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四十一章 血魔就是血主!

第二百四十一章 血魔就是血主!

作者:

宋君婉來臨前,白小純在洞府內等了好多天,他琢磨著宋君婉出關后,說過會來找自己,可如今明天就要血子試煉了,可對方居然還沒出現。

正考慮要不要自己主動時,聽到了外面宋君婉的聲音,白小純立刻眼睛一亮,乾咳一聲,沒有立刻打開洞府外出,而是準備藉助這個機會,讓對方在外面多等一會,從而抬高自己的價值。

甚至他自己也並非完全確定,畢竟血子試煉時,他若不參與,也是他的一個機會,只要能悄然無息的進入宋君婉的洞府,就可以有機會獲得那永恆不滅之物,用不著非要去參加血子試煉。

只是這樣的話,也存在了很大的風險,與血子試煉的危險比較,很難取捨。

白小純正思索時,他的洞府大門,突然無聲無息的開啟,宋君婉一步走來。

「你!!」白小純嚇了一跳,趕緊後退幾步,驚疑不定,這可是他的洞府,四周更有一些陣法禁制,可這宋君婉,居然能自己進來。

「我是中峰大長老,代血子號令中峰,這裡的一草一木,任何洞府,我若想進去,誰也阻不了。」宋君婉似笑非笑,目光在白小純身上一掃,似看穿了之前白小純內心的打算。

「況且夜葬師弟怎麼會拒絕讓我進入洞府呢,所以與其你開口,不如我自己進來好了。」宋君婉說著,坐在了一旁的石椅上,拄著下巴,雙眼帶著說不出的嫵媚,這目光似帶著鉤子,勾的白小純心驚肉跳,趕緊臉上肅然,沉聲開口。

「血子,對你真的那麼重要麼?」白小純神色嚴肅,望著宋君婉。

宋君婉凝望白小純,沉默許久,點了點頭。

「中峰,多少年來都是把持在我宋家手中,代代血子,都是宋家天驕所有,可這一次卻出現了不同。」

「老祖與無極子老祖二人有一個交易,以血梅那賤人具備血子爭奪資格為條件,換來了天道築基的信息。

可惜宋缺不爭氣,沒有獲得天道築基,而血梅那賤人居然地脈九次潮汐……如此一來,缺兒根本爭不過血梅,這個血子,只能我來去爭奪!」

「我希望你作為我的護法,幫我一起爭奪血子身份!」宋君婉望著白小純,等待他的答覆。

白小純沉吟,

聽到血梅的話語后,他心底對這件事情的判斷更為清晰,只是對於這血子爭鋒,他覺得有些危險,抬起頭時,神色凝重,沒有開口。

「我不會讓你白白相助,你如今也是血色長老了,我若成功……一定力薦你擔任下一任的大長老!」宋君婉緩緩說道,說完后,她臉不知為何,有些紅暈,目中的嫵媚,又多了一些,彷彿化作了無數個鉤子,勾的白小純暗呼妖孽。

他咳嗽一聲,不去看宋君婉那勾人的眼睛,內心在衡量得失,不參與血子試煉,去暗中獲取永恆不滅之物,有很高的風險,而去參加血子試煉,一樣有風險。

只不過一個是不可控,一個是略微可控,一個是冒險之後失敗的可能性很大,一個是冒險之後,成功的可能性不小。

兩者對比,白小純自然有了選擇,此刻暗中一咬牙,看向宋君婉。

「你想成為血子,我自然要幫你,和我說說,這血子試煉的過程是什麼?如何才算晉陞血子?」白小純仔細問道,內心也打定主意,就算是去幫助,自己以保命為主,如此一來,想必危險程度就會降低很多。

宋君婉神采飛揚,目中露出奇異之芒,望著白小純,許久之後掩口一笑,雙眸柔和,輕聲開口。

「血子試煉,對很多人而言是很隱秘的事情,我也不瞞你,每次試煉都會出現死亡。」宋君婉話語一出,白小純儘管有準備,也不由得心頭一跳,他最怕聽到死亡這兩個字,頓時有些發愁。

