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04章 逆血返祖!

第204章 逆血返祖!

作者:

?「血氣,來!」白小純仰天一吼,隨着他手指落下,讓這四周衝來的一道道長虹內的中峰築基修士駭然的一幕,出現了!

整個中峰下指區域,轟然一震,一絲絲血氣在這一刻,好似感受到了白小純的召喚,感受到了同脈的呼喚,如同具備了靈動,散發出一股歡快與喜悅,竟瞬間而起。

一縷縷血氣升空,直奔白小純而來,剎那鑽入他的體內,這血氣太多,從一處處草木上,從一處處洞府中,從血潭裏,從血瀑布中,從每一寸的地面上,從這中峰下指所有區域內,全部位置,爆發出來。

轟轟轟!

難以形容這一幕的驚天動地,無窮的血氣升空,直接染紅了這片蒼穹大地,那些血氣濃郁無比,彷彿遮天蓋月,此刻奔騰中成為了血霧,全部升空,全部融入白小純體內。

彷彿這一刻,白小純成為了它們的王者,他的一句話,他的一個召喚,讓這中峰下指區域的血氣,全部沸騰。

甚至不僅僅是下指區域,就連上指區域的血氣,也在這一瞬爆發出來,形成了一道驚天動地的血柱,衝天而去,要融入白小純體內。

整個中峰,在這一刻,都震動起來,驚天動地!

這種劇變,立刻讓四周那數十個築基修士,全部駭然,一個個顫抖,甚至他們驚恐的發現,自己體內的血氣,居然也都出現了要脫離出身體的徵兆,頓時全部倒吸口氣。

即便是那些築基中期,也都無法置信的看着這一幕,腦海掀起驚濤駭浪,甚至在靠近上指的區域,此刻也都有一道道長虹衝出,化作一個個身影,那些人是築基後期,全部都匪夷所思的望着白小純。

「他是什麼怪物!!」

「這血氣,竟聽他的號令!!」

「該死的,這夜葬既然這麼厲害,為什麼他不是地脈築基!」

少澤峰,無名峰,還有屍峰,這三峰的修士都目瞪口呆,這三座山峰的大長老,更是早已飛出,不可思議的望着中峰。

「這是……」

「這種氣勢……」

更是在這一瞬,三座山峰的血子殿內,三大血子同時出現,這三大血子都是青年,任何一個都給人深不可測之感,此刻神色凝重,遙望中峰時,他們的內心,思緒也排山倒海。

而此刻,在中峰上指區域,大長老宋君婉與中峰的九位血色長老,正在商議要事,他們之前也察覺到了下指區域的殺亂,可卻沒有去關注太多,但在這一瞬,在血氣滔天而起的剎那,他們全部心神一震。

尤其是這上指區域的血氣,都升空而去時,宋君婉神色露出無法理解,立刻結束了商議,急速飛出,身後那九個血色長老,也都一個個難以想像,齊齊跟隨。

十人很快飛出,一眼就看到了整個中峰的血氣,前所未有的爆發,直奔天空中……站在那裏,仿如血魔,頭髮無風自動,目中露出冷酷之芒,全身上下透著無盡肅殺,如日中天的白小純!

「這……」

「天啊……整個山峰的血氣,都向他凝聚!!」那些血色長老,全部心神轟鳴時,宋君婉呼吸略有急促,無比動容。

甚至祖峰在這一瞬,大量的太上長老的神識,轟然降臨在了中峰,齊齊感受這一幕的劇變,他們的心神,一樣不平靜。

「逆血返祖……這怎麼可能!!」

「夜葬這小子,居然有如此機緣,能逆血返祖!!」

「該死的,之前是誰測試這苗子的資質,如果早一點知道他可以在修行這血劍時,能逆血返祖,我血溪宗說什麼也要讓他地脈築基啊!」

就在這些太上長老的神識波動時,一個更為強悍的神識,超出了太上老者的境界,壓制所有人,驀然降臨,似乎影響了蒼穹,使得整個天地都扭曲了一下。

「逆血返祖,可遇不可求,修行血溪功法十萬人里,能有一人因血脈契合,厚積薄發,從而與眾不同返祖,這是機緣……曾經出現過兩次,在沒有顯露前,很難被人察覺。」滄桑的聲音,在這所有太上長老心神內回蕩。

與此同時,在這磅礴的血氣的融入下,在這眾人都駭然的瞬間,白小純發出一聲長嘯,他的身體顫抖,瘋狂的吸收血氣。

這裏的血氣太多太多,他的身體如同一個黑洞,無窮的吸收之下,他的全身不死皮,逐漸的散發出刺目的光芒,這光芒不再是金色,而是徹徹底底的血色!

這血色,就是標誌,這血色,就是讓所有人立刻認出的……血溪宗的烙印,再沒有什麼光芒,再沒有什麼證據,可以如此證明……白小純此刻所施展的,就是血溪宗的功法!

