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17章 王獸之威!

第217章 王獸之威!

作者:

?靈溪宗眾人此刻神色如常,可有不少人心中冷笑鄙視,暗道白小純強悍的地方,不是修為,不是戰力,而是他的禍害之力與丹藥!

「這夜葬一看就是個只知道殺戮與推衍的魔頭,怎麼能和白小純去比,他們二人如果切磋,這夜葬一定被白小純玩死!」

「二人若戰,白小純只需扔出一枚丹藥,就可讓這夜葬死無葬身之地!」張大胖更是輕蔑的掃了一眼前方的夜葬。

白小純有些尷尬,掃了眼靈溪宗眾人的表情,他不用猜,也都能想到這些人的想法,此刻內心感慨,有些鬱悶。

「兩個身份真頭痛……唉,都怪我,太優秀了。」白小純搖頭,嘆了口氣。

許媚香微微一笑,沒有去接宋君婉的話,而是帶着血溪宗的眾人,簡單了看了看紫鼎山與青峰山,在這兩座山峰,白小純說什麼也不去算了,而是跟在後面,任由靈溪宗在這兩座山峰上,形成陣陣威懾,使得血溪宗眾人心頭沉重,對於靈溪宗的強悍,有了一定的了解。

直至南岸參觀完,一行人去了北岸。

北岸這裏,不再是許媚香主導,而是換成了鳶尾峰的老嫗。

老嫗沉默寡言,不喜多話,帶着宋君婉等人來到北岸后,立刻北岸所有戰獸,齊齊仰天一吼,吼聲驚天動地,形成一股音爆,擴散四方,使得血溪宗眾人紛紛心神震動,面色變化。

宋君婉更是雙目收縮,看着北岸此刻無數戰獸的氣息爆發,心神越發凝重。

尤其是四大山峰的山獸,儘管沒有出現,可氣息的強悍,依舊在這一刻形成了威壓,竟使得血溪宗一行人,無法向著北岸踏入半步,停留在了種道山與北岸之間。

「不好意思,我靈溪宗北岸不好客,所以以往來出使的宗門,都是南岸接待,這一次宋長老提出參觀一下北岸,讓老婆子我着實有些為難了。」鳶尾峰老嫗淡淡開口,目中有寒芒閃過。

白小純在一旁,也都心驚,他此刻用如今的身份,去看靈溪宗,立刻看的更為清晰,靈溪宗給人的感覺,是柔中帶堅,外柔內剛!

一如南北兩岸,南岸柔和,北岸剛猛,相互結合后,以不同的方式形成威懾,足以震懾一切敵人。

宋君婉面色有些蒼白,她知道靈溪宗強,可卻沒想到,強悍到了這種程度,在南岸時她就感受到了陣法的擴散以及一絲絲看似柔和,可卻帶着刺的氣息,讓她多次心驚。

如今在這北岸,更是無法踏出一步,整個北岸在她感受,渾然一體,那些戰獸的氣勢之強,足以讓所有欲與靈溪宗開戰之人,都必須要做好慘重的準備。

而這……僅僅是靈溪宗希望血溪宗看到的……

「有陰柔,有剛烈,有坦蕩無不可對外,威懾八方,也有底蘊深藏,深不可測……」宋君婉沉默時,她身後的血溪宗眾人,也都紛紛不語,一個個心神內,掀起大浪。

白小純內心升起一股激情,他看着靈溪宗,看着南岸,又看着北岸,他心底笑了,目光遙望北岸,白小純想要從那無數的氣息中,尋找鐵蛋的氣息。

「所以……還請血溪宗的諸位道友見諒,這一次的參觀,怕是進行不了了,我靈溪宗北岸粗糙,戰獸若有失控,吞殺了諸位,未免不好。」鳶尾峰老嫗咧嘴一笑,那笑容在血溪宗眾人看去,帶着森然。

「也好……」宋君婉沉默片刻,微微一笑,可她話語剛說到這裏,突然的,北岸的方向,猛然間傳出一聲獸吼咆哮。

這咆哮之聲直接壓過了大半戰獸的氣息,衝天而起,掀起無數波動,在這波動回蕩中,北岸的弟子紛紛心驚的發現,他們的戰獸,此刻竟在這吼聲下,紛紛身體一抖,全部抬頭,發出比方才還要狂暴,還要兇殘的嘶吼,就連氣勢,也都比方才強悍了無數,轟鳴而去。