「因為試煉的地點,並非是在外界,而是在我們的腳下……」宋君婉聲音輕微,可說出的話語,卻如驚雷。

「腳下?」白小純一怔,低頭看向地面,內心升起一個念頭,雙目微微收縮后,倒吸口氣,顯然是想到了答案。

「你當年第一次看到血溪宗時,是不是覺得……我們血溪宗,像是一隻大手?」宋君婉向白小純輕笑,也猜到白小純心中已有結論。

「血溪宗,正是一隻大手,一隻從通天河內伸出的巨人的手,而血溪宗的所有功法,也都是多少年來,一代代人研究這隻巨手,從而創造出來。」

「我們稱呼這巨人為……血祖!」宋君婉目中露出狂熱,那種崇拜,已超越了一切,這一點不只是她,整個血溪宗大都如此。

白小純眨了眨眼,沒有說話。

「血祖雖是巨人,可與我們一樣,擁有血肉,擁有骨頭,擁有五臟六腑……」

「想要成為血子,需要獲得血祖的認同,這認同,就是血祖五臟之晶,通過中峰血子殿的入口,可以進入這中峰內部,順著裡面的經脈血管,可以進入血祖的體內。

而對應我中峰的,是五臟之心,在那裡,存在了心血之晶,於試煉中,第一個獲得血晶之人……就會被認可,會被中峰認可,能撼動一峰血氣之力,壓制一峰修士修為,更可讓一峰修士戰力攀升,這……就是血子!」宋君婉話語一出,白小純深吸口氣,他之前雖對血子有所了解,可直至這一刻,才真正明白了血子為何地位尊高。

有血子的山峰,與沒血子的山峰,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語!

「我聽說過一個傳說。」白小純忽然問道。

「你是說血魔的傳說吧。」宋君婉笑了笑,見白小純點頭后,她繼續開口。

「這個傳說,是歷代老祖們共同獲得的結論,他們認為,在這血祖的體內,一定還存在了一枚真正的傳承血晶!

傳承的不是五指血子,而是……血魔,凌駕於血子之上,甚至凌駕於老祖之上……因為根據宗門多少年來的一代代推測,如果血魔一旦出現,因血溪宗多少年來,始終以靈血修行,那麼這血魔可以一念壓制血溪宗下到外門,上到老祖,所有人五成修為!

也同樣可以一念之間,讓我血溪宗所有人的戰力,暴增三成!這樣的人物,血魔二字已經難以形容,所以就出現了一個……外人所不知道,唯有我們老祖家族的嫡系,才可以知曉的名字……」

「血主!」宋君婉輕聲開口,吐出這兩個字。

「可傳說就是傳說,至今為止,歷代老祖都在血祖體內尋找過,雖然有大半區域還無法踏足,可在已知的區域里,沒有發現有傳承存在。」

「我也很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我血溪宗出現一人,成為血主,可老祖們也明白,一旦血主出現,那麼此人要麼將帶領血溪宗,走向前所未有的輝煌,要麼就是讓血溪宗,分崩離析……有的老祖希望存在血主,有的則不希望,我宋家老祖,是希望有血主出現的。」

「不說這個傳說了,我和你說一下這一次的血子試煉。」宋君婉笑道。

「這一次的試煉,最終的目標是幫助我獲取血晶,而在這過程中,重點是戰力與速度,你與我的其他護法需要做的,就是全力護送我,在血梅之前,進入心房!」

「只要我第一個踏入心房,那麼血晶就屬於我!」宋君婉深吸口氣,目中露出自信。

「一共幾個護法?」白小純問道。

「我與血梅,每個人可以帶二十個護法,進入試煉之地。」宋君婉平靜開口。

「這麼多?如果是護法先進入心房呢?」白小純有些詫異,問了一句。

「原則上,我與血梅帶著的護法,任何一個,都可以成為血子,只要第一個進入心房,獲得血晶,融入體內,就是血子。」

白小純眨了眨眼,他才不信宋君婉的這句話,若真如此,那麼難保出現意外,想來除了有一些限制的手段外,護法的人選,也是關鍵所在。

宋君婉輕笑,沒有解釋太多,實際上的確如白小純所預料的那樣,血梅與宋君婉,是被老祖指定的血子人選,自然有手段可以限制,不會出現意外,而這手段,則是一枚融入體內的特殊令牌。

只有具備令牌者,才可以進入心房,不具備令牌,根本就進不去。

沉吟片刻后,白小純一咬牙,內心終於徹底決斷,他沒有想過去爭奪什麼血子,畢竟他不是血溪宗真正的弟子。-

他的目標是大長老的洞府,所以他必須要讓宋君婉成為血子,這樣自己攀升成為大長老,一切就完美。

為了達成所願,白小純已在血溪宗多年,此刻終於到了這一步,一切……就在眼前!

「明日清晨,血子殿前,我會到!」白小純抬起頭,沉聲開口。

宋君婉深吸口氣,望著白小純,目中的神采更多,掩口一笑,一步走出,到了白小純的面前,輕輕俯身,在他的耳邊,帶著唇內的熱氣,輕聲呢喃。

「你若成為了大長老,那麼……我們之間,很多事情,並非不可能……」

說完,宋君婉臉上發熱,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句話,說完后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飄然而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