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196章 神秘世界

第196章 神秘世界

作者:

?白小純話語一出,他身後的趙無常內心一顫,覺得自己這個主人,語出驚人……

四周的那些弟子,也都吸了口氣,對於這明目張胆去調戲中峰大長老的話語,一個個裝作沒聽到。

宋君婉也愣了一下,她第一個反應就是眼前這夜葬調戲自己,可緊接著一看白小純,發現白小純那痴迷的樣子,頓時嬌笑起來,覺得這夜葬很是可愛。

「姐姐?!」其他三峰的大長老,此刻也都紛紛神色古怪,看了看白小純,又看了看宋君婉,一個個搖頭,彼此離去,至於趙無常,他選擇了少澤峰。

這幾個大長老臨走前,屍峰的大長老心中長嘆,目中有痛惜。

似覺得白小純選擇中峰一定會後悔,又或者心中實在不甘心這麼一個美玉,與屍峰無緣,這屍峰大長老臨走前,取出了一枚玉簡,交給了白小純。

「夜葬,這是本座的令牌,你隨時改變主意了,都可以拿著令牌來我屍峰,我屍峰護法的身份,永遠給你留著!」

白小純拿著令牌,他覺得血溪宗對自己太好了,這裡的人雖兇殘,可對自己真的非常好。

「我闖了禍,宗門不責罰,還有賞賜,如今四個峰都搶著要我,這屍峰大長老更是對我如此執著。」白小純心中感動。

隨著眾人的離去,中峰宋君婉看了白小純一眼,臉上依舊帶著笑容,火辣的身軀,此刻隨著上前的動作,露出雪白的大腿,充滿了驚人的誘惑,就算是白小純覺得自己一向定力非凡,也都不由得瞄了好幾眼,心臟怦怦跳動。

這全身火熱的宋君婉,嬌笑的走到白小純的面前,右手蔥白食指勾了下白小純的下巴,紅唇輕吐。

「小鬼,你剛才稱呼我什麼?」

「宋姐姐……」白小純臉都紅了,聞著對方靠近時散出的幽香,扭扭捏捏的開口。

看到白小純這個樣子,宋君婉笑聲更大,給了白小純一記媚眼,在他的手中放下一枚玉佩,帶著笑聲,扭動那觸目驚心的細腰,飄然遠去。

白小純拿著玉簡,站在萬血崖上,心底長嘆一聲,他覺得自己為了獲得永恆不滅之物,已經拼到了如此程度,不由得對自己很佩服,又想到自己叫宋君婉姐姐,那麼遇到宋缺后,自己豈不是大了宋缺一輩。

想到這裡,白小純立刻振奮,得意的邁步,回到洞府時已是黃昏,他整理一番,準備第二天去中峰報道。

深夜,白小純正在打坐,月光順著洞府的窗戶灑落進來,映照在他的身上,在地面形成了一個影子,忽然的,白小純心神震動,一股說不出的感覺,在這一刻從那月光中散出,如同被一個無形的存在,直接目光凝聚。

白小純雙眼驀然開闔時,讓他頭皮發麻的一幕出現了,他的影子,居然扭曲起來,如同霧氣一樣擴散,眨眼間,竟擴散整個洞府,使得洞府瞬間漆黑,就連外面的月光,也都如被沾染,彷彿在這一刻,此地被分割開來!

這詭異的變化,白小純立刻就想起曾經問詢假夜葬時,對方透漏出的那神秘的宗門,對於這神秘的宗門,白小純一直都記在心底,此刻雙眼一凝,神色努力保持正常,可心中的緊張感,一時半會很難消散,更是站起了身,謹慎的觀察四周。

「假夜葬曾說,這神秘宗門在這數十年裡,只出現了三次,如今才過去多久,怎麼會又出現……」白小純緊張,他擔心自己面具下的真容,被對方察覺,此刻心底焦急。

就在這時,被影子籠罩的洞府,地面出現了波動,彷彿成為了水面,片刻后竟成為了透明,白小純低頭時,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下,出現了一個虛幻的世界。

乍一看,如同地底世界,可仔細判斷後,白小純立刻心驚的意識到,這是一個折射而來的世界,如同是鏡子外看向鏡子內。

這世界有山有水,此刻居然是白天,雲霧繚繞時,一個穿著白袍的身影,緩緩凝聚出來,一股滄桑的氣息哪怕隔著地面,白小純也都清晰感受,對於這神秘宗門的強悍,白小純立刻有了更多的認識。

