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95章 我選擇宋姐姐的中峰

第195章 我選擇宋姐姐的中峰

作者:

?眾人咬牙,低頭一拜時,白小純得意的抖擻,可神色卻露出肅然,發出桀桀的笑聲,目光在這些人身上掃過。

「夜護法……弟子……弟子願意用所有積蓄,換取一枚築基丹……」趙無常一咬牙,連忙開口。

他這麼一說,四周其他人紛紛陸續這般,既然無法搶奪,此刻他們所想,就是討好白小純,換一枚築基丹過來。

這築基丹對他們而言,珍貴的程度難以形容,若是失去了眼下這個機會,恐怕要等很久,都不一定換來築基丹。

尤其是此刻只要一枚築基丹,他們就擁有一步登天的資格,這更讓眾人心底焦急。

趙無常目中露出果斷,浮現血絲,他想起了自己那沒落的家族,想起了自己的一些仇家,而現在,他的仇家已有幾人築基成功。

如果自己無法短時間築基,那麼等待自己的,將是家族的滅亡,甚至他自身,稍微一個不謹慎,也會被直接坑殺!

想到這裏,趙無常狠狠一咬牙,猛的上前,竟直接跪拜在了白小純的面前,右手抬起一指眉心,他眉心血光閃耀時,出現了一滴鮮血,這鮮血帶着他的一絲魂,如同被分割一樣。

這種術法,是他早年無意中獲得的秘術,以如今的修為運轉,反噬極大,在這一滴魂血出現的瞬間,他面色蒼白,噴出一大口鮮血,抬頭時望着白小純,聲音沙啞,帶着瘋狂。

「夜護法,你若能讓我築基,趙某願為奴一甲子!」

趙無常的聲音尖銳,傳遍四周時,這四周的其他弟子紛紛倒吸口氣,齊齊看向趙無常,一個個神色複雜,他們雖極度渴望築基丹,可與自由比較,這個決心,很難下定。

此刻一個個都沉默下來,別說他們沒有那種分裂魂血的方法,就算是有……此刻在這衡量下,也都嘆了口氣,不願用自由去換。

畢竟築基丹雖難以獲得,可誰也說不好以後是否有這樣的機緣。

白小純也動容,看了趙無常一眼,尤其是看着那滴魂血,他如今不是剛入修真界,對於一些常識也有耳聞,沉吟少頃后,白小純右手一指,立刻那滴魂血飛到面前,碰觸指尖的剎那,這魂血消失不見。

一股奇妙的感應,融入白小純心間,那是一個念頭,就可以讓趙無常死亡的操控,這操控,讓白小純心神震動,他不知為何,隱隱覺得,這種控制,似乎與自己所追求的馭人大法,有些相似之處。

「趙無常!」白小純沉默片刻,抬頭時緩緩開口,他此刻嚴肅下來,就連聲音也都帶着一股肅殺之意,讓四周弟子心神一顫。

趙無常抬頭,望着白小純,目中露出恭敬。

「我給你一個築基的機會,但只有一次!」白小純有自己的立場,此刻一揮手,一枚築基丹飛出,在四周眾人貪婪的目光下,這丹藥直奔趙無常。

沒有人敢在一個築基修士面前出手爭奪,這丹藥被趙無常一把抓住后,他全身都在顫抖,激動中向著白小純抱拳一拜,竟快走幾步來到白小純的身邊,盤膝坐下后立刻吞下,選擇在這裏直接築基。

隨着丹藥入口,趙無常全身震動,體內似有火山爆發。

白小純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心底也在感慨,若是在靈溪宗,築基丹雖一樣少有,可代價絕不會如血溪宗這麼大。

這一刻,他忽然有些明悟,修真界……或許就是如此。

血溪宗之所以強盛,也有其道理,在這種環境下成長出來的弟子,他們自身的強悍程度,顯然不是其他宗門弟子可比。

至於歸屬感……只要血溪宗始終強盛,只要符合絕大多數人的利益,那麼就如同一個巨大的車輪,可以碾壓一切欲挑戰規則者。

同樣的,在無法挑戰的情況下,最好的選擇,就是融入進去,成為獲得利益的一部分!

