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一十六章 無所不知!

第二百一十六章 無所不知!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白小純身邊,負責監視他的北寒烈與呂天磊,此刻也是雙目收縮,對於眼前這夜葬的推衍之力,心驚不已。

四周瞬間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剎那凝聚在白小純身上,白小純得意的抬起下巴,很享受這四周眾人目中的吃驚。

尤其是神運算元失魂落魄,整個人此刻都要崩潰,那無法置信的神情,讓白小純心裏舒服的不得了。

「小小哼哼子,也敢和我斗,哼,若是別的宗門也就罷了,靈溪宗可是我家,難道我還要去算嗎?閉着眼睛走都不會丟的!」白小純心裏美滋滋的,覺得自己被萬眾矚目的夢想,此刻已經快要成功了。

正要功成身退時,神運算元那裏神色猙獰,猛的大吼一聲。

「不對,夜葬,你方才是瞎蒙的,此地洞府一眼看去就能看出紫氣東升,絕非尋常,我不信你是算出來的!」神運算元聲音尖銳,傳出時,宋君婉秀眉皺起,靈溪宗眾人也都遲疑了一下,他們也不相信真的有人能算的如此準確。

白小純立刻不幹了,眼睛一瞪。

「你不服氣是吧?行,我讓你服氣!」白小純冷哼,雙目閉合,這一次用的時間略長了一些,就在四周眾人漸漸驚疑時,白小純雙眼驀然睜開。

他的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彷彿有流光溢彩,使得他的神色也都在這一刻肅然起來,整個人身上,更是散出陣陣肅殺的氣息。

目光落在了不遠處的又一個洞府上,乾咳中右手抬起一指。

「這一處洞府,曾經被雷霆霹過!」他話語一出,周心琪眼睛猛地收縮,這洞府正是周心琪內門弟子時的洞府,當年的確被白小純煉丹時的天雷霹過。

不僅她知道這一點,四周的香雲山修士,也都知曉,此刻紛紛神色變化,血溪宗眾人一愣,他們看不出這裏有被雷霆霹過的痕迹,可眼看靈溪宗沒有說話,於是紛紛心神一震,知道極有可能,又被白小算出真相。

神運算元咬牙正要開口反駁。

可白小純的推衍,沒有結束,他目中奇異之芒閃耀,仔細的看了看那洞府後,靠近時聞了一下。

「這裏有胭脂氣息,如果我夜葬沒有算出,那麼這裏不但被雷霹過,而且還是一個女弟子的洞府!」

「我再算算……恩,而且這個女弟子,還是一個美女,我來算算此女叫什麼名字!」白小純袖子一甩,傲然開口后,眼看四周眾人紛紛傻眼,他內心得意,右手抬起開始掐訣,幾個呼吸后,再次開口。

「這女子……姓周!」白小純驀然轉身,看向此刻已目瞪口呆的周心琪,仔細的打量了幾下后,一指周心琪。

「這裏,曾經是你的洞府!」

四周靈溪宗弟子,頓時嘩然,看向白小純時,露出無法置信,北寒烈與呂天磊倒吸口氣,一旁的張大胖,更是渾身一抖。

許媚香目中有寒芒一閃,對於這樣的血溪宗修士,不管是對方真的算出,又或者是提前有資料,無論是哪一點,都讓她心驚,對於夜葬這裏,也起了殺意。

周心琪沉默片刻,冷冷的看着白小純,點了點頭。

她這一點頭,血溪宗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神運算元腦海如天雷滾滾,徹底的懵了。

「這怎麼可能……」他身體一顫,此刻腦袋嗡嗡的,哪怕到了這一刻,他依舊無法去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他分明沒有感受白小純那裏的推衍氣息,可偏偏……對方竟把一切都算出。

宋君婉目光神采更多,她之前調查過夜葬,知道夜葬還是內門弟子時,

就會推衍補天之法,可卻沒想到,竟比神運算元還要強悍。

眼看眾人如此,白小純更得意了,精神抖擻,快走幾步,竟反客為主,帶着眾人,開始介紹香雲山,這原本應該是許媚香與周心琪等人的事情,可現在,白小純每走幾步,就閉眼片刻,睜開雙眼時,往往說出的話語,讓靈溪宗眾人神色不斷變化,不過白小純也有分寸,該說的說,不該說的,一律不說。

「這裏……咦,這些石頭縫隙不對勁啊,我算一算啊……恩,這裏曾經出現過蛇,很多蛇,非常非常的多的蛇!」白小純在一處石頭縫旁,腳步一頓,神色凝重,仔細的計算后,斬釘截鐵的開口。

