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作為長輩,也有不對的地方……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作為長輩,也有不對的地方……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宋缺度飛快,帶著殺意,更有自信他的小姑一定可以為自己主持公道,讓那夜葬要麼死亡,要麼從此屈服於自己。?〔{

「我是宋家嫡子,若非那靈溪宗的白小純,我已天道築基,不需要去輔助小姑爭奪這一代血子,我自己就可以爭奪!」宋缺深吸口氣,度更快,化作一道長虹,直奔上指區域。

「不過這也無礙,小姑欲成為血子也只是權宜之策,暫時佔據這個位置,不能讓血梅奪走而已,等我到了築基後期,我依舊可以爭奪血子身份,這區區夜葬,若能被我所用也就罷了,若他不識抬舉,讓他死無葬身之地!」宋缺信心更強,氣勢爆,轟鳴間,踏入上指區域,靠近了大長老宋君婉的洞府湖泊。

這血色的湖泊盡頭,瀑布內,此刻四個童子正閉目打坐,宋缺到來的瞬間,四人雙眼齊齊開闔,露出精芒,看向飛臨而來的宋缺。

宋缺腳步沒有半點停頓,直接順著湖泊之路,踏入瀑布內,正要進入洞府時,那四個童子面色微變,瞬間起身,竟阻擋在了宋缺的面前。

「宋長老,還請等待片刻……」其中一個童子知道宋缺地位不凡,可卻不敢不去阻止,只能硬著頭皮開口。

「滾開,我找大長老有要事!」宋缺本就帶著怒意與殺機,此刻一看守洞府的童子竟敢阻擋自己,立刻皺起眉頭,低喝一聲。

他平日里到來,根本就不用通報,以他的身份,不說隨意進出,也相差不多,而宋君婉對於這個侄子,也很是喜愛。

可眼下,這裡的童子居然敢阻攔,宋缺冷哼時,直接推開前方的童子,踏向洞府。

那四個童子面色大變,他們有心阻止,畢竟如今在大長老洞府內的人,他們覺得是極為隱秘之事,可宋缺這裡他們阻攔不住。

此刻正色變時,宋缺已然強行踏入洞府大門,直接走了進去。

若是換了平日,宋缺也不會如此魯莽,可一來那是他小姑,二來宋缺怒意壓制不住,這才使得他失去了往日的平靜,不過這在他看來,也不是什麼大事。

就在他踏入洞府的瞬間,他還沒等進入洞府大廳,就聽到了裡面傳出小姑宋君婉的笑聲,那笑聲帶著愉悅,更有嗔意。

宋缺一怔,快走幾步,繞過屏風,踏入大廳時,他立刻就看到了一幕,讓他整個人五雷轟頂,腦海嗡鳴,目瞪口呆,不可思議是,駭然非常的畫面。

他的小姑宋君婉,坐在一張座椅上,此刻左手掩口,隱露桃花之意,笑聲不斷,而她的右手,卻被坐在一旁的……夜葬,抓在手中,正仔細的打量,甚至還聞了一下。

這一幕,讓宋缺完全傻眼,有種難以形容的顛覆感,甚至覺得這一切應該是幻覺,完全不可能……

可偏偏眼前所看的這一切,分明就是姦夫****的模樣,讓宋缺整個人,完全懵了。

幾乎在宋缺進來的剎那,宋君婉快收回了被白小純抓著的右手,收起笑容,乾咳一聲,神色肅然,擺出長輩的模樣,看向宋缺。

「怎麼這麼毛躁,算了,你來此有何事?」宋君婉儘管想要擺出長輩的模樣,可那雙頰上殘留的余暈,此刻還無法快消散,使得她這裡,嫵媚與嚴肅交融,美麗不可方物。

同時心底也有羞惱,若是換了其他人這麼魯莽的闖進來,她一定會重罰,可宋缺是自己的侄子,她也不好多說。

白小純也趕緊正襟危坐,宋缺的突然闖入,也嚇了他一跳,有種被捉姦的感覺……很是心虛,

他也是來這裡不久,送出了靈藥后,琢磨著自己應該主動的提起話題,於是給宋君婉看手相。

他當日在靈溪宗內神奇的一幕,也讓宋君婉記憶深刻,於是也就任由白小純握住自己的手,聽著白小純換著花樣不斷地讚美,宋君婉的笑聲,才會帶著愉悅回蕩。

此刻白小純深吸口氣,神色肅然的坐在一旁,學著宋君婉的樣子,看向宋缺。

宋缺呼吸急促,好半晌才從之前的恍惚中恢復過來,可就算是恢復過來,他還是無法去相信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他心目中高高在上,絕代風華的小姑,居然被人握著手,居然笑聲帶著嗔意。

這完全讓宋缺難以預料,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可偏偏握住他小姑小手的……居然是那個讓他怒意盈天的夜葬。

