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十九章 白鼠狼的傳說

第十九章 白鼠狼的傳說

作者:

?在香雲山的日子,作為外門弟子的白小純,過的非常滋潤,除了在山上總是想念火灶房的美食外,其他的他都非常滿意。

無論是修行的速度,還是對於草木的研究,都讓他覺得人生很充實,只是偶爾會覺得無聊,他所在的院子有些偏僻,四周沒有認識的人,很多時候連個說話的沒有。

「莫非修士都是這麼孤獨?」白小純感慨的抬起頭,站在院子裏,望着天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

如今秋風已走,風雪飄落,隨着溫度的驟降,天地間偶爾能看到一些雪花落下,院子裏的靈冬竹,也在這寒冬的降臨時,越發的茁壯起來,如今的高度已經超越了白小純的身高,翠綠一片,成為這寒冬里的一抹春意之景。

此刻距離他成為草木石碑第一,已有一個多月了,只是草木第二篇的難度,超出了他的預料,研究的速度慢了一些,最重要的是雖然周心琪始終沒有拿回第一碑的第一,可白小純這裏一想到試煉結束時剩下的那些沒有完整的草木殘片,就會升起壓力。

「我的赫赫聲名,不能讓周心琪那個小娘子給超越。」白小純暗自下了決心,他還沒有完成內心深處那種要在萬眾矚目時,傲然的說出自己就是烏龜藥師的理想,於是越發覺得自己要更努力才好。

雖然草木第二篇進展慢了,可他修行不死長生功,已經快要達到一個小周天。

每次修行時的劇痛都在加劇,可白小純對於不死長生這四個字的執著,使得他這裏竟生生的堅持到了現在。

「還有三天,三天後,按照不死長生功的說法,就是一個完整的小周天了。」白小純深吸口氣,咬了咬牙,一邊研究草木第二篇,一邊在這院子裏來回飛奔。

很快的,三天過去,當第三天的黃昏,天空飄起了雪花,使得靈溪宗銀裝素裹。

白小純正奔跑時,忽然他身體猛地一震,直接停頓下來,持續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劇痛,在這一刻瞬間消失。

陣陣熱流驀然爆發,在他的身體內不斷地湧現后,全部凝聚在了皮膚上,使得皮膚滾燙,彷彿剛剛從火爐里出來的烙鐵。

雪花還沒等落在他的身上,立刻就融化,緊接着直接成為了白氣升空。

「成了!」白小純雖然口乾舌燥,很是燥熱,可卻驚喜不已,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立刻看到自己的皮膚出現了一些黑色的光芒,這些光遊走一圈后,慢慢消散。

白小純右手戳了一下手臂,那種堅韌如牛皮般的感覺,讓他雙眼冒光,隨後又活動了一下身軀,他明顯的發現自己的速度似乎快了一些,於是向前一衝,嗖的一聲,竟直接出現在了數丈外。

這種速度,已是他之前的一倍要多,眼看效果如此明顯,白小純更為喜悅,嘗試了半晌,頗為滿意。

於是沒有遲疑,按照不死長生功的口訣,繼續修行,這是一種閉住口鼻,嘗試以身體去呼吸的方法,一呼一吸,算是一個小循環,要求是每天進行九九八十一次,持續九九八十一天,才算一個小周天。

若能堅持做到,那麼與之前的身體劇痛的小周天結合在一起,便是不死皮的小成!

白小純練習了好一會,才慢慢找到了規律,站在院子裏呼吸起來,可就在他好不容易完成了一個小循環后,他的身體竟肉眼可見的瘦了一圈。

與此同時,陣陣飢餓感浮現,讓白小純的肚子,傳出咕咕的聲音,他沒有理會,繼續這樣去呼吸,漸漸地,他的身體竟越來越瘦,到了最後,在他完成了第十五次呼吸后,他的身體看起來快要皮包骨。

如同所有的養分都全部被抽走,而他的皮膚在這一刻,看起來卻更為堅韌。

但白小純忍不住了,他睜開眼時頭昏眼花,眼睛都快綠了,那種無法形容的飢餓感,彷彿面前有個巨象都可以一口吞下。

「不行了,我要餓死了!!」白小純使勁咽著唾沫,雙眼帶光,四下亂看,可這四周沒有任何能吃的東西,唯獨那竹子綠油油的,似乎看起來很可口。

他想忍住,但那種飢餓的感覺,讓他身體呼的一聲直接來到了靈冬竹的旁邊,向著那竹子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咔擦一聲,竹身被他咬下一大塊,在嘴裏咔嚓咔擦的,咽下去后,白小純忽然面孔扭曲,那種苦味,讓他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

