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秘的黑氣……

第二百二十七章 神秘的黑氣……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屍峰大長老抱拳,趕緊走出,對於夜葬能煉成逆血養屍丹的把握,又大了幾分,甚至走出后,他遲疑了一下,索性盤膝坐在了這片範圍外的邊緣。

「老夫要親自守護在這裏,防止任何意外發生!」屍峰大長老深吸口氣,打定主意后,盤膝坐下,甚至還將屍峰的十位血色長老也都召喚過來,環繞四周,為白小純煉藥護法。

這種待遇,只有血子才可以享受……

白小純沒理會外面的事情,在這地宮內,他繞着四周走了一圈,有些激動,他煉藥多年,還從來沒煉過這種大丹!

「六階以上,便是大葯!」白小純深吸口氣,哪怕這裏有四十多具煉屍,煞氣濃厚,他也都不在意了,此刻先是觀察了一下血湖。

這裏面的血水,是融合了通天河水與濃郁的血氣后形成,更是放入了大量珍貴的藥草,形成的屍峰特有的藥液。

而四周四十九具煉屍,每一個也都是精挑細選,雖然都是白僵,可全部都是堪比凝氣巔峰,且全身上下沒有任何傷口,更是屍氣濃郁。

白小純觀察之後,很是滿意,盤膝坐下讓自己平靜下來,用了一天的時間打坐,使得自身精力達到巔峰后,雙眼驀然睜開,右手抬起一揮,立刻儲物袋內的藥草飛出,在半空中漂浮時,被他隔空一捏,立刻藥草碎裂,成為汁液。

一株株藥草不斷融入進去,白小純目不轉睛的觀察,更是用萬物草木之法,去分析研究,直至確保無礙后,才將這些藥液融入一具煉屍身上。

這藥液一碰觸殭屍,如具備靈性,迅速鑽入殭屍體內。

「四十九具殭屍的屍丹,看似一樣,可每一個都有細微的差別,總體來說,是讓每一個都不完美,出現一個缺口!」

「這還不是最難的地方,難的是這四十九枚屍丹的缺口,都要不一樣,使得最終凝聚在一起后,才可以完美的互補……最終形成大丹。」白小純額頭有汗水滴落,他沒有去注意,沉浸在煉藥之中。

時間流逝,很快又過去了半個月,白小純的煉藥,很是安靜,慢慢的屍峰的那些修士,也都放下心來,更多的人覺得中峰的事情,太過小題大做,煉丹能有什麼恐怖的……

直至又過去了一個月,整個屍峰依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后,屍峰的弟子更為放心了,就連中峰的修士,也都詫異起來。

他們聽說夜葬去了屍峰后,原本還打算看熱鬧,可如今兩個月過去,屍峰一切如初,沒有任何變化,不由得讓中峰的眾人,紛紛不甘心。

「憑什麼只有我們倒霉,這瘟魔去了屍峰,屍峰居然沒事!!」

「為什麼不炸爐了,為什麼沒有腹瀉了……我們不服!」

「難道瘟魔轉了性子?」

直至又過去了半個月,屍峰修士已徹底放心,甚至不少人都忘了白小純煉丹之事,可中峰的人卻沒忘,他們一個個眼巴巴的看着屍峰,似乎不看到屍峰倒霉,絕不罷休。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白小純終於完成了煉製逆血養屍丹的第一個大步驟,他在這四十九具殭屍體內,都種下了足夠的藥草,開始用血火石催發高溫,使得血湖內的藥液翻滾,將那四十九具煉屍包容在內。

又過去了一個月,中峰弟子徹底死心了,他們一個個悲憤,覺得不公平,覺得夜葬這裏,實在不配稱之為瘟魔。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

四十九具煉屍,一個個開始枯萎,隨着枯萎,白小純精神振奮,不斷地掐訣操控之下,

一顆顆灰色的屍丹從血湖內飛出。

「關鍵的時候到了!」白小純深吸口氣,傳出心念,立刻他身後始終盤膝打坐的綠毛僵,猛的睜開眼,身上的綠毛分出四十九根,驟然蔓延,直奔這四十九個屍丹而去,眨眼間穿透,猛的一吸。

立刻這四十九個屍丹,直接枯萎,化作飛灰時,所有的精華都被綠毛僵吸來,融入體內后,形成了四十九縷氣息,不斷地遊走。

白小純神色凝重,立刻來到綠毛僵身邊,右手不斷地隔空拍打,赫然是以這綠毛僵的身體為丹爐,去煉四十九縷屍氣融成……逆血養屍丹。

隨着他的拍打,綠毛僵身體顫抖,神色扭曲,一股股暴虐的氣息,從其體內不斷地擴散出來,白小純頭髮散亂,目中帶着緊張,右手猛的一揮,立刻綠毛僵飛出,落在了血湖內。

剛一落下,血湖立刻沸騰,白小純身體一晃飛到半空,盤膝坐下后雙手掐訣,不斷地指向綠毛僵,每一次手指落下,血湖都會轟鳴一聲,出現大量血氣,鑽入綠毛僵體內。

很快三天過去,綠毛僵體內的四十九縷屍氣,竟還是無法融合在一起,每一次要融合時,都會自行的消散,而綠毛僵的身體,也在這三天中,急速的枯萎,甚至很多地方出現了要崩潰的跡象,他的掙扎越來越強烈,牙齒,指甲,骨刺,綠毛,全部出現,不斷地扭曲,可卻於事無補。