彷彿是受到了吸引,彷彿是引起了共鳴,此刻全部氣勢掀起,嘶吼傳出后,大地都在顫抖,蒼穹直接翻滾,排山倒海,向著血溪宗眾人所在之處,轟鳴而來。

這氣勢太強,血溪宗眾人面色一變,紛紛退後,宋君婉雙目猛的收縮,剎那後退時,就連那鳶尾峰的老嫗,也都吃了一驚,猛的看去。

只見在北岸四座山峰下,一片單獨的叢林區域內,此刻有一道紫色的長虹,衝天而起,速度之快,直接掀起無窮破空之聲,直接就出現在了半空中。

那是一個身體足有數十丈大小,如同一個小山峰般的巨獸,此獸馬身,龍頭,蜥鱗,山甲爪,更為驚人的,是牙齒居然散出七彩之芒。

而頭頂的獨角,似與天角墨龍一樣,鋒利無比。

更為驚人的,是它四個爪子上,竟有紫色的火焰,不斷地燃燒,這紫火讓人看一眼,就會驚心動魄,此刻燃燒虛無時,連成一片,方圓百丈,直接化作紫色火海。

而這火海上的戰獸,任何人只需看一眼,就會觸目驚心,倒吸口氣,為之駭然失色。

它如同是戰獸中的王者,此刻出現后,整個北岸大部分戰獸,全部嘶吼,氣勢更強,彷彿只需這王獸一聲低吼,就會全部衝出,為其征戰,哪怕它們的主人,在這一刻,竟也都無法操控!

它,正是……鐵蛋!

白小純的鐵蛋!

在鐵蛋出現的剎那,血溪宗修士,全部腦海轟的一聲,紛紛吸氣,目中露出駭然與無法置信,尤其是宋君婉,更是面色大變,她身後一個血色長老,失聲驚呼。

「王獸!!」

「這怎麼可能,居然……居然出現了王獸!」

「天啊,東脈下游修真界,只有兩隻王獸,一隻沉睡在通天河內,是那隻通天神鱷,還有一隻則是在大地深處,是一尊死亡之蟲!」

「它不是王獸,而是幼獸,可它一旦成長起來,就是王獸!!」

「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宗門,可以飼養王獸……」

血溪宗眾人全部頭皮發麻,齊齊震撼時,白小純也愣了,他揉了揉眼睛,看着那氣勢滔天,修為上居然堪比築基初期的鐵蛋,整個人有些傻了。

他記得自己離開靈溪宗時,鐵蛋雖也氣息強悍,可也就是凝氣九十層左右,而眼下,居然到了如此程度。

尤其是明顯的能看出,北岸的戰獸,居然都聽它的號令,這一點,白小純當初離開靈溪宗時,也有察覺,可如今卻極為明顯。

鐵蛋的出現,讓鳶尾峰老嫗也都始料不及,如今在靈溪宗,鐵蛋的存在,已經是北岸崛起的徵兆,鐵蛋沒有築基時,只是顯露出不俗而已,可誰也沒想到,突然有一天,它居然自行築基成功!

不需要任何人幫助,不需要築基丹,不需要地脈之氣,它就自然而然的,達到了堪比築基修士的氣勢與戰力,這件事轟動了宗門老祖,在所有老祖的仔細辨認下,最後全部震撼的發現,他們當年還是小看了鐵蛋。

鐵蛋……不是六階血脈潛力,而是達到了七階,而七階凶獸,在通天大陸上,被稱之為……王獸!

鐵蛋,若能成長下去,若不夭折,那麼它日後有極大的可能,成為王獸的存在!

此事撼動靈溪宗,而鐵蛋這裏,被看重的程度更高,甚至還為它準備了新的住處,可偏偏鐵蛋哪也不去,只留在百獸院內,那裏……才是它的家,它很多時候在玩耍累了后,會失落的遙望遠方,看到這一幕的靈溪宗弟子都知道,鐵蛋在等一個人……

此刻鳶尾峰老嫗心底詫異,她不舍的去訓斥鐵蛋,可詫異這鐵蛋平日裏都是在百獸院內,如看家一樣,就算是外出玩耍,也不會如眼下這樣氣勢全部爆發,更不用說主動的飛到半空,露出王者的氣勢。

還沒等眾人心驚結束,就在這時,鐵蛋在半空中再次仰天一吼,爪下火海轟然爆發,它目中竟露出外人看不到的狂喜,瞬間直奔血溪宗眾人而來。

隨着臨近,火海擴散,而北岸的磅礴戰獸,也都一個個爆發,全部飛起,隨着鐵蛋一起,直奔血溪宗眾人。

遠遠一看,鋪天蓋地,如同獸潮,使得血溪宗眾人,一個個頭皮發麻,強烈的生死危機,瞬間滔天。

宋君婉呼吸急促,哪怕她修為築基後期,可在這一刻,在鐵蛋身上王獸氣息下,竟也心神一顫。

「靈溪宗,果然有王獸!!」這不是什麼秘密,實際上其他人不知道,可她這裏身份不同,早就接到了密報,知道靈溪宗,出現了一隻王獸,如今在她看來,這分明就是靈溪宗的又一次威懾。

「鐵蛋,你幹什麼!回來!」鳶尾峰老嫗吃了一驚,立刻要去阻止,可卻沒用,鐵蛋的目中,此刻只有一個身影!

那是它的父親!

儘管帶着面具,儘管樣子改變,可它憑着本能,還是在遲疑之後,認出了對方。

因為那是它這一生……最親的親人!(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