「太苦了……」

「我想吃飯……」白小純在這一瞬,對於火灶房的想念,已強烈到了極致,他餓啊,甚至他這麼大,都沒這麼的餓過,此刻餓的暈乎乎的,眼睛越來越綠,呼吸急促,身體驀然衝出,直接飛奔出了院子。

順着山路疾馳,速度極快,途中遇到的其他外門弟子,只感覺一股風從身邊吹過,紛紛詫異的看向白小純的背影。

這一路直接下了山,沖入雜役區,直奔火灶房,甚至連開門的時間都不願浪費,整個人直接飛躍進去。

此刻火灶房正在做飯,張大胖與黑三胖離去后,黃二胖成為了這裏的頭,他正在倒著米湯時,一股風吹來,面前的碗沒了,出現在米湯下的,是張開大嘴的白小純。

「啊?」黃二胖嚇了一跳,其他幾個胖子也都愣住,當看清了是白小純后,還沒等他們說話,白小純就綠着眼自己拿起一口大鍋,咕咚咕咚的全部喝完,似乎還是覺得慢,竟把頭直接伸入一口鍋中,那鍋內的米湯瞬間減少……

一口,兩口,三口……白小純一連喝下了一百多口鍋的湯,他的身體就如同一個無底洞一樣,竟沒有半點撐的感覺。

「餓啊,不行了,我還餓……我要吃肉!」白小純急了,四下亂看,第一眼就看到了幾個如肉山般的胖子師兄,咽下一口唾沫。

火灶房的胖子們目瞪口呆的看着白小純,他們見過餓的,可卻從來沒見過被餓成這樣的,這哪裏還是白小純,這分明是餓死鬼啊。

尤其是當發現白小純居然盯着自己等人咽唾沫時,黃二胖等人立刻瘋了,趕緊後退,黃二胖更是大吼一聲。

「九胖,廚房裏有給周長老準備的靈食!」

白小純一聽這話,眼睛的光猛地一閃,身體直接沖入廚房。

外面的黃二胖等人面面相覷,都倒吸口氣。

「看到了么,這就是成為外門弟子的下場,小師弟都被餓成這樣了……」

「打死我們,我們也不成為外門弟子!」其他幾個胖子都下定了決心,對於白小純這裏頗為同情。

這一頓,白小純強忍着,按照火灶房的六句真言,只是吃了邊角,沒有去吃全部,因為一旦破了規矩,坑害的就是火灶房的那些師兄,這種事情,白小純做不出來。

喝了湯,吃了邊角,白小純的飢餓感,終於少了一點,可以短時間忍受了,這才走了出來,他欲哭無淚,覺得不死長生功太可怕了,現在雖然不痛了,可這種餓的感覺,更是讓人瘋狂。

「二師兄……」白小純眼巴巴的看着黃二胖。

黃二胖眼看白小純目光恢復正常,這才放下心來,敢走到了白小純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同情的目光。

「小師弟別擔心,大不了我們再準備一些給周長老就是了,你看你都餓成這樣了,唉,以後你多回來補補吧。」

這番話語聽的白小純感動,他咬了咬牙,決定以後還是少回來吧,不然的話自己如今的狀態,萬一哪天真的沒忍住,一個火灶房怕是養不下……

在黃二胖等人的相送下,白小純唉聲嘆氣的走上香雲山,之前的美好與舒服,瞬間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絕望,他很怕自己真的被餓死。

「不知道靈溪宗在我之前,有沒有被餓死的弟子,我不想成為第一個啊。」白小純哭喪著臉,正想着有什麼辦法長久的解決吃食的問題時,忽然聽到了不遠處傳來了一聲聲雞鳴。

在聽到雞鳴的剎那,白小純身體一頓,緩緩的轉過頭,死死的盯着傳來雞鳴的方向,眼睛都直了,肚子開始咕咕叫了起來。

「雞……」白小純四下看了看,發現沒人注意自己,身體一晃,直接沒入草叢內,速度飛快,如一條黃鼠狼般,嗖的一下就不見蹤影。

片刻后,在香雲山專門飼養靈禽的地方,四周的柵欄外,白小純縮著身子蹲在那裏,望着圍欄內一群正高傲的彼此走來走去,尾巴有三色羽毛,個頭足有小牛犢般大小的雞,目中的光賊亮,不知咽下多少口唾沫。

「肉……」白小純這裏,發出了古怪的笑聲,那笑容聽起來,格外的瘮人。

-------------------

昨晚沒休息好……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