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58章 中峰血光!

第258章 中峰血光!

作者:

?這女子……竟然是……杜凌菲!!!

那張臉,白小純絕對不會記錯,也不可能忘記,正是當日失蹤的……杜凌菲!

白小純整個人心神轟鳴,腦海掀起滔天大浪,他無論如何,也都無法想像,血梅的面具下,居然是這麼一張熟悉的面孔。

幾乎在白小純小肚肚這三個字傳出的瞬間,失去了面具的血梅,一樣心神轟鳴,整個人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這三個字,一樣成為了天雷,在她的腦海里轟隆隆的炸開,掀起心神的風暴,撼動記憶里的大浪。

這輩子,只有一個人,用這三個字來稱呼自己,那個人就是……靈溪宗的白小純!

「白小純!!」眼下,在白小純開口的剎那,杜凌菲心神轟鳴,一樣失聲。

她以為,自己這一生,或許再沒有與白小純相遇的可能,當日離去之時,她想要斬斷內心的思緒,抹去自己的回憶,可如今在聽到小肚肚這三個字的瞬間,她身體顫抖,她清晰的明白,自己……忘記不了靈溪宗,忘記不了落陳山脈,忘記不了……白小純。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靜止,在這心房的世界裏,白小純與杜凌菲,目光凝聚在了一起。

這一刻,白小純凝聚了全部修為的碎喉鎖,猛的一頓,哪怕會反噬也強行改變,咔咔聲從他的手臂骨頭內傳出,化作了劇痛,可白小純依舊下意識的,猛然改動,使得右手碎喉鎖,從杜凌菲身邊直接擦過。

只是……白小純可以勉強操控碎喉鎖改變,那是因他戰力強悍,施展出的雖是自己極限,可卻並沒有超出自身的神通範圍,可……杜凌菲這裏,這點石成金之法,顯然是某種需要耗費生命,才可以施展的超越自身的神通之道,如同孩童控制一頭猛虎,難以做到操控自如,更做不到停止。

「不!!」杜凌菲着急,身體顫抖,左手抬起用最快的速度,直接轟在了右手上,試圖改變這神通之力,咔嚓一聲,她的右手直接扭曲,雖略作改變,可身後的那巨大的手指虛影,卻沒有任何停頓的,直奔白小純轟然而去。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實際上都是在瞬間發生,眨眼間,那虛幻的手指,就落在了白小純的面前,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中,白小純噴出鮮血,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直接被拋出。

他身後的天妖身,此刻寸寸碎裂,一方面是白小純自身的反噬,另一方面則是杜凌菲的這一神通,威力莫測!

他的身體正飛快的化作金色,那不是不死金皮的光芒,而是整個人的身體結構,正在飛速的被改變,彷彿要化作一個真正的金人。

杜凌菲眼淚流下,整個人失魂落魄,瘋了一樣要飛向白小純。

「小純……」

白小純面色蒼白,在身體的金光中,這蒼白依舊明顯,望着杜凌菲,他有太多的話想要去問,有太多的話想要去說,他的目中露出複雜,正要開口時,再次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無法停頓,似全身的修為,都在這一刻紊亂,眼前都出現了模糊。

杜凌菲着急,這一刻她似乎忘記了血子試煉,忘記了自己的使命,她的眼中只有白小純,一晃之下,正要靠近,可就在這時……那之前從心臟上飛出的血晶,似乎感受到了白小純噴出的鮮血,居然在這一刻,好似燃燒,傳出了音爆之聲,速度轟然暴增,如同挪移,直接撕裂虛無,竟剎那間……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邊。

沒有絲毫停頓,這枚血晶似帶着歡呼與喜悅,更有激動振奮,直奔白小純心臟,一瞬碰觸,化作絲絲血氣沒有絲毫阻礙的鑽入,直接凝聚在了白小純的心臟位置,與其融合!!

在融合的剎那,白小純全身震動,一股劇痛從心臟處傳來,他發出一聲沙啞的嘶吼,身體在這衝擊下,再次被拋出,直接碰觸到了一條粗大的近乎枯萎的血管壁上,剛一碰觸,這血管原本枯萎,可卻在這一瞬,竟換髮出了生機,瞬間柔和,更是傳來一股巨大的吸力……

竟將白小純,直接吸入血管內,幾乎在吸入的瞬間,這條枯萎的血管,血光瞬間滔天而起,肉眼可見的,隨着血光蔓延,這條血管立刻從枯萎的狀態剎那恢復。

沒有結束,這蔓延直接擴散開來,眨眼的功夫,整個心房世界的所有血管,居然全部都在這血光中,直接恢復了生機,一個呼吸的時間,世界內的所有血管,全部如此,隨着蠕動,似有一股股大力從這一條條血管內迸發,直奔正中間的……心臟!