這種事情,讓宋缺的怒火,在這一瞬,更為強烈的爆出來,他呼吸紊亂,雙眼赤紅,死死的盯著夜葬,已然瘋狂。

「夜葬!!」宋缺大吼一聲,上前時看向他的小姑,大長老宋君婉。

「小姑,自從這夜葬進入中峰后,殘害宗門,詭計多端,讓中峰弟子恨之入骨,生靈塗炭,我懷疑此人是其他宗門的暗子,意在霍亂我血溪宗,請小姑剷除此人,以儆效尤!!」宋缺腦海此刻還在嗡鳴,吼聲在洞府內回蕩。

白小純面色微變,內心大怒,知道了原來這宋缺來這裡,是要告狀,可偏偏宋缺的話語,說的太對了,讓白小純這裡心驚,正要反駁時,一旁的宋君婉面色頓時沉了下來,右手抬起一拍桌子。

砰的一聲,旁邊的石桌傳出巨響,直接將宋缺的聲音掩蓋鎮壓下來。

「閉嘴!」宋君婉面沉如水,目中帶煞,聲音回蕩時,整個洞府瞬間寒氣逼人,即便是宋缺,也都身體一顫,他從小就怕這個小姑,此刻眼看小姑怒,宋缺下意識的低頭。

看到宋缺這個樣子,宋君婉的怒意雖起,可卻壓了下來,對於這個侄子,她一向喜愛,此刻語重心長,一副恨鐵不成鋼之意,緩緩開口。

「缺兒,你是我宋家這一代的嫡子,你的未來不可限量,怎能如此昏庸,目光短淺,夜葬來歷清白,對宗門有大貢獻,他的確是讓那些同門修士遭受了一些小罪,可這一切也不是他故意的,他是為了宗門葯道一途,他的委屈,你們不知道!」宋君婉痛惜的說道,對於這個侄子,她覺得對方今天的行為,太不理智。

白小純坐在宋君婉身邊,親眼看到這一幕後,頓時感動,他目中泛起柔和,看向一旁的宋君婉,他現這宋君婉完全說到了自己的心裡,那一切,的確不是自己故意的。

這一刻,他覺得宋君婉就是自己的知己,血溪宗對自己,真是好的沒話說了。

白小純心中浮現無盡感慨時,宋缺身體顫抖,他從小到大,被小姑經常訓斥,很少反駁,可這一刻,他受不了了,尤其是看到白小純那感慨的模樣,他的腦海里浮現了之前小姑的手被對方抓住,二人那姦夫****的樣子,宋缺的喘著粗氣,猛的抬頭。

「夜葬,你……」

宋君婉看到這宋缺居然還不知悔改,面色更為陰沉,直接怒喝一聲。

「缺兒,你退下!」說完,宋君婉又看向白小純,輕聲開口。

「夜師弟莫要介意,缺兒小孩子不懂事。」

白小純長嘆一聲,擺出一副長輩的模樣,微微點頭時,也露出苦笑。

「無妨,缺兒年輕氣盛,人之常情,我們做長輩的多多教導便是。」

聽到白小純口中說出的缺兒二字,宋缺整個人要瘋了,全身修為轟然爆,煞氣驚天。

「夜葬,我要殺了你!」宋缺怒吼一聲,直奔白小純衝去,這突然的暴起,距離又近,就算是宋君婉也都來不及立刻阻擋。

轟的一聲,宋缺掐訣間,一個血色大手印出現,直接落在了白小純的面前,掀起氣浪,碎滅了桌椅的同時,白小純眼珠一轉,沒有閃躲,直接被轟在了身上,頓時面色蒼白,一口鮮血噴出,身體踉蹌後退。

眼看白小純如此,宋君婉有些心疼,頓時大怒,右手抬起猛的一揮,立刻一股大力擴散,直接鎮壓宋缺,使得宋缺身體無法前行,只能雙眼赤紅,全身顫抖,他知道眼前這個夜葬的吐血是假的,就算真的受傷,也定然不會如此誇張。

「宋缺,你好大的膽子!」宋君婉氣極,正要教訓時,卻被白小純一把拉住了右手。

「缺兒沒錯,我作為長輩,有不對的地方,害的缺兒沒有了頭,等我回去后立刻閉關煉藥,定要煉出一種靈藥,讓缺兒重新長出毛。」白小純望著宋君婉,嘴角還帶著鮮血,凝重的開口,甚至還在宋君婉的手上用力的捏了一下,以表示自己的決心。

宋君婉臉頰又紅,這種當著自己的侄子面,握住自己手的行為,讓她心臟怦怦加跳動了幾下,有些異樣之感。

「缺兒,還不向你夜……師叔道歉!」宋君婉收回小手,看向宋缺時,怒意又起。

這一幕,讓宋缺整個人顫抖,臉上青筋鼓起,厲笑起來。

「你們這一對奸……」可還沒等他話語說完,宋君婉目中露出冷厲,直接左手袖子一甩,一股大風憑空出現,直接將宋缺卷出洞府。

「宋缺無禮,責罰閉關三個月,不得外出!」(未完待續。)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