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三十三章 咦?你怎麼不說了?

第二百三十三章 咦?你怎麼不說了?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血梅這裡尋找白小純身份上的問題時,血溪宗內也出現了一些傳聞,這些傳聞來自屍峰,據說那屍峰血子,在獲得了白小純的靈藥后,立刻閉關,如今雖還沒有出關,可卻有強悍的波動從屍峰的血子殿內不斷的升起。

這波動,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少澤峰與無名峰的血子,更是留意,他們三人平日里都相差無幾,可眼下很明顯的,屍峰血子似乎有所突破。

哪怕不可能踏入金丹,可對於屍峰而言,一具煉屍的突破,也就可以讓自身的戰力突飛猛進。

如此一來,少澤峰與無名峰的血子,就有些著急了,數日後的清晨,白小純的洞府外,少澤峰大長老,化作一道長虹,急速而來。

「老夫少澤峰韓春東,夜師弟可在洞府內?」少澤峰大長老,身體極為魁梧,高大威武,全身上下散發出濃重的氣血之感,身為煉體修士,他站在那裡,彷彿一座山峰,更有驚人的威壓擴散開來,就連聲音也都渾厚無比。

白小純洞府外的那些血樹面孔,一個個瑟瑟發抖,可卻不敢如以往那樣逃走,外人雖可怕,但在它們眼中,夜葬更可怕,此刻只能咬牙站在那裡,眼巴巴的看著少澤峰大長老。

白小純正在洞府內打坐,在少澤峰大長老來臨前的幾個呼吸中,他就有所察覺,此刻聽聞外面的傳音,白小純有些詫異,隱隱猜到了對方所為何事,沉吟片刻,他右手抬起一揮,立刻洞府大門打開,血樹得到了命令,迅速的讓開一條道路。

少澤峰大長老邁步一晃,直接走入洞府外的院子內,與此同時,白小純也從洞府內走出,二人目光對望的瞬間,少澤峰大長老哈哈一笑,抱拳拜見。

「夜師弟,當年你從血崖下走出時,我就知道你極為不凡,可惜……你當時選擇的是這中峰,如果是我少澤峰就好了。」

白小純微微一笑,這笑容在他的面具上看去,略有陰森,充滿了冷冽,抱拳回禮。

「少澤峰大長老親自到來,夜某這裡蓬蓽生輝,請!」

話語間,少澤峰大長老也沒客氣,跟著白小純進了洞府,分坐兩旁后,少澤峰的大長老,又不斷開口。

「夜師弟修為不俗,更是天資驚人,厚積薄發,一飛衝天,中峰能有夜師弟在,是中峰之幸啊。」

白小純一聽這話,立刻高興,可卻保持神色肅然,含笑不語。

「尤其是夜師弟更是被老祖看重,未來不可限量……」少澤峰大長老感慨開口,又說起玄丹二宗的戰爭,討論了血溪宗內的大事小情,換著方法,不斷地去捧著白小純。

白小純表面上風輕雲淡,可心底卻美滋滋的,聽著對方的吹捧,他覺得很是傲然,時而點頭,時而搖頭,時而哈哈一笑。

直至過去了半個時辰,少澤峰大長老琢磨著自己開場的差不多了,正要說起正事,可卻看到白小純目中的鼓勵之意,他遲疑了一下,於是再次吹捧一番。

「夜葬師弟一表人才,人中龍鳳……」

「放眼我整個血溪宗,能與夜葬師弟齊名之輩,不超過五指之數啊……」又過去了一炷香,少澤峰大長老說的有些口乾舌燥,琢磨著應該差不多了,可一看白小純那裡,發現對方興緻正濃,似沉浸在自己的吹捧中。

少澤峰大長老遲疑了一下,他覺得自己這一次是來求對方辦事的,於是一咬牙,絞盡腦汁去想各種吹捧的言辭,直至又過去了小半個時辰,少澤峰大長老發現自己實在沒詞了,

可白小純那邊,卻興緻更大。

「咦?你怎麼不說了?」白小純詫異的看向少澤峰大長老。

少澤峰大長老覺得這一幕很怪異,咬牙使勁的又憋出了幾句后,最終長嘆一聲,覺得眼前這個夜葬,高深莫測,自己不可將對方視為尋常之輩,於是向著白小純抱拳一拜。

「夜師弟實在高明,韓某佩服,佩服,既如此,韓某也就不繞圈子了,這一次韓某到來,實在是為師弟你抱不平啊,夜師弟葯道驚人,曾為屍峰煉過靈藥,可那屍峰眾人,卻喪盡天良,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去怨恨夜師弟!」

白小純一聽這話,也想起了之前的事情,神色陰沉下來,冷哼一聲。

「尤其是那屍峰大長老與血子,更是過分,夜師弟可是為了他們煉製靈藥,他們竟還要遷怒夜師弟,此事太過分了,夜師弟放心,此事我少澤峰血子,已上稟宗門,為夜師弟討回一個公道!」少澤峰大長老義憤填膺,話語間掃了白小純一眼。

