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十一章 小純哥哥……

第二十一章 小純哥哥……

作者:

?萬葯閣是香雲上最熱鬧的地方之一,幾乎每天都有眾多的外門弟子進進出出,一方面是那十座石碑的緣故,另一方面則是十座石碑中間的萬葯閣,本身就是可以用貢獻點換取草藥以及丹方之處。

甚至此地還定期舉行晉陞葯徒的考核,並回收弟子煉出的丹藥,種種原因,也就使得此地每天都會人聲鼎沸。

久而久之的,因此地的熱鬧,也就附帶著成為了一處宗門的消息交流之地,開始時是大家交流草木經驗,之後慢慢的一些宗門內的大事小情,又或者是一些八卦的事情,也都會在這裡傳出。

白小純到來時,這萬葯閣四周有眾多外門弟子,要麼進進出出,要麼三五成群低聲討論,四周的石碑下,還有很多弟子正排隊等待挑戰石碑的排名。

從人群內擠了半天,白小純這才靠近了第二座石碑,正想過去時,他面前有三個外門弟子,正在彼此談論,似乎提到了自己。

「你們聽說了么,最近咱們宗門,出了一件怪事,有人專門偷李掌座的靈尾雞,據說已經丟了上百隻了。」

「何止上百隻,我聽說李掌座的雞都快被偷空了,那偷雞賊已經被那些飼養靈尾雞的弟子聯手通緝,放下狠話,要將此人大卸八塊餵雞!」

「也怪了,咱們香雲山怎麼最近總是出奇葩,先是出了個神秘的烏龜,又來了這個偷雞大盜!」

白小純下意識的縮了下脖子,很是心虛,覺得不就是偷了一些雞么,居然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看這形式,似乎是滿門皆知的樣子。

而且此刻聽到靈尾雞居然是李青候的,他就更害怕了。

「我沒偷那麼多啊。」白小純覺得自己被誣陷了,正琢磨如何去改變大家對這偷雞大盜的印象時,突然的,他聽到了身後傳來吵鬧聲。

「小丫頭,擠什麼擠,趕著去投胎啊!」

「擠你怎麼了,你了不起啊,怕擠你別來這裡啊,本小姐擠你,是你的榮幸。」

「你……」

白小純覺得身後聲音有些耳熟,於是回頭一看,看到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姑娘,挺個小胸脯,掐著小腰,一臉小高傲的正在和一個大漢對峙。

「侯小妹?」白小純眨了眨眼。

這小姑娘正是侯小妹,她聽到聲音,一眼看到了白小純,小臉的高傲轉眼化作了驚喜。

「小純哥哥,是你!」侯小妹扭動著小腰,連忙跑來,人還沒靠近,一股火辣辣的清純氣息就撲面而來。

「啊,小純妹妹。」白小純看著眼前這充滿了活力,樣子極為可愛的少女。

「小純哥哥你好壞,居然逗人家,人家叫侯小妹!」侯小妹聽到白小純的話語,臉上居然紅了一些,嬌憨道。

這麼一來,這本就活力四射的少女,頓時更加的明媚動人,看的四周的不少外門弟子都眼前一亮,而那個大漢,則是渾身雞皮疙瘩,覺得這小姑娘變化太大了,喜怒無常。

「小純哥哥,我哥哥下山沒回來,我這是第一次來到這裡,想要去換取草木第二篇,應該去哪裡換啊?」侯小妹連忙問道,她的確是首次到來,之前都是她哥哥幫著忙叨,此刻正不知如何處理,就看到了白小純。

白小純微笑的給侯小妹介紹了一番流程,說的非常詳細,侯小妹不時點頭,到了最後完全了解,看向白小純時越發覺得眼前的小純師兄不但人好,懂得居然這麼多。

介紹完后,白小純看了侯小妹一眼,沒忍住,於是右手抬起一指草木第一篇的石碑,裝出雲淡風輕的樣子開口。

「看到那座石碑了吧,能在那上面留下印記的,都是整個宗門內的天驕之輩,任何一個人,未來的成就都會轟動修真界。」

「別人我就不說了,我給你介紹一下第二名,你看那個寶瓶的印記,那是我們香雲山的天驕之女,周心琪!」

「周心琪,原來這寶瓶代表的就是具備草木靈脈,被掌座收為弟子,註定會成為內門的周師姐!」侯小妹眼睛猛地一亮,抬頭望著第一座石碑上的寶瓶印記,目中露出崇拜之意,對於周心琪,她聽侯雲飛說起過,早就佩服的不得了,此刻一聽白小純的介紹,頓時更為振奮。