「怎麼會這樣!」白小純着急了,眼看繼續下去,這綠毛僵會全身崩潰,這一次的煉丹失敗,白小純不甘心,他突然右手抬起一按眉心,立刻眉心瞬間出現一道縫隙,通天法眼,剎那顯露,一眼看去時,白小純立刻看到綠毛僵體內除了那四十九縷屍氣外,還有很多駁雜的氣息。

這些駁雜的氣息,來自於……這處血湖內的血水,這血水儘管是屍峰珍貴的藥液,可如今在白小純的目中看去,這裏面的駁雜太多了。

這些,才是關鍵所在,如同污穢了綠毛僵,使得屍氣無法融合。

「該死的,這些血水藥液,怎麼會這麼駁雜!」白小純有些着急,他不知道,這血湖內的藥液,已經是少見的精華了,其他修士煉屍所使用的,更駁雜。

之所以會如此,也是因為白小純修鍊的是不死長生功,他的不死血氣才是最正宗的,以他的目光,自然會覺得這血湖駁雜。

「只能想辦法儘快凈化了,沒時間去緩緩進行,只能用一些暴烈的手段!」白小純眼看綠毛僵快要支撐不住,他狠狠一咬牙,右手一揮,立刻上百種藥草出現,白小純目中露出推衍,更有精芒閃耀,不斷的讓這些藥草融合,改變,直至這上百藥草全部凝聚在一起,按照白小純的想法,以萬物草木之術,形成了一股恐怖的燃燒之力后,他向著下方血湖一指。

立刻這上百藥草形成的藥液,驟然落下,在與這血湖碰觸的瞬間,如同相互之間有強烈的排斥,直接爆發,燃燒成為黑色的火焰,覆蓋整個血湖。

不是只在湖面燃燒,而是在血湖內,也在燃燒,隨着燃燒,大量的黑氣擴散開來,不斷地融入四周的牆壁內,而血湖的血水,也在飛快的減少。

這種手段,存在了很多的弊端,屬於是最粗魯的舉動,尤其是那散出的黑氣,更是難以散去,如同污穢,極為嚴重。

可白小純沒時間去考慮那麼多,此刻加大力度去燃燒血湖,慢慢的,更多的黑氣融入四周牆壁,擴散……整個屍峰!

在這擴散中,血湖內的火焰顏色,慢慢從黑色變成了紫色,最終成為了紅色時,血湖內的血水,減少了九成左右,剩下的一層,儘管還有駁雜,可卻勉強能用,白小純掐訣一指,立刻這餘下的血水,直奔綠毛僵而去,融入體內后,在白小純的一聲低吼下,那四十九縷始終不融合的屍氣,驟然間彼此猛的凝聚在一起。

一一融合后,形成了一個漩渦,在這綠毛僵的丹田內,飛速的旋轉,隱隱似要化作大丹!

白小純激動,目不轉睛,將一切會讓煉藥失敗的徵兆,全部化解,整個人披散著頭髮,突然想起那些外散的黑氣……

「應該沒事吧……」白小純抬頭看了看牆壁,有些心虛,那些黑氣內蘊含的駁雜太多,就連他也都不知道中和在一起后,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

可一想到煉藥之前自己就再三表態,而血子與大長老也一再的保證,說這一切都不是問題,讓白小純大可放心。

想到這裏,白小純摸了摸儲物袋內宋家老祖給自己的令牌,覺得安穩了不少,於是又低下頭,再次沉浸煉藥之中。

也同樣是在這一刻……整個屍峰,出現了一些……很奇怪,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最早出現的,是一個正在煉製殭屍的青年修士,他正面色陰冷的望着沉浸在血池內的殭屍,掐訣蘊養……

絲毫沒有察覺,一絲絲看不到的氣息,正從四周的牆壁內蔓延出來,很快的,這青年修士身體一震,目中露出茫然,停止了掐訣,而是站起身,神色前所未有的嚴肅,竟走出洞府,來到了外面時,右手掐訣一指地面,挖出了一個坑。

他走到坑內,又將四周的泥土撥來,把自己埋了一半,半個身子在外,雙手抬起衝天,神色肅然,緩緩搖曳起來……(未完待續。)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