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47章 這是什麼?

第247章 這是什麼?

作者:

?宋君婉的話語,讓她身邊包括白小純在內的十個護法,神色各自不同,如宋缺那裏,儘管面色陰沉,可卻沒有什麼太多的變化,顯然來此之前,他已經通過自己的身份,對於這血子試煉有了很大的了解。

況且若非是他天道築基失敗,這一次的血子試煉,原本是應該以他為主導,去與血梅爭奪的,眼下他爭不過血梅,宋家才會選擇了宋君婉,來爭奪走這一代代幾乎都是被宋家把持的中峰血子。

對此,宋缺在宋家內,已讓很多老輩不悅,而夜葬的崛起,也給了他極大的壓力,尤其是宋家對於夜葬似頗為看重,這一切使得宋缺沒有了退路。

宋家在血溪宗內根深蒂固,嫡系也有不少,宋缺作為這一代的嫡系門面之人,他知道有太多的同族在等著自己跌倒,等著取而代之。

他必須要去闖出一條路,拼了全力,去讓小姑成功,只有這樣,他才可以證明自己的價值,更是憑着這份功勞,也才會有日接替血子之位的可能。

甚至他都壓下了對夜葬的厭惡,此刻在宋君婉話語后,第一個開口。

「此番血色荒漠,宋某必定付出全力,也決不允許自相殘殺,請大長老放心,若有人敢胡亂行事,如果我們失敗死在這裏也就罷了,若是大家都沒死,僥倖出去的話,我一定讓此人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宋缺眼中露出凌厲,更有殺意瀰漫,雙眼出現了血絲。

其他眾人呼吸微微急促,對於這種團體的失敗,就會全部被抹去的事情,讓彼此沒有太多信任,喜歡獨斗的血溪宗修士,此刻不得不放心大部分防備之心,團結在一起,全力對敵。

「大長老,只要你答應我的事情,能夠做到,這一次就算拼了性命,又如何!」

「宋家對我有大恩,我一定全力以赴!」眾人在沉默過後,陸續開口,彼此相互看了看,都看出了對方神色上對自己人的警惕,已少了很多。

白小純有些發愁,他發現自己似乎被宋君婉坑了……他知道這裏存在了危險,可卻沒想到這危險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若是團隊眾人失敗,居然會被抹去……

正心底嘆氣時,白小純發現四周眾人都看向自己,於是立刻昂首,神色露出冷酷傲然,淡淡開口。

「只要是君婉的事情,夜某赴湯蹈火,義不容辭!」

這話語一出,四周人神色古怪,尤其是宋缺,更是咬牙,可卻不得不放下成見,冷哼一聲不再看向白小純。

宋君婉目中有些歉意,沒有多說,而是低沉提醒。

「你們要重點注意對方那裏的三個人,分別是楊洪武,肖青,還有就是張雲山!這三人中,楊洪武與張雲山,疑似具備重寶,而那肖青……」宋君婉說到這裏,神色竟露出一絲忌憚。

「此人多年前,就應該結丹的,可卻偏偏沒有……他曾經是無極子老祖的坐下童子!」宋君婉低聲開口,將對面三人的樣子接待一番。

白小純有些心急,宋君婉這裏話語剛說完,另一處平台上的血梅,已經對其身後的護法交代完畢,這些血梅找來的護法,一個個殺意滕然,紛紛帶着煞氣,凝望白小純等人,目中露出不善。

不但是他們如此,宋缺等人一樣帶着殺意,看向對方眾人,尤其是白小純,他曾經在靈溪宗時,最不怕的就是比眼神了,輕車熟路,此刻一瞪眼,狠狠的看去。

「哼哼,比這個,我還從來沒怕過任何人!」白小純眼睛瞪的更大,可心中卻在尋找宋君婉所說的那三人,一一對照后,牢牢記住。

可以想像,這第二關的血色荒漠,眾人之間為了爭奪鑰匙,必定會展開血戰,這鑰匙,就是保命之物!

同時,因只有七個人可以進入第三關的血色古路,所以在數量上的多少,也直接影響了宋君婉與血梅之間對於血子的爭奪。

「宋君婉,我們開始吧!」血梅深吸口氣,驀然開口,右手抬起時一揮之下,她的手心內出現了刺目的紅芒,一塊血色的令牌,緩緩的從她手心內飛出。

這令牌的出現,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白小純更是多看了幾眼,知道正是有這令牌,所以血梅與宋君婉,可以不用與其他人一樣去進行第一關,就算是這第二關,也無需獲得鑰匙,會在七個時辰后,一同傳入第三關的血色古路內。

