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13章 小小哼哼子!

第213章 小小哼哼子!

作者:

?三天後,清晨。

白小純心情不愉快,總想著兩宗要開戰的事情,同時心底也鬱悶,琢磨著或許是自己三天前的表現太優秀的,導致大長老要帶著自己外出。

否則的話,等大長老走了,自己豈不是會有一些機會去其洞府尋找永恆不滅之物,只是一想到大長老的洞府,必定是森嚴,白小純就搖了搖頭,此刻面具下愁眉苦臉,可在其他人的眼中,這一刻的白小純,面部陰森冷酷。

他走出洞府,很快就到了中峰山腳下,到了此地時,已有一些修士提前到來,約莫十多人的樣子,這些人在看到白小純后,不少人神色變化,可還有一些,則是表情如常。

神運算元……也在人群內。

他看到白小純的瞬間,面色微變,可似乎想起了什麼,神色立刻冷了下來,不屑的哼了一聲,以前他忌憚白小純,可如今他已經向血梅少主發下道誓,願成其麾下,對於白小純這裡,他雖還有忌憚,可卻少了很多。

「大家背後都有大人物在,你能奈我何!」神運算元冷笑。

白小純沒在意這些人的目光,到來后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他四周原本還有三兩人,此刻都恭敬的趕緊避開一段距離,夜葬的威名,這段日子已傳遍四方。

時間不長,一道道身影陸續來臨,這裡面築基初期,中期乃至後期都有,直至半柱香后,當大長老宋君婉帶著兩個血色長老臨近時,所有人都起身拜見,也紛紛驚疑的發現,他們記憶里一向火辣大膽的大長老,居然改變了裝束。

不再是那麼的熱辣,而是略有保守,可偏偏如今的這個樣子,配合那絕美的容顏,使得宋君婉不但魅力沒有減少,反而更多。

引來此地修士陣陣心驚的同時,有不少人眼睛都直了。

宋君婉微微一笑,雙眸流盼,這笑容一起,眾人不少都有些恍惚,白小純更是心臟怦怦跳動。

當宋君婉掃過眾人時,在白小純那裡停頓了一下,不知怎麼的了,居然狠狠的瞪了白小純一眼。

「又出招了!」白小純緊張,警惕更多,覺得這宋君婉不可琢磨,三天前看到自己時笑容盛開,如今卻瞪自己,就在白小純這裡詫異試圖分析時,宋君婉的聲音,回蕩四方。

「你等就是這一次,陪同老祖出使靈溪宗的人選,這一次出使,諸位要打起精神,莫要給我血溪宗丟人!」宋君婉收起笑容,肅然開口,四周眾人紛紛也凝重的點頭。

就在這時,突然的,遠處祖峰上,有一片血雲轟然擴散,如同雷鼓傳遍四方,那血雲滔天,翻滾擴散,直至散開數百丈后,向前緩緩飄行,隱隱能看到,在這雲層上,有一個老者,這老者穿著一身紫色的長袍,帶著高冠,雖然蒼老,可腰桿卻筆直,不怒自威,身上有一股驚人的氣息蘊含,這氣息,讓眾人稍微感應一下,就立刻心神狂震,彷彿被撼動心神。

「宋家老祖!」白小純內心一震,呼吸急促,趕緊低頭收回目光,那老者給他的感覺,深不可測,彷彿一道神念,就可以讓自己萬劫不復。

不但是他這裡如此,四周其他修士,也都紛紛心驚,神色恭敬,齊齊拜見。

「拜見老祖!」

「都上來吧,老夫帶你們去靈溪宗!」蒼老的聲音,從雲霧間回蕩時,那宋家老祖似低頭看了眾人一眼,僅僅是一道目光,在眾人感受里,如同置身隆冬,從心底深處升起無盡寒意。

白小純有些心顫,靈溪宗的老祖,算上眼前這位,他已見過兩個,第一個是之前的那位無極子,如今兩個去對比,白小純心驚的發現,那無極子給他的心驚肉跳,竟不如眼前這宋家老祖。

「是了,無極子是新晉陞的老祖,潛力巨大,可畢竟年輕……而這位宋家老祖,顯然是老資格了,修為深厚到了恐怖的程度,更是不知存活了多少歲月。」白小純倒吸口氣,低頭時,卻發現身體不受控制,與四周其他人一起,剎那被某種奇異的力量籠罩,竟直接飛出,直奔半空,眨眼間,就出現在了這片血雲之上。