「這裏竟然也被雷劈過,天啊,香雲山一共有多少個地方,被天雷劈過啊。」白小純帶着眾人走走停停,時而傳出驚呼,指著一處處區域。

「這裏有強者的氣息,我依稀在這裏感受到了曾經有一個絕世強者,曾站在這裏睥睨天下,此人應該是草木第一!」白小純帶人來到草木閣外,閉目后,背對着草木閣,出讚歎,似對這個絕世強者極為佩服。

「這裏是任務閣吧,我感受到了曾經有一個人,非常霸氣的橫掃所有任務!」很快的,又來到了任務處,剛一到來,白小純就驚呼失聲。

「咦,我在這裏,感受到了鳥的氣息,曾經這裏有一隻大鳥!」

「還有這裏……不對勁,我算算……這裏丟過雞!!」

隨着他不斷地帶着眾人在這香雲山行走,他說出的話語,漸漸讓靈溪宗眾人紛紛傻眼,竟全部正確,沒有一個錯誤,彷彿這夜葬曾來過靈溪宗,且在這裏居住了很久的樣子。

周心琪呼吸急促,呂天磊與北寒烈,也都在看到周心琪的表情后,內心吃驚更多,許媚香的目中寒芒更濃。

鳶尾峰的老嫗,也是心神微震,不過好在,他們聽眼前這個夜葬所說的內容,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可就算是這樣,也依舊讓他們心驚不已,起了無數的猜測,甚至有人猜測,這夜葬極有可能,暗中潛入過靈溪宗!

相比於靈溪宗的各種猜疑,血溪宗的眾人,他們知道夜葬沒有來過靈溪宗,此刻全部心神狂震,尤其是神運算元,更是五雷轟頂,徹底懵了,他現這裏的大陣,無所不在,自己不敢碰一下,甚至稍微散開推衍之法,都會有種窒息的感覺,可白小純居然如此強悍,走一路,算一路,用的還是他神運算元看不出端倪的推衍之法,一路談笑風聲,引來無數震撼。

甚至神運算元自己都懷疑自己的能力了,這一切的一切,在血溪宗看去,只有一個解釋,這夜葬……在推衍補天之法上的造詣,驚天動地。

眼看香雲山都走完了,這一路白小純的得意不斷,可四周眾人,都神色有些恍惚,心神不穩,就在這時,張大胖呼吸急促,看了眼身邊的許媚香后,猛的跳出,指著白小純,低吼一聲。

「夜葬前輩,你既然那麼能算,你來算算我!」

他話語一出,四周立刻安靜,血溪宗眾人看向白小純,神運算元更是精神一振。

「算物之法容易,可算人之法則艱難,我就不信這夜葬,在算人的命格上,也能那麼誇張!」

白小純神色古怪,看了張大胖一聲,琢磨著不能說實話,此刻想了想,神色肅然的閉上雙眼。

張大胖心裏也緊張,他也不想出來,可許媚香讓他去試探,他又不敢不執行,此刻心臟砰砰跳動,一看到眼前的夜葬閉上眼,他就更緊張了。

十多個呼吸后,白小純雙眼驀然睜開,望着張大胖,淡淡開口。

「小兄弟命不錯,一生富貴,未來必定有極大的造化。」

張大胖有些呆,對方的這些話語,他覺得說的太多了,無法去反駁,此刻眼巴巴的看向許媚香。

許媚香看似在笑,可實際上心中對夜葬這裏,更為留意,至於其他靈溪宗的眾人,神色有些古怪,夜葬說的這些話,都是好話,總不能反駁說其算的不準吧。

「你算的……」張大胖一咬牙,正要開口。

「你以前是個胖子,非常胖,出身火灶,而後有機緣,成為外門弟子……我來算算,恩,你成為外門弟子的過程,幾多波折,與利有關!」白小純趕緊目中再次露出奇異之芒,一指張大胖,嚴肅開口。

他話語一出,張大胖倒吸口氣,覺得眼前這個夜葬的目光看的人毛,似乎所有的秘密,在對方一眼下,都可以被看穿。

四周靈溪宗眾人,也都寂靜,一個個心驚不已。

眼看夜葬一個人,就讓這靈溪宗此地的修士驚動,宋君婉掩口一笑,笑聲如鈴鐺,回蕩四方。

「都說靈溪宗的白小純,天道築基,驚艷絕倫,不過在我看來,我血溪宗的夜葬,雖只是凡道築基,可無論資質,悟性,修為,無一不是絕佳,足以與那白小純媲美,可惜白小純閉關,否則的話,他們之間若能切磋,必定精彩。」

白小純一聽這句話,心臟%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