「多謝少澤峰大長老與血子,此事已過去,罷了罷了,通過此事,夜某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白小純搖頭感嘆。

「夜師弟不需和我們客氣,夜師弟逆血返祖,本就具備煉體資質,更有蠻鬼護體,與我少澤峰就是一家人啊。」少澤峰大長老哈哈一笑。

「那屍峰不識好歹,咱們以後不理會他們就是,可咱們彼此是一家人,這樣,夜師弟你給我們少澤峰煉一爐靈藥,老夫保證,你就算是把少澤峰給崩了,老夫與血子,也都不皺一下眉頭!」少澤峰大長老一拍胸口,看向白小純。

「這個……」白小純略一沉吟。

「夜師弟放心,規矩我懂。」少澤峰大長老從懷裡拿出一個儲物袋,放在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目光一掃,拿起儲物袋看了一眼,這裡面裝著大量的藥草,還有不少靈石,白小純內心滿意,正要開口時,忽然神色微動,那少澤峰大長老也是皺起眉頭,看向洞府外。

「夜師弟在不在,老夫無名峰大長老耿乾坤。」洞府外,無名峰大長老,那位侏儒,此刻正站在那裡,神色如常,可心中卻有些焦急,他原本對於找白小純煉藥之事有些猶豫,就連無名峰的血子也是如此。

可當他今日聽說,少澤峰大長老出現在了中峰后,他就坐不住了,尤其是無名峰的血子,更是著急,催促他立刻到來,說什麼也要讓白小純為無名峰煉藥。

白小純眨了眨眼,起身走出洞府,迎接無名峰大長老的到來,很快的,就帶著無名峰大長老回到了洞府內。

無名峰大長老剛一進來,立刻就看到了韓春東,二人目光對望,都看到了彼此目中的競爭之意。

「夜師弟,耿某不說廢話了,只要你能給我們無名峰煉製一爐特定的四階靈藥,少澤峰給你多少報酬,我們付雙份,只要求一點,先給我們煉!」侏儒一開口,就立刻充滿了霸意,還沒等白小純說話,一旁的韓春東冷哼,驀然起身,體內煞氣轟然爆發,表情森然。

「夜師弟,之前儲物袋內的,只是一部分預付而已,只要夜師弟先給我們煉藥,那麼我少澤峰內的煉體秘法,對夜師弟全部開放,你可以來修行我少澤峰秘法!」少澤峰大長老咬牙開口,誰也不知道白小純煉藥的時間長短,根據以往的經驗判斷,對方煉藥耗費時日極多,尤其是眼下開戰在即,極有可能在戰前,只能為一人煉藥。

所以這個先手,他一定要為自己的血子爭取。

此刻他話語一出,白小純立刻動容,對於少澤峰的煉體之法,他也有想去研究一下,看看與自己的不死卷,有什麼不同之處。

一旁的侏儒,也是吃了一驚,看到白小純動容后,他一咬牙。

「夜葬師弟,我無名峰也為師弟你,準備了一個魔頭,師弟可以修行我無名峰的煉魔之法!」他話語回蕩時,韓春東立刻怒視。

就在二人對峙時,白小純怦然心動,無名峰的魔頭之法,一樣是秘傳,非無名峰的修士,想要學習,需要耗費海量的貢獻點。

其價值之大,難以形容。

「夜葬師弟,做事情有先來後到,這一次是我少澤峰先來找夜師弟你煉藥,還請師弟仔細斟酌!」韓春東看向白小純。

「夜葬師弟,我無名峰付出的可是雙倍!」侏儒也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揉了揉眉心,目光在這二人身上掃過後,哈哈一笑。

「的確要有先來後到,我會先去少澤峰,還請無名峰大長老與血子見諒。至於雙份,沒有必要,二位都是代表背後的血子,這樣好了,夜某給你們一個承諾,我無論給誰先煉藥,戰爭前,你們雙峰的靈藥,一定都可以煉製出來!」

少澤峰與無名峰的這兩個大長老,聽聞此話,都神色微動,他們彼此也不願意如此抬價,此刻眼看白小純這裡很是圓滑,於是好感更多,彼此點了點頭后,又與白小純攀談一番,最終都滿意的抱拳一拜,這才離去。

白小純目送二人離開,回到洞府後,他盤膝坐在那裡,沉思片刻后,嘿嘿一笑。

「屍峰有我綠毛僵,無名峰弄大魔頭,少澤峰上煉過體,中峰勾過大長老,這樣的話,我在血溪宗的地位,就可以做到舉足輕重了,不弱於血色長老,到時候再幫宋君婉成為血子,我成為大長老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不少!」(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