內,化作無形之火,剎那燃燒時,這香塊被白小純趕緊一拋,扔到了屍體的身上,看着香塊快速的融化,釋放出濃郁的煙霧,將這屍體連同水潭都籠罩后,白小純連忙跑了出去。

他可不敢留在這裏,萬一不小心吸了一口香葯,白小純擔心會出大事。

在外面溜達了一整天,白小純琢磨著應該差不多了,這才趁著夜色,小心翼翼的回到屍洞,很謹慎的慢慢前行,直至確定了沒有煙霧后,這才放心的走了進去。

一看之下,水潭上的煙霧也都消失了,潭水曾經是紅色的,可現在卻淡了一些,而躺在潭水中的那具屍體,此刻身體上,竟長出了一根根紅毛,那些紅毛密密麻麻,看起來很是驚人,更有一股煞氣,從這屍體內散發出來。

「紅毛?」白小純靠近后一愣,就在他愣住的瞬間,似察覺到了有人在身邊,這屍體的雙眼驀然睜開,那目中露出血色的眼,沒有絲毫生機,一片冰冷,彷彿死寂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白小純身上,全身煞氣頓時翻滾,似要站起。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的白小純頭皮一炸,趕緊後退,右手迅速取出操控這屍體的玉簡,一把捏住時,這紅毛殭屍才慢慢平靜下來。

好半晌,白小純確定無礙,這才又重新靠近,看着殭屍身上的紅毛,他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許小山的介紹里,有白毛,有黑毛,可沒說有紅毛啊……紅毛算什麼?」白小純有些頭痛,一咬牙。

「沒事,一定是我的藥方有些問題,我修改一下,讓這殭屍的毛變成白色!」白小純不甘心,盤膝坐下后,再次冥思苦想,數日後他神色疲憊更多,但卻一拍大腿。

「是這潭水的問題,它變淡了,那些紅色都跑到了殭屍身上!」白小純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於是趕緊開爐,再次煉丹。

這一次,他改變了丹方,又加入了不少藥草,不但煉製出了香葯,還煉製出了一枚丹藥,數日後成功,他帶着振奮與期待,先將丹藥仍在血潭內。

丹藥入潭,立刻被淹沒,緊接着整個潭水,居然沸騰起來,出現了無數的鼓包,不斷翻騰時,白小純又把香葯扔出,落在了紅毛殭屍上。

這一次他沒離開屍洞,而是退後一些,睜大了眼仔細觀察,很快的,煙霧覆蓋了潭水四周,慢慢的有一聲聲悶悶的咆哮,從這霧氣內傳出,白小純聽的心驚肉跳,這咆哮不像是人發出,更像是某種厲鬼凶煞,聲音竟可以穿透心神,直落靈魂。

數個時辰后,霧氣漸漸稀薄時,白小純緊張,目不轉睛。

「變成白毛!變,變,你給我變啊!」

就在白小純這吶喊時,霧氣完全散去,他趕緊跑過去,只是一眼,整個人就傻眼了。

「紫毛?」

水潭內的殭屍,全身毛髮的確是改了,不再是紅色,而是變成了紫色,身上煞氣更濃,水潭的水直接少了大半,此刻正慢慢從四周的邊緣湧入新的血水。

而更驚人的,是這殭屍身上的紫毛,居然都有三寸多長,比之前的紅毛長了數倍,而且這殭屍的雙手,居然長出了長長的指甲……

「這是什麼玩意?」白小純睜大眼,覺得自己這殭屍似乎變異了,很厲害的樣子,可不確定,於是問假夜葬,假夜葬也說不出所以然,從未見過這樣的殭屍。

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有心去找許小山過來看看,可一想到自己以前煉丹,經常出現怪丹,此刻神色一變。

「不會是香葯也出了怪香吧?」想起當日靈溪宗內,漫山遍野的眾多奇葩的小動物,白小純內心顫了一下。

「一定可以變成白毛!」他深吸口氣,咬牙再次煉製。

很快的,隨着白小純一次又一次的煉香,這殭屍的毛髮從紫色變成了粉色,又從粉色變成了橙色,最後則變成了藍色,可就是沒有白色,那些毛髮隨着變化,也逐漸的生長,最終成為藍色時,毛髮已到了足有一尺多長……

與此同時,這殭屍身上的煞氣,也越來越濃,不但指甲更鋒利,甚至兩顆森森的尖牙,都呲了出來,全身皮膚也隨着毛髮的顏色而改變,至於水潭的特殊血水,也是一次又一次的乾枯后被自行灌入。

半年的時間,這殭屍完全變了模樣……白小純站在水潭旁,獃獃的看着殭屍,半晌后他神色扭曲,整個人狂躁起來。

「我就不信了!」

----------

今天看新聞,黑龍江近期有大到暴雨……我準備躲在家裏哪裏不出去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