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24章 這樣不算叛宗吧

第224章 這樣不算叛宗吧

作者:

?時間流逝,過去了十天,在炸爐事件又出現了兩次后,白小純沒有辦法,只能減少藥力,這才使得丹爐不再爆炸,他有些無奈,覺得這些丹爐都太弱了……

藥力減少后,經過他以萬物草木之法融合,漸漸從開始的不穩,如今變的穩定了很多,在白小純的努力下,終於成功的煉製出了一爐四階淬靈凝晶丹。

雖然只有五粒,且品質都是下品,可這丹藥內蘊含的靈氣,超越了白小純之前煉製的任何靈藥,拿在手中時,甚至都可以感受這靈藥似在震動。

彷彿具備一定的靈性……

這是四階丹藥的一個特性,白小純仔細的看了半晌,深吸口氣,目中越發振奮,僅僅是這些丹藥,他就有把握讓血溪宗的那些太上長老們滿意,至於老祖那裏,或許這丹藥還差一些。

「只要我的成丹幾率提高,就算是宋家老祖,也要看到后心服口服!」白小純抬起下巴,傲然的在心底得意時,繼續開爐,準備熟練手法。

他要的,是對於所有四階靈藥的掌控,做到最高的成功率,一如對前三階靈藥時一樣,在這執著下,白小純不去理會外面的一切事情,沉浸在葯道中,選擇了另一種具備代表性的四階飄渺靈香,開始煉製。

數日後,當他的新一路靈藥,散發葯香時,白小純目光炯炯,右手掐訣一指,頓時丹爐開啟,一股青煙升空,消散開來。

「嗯?」白小純沒理會那股青煙,可目光一掃,卻吃驚的發現,丹爐內……居然沒有靈藥!

「怎麼會?」白小純詫異,仔細的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靈藥,就連藥渣都沒有,彷彿丹爐內靈藥,不翼而飛。

白小純想起了之前的那股青煙,四下看了看,皺起眉頭,再次煉製,仔細觀察后,找到了原因。

「化作了青煙?」白小純看着丹爐內的青煙升起后快速消散,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沒了蹤影,任憑他如何去截留這青煙,都沒有作用。

「有意思,四階靈藥,每一種都有奇異之處。」白小純沒有氣餒,反而興趣大增,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他嘗試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一共煉製了十多爐,依舊是全部失敗,化作青煙消散。

而在白小純研究與煉製這飄渺靈香時,中峰的修士,剛剛從炸爐的噩夢中蘇醒,還沒來得及慶幸,又再次沉浸到了一個新的噩夢中。

第一個拉肚子的修士是神運算元,在十多天前的夜裏,他正在給人推衍,突然面色大變,更有不可思議,在他身邊同門的詫異中,神運算元臉通紅的急速遠去,那一夜,他覺得自己要崩潰了,第二天清晨時,他整個人面色都蒼白了。

「怎麼回事,我的辟穀十多年了,怎麼還會拉肚子……」神運算元捂著肚子,緊張中要去算,可還沒等算完,就再次聽到了肚子的咕嚕聲……

隨後一個又一個修士,無論在洞府內還是洞府外,只要是在這中峰居住,呼吸這裏的氣息,那麼都會在不同的時間,陸續的面色大變,開始拉肚子……

若只是尋常的拉肚子也就罷了,可隨着時間流逝,在數日後,最嚴重的竟是一天如廁上百次……就算是輕微的,也都有十多次之多。

整個中峰的修士,全部瘋了,他們無法想像,到底是什麼樣的毒,居然連築基修士都無法抵抗,甚至出現虛脫。

「有人下毒!!」

「該死的,這又是怎麼回事,莫非還是那夜葬!」

腹瀉如瘟,急速的擴散,整個中峰下指區域,彷彿存在了看不見的毒霧,但凡被籠罩的修士,不管什麼修為,都會被影響,很快的,半個中峰幾乎看不到任何人影了,眾人的瘋狂,已經到了極致,可卻沒有太多的力氣。

這拉肚子不是短時間就結束,而是越來越嚴重……宋缺目中帶着茫然,他的身體都軟了,這一天的時間,他記不得自己如廁幾次,這一刻的他,甚至有種成為了凡人的感覺。

「這是怎麼了……」

「一定是夜葬,他在煉藥,一定是藥力外散,導致我們如此!」越來越多的人猜到了原因,可卻沒人能去白小純那裏了,他們的腹瀉,已經嚴重到了無法離開洞府……

慢慢的,就連中峰上指區域,也都出現這樣的徵兆時,宋君婉面色大變的逃出中峰,對於白小純的煉藥,她已經是膽戰心驚。

「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傢伙……他的煉藥,怎麼會如此可怕!」宋君婉倒吸口氣,同情的看着中峰的弟子。

