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十八章 引領氣氛!

第十八章 引領氣氛!

作者:

?那是靈獸第四篇的石碑,如果去算,可以看成是第九石碑,此刻上面的第一位,赫然成為了一個寶瓶。

無數呼喚之聲,在剎那間回蕩四方。

「哈哈,周師姐成功了,我就說么,周師姐必定會開創一個前所未有的石碑第一!」

「不愧是有着草木靈脈資質的周心琪,她未來不可限量!」

「周師姐,我們等你下一次,開創先河,十碑第一,敲響靈溪大鐘,震撼全宗!」萬葯閣四周的所有外門弟子,歡呼之聲此起彼伏,雖然裏面也有一些面色難看,言辭尖銳之輩,可卻被這歡呼聲淹沒在內,以周心琪在弟子中的地位,已經是如日中天一樣,甚至被香雲山的所有人,都看成了是香雲山的門面。

周心琪微微一笑,她雖然平日冰冷,可眼看這麼多弟子歡呼,也不由得心中有些得意,如今這麼一笑,立刻讓無數弟子歡呼之聲更為熱烈。

白小純也在人群內,羨慕的看着周心琪,心底嘆了口氣,抬起頭看向草木第一篇的石碑,只看了一眼,他就雙眼猛地睜大,半晌后立刻拿出草木第一篇的玉簡,仔細一看,裏面除了第一篇的一萬草藥外,又多了一萬,他驚喜中挺胸抬頭,露出傲然之意。

他赫然是看到在那草木第一篇的石碑上,此刻一隻好看的烏龜,生生的壓在了寶瓶的上面,怎麼看都特別的舒服。

他原本是打算走的,此刻站在人群里,忍着興奮,準備聽四周人對自己的歡呼,可等了等,四周的眾人注意力都在周心琪那裏,沒有人留意草木石碑,甚至周心琪那裏也都轉身欲走。

白小純立刻急了,眨了眨眼后,他忽然詫異的大喊一聲。

「你們看草木第一篇的石碑上,第一名怎麼不是周師姐了,換了人啊,好奇怪,這如此好看的烏龜,是誰畫的啊!」

他聲音尖細,在這四周的歡呼聲里,也有着一定的穿透力,且話語所說的內容太過震撼,立刻他身邊的不少人紛紛下意識的看去,隨後全部神色大變,傳出陣陣驚呼。

如此一來,更多的人也聽到了驚呼,看去時,紛紛全身一震,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很快的,此地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草木第一篇的碑文。

「這……這……第一座石碑,居然有人超越了周師姐!」

「怎麼可能,天啊,竟真的有人超越周師姐,此人是誰,這烏龜畫的無比難看,這傢伙是誰!」

「居然還有人能在草木造詣上,將周師姐挑戰下去,出大事了!!周師姐這一次不是九碑第一,還是八碑第一!」

四周人頓時嘩然,掀起陣陣嗡鳴,議論聲之大,甚至超過了之前對周心琪的歡呼,畢竟這種事情,讓人沒有絲毫準備,意外到了極致。

白小純在人群內,心底得意的都快笑開了花,可卻擔心此刻承認有些不夠穩妥,於是生生忍着,但卻時而高呼,詫異的聲音在他四周的弟子裏,也很突出。

他也着實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能第一。

就在這時,原本要離去的周心琪,身影猛地一頓,她聽到了四周人的驚呼,轉身時鳳目看向草木第一篇的石碑,看到了排在那裏第一位的烏龜。

她先是眉頭微微一皺,很快就鬆開,心中不起絲毫波瀾,在她想來,這草木第一篇石碑的第一,本就是當年剛剛成為外門弟子時獲得,那個時候的她,也沒有用出全力,更不用說此刻的自己,與當年已是完全不同。

「不錯,宗門內應該是出了一個好苗子。」她淡淡開口,聲音輕微,身體一晃直奔草木第一篇的石碑而去。

她想的很簡單,被人超越了片刻而已,再拿回來就是。

她這一動,頓時讓四周的弟子一個個振奮,全部目不轉睛的看去,當看到周心琪走入草木第一篇石碑下的木屋時,立刻就心中充滿了期待。

「周師姐這是要拿回屬於她的第一啊,畫出這烏龜的師弟,也算是不錯了,可惜了,這個第一也就只能保留一炷香了。」

「也好了,此人也絕對是個草木上的天驕了,不過遇到了周師姐,只能算此人運氣不好。」

聽着四周的聲音,白小純緊張起來,他心裏沒底,一方面想着剩下那些殘片沒來得及組合完整,一方面周心琪名氣太大。

甚至他自己都認為,這一次應該就是第二了。

「沒事,第二就第二吧,好男不和女斗!」白小純安慰自己,有心離去,可卻不甘心,於是站在那裏,患得患失的等了起來。

很快的,一炷香過去,石碑的排名依舊沒有變化,白小純還是第一時,周心琪從木屋內走出,她神色淡然,心底有十足的把握,這一次她用了至少八成的造詣,將一萬株藥草,生生完整了四千株。

