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62章 老祖義子!

第262章 老祖義子!

作者:

?「夜葬,你可知罪!」白小純話語剛剛說完,一聲冷哼從石台上的宋家老祖口中傳出,聲音字字如天雷炸開,回蕩洞府,使得白小純這裡腦海轟鳴,震耳欲聾。

體內修為都在顫抖,似要被這聲音震碎,白小純面色蒼白,在他感覺,這一刻的宋家老祖,好似化作了怒海,而自己則是這怒海中的孤舟,隨時可以被毀滅淹沒。

他險些沒忍住,要去動念頭壓制對方的修為,好在這股衝動被壓下,想到之前宋君婉的話語,白小純難以分辨是真是假,可回憶與對方的點點滴滴,白小純一咬牙,在宋家老祖的威嚴下強行抬頭,直視宋家老祖。

「夜葬何罪之有!」白小純一字一字開口,露出一股鐵血與冷酷之意,身上的血氣更是散出一些,就連聲音也都冰冷下來。

「中鋒血子,只能在宋君婉與杜血梅之間產生,不管什麼意外,其他人成為血子,都要將身份歸還!」

「你獲得了不該屬於你的身份,老夫要將其收回,你可服氣。」宋家老祖淡淡開口。

「我夜葬對宗門更是忠心耿耿,立下無數功勞,區區血子身份,我若得不到也就罷了,既然得到,老祖說收就收,我夜葬反抗不了,可我……不服!」白小純忐忑緊張,可卻看出了一些端倪,對方若真的要收走自己的血子身份,根本就不用說這麼多廢話,直接滅殺就可以了。

而現在,卻說了這麼多,顯然對於自己的身份,這宋家老祖並非是要收走,另外最主要的,血子身份,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收走的,即便是自己死亡,想要誕生下一位血子,短時間怕是做不到。

否則的話,中峰也不可能這些年來,始終沒有血子出現。

想到這裡,白小純表面上越發擺出堅毅的樣子。

宋家老祖看了白小純一眼,冷哼一聲。

「君婉那丫頭,知道老夫的喜好,教了你不少事情么。」

白小純眨了眨眼,沒有吱聲。

「夜葬,你可願拜老夫為義父,成為我的義子!」宋家老祖袖子一甩,從石台上站起,淡淡開口,聲音卻更為轟鳴,在這洞府內炸開。

白小純心神震動,更是被宋家老祖如此直接的話語所震,抬頭時望著宋家老祖,儘管二人之間有著修為與年齡上的巨大差距,可白小純還是看出了這宋家老祖,說出這番話時,沒有惡意,而是真的看重自己。

他的心裡忽然有些觸動與複雜,沉默片刻后,向著宋家老祖,抱拳深深一拜。

「夜葬拜見義父!」

宋家老祖原本嚴肅的臉上,此刻露出一絲笑容,目中藏著白小純看不到的讚賞,實際上誰成為血子,對他來說不是特別的重要,重要的是……此人不但要對宋家親近,更是要有自己的骨氣。

血子,那是血溪宗的門面,掌握一峰之力,更是未來在戰爭中,起到極為作用之輩,這樣的人,才是血溪宗所需要的。

而夜葬這裡,他早就關注,無論是心性還是手段,都讓他滿意,尤其是丹道,更是驚人,讓他很是欣賞。

他唯獨不滿的,是夜葬的根基不夠,凡道築基,在他看來是軟肋之處,將會影響夜葬日後的發展。

「戰爭在即,你若能立下戰功,老夫出面與其他幾位商議,為你逆天改變,重塑靈海,雖做不到一步登天,可讓你以凡道結丹,還是有幾分把握。」

「一旦結丹,你就是血擘,未來到底能走到哪一步,要看你個人的造化了,不過以你的氣運,說不定還真有可能,走出屬於你自己的道路。」宋家老祖神色緩和下來,語氣也柔和一些,右手抬起一揮,一個拳頭大小,紫色的燈籠,從他的袖口內飛出,漂浮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你既身為老夫的義子,此物送你防身,這是老夫當年的一件法器,可釋放血火,焚燒一切,堪比尋常結丹一擊之力。」