白小純繼續擺出風輕雲淡,在那裡等了半晌,可發現這侯小妹居然還在望著寶瓶,絲毫沒有理會騎在寶瓶上的烏龜時,心中頓時不爽了,他介紹了這麼多,不就是為了引出話題,談一下那隻好看的烏龜么。

「咳咳,這周心琪的確非凡,所以才會成為草木第一篇碑文的第二名!」他在第二名這三個字上,加重了一下語氣去提醒侯小妹。

侯小妹一愣,仔細一看,秀眉忽然皺起。

「第二名?排在周師姐上面的那隻烏龜是誰啊,畫的真難看。」

白小純聽到這句話,更不高興了,他覺得自己非常有必要教育一下眼前這個侯小妹,於是擺出嚴肅的模樣,語重心長的開口。

「那你就錯了,小妹你可知道,這好看的烏龜,是我們宗門內如今最神秘,最偉大,最超然的一個弟子么。」

「此人身上有著太多的傳聞,他的每一次出現,都會引起宗門的嘩然,引爆所有弟子的目光,讓無數人關注,讓無數人羨慕,讓無數人歡呼。」

「啊?」侯小妹性格單純,此刻聽到這些話,立刻愣了,將信將疑。

「你可知道,此人兩個月前橫空出世,使得周心琪九碑第一的願望破滅!」

「你可知道,此人一出現,就瞬間將這草木第一篇的第一,輕而易舉的揮手拿走。」

「你可知道,周心琪親眼目睹此事後,在這裡連續七天不眠不休,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挑戰,可直至最終拼了所有,也依舊還是第二,甘拜下風。」

「你可知道,我白小純……咳咳。」白小純越說越興奮,到了最後險些直接說出自己就是那偉大的龜爺,連忙忍住,他的理想是在眾目睽睽下說出身份,可不是在一個小丫頭面前說出,這會浪費情緒的。

「真的么?」侯小妹雙目內露出明亮的光芒,如同夜晚的小星星,看著那個小烏龜,一臉的崇拜,小臉紅撲撲的。

「當然是真的。」白小純心裡感慨,他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將一個走上歪路的孩子,成功的引導到了正道上,頗有一種成就感,此刻小袖一甩,不再理會沉浸崇拜中的侯小妹,向著第二座石碑走去。

擠過人群,等了片刻才等到一個空木屋,白小純大步流星的踏入,身影消失。

木屋如舊,白小純坐在石碑面前,再次畫下了那隻烏龜后,眼前一花,耳邊轟鳴時,出現在了熟悉的虛幻空間中,這一次沒有那冰冷的聲音出現,直接就有近乎無數的草木碎片,驀然顯露。

白小純胸有成竹,目內露出精芒,雙手飛快,眨眼間一株株靈草,就瞬息完整。

時間流逝,當一炷香的時間結束時,擺在白小純面前的殘片,只剩下了不到五千,這成績比他草木第一篇時,好了不少。

可惜時間到了,白小純眼前一花,再次清晰時已回到了木屋內,儘管如此,可他信心十足,拿起換來的草木第三篇,心中跳動著強烈的期待,轉身直接推開木屋大門。

看著外面的無數外門弟子,此刻還沒有多少人注意到名次的變化,白小純心中升起豪氣。

「這一次我要震撼全宗,讓大家都知道,我白小純就是偉大的龜爺!」白小純甚至在腦海里都浮現出了自己被萬人崇拜,甚至侯小妹吃驚的畫面。

一想到這裡,白小純都忍不住笑出聲來,於是他傲然的抬起右手,正想大吼一聲,主動提醒大家自己就是那偉大的龜爺……

可就在這時,忽然他身邊正在排隊試煉的外門弟子里,傳出聲音。

「你們說那搶了周師姐風頭的小烏龜,還敢出現么?」

「應該不敢了吧,周師姐的那些傾慕者,一個個都瘋了,據說正在整個南岸尋找那隻小烏龜,而且放下言論,一旦找到,要將其活活的剮了……」

「我也聽說了,甚至還有內門弟子參與進來。」

白小純右手剛剛抬起,聽到這些議論后,他頓時心驚肉跳,尤其聽到內門弟子都參與尋找自己時,額頭冒出一層冷汗,右手趕緊撓了撓腦袋,佯裝若無其事的樣子,飛快的放下。

心中憤憤,露出愁眉苦臉的模樣,哀傷嘆氣的樣子,鑽入人群里。

「太過分了,太欺負人了,我不就是拿個第一么,內門弟子都出動了,至於么。」這一次,他的神情是真的,一點都沒裝。

剛剛走入人群,已有人發現了第二處石碑的變化,很快的,陣陣無法置信的嘩然之聲,轟天而起。

-----------

今晚12點,繼續約!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