在她看來,超越那位有些天賦的未知弟子,已是絕對了。

但在她走出的瞬間,卻沒有聽到外面傳來任何聲音,甚至看去時,每個人的目光都變的古怪,甚至不少人都露出更強烈的不可思議。

周心琪一愣,猛地抬頭看向石碑,看到的依舊是代表自己的寶瓶,被騎在那越看越難看的烏龜下面。

四周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呆了,就連白小純自己也都愣了,隨後詫異的看着周心琪,覺得這女子除了長得好看,似乎……沒想像中那麼可怕。

周心琪雙眼微微一縮,很快恢復如常。

「的確有些草木資質,我對此人倒是有些好奇了。」她轉身一晃,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居然再次走入身後的木屋內。

這一次,白小純更不能走了,站在人群內翹首以待,而其他外門弟子,也都不再高聲議論,而是彼此低聲言論,此事在所有人看去,前所未有,覺得很是詭異。

甚至漸漸看向那隻烏龜時,覺得出現了一絲神秘感,這種神秘感,在一炷香后,當周心琪再次出來時,立刻無比的強烈起來。

烏龜……還在上面!

「天啊,此人是誰!!」白小純睜大眼睛,尖細的首先喊了出來,立刻帶動了其他弟子的氣氛。

「周師姐兩次居然都沒有將其超越,怎麼會這樣,此人到底完整了多少株藥草!」

「誰看到了,剛才是哪個師兄進去考核的?」

寂靜了許久的眾人,在這一刻壓抑不住的嘩然而起,周心琪站在石碑下,秀眉緊皺,她方才已用出了全部造詣,完成了近乎六千株,可卻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還是被壓在下面。

她雙眼眯起,冷哼一聲,轉身再次走入木屋,目中露出一股認真之意。

一炷香后,她再次出來時,神色極為凝重,再次轉身,又過去一炷香,她出來時面色已經蒼白,可神色內卻有一股堅韌不服之意,再次回去。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四周的所有修士,他們的呼吸也隨着周心琪的一次次嘗試,越發的爆了起來,可到了最後,卻不約而同的再次寂靜。

因為這一幕幕,代表的事情太可怕了,他們無法想像,那畫下烏龜的人,到底完整了多少株藥草,以至於讓周心琪這裏,竟始終無法超越。

那隻烏龜,在這一刻,給此地眾人的印象,強烈到了極致。

尤其是周心琪再一次出來后,她美麗的雙眸內,居然出現了血絲時,四周人都不由得倒吸口氣。

白小純在人群內,只能不斷地乾咳,偏偏這個時候不能說出自己就是第一的那個人,如同心裏有隻貓在撓痒痒,讓他只能暗自舒爽。

「不行,以後要找個機會,在一個萬眾矚目的地方,告訴所有人,草木石碑第一的,就是我白小純!」白小純眼看天色漸晚,打了個哈氣,擺出一副高手寂寞的樣子。

「我白小純彈指間,周心琪灰飛煙滅……」他小袖一甩,轉身傲然的走出人群,漸漸遠去。

隨着他的遠去,草木第一篇石碑下的周心琪,銀牙一咬,再次走入木屋內,她很執著……

直至明月高掛,周心琪一臉疲憊,死死的盯着那隻烏龜,她從來沒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情,沉默中遠去。

四周眾人這才散去,有關烏龜的傳聞,在這一夜傳遍整個香雲山。

本以為這件事情到此結束,可第二天天一亮,萬葯閣四周的弟子紛紛吃驚的看到周心琪居然又來了,直衝第一座石碑的木屋,失敗后再次進入。

一天,兩天,三天……整整三天的時間,周心琪的不甘心,使得香雲山內,關於神秘烏龜弟子的討論,已經到了一個難以形容的程度。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都傳入到了內門弟子的耳中。

直至七天後,周心琪默默的站在石碑下,望着烏龜,她的目中首次出現了黯淡,這七天,她連續不斷地嘗試,已用了全力,甚至超常發揮,最好的成績已經達到了七千株的樣子,可還是無法超越那神秘的弟子。

「你到底是誰!」周心琪喃喃低語,深吸口氣后,咬牙轉身,不再繼續挑戰,可那個烏龜,卻深深地烙印在了她的心底,無法揮散。

---------------

中午去機場時,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個9歲的小美女,撲到我的懷中,第二眼就看到一個大美女,撲到我的懷中……咳咳,我五天沒人洗的衣服,今天終於有人給洗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