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零二章 兔子急了!

第二百零二章 兔子急了!

作者:

在這洞府的角落裏,白小純記得自己明明都查看過,之前還沒有,可眼下,卻出現了一隻兔子……

尤其讓白小純覺得心顫的,是這隻兔子居然在豎着耳朵,明顯在聽自己說話的樣子,更讓白小純心驚的,是這兔子竟然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那模樣,似方才等自己把話全部說完……

此刻一人一兔目光凝聚的剎那,這兔子瞬間衝出,直奔洞府大門,白小純大吼一聲,立刻就要去阻擋,可這兔子太快了,在白小純的目瞪口呆下,它竟直接從這大門中消失,眨眼就沒影了。

白小純覺得要瘋了,整個人頭皮都炸開,他知道這是要掉腦袋的大事,一旦這學舌兔跑出去亂說,讓人知道自己就是白小純,那麼他就死定了……

即便是只有半句話,可也一樣有風險,白小純不敢去想後果了,冷汗順着額頭一滴滴的落下,他有心不出去,任由這兔子亂說,可他悲哀的發現,哪怕自己多次謹慎,觀察四周,可卻不確定……這神出鬼沒的兔子到底暗中跟隨自己多久,又聽到了多少自己的話語。

「我要殺了你!!」白小純急了,身體猛地衝出洞府,剛一出來,他就聽到了遠處站在一顆大樹上的學舌兔,說出的第一句話。

「夜葬你變心了,你忘記了我們的海誓山盟,你忘記了我們的恩愛纏綿,你變了……」

這學舌兔聲音極大,在這一刻傳遍四周,使得不少築基修士,一個個愣了一下后,紛紛聽到,神色有些詫異。

白小純先是一愣,這句話他不知道是誰說的,可他能肯定,這兔子一定跟隨自己很久了,白小純覺得毛骨悚然,大吼一聲,此刻顧不得太多,右手抬起掐訣一指,頓時四周血氣剎那而來,直接凝聚出了一道劍氣,隨着白小純的手指,****而去。

這不是尋常劍氣,這是白小純的不死劍氣,此刻一出,引動四周血氣,使得這劍氣速度更快,轟的一聲直接落下,將那顆大樹瞬間摧毀,四分五裂時,這兔子直接飛出,向前飛奔。

「太過分了,不就是吸了一些血氣么,我是血溪宗的築基修士啊,居然要殺我,這是逼我叛出宗門啊!」兔子一邊扯著嗓子傳話,一邊急速逃走,白小純瘋狂,大吼追擊,右手一揮,又一道劍氣呼嘯而出,化作長虹,直接落在了兔子那裏,轟在了一處血潭旁,使得血潭崩潰。

「哼哼,我偷偷吸收血氣,

就沒人能發現我了……」

「咦,這洞府似乎沒人……」

「殺人了,殺人了!」

這兔子一路奔跑,口中的話不停的說出,傳遍四方時,轟鳴之聲滔天回蕩,白小純在兔子身後,一路追擊,劍氣一道道落下,使得兔子所過之處,一片轟鳴。

草木崩潰的同時,一處處建築,也在白小純的憤怒下,大都被摧毀,使得整個中峰都亂了起來,大量築基護法出現后,立刻就看到了兔子以及追擊而來的白小純,還有那一道道劍氣的轟鳴。

尤其還有一些築基修士,沒等反應過來,身邊兔子一閃時,劍氣落下,直接轟在身上,噴出鮮血后,發出怒吼。

「夜葬,你要幹什麼!」

「該死的,夜葬你找死!」

「幾個月前沒殺你,你如今居然還敢出現!」

在這些築基修士怒吼時,白小純一樣怒吼。

「都給我閉嘴!」白小純此刻眼睛紅了,下定決心,一定要滅了這兔子,雙手掐訣,一道道劍氣呼嘯而出。

兔子左跳一下,右竄一下,身邊劍氣轟轟落下,一時之間,雞飛狗跳,一片混亂,那些築基修士更是怒意瀰漫,一個個飛起,就要衝向白小純,神運算元也在人群內,此刻冷笑,目中更有譏諷,覺得這夜葬實在沒長腦子,居然被一個兔子弄到如此程度。

「這兔子不錯,有些意思,不知是哪個道友的寵獸。」神運算元暗道。

遠處的血瀑布下,此刻因中峰下指轟鳴不斷,在這瀑布內閉關的宋缺,睜開眼,皺起眉頭,可卻沒有理會,繼續閉關。

就在這時,那兔子飛身一躍,跳到了一座洞府上,扯著嗓子,發出了超越之前聲音的話語。

「我白小純……」這句話近乎是吼的,在傳出的瞬間,四周所有人,全部一愣,雙眼猛地收縮,白小純這個名字,在血溪宗名氣極大,幾乎所有人若有機會,都會立刻滅殺白小純,殺了這靈溪宗的天驕,唯一的天道築基,立下大功。