怦怦!

這枯萎的心臟,在這一瞬,猛的一跳,傳出一聲超越了天雷的巨響,這巨響傳遍四周,更是回蕩血祖體內。

可也就是跳動了一下,似乎用去了所有之力,藉助這一次跳動,從這心臟內,迸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推動力,推動融入血管內的白小純,順着血管,向著一個未知的區域,驟然而去。

做完這些,心臟重新枯萎,四周的血管,一樣如此,更有一股強烈的排斥,前所未有的降臨下來,任憑杜凌菲如何想要留下,也都無法做到,她複雜的望着白小純消失的地方,輕嘆一聲,知道白小純雖有傷勢,可在這裏,卻顯然另有傳承,不會有大礙。

沉默中左手抬起,將面具攝取后,身體模糊,很快的,就被排斥出了血祖體內。

不但是她被排斥出去,在心房外的古路上的宋君婉,一樣身體模糊,在這排斥中消失。

這一刻,整個血祖世界內,只有死人留下,而生者……只有白小純一人!

而之前心臟傳出的跳動之聲,雖只有一下,可卻轟鳴蒼穹大地,傳到了外界,讓天空失色,大地起伏,甚至通天河都散出波動,掀起浪花!

血溪宗內無數修士,也都在這一瞬,心臟不受控制的跳動,甚至修為都瞬間一頓。

下到外門,上到老祖,全部如此!

「怎麼回事!!」

「不對勁,剛才我的心臟竟不受控制!」

「修為停頓,似出現了不穩,怎會如此!!還有剛才,是什麼聲音!」少澤峰,無名峰,中峰,屍峰,所有修士,大長老,即便是血子,也都紛紛色變,齊齊飛出時,就連祖峰上的那些大長老,還有閉關潛修的歷代血子晉陞成為的血擘,還有血溪宗的老祖,全部心神震動。

宋家老祖打坐中,雙眼驀然開闔,神色動容。無極子也從洞府內走出,遙望遠方,目中露出深邃之芒。

「莫非是中峰血子抉擇出來了?」

「可就算是血子抉擇出,也不會如此誇張……」

就在這所有人吃驚時,血梅與宋君婉的身影,還有宋缺等人,全部都在半空中出現,被血祖體內的奇異之力,傳送歸來。

宋君婉呼吸急促,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血梅,可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夜葬,她內心咯噔一聲,以為夜葬失敗,可卻發現血梅那裏也不像是晉陞血子的樣子。

血梅帶着面具,目中露出迷茫,整個人似失魂落魄。

隨着眾人的出現,隨着之前變化的突兀,在這血溪宗眾人都驚疑不定時,突然的,從中峰上,在這一刻,爆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血光,這血光衝天而起,在半空中血光凝聚,竟組成了一張巨大的面孔。

這面孔,赫然是夜葬!

「中峰血光,血子標誌!!」

「這……歷代血子爭奪,成功晉陞者,所在山峰會形成光柱,凝聚面孔,夜葬……他是血子?這怎麼可能!!」

「這一次的中峰血子,應該是血梅與宋君婉二人之一,怎麼會是……夜葬!!」

在看到這面孔的剎那,所有血溪宗的修士,全部睜大了眼,嗡鳴議論,驚呼駭然之聲,紛紛傳出,所有人都對這一幕大為震驚。

尤其是祖峰上,更是在這一瞬,一道道神識爆發而來,更有老祖的神識在內,似也極為吃驚!

可無論這些人如何吃驚,中峰的修士都在這一瞬,體內轟鳴,一股對他們而言至高無上的威嚴,不管他們的意願如何,都控制不住的從體內滋生出來,使得所有中峰修士,呼吸急促,下意識的向著天空上夜葬的面孔,齊齊跪拜。

宋缺,宋真,宋君婉,血梅,神運算元,所有人……只要是修行了中峰的秘法,都在這一刻,不得不跪拜,若不跪拜,似體內的血氣都要崩潰。

這,就是血子之力,掌控一峰!(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