白小純望著面前這個紫色的燈籠,能看出這一定是宋家老祖的心愛之物,時常在手中溫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絕非凡品之物,甚至撲面而來的那種凌厲之感,讓白小純好似面對一團熊熊烈火。

而對方能把此物送給自己,顯然是真的將自己看成義子。

想到這裡,白小純得到寶物欣喜的同時,複雜也更多了。

「多謝義父!」白小純低頭,輕聲開口。

「你身為血子,可在祖峰開闢洞府,任意來往此地,又是老夫義子,准你隨時來拜見老夫,一些修為上的事情,若有不懂,老夫為你解答。」宋家老祖說到這裡,臉上的笑容更為明顯了一些,目中露出鼓勵。

「下去吧,七天之後,舉行血子登基,昭告天下,夜葬……成為我血溪宗中峰血子!」

白小純有些發懵,他沒想到這麼簡單就把這件事情熬過去了,甚至宋家老祖的話語與給他的感覺,對自己這裡是真的非常看重,直至白小純離開了宋家老祖的洞府,回到了中鋒后,坐在自己的洞府內,他都覺得這一切如同夢幻。

先是發現血梅居然是杜凌菲,隨後自己不但成為了血子,更是成為了血魔,而宋家老祖又收自己為義子,這一切,讓白小純覺得……血溪宗對自己真的是太好了,已經讓他覺得心裡,過意不去了。

在白小純這裡心中感觸時,夜色稍晚,白小純神色一動,抬頭時,看向洞府外,很快的,就有一個聲音,帶著恭敬,從洞府外傳來。

「夜葬尊者,神運算元求見。」

洞府外,神運算元一臉阿諛的站在那裡,小心翼翼,滿是恭敬的開口,從看到白小純成為血子后,他就忐忑不安,一想到曾經的過節,他就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不敢拖延,察覺到白小純回來后,就不惜肉痛,準備了一份大禮,趕緊過來拜訪。

白小純正琢磨心事,被神運算元打斷,很是心煩,冷冷的說了一句。

「何事!」

聲音傳出洞府,落入神運算元耳中,他聽的心神一跳,暗自叫苦,琢磨著對方語氣不善,這是準備要拿自己秋後算賬,腦海中不由得想到了無數個可以收拾自己的方法,無論是把自己關入血牢,還是把自己送上戰場,有太多的手段,能置自己於死地。

尤其是他身為中峰長老,也無法脫離與背叛,此刻越想越是恐慌,在生死與死之間掙扎著急,最終咬牙,噗通一下跪在了白小純的洞府外。

「求血子開恩,大人不記小人過,我之前不懂事,求血子網開一面,我願送出一張早年偶然獲得的上古神力符,請血子息怒。」說著,神運算元忍著肉痛,取出了一張青色的符紙。

此符散出古老的波動,剛一拿出,哪怕白小純在洞府內,也都立刻察覺,他內心微動,起身走出洞府,到了神運算元的面前,一把將這符文拿過,看了幾眼后,怦然心動。

這上古神力符,其煉製的方法已經失傳,可以短時間內,讓人的肉身之力暴增,肉身越強,則使用后獲得的力量就越強。

對於白小純來說,一旦使用,其戰力將攀升到一個驚人的程度。

白小純看了神運算元一眼,將這符文放入儲物袋內,乾咳一聲。

「大家都是同門,你不用這樣,以前的事情,我早就忘記了。」說著,還拍了拍神運算元的肩膀。

神運算元原本忐忑不安,恐慌生死,此刻聽到白小純的話語,他頓時感動,那種絕處逢生,而且對方如此寬宏大量的舉動,讓他都有種感激的心態。

於是連連作揖,發誓為夜葬馬首是瞻,在看到白小純滿意中帶著鼓勵的微笑后,神運算元更感動,這才離去。

白小純眨了眨眼,有所明悟,他覺得以自己現在的地位,只要稍微釋放一些善意,立刻就可以收穫數倍的回報。(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