甚至此事都傳遍了其他三峰,使得這三峰的弟子,紛紛那這些作為笑談之事,還有一些覺得誇張的,更是去了中峰探尋,可回來后……全部都面色變化,從此閉關。

漸漸地,中峰的弟子,一個個就算是爬,也要爬出中峰,不敢在這裏逗留絲毫,可他們中毒太深,哪怕是離開了中峰,一時半會也難以好轉,一個個都越發虛脫,看向白小純洞府時,他們露出恐懼,如果能選擇,他們寧可選擇炸爐……

「這夜葬,太狠了,這一定是他在報復!」

「該死的,此人不是夜魔,而是瘟魔!!」

「瘟魔夜葬!!」

隨着時間的流逝,隨着這些築基修士一個個痛苦的承受煎熬,他們對於白小純已經不敢恨了,絕大多數打定主意,再也不招惹夜葬……

他們覺得,這夜葬實在太恐怖了,這種殺人於無形的丹藥之力,讓人崩潰。

甚至因此,還有不少修士不再輕視葯道,準備以後也花時間去研究……

哪怕是祖峰,也都關注了此事,可這一切,白小純渾然不知,他的體質與眾不同,不死長生功下,一點也沒受影響,沉浸在煉藥中,終於在一個月後,他成功的阻止了青煙的升起,而是將其重新沉澱在了丹爐內,凝固成了飄渺靈香。

又煉製了其他四階靈藥,直至成丹的幾率提高到了七成時,藥草全部用完,白小純不得不停下,拿着丹藥,感慨的走出洞府。

看着外面的陽光明媚,白小純覺得四周太寂靜了,他放眼看去,整個中峰鴉雀無聲,更是看不到絲毫人影。

白小純有些詫異,很快欣慰起來,覺得自己終於做到了煉藥時,四周不受影響,於是感慨的走在中峰,可漸漸地,他開始心驚肉跳。

「這裏,怎麼這麼安靜?」白小純覺得不對勁,他都快走下山了,居然一個人沒看到,甚至連生機都沒有,那些洞府在他感受中,全部都是空的。

「人呢?」白小純眨了眨眼,有些緊張,趕緊快走幾步,直至下了山峰,剛剛走出時,立刻看到不遠處一個中峰的築基修士,在兩個內門弟子的攙扶下,似要路過,抬頭時,看到了白小純后,這修士全身一顫,睜大了眼,露出恐懼。

「你……煉完了?」他呼吸急促,指著白小純。

「啊?煉完了啊。」白小純有些發懵,他話語剛說完,這修士頓時激動,轉身向著身後內門區域,用最大的力氣,發出了一聲大吼。

「都出來吧,都回洞府吧,瘟魔……終於煉完葯了!!」隨着他聲音擴散,內門區域內,不少洞府中立刻傳來嘩然之聲,很快的,一個又一個身影陸續被攙扶著走出,一個個面黃肌瘦,原本無神的雙眼,此刻露出激動。

「真的?瘟魔煉藥結束了?」

「蒼天有眼!!」

「終於可以回到中峰了……」

宋缺也在人群內,雙腿顫抖,死死的盯着白小純,他與其他人不一樣,他至今還是沒有服氣,目中殺意滔天。

白小純撓了撓頭,心虛的看着眾人,看着他們一個個在內門弟子的攙扶下,快速的從自己身邊繞過,一個個直奔中峰。

直至一炷香的時間,這數百人,才一個個的都離開了,白小純眨了眨眼,看到了宋君婉從遠處飛來,落在了自己面前,神色複雜的望着自己。

「宋姐姐……」白小純小心的開口。

「煉完了?靈藥給我,我去拿給老祖。」宋君婉苦笑。

白小純趕緊從儲物袋內拿出了五種四階靈藥,這些只是他身上靈藥的一部分,自然不會全部交出。

宋君婉接過後,仔細辨認后立刻動容,抬頭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臉上露出笑容,讓白小純在這裏等她,這才化作長虹直奔中峰。

白小純有些緊張,他知道血溪宗的規則,雖然他有很大的把握,自己這一次必定會讓血溪宗的高層極為重視,可還是有些忐忑。

等了一炷香后,宋君婉歸來時,她目中帶着奇異的神采,扔給白小純一枚令牌,勾了一下白小純的下巴,吐氣如蘭,輕聲開口。

「老祖讓我告訴你,從此之後,你只要不叛宗,在血溪宗,享與宋家嫡系一樣的待遇!」

白小純精神一振,覺得自己現在可以橫行了,得意非凡時,掃了眼面前好看的大長老,忽然右手抬起,也在對方的下巴上勾了一下。

「這樣不算叛宗吧?」他嘿嘿一笑時,宋君婉愣在那裏,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被人如此調戲過,臉上立刻起了紅暈,可目中卻露出寒芒。

「看來我有必要,讓你知道一些大長老的威嚴!」(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