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06章 凶名赫赫

第206章 凶名赫赫

作者:

?此刻已過黃昏,明月高掛,只是此月在血溪宗外看去,是白色,可在血溪宗內抬頭所望,卻是赤月。

月光灑落,也是血色,籠罩血溪宗,使得整個血溪宗看起來,充滿了森然。

若是換了其他宗門的弟子到來,必定會心神震動,可如今白小純在血溪宗也有一段時間,早就習慣了。

趁著月色,白小純走在中峰的山路上,四周一片荒廢,不少地面,樹木,洞府,都坍塌了,四下更是安靜,白天的一戰,已經讓白小純在這中峰,名氣爆發,撼動所有人。

對於血溪宗來說,因弱肉強食,所以對於強者,必須要尊敬。

而白小純,通過白天那一戰,他露出的殘暴,瘋狂,嗜血,這一切……讓人記憶太深刻了,一個人,戰數十個築基,還被他殺了七八個,此事在靈溪宗都罕見,使得白小純這裡,已成功的成為了……很多人的噩夢。

沒有人去懷疑他不是血溪宗的弟子,如果這樣的人還不是,那麼其他人會覺得匪夷所思……

「我真的不喜歡打打殺殺……」白小純感慨時,來到自己的洞府前,看了看被人毀去,坍塌的廢墟,白小純嘆了口氣,坐在一旁,琢磨著白天再去選擇一個洞府好了。

一夜無話……

這一夜,很多中峰修士,都心神惶恐,白天時的一幕幕,的確成為了他們的噩夢,他們害怕白小純報復,在各自的洞府內,開啟了所有的陣法,可依舊不安,還有一些,更是逃出了中峰躲避風頭。

而有關這一天中峰的瘋狂以及白小純的爆發,也在這一夜的時間,傳遍整個血溪宗,少澤峰,屍峰,無名峰,這三座山峰的築基修士,有的親眼看到,有的事後聽說,紛紛心神震撼。

「一個人,對抗數十個築基?」

「居然抗命老祖?」

「在眾目睽睽之下,竟擊殺了七八人!!逼得其他人不得不聯手布陣自保!」

種種傳言,瘋狂的在這夜裡,擴散血溪宗四大山峰。

甚至手背區域的內門弟子,也都很快聽說了白小純,一個個紛紛駭然,尤其是在這傳聞中,白小純已然被刻畫成為了一個嗜血的瘋魔,使得絕大多數內門弟子,腦海里想象出了無數的兇殘畫面。

「這夜葬太厲害了,他生撕活人,一邊喝著鮮血,一邊殺戮!!」

「我聽說他實際上不是修士,而是一個鬼怪變化,那是一個青皮厲鬼!」

「此人力大無窮,一撞之力,可以撼動山峰!」

這傳言越來越多,哪怕是夜間,也依舊擴散,使得無數人知道了從此……在這血溪宗內,又多了一號不能去招惹的人物,此人叫做夜葬!

當天亮后,白小純睜開雙眼,走在這中峰時,有關他的傳聞傳開的更廣,整個血溪宗,就連外門弟子也都聽說了此事,甚至通過種種方式,關於夜葬的崛起之事,也正在傳向血溪宗外的修真家族。

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夜葬之名,會被其他宗門知曉……

不得不說,在消息的傳播上,血溪宗比靈溪宗,更要熱衷,或許這也是血溪宗弟子的神經始終綳著,很難有什麼樂趣,再加上對於強者的狂熱,所以對於新崛起的天驕,格外留意。

這一點,白小純走在中峰小路上時,立刻體會到了,這一路上他看到的所有築基修士,全部在察覺白小純到來時,神色變化,有不少沒有參與昨天戰事的,立刻露出善意的笑容,向著白小純抱拳。