白小純面色變化,踏在血雲上,雖四周軟綿綿,可卻很有韌性,低頭時看向下方的血溪宗山門后,這片血霧突然翻滾,驟然前行,瞬間遠去。

大地在下方不斷縮小,飛速的從眼前流逝,白小純判斷了一下這速度的快慢后,更為心驚,這種速度,就算是他拼了全力,也都無法達到哪怕三成。

「這就是老祖么……」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轉頭看向周圍的其他人,這些中峰修士,包括神運算元在內,一個個都不比白小純好到那裡去,都面色蒼白,各自心驚。

唯獨宋君婉與她身後的兩個血色長老,盤膝坐在前方,神色平靜,三人身前,則是那位……僅僅是背影,就彷彿化作了一個漩渦,能將人心神都深陷進去的宋家老祖。

近距離去看,可以看到他的蒼髮飄搖,臉上皺紋很多,更有一些褐色的斑點,此刻正閉目盤膝。

一炷香后,白小純總算適應了這種速度,在這雲霧上,四周有一層防護陣法,使得風也都小了很多,吹在身上,雖會掀起髮絲,可卻無礙。

想著很快就要以夜葬這個身份回靈溪宗,白小純不知怎麼的,有種莫名的興奮,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個個身影。

「不知道這一次回去,看到張大胖時,張大胖能不能認出,嘿嘿……還有侯小妹,我如果以夜葬這個身份,去喊一聲小妹……還有周心琪,許寶財,鬼牙……」白小純一想起這些人,就笑了起來。

白小純這裡正興奮時,身邊傳來一聲冷哼,白小純側頭一看,立刻就看到了神運算元在自己不遠的地方,此刻目中帶著不屑,更藏著冰寒,正看著自己。

「哼哈子,你看我幹什麼!」白小純冷聲開口。

他話語一出,四周眾人立刻都打起精神,這一路因老祖與大長老在,他們覺得很壓抑,不敢出聲,都在各自打坐,略有枯燥,此刻一看白小純與神運算元似要有些事情發生,頓時都精神起來。

尤其是白小純一開口就是嘲諷,那哼哈子三字一出,不少人先是一愣,隨後才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神運算元內心火大,怒視白小純。

「你不喜歡這個名字?不對啊,你不是喜歡哼么,這一路從見面到現在,你都對我哼了好幾次了,再哼,我就叫你哼哼子了。」白小純淡淡開口,神色冷漠,可話語卻刁鑽,讓神運算元咬牙切齒的同時,四周眾人有不少,都笑了起來。

「你……哼,只不過會練點劍氣而已,平日里不斷賣弄,讓其他人都無法修行,你這種廢物,早晚被血梅少主滅了!」神運算元冷笑反擊。

「你不就是個算命的神棍么,坑蒙拐騙,算什麼本事,告訴你,我夜葬上知星空,下知黃泉,目光一掃,方圓萬里無所不明,甩袖間,就可讓你哼哼子灰飛煙滅!」白小純抬起下巴,傲然開口,在這雲層上,有老祖在,沒人敢動手,這種無法動手,只是動口的事情,白小純最喜歡了,從沒怕過任何人。

他話語一出,尤其是這麼連貫的一番話,讓四周不少人都睜大了眼,對白小純這裡嘴皮子的功夫有了深刻的了解,只有白小純的吹噓,他們心中鄙視,再看向神運算元時,神運算元竟被白小純的這番話,氣的殺氣騰騰,他發現自己說不過白小純。

「厚顏無恥,哼!」神運算元咬牙冷哼,話語還沒等說完,就被白小純打斷。

「你看你又哼了,哼哼子?商量一下,別哼哼了行么,這要是到了靈溪宗,你總是這麼哼哼,萬一被誤認為你是豬精變的,那就太丟人了啊。」白小純嘆了口氣。

「你!!」神運算元也不知道怎麼的,每次看到白小純,就會火冒三丈,此刻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又說不過對方,他怒極,猛的站起。

白小純目中閃過一絲寒芒,此刻右手食指上,已有血氣凝聚。

神運算元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心驚,他只是站起,沒想過要出手。

「夠了,神運算元你坐下!夜葬,你過來坐我身邊!」就在這時,大長老宋君婉回頭冷冷看了二人一眼,聲音平靜,可卻讓神運算元借這個機會,立刻坐下,正要冷哼一聲,想起白小純方才的話語,他生生忍住,心底對白小純,更恨了。

四周眾人正襟危坐,心底卻在羨慕白小純這裡,居然能做去坐在大長老身邊,老祖也在那裡,這要是被老祖多看了幾眼,有些印象,那麼日後在宗門必定機會多多。

「大長老,那個……我在這裡挺好的,要不……」白小純一縮頭,剛說到這裡,宋君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過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