「這血溪的血子試煉,完全是內定,此事所有人都知道……」白小純感慨,又看向宋君婉,此刻的宋君婉雙眼露出寒芒,一樣右手抬起,同樣的血色令牌出現在了她的手心上。

這兩個令牌血光瞬間擴散,竟彼此升空而起,在兩個平台之間的虛無合併后,血光之強,擴散方圓無盡範圍,使得這八方的所有,都被染成了赤色。

與此同時,一扇大門在這血光內慢慢被勾勒出來,緩緩的開啟后,傳出陣陣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緊接着,兩道紅光****倒卷,飛向宋君婉與血梅,重新化作令牌融入她們體內。

「第二關開啟,隨我進去!」宋君婉驀然開口,身體一飛衝出,宋缺緊隨其後,其他護法,也都快速衝出,白小純也在其內,眾人簇擁宋君婉,直奔血色大門。

搶在血梅之前,這一行十一人,全部踏入血門內,此刻血梅等人也急速飛起,化作一道道長虹,陸續闖入血門。

很快的,這虛無的平台上再沒有了人影,而那血門也緩緩黯淡,幾個呼吸后,徹底無光,被虛無融化,消失不見。

血色荒漠,與其名字一樣,就是一片磅礴的沙漠,只不過這沙漠的砂礫,都是赤色,放眼看去,一片荒蕪。

陣陣帶着熱浪的風,掀起嗚咽之聲,在這沙漠上吹過,使得無數砂礫遊走起伏的同時,一股寂滅之意,也在這沙漠內滋生出來。

甚至地面上,在這殺戮遊走中,時而會露出一些被埋住的森森白骨,這是歷代中峰血子,在這裏死亡之人的屍體。

剛一踏入,白小純就立刻感受到了此地的氣息充滿了死亡之意,他立刻看向四周,也看到了不遠處的一具白骨,雙眼微微收縮。

不但是他這裏如此,其他眾人也是這樣。

「一炷香后,第一枚鑰匙會出現,在這裏,任何一枚鑰匙出現后,都會形成強烈的光柱指引,這光柱不會消失……

現在你們四散開來,一旦看到有鑰匙的光柱,大家立刻前往……首先拿到鑰匙者,其他人不得爭奪,全力保護!」

「而我,會去做誘餌,我斷定那血梅性格極端,必定不會等血色古路上再起廝殺,而是會選擇在這裏,集合其護法之力,要對我進行斬首之戰!」

「她若沒有這個打算,我也會逼她產生這個念頭,而若本就有這個想法……我會讓她大吃一驚,這七個時辰,全靠你們了!」宋君婉快速開口后,身體一飛衝天,單獨一人,疾馳而去。

飛到遠方半空時,宋君婉的聲音,帶着無盡的穿透力,驀然間回蕩八方。

「血梅,你可敢與我一戰!」

在這血色荒漠的另一個方向,距離白小純等人不遠,此刻血梅等人也都降臨出現,聽到了宋君婉的聲音,血梅眼中寒芒一閃。

「不用理我,你們去爭奪鑰匙,這宋君婉,我來對付!」血梅冷笑,身體剎那飛出,直奔宋君婉而去。

二人很快在半空中相遇,彼此目中都帶着殺意,驟然出手,似乎無極子老祖與宋家老祖有約定,所以宋君婉雖修為高深,可卻沒有越階的至寶,而血梅雖修為不足,可至寶很多,又有地脈九次巔峰潮汐,一時半刻,竟斗的旗鼓相當。

二人出手時,轟鳴之音,回蕩四方。

其他人神色凝重,宋缺也是吃了一驚,顯然沒想到宋君婉居然有如此魄力,遲疑時,宋君婉一遠去,宋缺咬牙,立刻選了一個方向飛去,其他人也都各自散開,心中對於宋君婉,敬服更多。

白小純看了看宋君婉的背影,眨了眨眼,也趕緊低頭選擇了個方向,飛奔而去。

「沒看出來,宋君婉竟自己做誘餌,逼血梅出手……她顯然有所準備,不過血梅那裏一定也準備不少,想要在這第二關就決定勝負,可能性不大,我看着兩個娘們,應該是彼此以試探為主。」白小純搖頭,快速跑遠,他打定主意,第一個鑰匙出現后,自己絕對不去搶。

「誰願意去搶誰就去搶,第一個時辰的鑰匙,需要保存到最後,拿到之人,一定會死的很慘。」白小純覺得這一次的試煉,雖然比不上隕劍世界,可這裏的一方面有時辰的限制,一方面又有死亡懸在頭頂,爭奪起來,必定腥風血雨,極為殘酷。

「哼哼,這第一個鑰匙出現在誰的身邊,誰就會倒霉……不對,是倒了大霉!」白小純快速奔跑,琢磨著自己躲得遠一些,這樣就沒危險了,時而看向四周,正感慨時,忽然的……在他的眼前,觸手可及的地方……在這一瞬間,一個紅色的光點剎那出現。

「這是什麼?」

白小純一愣,眼睜睜的看着這個光點,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裏,爆發出刺目的紅芒,形成了一道光柱,衝天而起。(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