這血光擴散八方的同時,白小純仰天一聲低吼,立刻他的身後,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影,這虛影龐大無比,青色的皮膚,猙獰的面孔,牙齒外伸,氣焰滔天!

鋒利的指甲似可以劃破一切壁障,更有一根獨角似要刺破蒼穹,甚至還有一條長滿了鱗片的尾巴,橫掃虛無,發出破空之聲。

這虛影……正是神話傳說中的……蠻鬼!!

這一刻,隨着蠻鬼虛影的出現,代表了白小純的不死金剛卷,第一層……徹底凝固!

在這蠻鬼之影出現的瞬間,少澤峰的大長老睜大了眼,發出一聲嘶吼,少澤峰的血子,一樣全身轟然震動,目中露出奇芒。

「這夜葬,我們少澤峰要了!!」

少澤峰大長老一樣如此,他無法不激動,這蠻鬼之影,在少澤峰上有圖騰刻畫,那是他們少澤峰一代代人,研究這血祖大手后,明悟出的秘法!

可眼下,白小純這裏,居然在返祖之下,自行凝聚出來,這就讓少澤峰徹底瘋狂。

與此同時,白小純在半空中大吼一聲,吸來的血氣,在體內遊走的同時,向外全部擴散開來,在他的身後,一把巨大的血劍,從劍尖開始飛速的形成。

隨着形成,更多的血氣被白小純吸收,在體內遊走後又釋放出來,到了最後,那身後的大劍,在轟鳴中,出現了劍身,出現了劍肩,出現了劍柄!

這一切說來話長,但不過幾息的功夫,一把完整的血色大劍,終於……出現!

在這眾人吸氣時,白小純雙手抬起,一把握住這磅礴的大劍,發出了一聲低吼,將此劍掄起,向著下方那數十個築基修士,劃出了一道血弧,驀然……一斬!

「這,才是血殺界!你們要殺我,我先殺了你們!」

白小純聲音回蕩,一劍裂天,在這一劍落下的剎那,四周的血氣直奔血劍而來,不斷的融入下,這血劍越來越龐大,眨眼間,就足有數十丈大小,斬下的同時,一股毀滅的氣息,轟轟爆發。

那數十個築基修士,此刻面色慘白,發出凄厲的嘶吼,只能全部聯手,在那大劍來臨的瞬間,所有人都爆發出了全部力量,施展了各自的殺手鐧,全部阻擋!

轟轟轟!!

聲響撼動天地,這一劍落下,最前方的幾個築基修士,發出尖叫,身體轟然崩潰,這崩潰如同開啟了連鎖反應,他們後方的眾人,也全部顫抖,一個又一個在這血劍的衝擊下,似乎也要崩潰時,宋缺也在人群內,目中第二次……露出了猙獰與拚死!

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驀然回蕩。

「夠了!血氣,散!」

在這聲音傳出的瞬間,如同天雷滾滾,更是在這一刻,白小純手中的血劍,猛的顫抖,竟肉眼可見的急速消散,重新化作血氣,擴散開來。

整個中峰驀然一震,似有一股大力降臨,撼動了整個中峰,甚至在這一瞬,中峰的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陣法的符文,似存在了很久,被烙印在這手指上,成為了操控的外力之法!

白小純雙眼一縮,他明顯感受到,隨着那聲音的出現,這裏的血氣,竟不再完全受自己操控,彷彿那聲音的主人,比他這裏,在操控血氣上,還要高深。

可同時,白小純也能感受的到,對方操控血氣的方法,看似比自己高深,可實際上只是外力而已,不像自己,是從根源上,與這些血氣同脈!

「不夠!」此刻聽到對方的話語,不管此人是誰,白小純心中有怒,這一口氣,他壓不下!

「他們來殺我時,為何不說夠了,我如今反擊要殺他們,你卻來說夠了?我不服!」

來到這血溪宗后,他覺得自己始終夾着尾巴做人,此刻爆發之下,心裏委屈,對於那些逼得自己如此拚命的築基護法們,殺機再起。

「都怪你們!」白小純目中赤紅,做出了一旦不好,索性全力召喚這巨手,要讓血溪宗大亂一場,趁機逃走的準備,在血劍之氣散開,四周威壓瀰漫,那數十個築基修士鬆了口氣的剎那,白小純身體一瞬衝出,直接就出現在了一個築基護法身前,右手抬起,一拳落下。

轟的一聲,這築基修士剛剛鬆了口氣,反應慢了一些,身體在白小純一拳之下,直接噴出鮮血,心脈寸斷。

「你……」他睜大了眼,氣絕身亡。

其他眾人立刻大亂,正要散開時,白小純已豁出去了,越想越委屈,神色陰冷,目中蘊含殺機,再次衝出。(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