白小純又感動了,他覺得自己終於證明了價值,找到了在靈溪宗的感覺,於是露出笑容,微微點頭。

可他笑容剛出,那些向他露出善意的築基修士,卻是睜大了眼,似乎不可思議,更有一些居然下意識的退後幾步,露出驚疑。

白小純一愣,趕緊擺出冷酷的模樣,冷冷的看了對方一眼,他這麼一副樣子,才讓那些築基修士鬆了口氣,似乎覺得,這才符合夜葬給他們的感覺。

「我是一個好人……」白小純心底悲嘆,可卻沒辦法,於是板著臉,保持冷酷,走到哪裡,就瞪一眼過去,立刻換來無數的尊敬。

這一路走去,白小純眼睛都瞪累了,直至到了選擇洞府的閣樓處,還沒等他靠近,立刻裡面曾經對他愛搭不理的老者,很是熱情的上前拜見。

知道了白小純是來選擇新的洞府後,這老者先是一愣,而後態度與曾經完全不一樣,極為熱心的取出捲軸,親自為白小純打開。

「白師弟你看這裡如何,此洞府環境優雅,血氣不俗!」

「還有這個,這裡曾經出過一個太上長老啊,平日里我都不拿出給人看的……」

「此地如何?這裡我記得還留有幾個傀儡。」這老者熱心的介紹后,白小純內心感慨,可神色依舊冷酷,仔細的一一看去,慢慢眉頭皺起,這些洞府雖比他坍塌的那座好了不少,可依舊比他曾經看到過的那些血氣濃郁之地,差了一些。

眼看白小純皺眉,老者欲言又止,沉吟片刻后他看了看白小純,想起對方昨日的戰績,於是一咬牙,低聲開口。

「白師弟,其實……你沒必要來選洞府的。」

「啊?」白小純眨了眨眼,若有所思時,老者索性將話挑明,再次壓聲開口。

「我血溪宗強者為尊,很多洞府……不是選的,是搶的,你看好誰的,只要能搶來,就是你的。」

白小純眼睛一亮,知道自己在靈溪宗時間太長了,骨子裡並非血溪宗人,所以在思維上,難免有些出入,否則的話,此事他早就應該想到才對。

白小純乾咳一聲,繼續擺出冷酷,向著老者淡淡的點了點頭,袖子一甩,轉身離去,心中有些興奮,那種感覺,好像是打破禁忌般的期待。

老者看著白小純的背影,很是感慨,覺得這夜葬若非是凡道築基,那麼其未來,必定非凡,可就算是凡道築基,這種凶焰,他也不願招惹。

走在山路上,白小純心中的興奮越來越強烈,他目光四下掃過,心臟砰砰跳動。

「這種感覺,是……只要我看到的,就可以搶?無論是什麼,只要我實力強大,就可以任意去搶過來……」白小純舔了舔嘴唇,這種事情,他在靈溪宗從未有過,此刻彷彿吃了禁果一樣,在這中峰下指區域找了半天,終於在晌午時,他看好了一處洞府,這洞府佔據不小的區域,四周還有一顆顆血樹,圍繞成一片單獨的世界。

那些血樹上有五官面孔,雖都閉著眼,可給人的感覺卻充滿了陰森與詭異,讓人還沒等靠近,就會心悸。

甚至都沒有出入的大門,唯獨一條小路,也被那些血樹阻擋,遠遠一看,此地血絲成霧,正慢慢升空四散。

只能依稀看到,這片血樹內的中心區域,存在了一處血潭,血氣濃郁,四周青石鋪路,還有一些買來的煉屍,穿著鎧甲,正警惕的守護四周。

靠著水潭,有一座洞府,大門白色,很是顯眼,上面刻著陣法的圖案,如今正全面開啟,不斷地閃耀時,牽動了這四周區域的一切,使得這片獨立的世界,渾然一體,氣勢不俗。

白小純看著這片洞府之界,舔了舔嘴唇,雙眼冒光。

「好地方啊……」

這裡他之前偷偷吸血氣時,也曾路過,隱約記得似乎是那神運算元的洞府,也問過假夜葬,知道神運算元修為雖是築基初期,可因其重點所修補天訣,故而在推衍上很是驚人,就算是宗門對他也都極為重視。

且此人在一幽秘境內,也完成了地脈築基,雖然潮汐不多,可也足夠讓他在血溪宗的名氣,更增一步。

這種人物,能長期擁有這樣的洞府,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白小純雙眼冒光,身體一晃,剎那靠近,就在他臨近這片洞府界的剎那,猛然間,這四周的所有血樹上的面孔,齊齊睜開雙眼,幽幽的目光帶著殺意,瞬間就落在白小純身上。

可只是看了一眼,這些血樹面具就立刻露出駭然,口中發出了凄厲的尖叫。

「夜魔來了!!」

「是夜魔!!」

「天啊,夜魔來報復了,主人救命!!」

洞府內,神運算元正咬牙切齒,對白小純又恨又怕,滿腦子都是對方昨天的兇殘,擔心對方來報復,此刻猛然間聽到外面的聲音,他內心咯噔一聲,面色大變。

「他果然來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