「夜葬!」白袍的聲音分不清男女,回蕩在白小純的腦海中,似察覺到了白小純的緊張,這白袍似不覺得意外,也沒有理會,而是袖子一甩,立刻有三個刻著月亮標記的丹瓶出現,似要穿透地面,降臨在洞府內。

地面頓時波動,扭曲更為強烈,在這三個丹瓶逐漸的降臨時,白袍的聲音,也緩緩回蕩。

「我感受到了你築基的波動,看來你已成功築基,很好,這是你之前幾次哀求的丹藥,足夠你修行到築基中期所需,這些靈藥送去你這裡的代價之大,超越了靈藥本身太多太多。」

「你要記住,那永恆不滅之物,在血溪宗中指上,在那位中峰大長老的洞府下,不管你用多少時間,你自己想辦法去獲得吧。」聲音斷斷續續,直至地面扭曲強烈,那三個丹瓶終於成功的降臨后,白袍身影慢慢消失,整個地面也漸漸恢復正常,影子消散,外面的月光重新灑落進來。

這短短的時間內,白小純一句話沒說,可他的身上已是冷汗瀰漫,此刻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震撼,對方宗門的出現,詭異的超出了白小純的想象。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宗門?」白小純呼吸急促,他毫不懷疑對方宗門的強悍程度,絕非血溪宗可比,這樣一個龐然大物,顯然的確是距離這裡太遠太遠。

「他們那裡居然是白天……」白小純沉默,若有所思時,摸了摸臉上的面具,對於在血溪宗的身份不被發現,更放心了一些。

「這白袍使者似乎也沒察覺我這裡已換了人?還是察覺了,可卻沒有說破?」白小純遲疑了一下,心底不確定,取出假夜葬的魂,問了半天,假夜葬心底苦澀,更有複雜,那些丹藥是他前幾次不斷哀求,費勁心思,所以這一次才送來的。

可如今,竟然成為了白小純的物品,他的心在滴血,過了半晌才嘆了口氣,又不敢抱怨,連忙回答白小純提出的各種問題。

問了好久,白小純皺起眉頭,他還是無法判斷對方是否察覺自己已不是之前的假夜葬。

「罷了,想那麼多也沒用,就算是他們察覺了,方才沒有說破,也就是心照不宣,按照我曾經的分析,對方敷衍的可能性極大,而且說不定他們也沒察覺。」白小純搖了搖頭,拿起三個丹瓶,看了看上面月亮的印記后,一一打開。

這三個丹瓶內,一共有三十粒丹藥,白小純仔細一看,立刻睜大了眼,倒吸口氣。

「全部都是佳品!!!四階靈藥!」

「這是什麼宗門,也太恐怖了!」

「這靈藥,不屬於我所認識的任何一種,而且這裡面的藥草……」白小純仔細的辨認后,聞了一口,腦海里推衍片刻,發現裡面的藥草大約有數十種之多,而有一半,他認不出是什麼藥草。

但卻能看出功效,的確如對方所說,這三瓶丹藥,足夠一個凡道築基,從初期晉陞到中期了,可對白小純來說,還是不夠。

他是天道築基,除了丹藥外,他還需要煉化通天河水,不過有這些丹藥幫助,他煉化的速度也會提高很多。

這一夜,白小純都在思索,直至天亮后,他深吸口氣,將這一切埋在心底,走出洞府時,回頭看了看身後洞府的地面,他沉默少頃,拿著中峰玉簡,轉身直奔中峰。

很快臨近,看著斜著刺入蒼穹,上半部分有雲霧繚繞的中峰,白小純心中對於這隻巨人的大手,再次感嘆。

幾乎在他踏入中峰的瞬間,一道無形的波紋剎那擴散,似感受到了白小純手中的玉簡,這波紋散去,允許白小純進入中峰。

如果沒有這個玉簡,尚闖一峰,將會被陣法直接責罰,整個血溪宗等階森嚴,能有資格居住在四座山峰的,只有各峰的築基修士。

走在中峰,白小純感受到了整個山峰的磅礴,四周草木赤色,甚至還可以看到一些血色的溪流順著流淌,而他體內的不死長生功,更為活躍,尤其是白小純靠近一處血色的瀑布時,那種來自整個巨手的召喚感,一瞬強烈。

這強烈的召喚,引動了白小純體內的不死長生功,使得他呼吸急促,彷彿有種自己化身成為巨人之感。(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