而眼下,白小純的名字,居然從這兔子口中說出,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凝聚過去,想要等這兔子繼續說下去。

可這兔子卻站在那裏發獃,沒有繼續。

「我夜葬與白小純不共戴天,敢在我面前提白小純,你說,白小純在哪!!」白小純心肝顫抖,右手抬起,猛的一道劍氣驟然而出,這劍氣更強,吸收四周血氣后,化作長虹,直接轟在了兔子那裏,兔子飛躍避開,可它身下的洞府,卻猛地震動,直接坍塌下來,而這洞府內,有一個血瓶,此刻晃動了幾下,引起了四周陣法的波動,砰的一聲,直接碎裂。

這洞府,正是血梅的洞府,之前就被眾人追殺白小純時出手轟過一次,尤其是血瓶也有崩潰的跡象,雖被血梅穩固了一下,可如今……還是崩潰了。

「我白小純……」兔子大喊,可卻只有這四個字……

「繼續說啊,到底後面是什麼!」白小純眨了眨眼,靈機一動,連忙擺出怒意,繼續追殺兔子時,劍氣又出,落在地面上,形成一個大坑,那兔子再次逃走,劍氣不斷落下,一座座洞府,都被轟擊。

「我白小純……」兔子似有些着急,大吼一聲,可說到這裏后,還是沒了……

「該死的,你到底說不說!」白小純放心了,此刻大吼,心底得意,覺得自己總算是坑了這兔子一把,無論怎麼問,這兔子都只能說這四個字。

「我白小純……」兔子眼睛都紅的透出光來了,依舊大吼。

「你快點告訴我,白小純是不是出現在了血溪宗範圍內,在隕劍世界時,我與他不共戴天,我要殺了白小純!」白小純再次怒道,內心更得意了,覺得自己太聰明了,劍氣一甩,巨響中,又一處洞府坍塌。

「說,你給我說,後面是什麼!」

一時之間,白小純在這追擊下,整個中峰越來越亂,許是被白小純逼急了,這兔子逃跑時,紅着眼,身子都哆嗦了幾下,口中的話突然改變。

「我白小純……血梅,我昨晚又夢到你了,早晚有一天,我神運算元要得到你!」

「我白小純……方長老,你不要這樣,會被人看到的……」

「我白小純……小姑,你是我宋缺的,血子也是我宋缺的,還有血梅,也是我宋缺的!」

這些話語一出,中峰徹底轟動,大量的築基護法與長老,紛紛神色大變,倒吸口氣,一個個面色古怪,四周更是瞬間一片寂靜……

只有那兔子的聲音,在不斷地回蕩。

白小純也都懵了一下,他覺得自己的確是把這兔子逼的太狠了,以至於對方居然把其他話都說出來了……

神運算元也在人群內,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背後升起,發出一聲嘶吼,氣急敗壞的衝出,就要去滅了那兔子。

「閉嘴!!一派胡言!!」。

「沒錯,這兔子一派胡言!」神運算元衝出時,白小純也在一旁古怪的看了神運算元一眼,覺得這神運算元口味很怪,那樣的面具女,居然也喜歡。

不但是神運算元出手,所有被這兔子提到的人,此刻都面色變化,一個個心神顫抖,全部飛出,要去滅了兔子。

甚至遠處血瀑布下,此刻宋缺的怒吼也回蕩八方,身影如一尊血神,帶着狂風血浪,轟然而來。

「閉嘴!!」宋缺整個人都要瘋了,兔子說的那句話,被中峰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心都在顫抖,此刻恨不能撕了兔子的嘴。

在這追殺中,-兔子趁亂,很快就沒影了,白小純找了半天也沒找到,此刻心底舒坦,可神色卻是陰沉無比。

「這兔子太可惡了,到了最後居然還不說!」白小純憤憤開口時,徹底放心,正要離去時,忽然覺得不對勁,在他的四周,那些方才追殺兔子的築基修士,此刻一個個都盯着自己。

宋缺眼中殺機四溢,他恨這來歷不明的兔子,可對於明顯是逼問之下,才讓這兔子話語大爆發的夜葬,他一樣恨。

神運算元也是如此,而四周其他人,他們或是洞府,或是自身,都在之前的暴亂下,被白小純的劍氣波及,他們對於夜葬的殺意,已經滔天。

「夜葬,毀了老夫洞府,此事我們要算一算了。」

「之前讓你跑了,這一次,你死定了!」

「夜葬!!」

新仇舊恨齊齊湧現,四周的築基修士,一個個修為散開,殺意爆發,立刻出手,要去滅了白小純。(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