時間流逝,當這一個月的期限,即將到來時,趙無常全身轟鳴,爆發出了一股築基的氣息,他的雙眼驀然睜開,露出精芒,全身修為化作體內靈海,雖比不過地脈築基,可在凡道中,他的基礎頗為深厚。

「多謝主人!」趙無常深吸口氣,在四周眾人複雜的目光下,起身向著白小純抱拳,深深一拜。

白小純點了點頭,就在這時,突然的,一道道光芒從天空落下,準確的落在了這裏每一個修士的身上,剎那籠罩后,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狠狠一拽。

轟!

眾人身體不受控制,全部飛起,直奔天空,一路穿梭深淵血霧,很快的,當眼前的一切清晰時,他們身上的光芒消散,每個人都修為爆發,直接飛起,一一從深淵內衝出,落在了萬血崖上。

四峰四位大長老,此刻都站在萬血崖上,在這些弟子出現的剎那,目光瞬間掃過後,立刻就落在了白小純與趙無常身上。

而趙無常的站位,竟是在白小純身後,且明顯身體微恭,這恭敬既是對四位大長老,同樣也是對白小純。

這一幕,立刻讓這四位大長老雙眼全部一凝,他們也是築基修為,只不過都是踏入到了築基的巔峰,此刻一掃,就看出了端倪。

「這夜葬,收服了另一個築基?」四位大長老相互看了看,對於白小純這裏,興趣更大,他們一個月前離去時,就被白小純吸引了目光,此刻感官再次增強。

若是只有白小純一個人築基,那麼他們雖讚賞,可也僅僅是讚賞罷了,但現在,收服了一個築基,這表示白小純雖有吃獨食的心,可卻並非不可變通,在利益之下,一切皆有可能。

這種心態,這種做法,讓這四位大長老感受到了濃郁的血溪宗的特色。

「夜葬護法,你吃了幾枚築基丹?」無名峰的侏儒,忽然開口。

「兩枚!」白小純沒有遲疑,立刻說道。

「其他的築基丹,你打算如何處理?」一旁的少澤峰大長老,那位魁梧的大漢,目中的欣賞更多,問了一句。

「這個……」白小純內心微動,想了想后,抬頭淡淡的傳出話語。

「夜某有一個夢想,是要成為一個偉大的藥師,多出來的築基丹,我打算研究,看看如何煉製,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能煉製築基丹,我現在能煉二階靈藥了。」白小純傲然開口。

四周弟子一個個苦澀,而這四位大長老,都愣了一下,他們這看似尋常的問題,實際上包含了很多深意,也會通過白小純的回答,來印證自己的判斷,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可很快的,這四個大長老就怦然心動。

一個會煉藥的護法,對於他們來說,重要的程度,堪比地脈築基的長老,甚至略有超越,畢竟各峰地脈築基長老歷代都有,可能煉藥的,甚至顯然有些成就的,卻很難碰到一個。

屍峰大長老心底有些後悔自己之前嘴快,與此同時,中峰宋君婉,也都心動不已,看向白小純時,笑容甜美起來。

「好,夜葬你之前的綠僵,就證明了你的葯道,來我屍峰吧,屍峰與你有緣啊!」屍峰大長老大笑,趕緊開口,目中露出火熱,他之前就對白小純心動,如今看到白小純築基,更是勢在必得。

「胡說,夜葬凝氣就可抗住多人聯手的一擊,顯然是有些煉體的造詣,夜葬,來我少澤峰,我少澤峰魔血煉體,定可讓你從此踏上強者之路!」少澤峰的魁梧大漢,聲音如鍾,連接說道。

「都別和我搶,我之前就說了,這夜葬我無名峰要定了!」無名峰的侏儒,尖聲爭奪時,中峰宋君婉,輕輕挽了一下被風吹起的髮絲,雙眸如水,凝望白小純。

「夜師弟,來我中峰吧……」

眼看這四位大長老都在搶奪白小純,四周弟子一個個更苦澀,那種成為了綠葉的感覺,讓他們低頭嘆息。

白小純心中也在感慨,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優秀了,無論是在靈溪宗還是血溪宗,想要低調都是那麼的不容易,走到哪裏,都會被人追捧。

在這得意的苦惱中,白小純眼中露出痴迷,擺出傻傻的表情,似迷戀的痴痴的望着宋君婉,臉都紅了。

「我……我選擇宋姐姐的中峰。」(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