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們1定很想我

第二百六十七章 你們1定很想我

作者:

?「靈溪宗的兄弟姐妹,我白小純,回來了!」

白小純聲音轟鳴,回蕩在這靈溪宗的南岸,甚至北岸那裡也略有聽聞……

原本很是熱鬧,人聲鼎沸的靈溪宗,在這一刻,竟詭異的瞬間安靜了……天空上那些鳳鳥,身體一抖,幾乎都忘了飛行。

香雲山上,自從李青候閉關后,周長老代一山掌座之職,此刻正打坐,突然聽到了那如雷霆般的話語,整個人愣了一下。

周心琪,原本在種道山修行,此刻剛剛結束了打坐,正要外出時,也聽到了外面的天雷滾滾,整個人面色瞬間一變。

許寶財,此刻正在青峰山上拜訪幾位好友,正當著他們的面吹噓自己無所不知時,忽然被這天雷打斷,整個人睜大了眼。

張大胖正愁眉苦臉的在許媚香的面前,聽著許媚香的訓斥,在這一瞬,猛的抬頭,聽到了白小純的呼喚。

整個南岸,所有修士,所有曾經被白小純無意中連累的弟子,都在聽到這句話后,全部呆住……

香雲山上,一位長老正在講解修行,四周不少弟子正認真的聽聞,此刻白小純的聲音,轟鳴而來,打斷了所有之時,那位長老面色大變,這些弟子也有一些,心神震動。

還有種道山上,鄭遠東正拿著一枚玉簡,面色陰沉,這玉簡內的消息,讓他很是頭痛,此刻正要發布一道任務出去時,突然聽到了外面的聲音,他腳步一頓,臉上表情立刻變化。

同樣在種道山上,有兩位太上長老,此刻一樣神色微變,他們正是當初被白小純那枚引斥之力凝聚的珠子,撕裂了衣服之人。

白小純看著自己一吼之後,整個南岸都寂靜了,就連天空的鳥都不飛了,而那些原本飛行的修士,也都一個個瞬間停頓,他立刻感動。

「大家都還記得我……他們一定是非常想念我,沒有我的日子,恐怕就連修行都是枯燥的……陳飛,你說是不是。」白小純扭頭對著身邊陳飛四人,感慨的開口。

陳飛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只能硬著頭皮恭維起來。

「白師叔神功蓋世,聲名赫赫,回來后一吼之下,靈溪宗內內外外,全部振奮!」陳飛這麼一開口,他四周那三人都傻眼了,他們之前聽到白小純的話語,就已經呆了一下,看到四周的反應這麼大,又呆了一下,

此刻再聽到他們心目中一向冷酷的陳飛師兄,居然說出這種話語,更是倒吸口氣。

他們三人沒經歷白小純的時代,屬於是後進宗門者,只趕上了白小純的末期,對於白小純的諸多事情,只是聽說,沒有親身經歷,此刻只能面面相覷。

「哈哈,那是,大家非常想我啊,你看我只是喊了一聲,大家都激動的呆住了。」

「你們放心,我回來了,再也不走了……」白小純感動,正要繼續大喊幾聲時,忽然的,有陣陣驚天動地的尖叫,從南岸三山中,轟然爆發。

「蒼天無眼啊,白小純回來了!!」

「該死的,他不是出去歷練了么,這才幾年啊,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好,靈尾雞剛剛多了一些……」

「煉藥狂魔歸來!!」

無數的尖叫聲驟然回蕩時,天空上的那些鳳鳥,發出慘叫,瞬間飛走,那些在半空的修士,一個個倒吸口氣,能在半空飛行的,大都是築基,想起了當日廣場上白小純恐怖的撕衣大法,一個個頭皮發麻,急速遠去。

還有三座山峰上的那些尋常弟子,都想起了曾經的凄慘,一個個悲憤。

周心琪咬牙,對於白小純的話語,她心頭暗恨,冷哼一聲,索性繼續閉關……

許寶財哭喪著臉,有心不出去,可一想到白小純的身份,趕緊飛出接駕。

白小純眨了眨眼,聽著四周那些尖叫,他乾咳一聲,摸了摸鼻子后看向身邊的陳飛四人。

「哈哈,你們看大家多熱情……」

陳飛額頭冒汗,他絞盡腦汁,也都想不出如何接話,其他三人看向白小純時,敬畏如天人,他們無法相信,居然有人能一句話,讓南岸近乎崩潰……

白小純也覺得有些尷尬,心底不服氣,暗道自己在血溪宗,可是血子,走在哪裡,都要被人恭恭敬敬,誰敢說半個不字,自己一瞪眼,對方立刻嚇的發抖。

正心裡不平衡時,紫鼎山上,張大胖仰天長嘯,化作長虹飛出紫鼎山。

侯小妹正在打坐,此刻驚喜,整個人雀躍,急速衝出……

還有黑三胖,還有侯雲飛,所有與白小純交情不淺之人,心情與旁人不同,喜悅中飛出。

鄭遠東乾咳一聲,不好不出面,於是也在種道山上,目光遙望了一下白小純,想起對方之前的調皮搗蛋,啞然一笑。

更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包含了喜悅的嘶吼,從北岸傳來,身體已長到了十丈大小的鐵蛋,如同一座小山,從北岸直接衝來,吼聲驚天動地的同時,更引起了北岸的萬獸咆哮。

這咆哮,立刻讓北岸全部驚呆,不少北岸的弟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跟著飛出,到了南岸后,遙遙的看了白小純,立刻愣了一下,隨後面色大變,倒吸口氣,失聲驚呼。

「白小純!!」

「他回來了!!」

在這驚呼中,不少北岸弟子尖叫,急速退走,趕緊將這個消息告訴所有北岸同門,很快的,北岸轟動……

白小純大笑,快走幾步,鐵蛋衝來,在白小純面前停下,睜著大眼睛,一臉喜悅,身子竟緩緩縮小,變成了剛出生時的模樣,咬著白小純的褲腿,說什麼也不鬆口,似擔心白小純再把它扔下獨自出去玩耍。

白小純喜悅,抱起鐵蛋,又一把抱住來臨的張大胖,張大胖激動,似有太多話想要去說,可看到侯小妹來臨,於是向著白小純擠眉弄眼,這才讓開。

白小純哈哈一笑,看著侯小妹,他此刻已不是當初的懵懂,經歷了血溪宗的一幕後,白小純已成熟了不少,此刻主動上前,一把抱住侯小妹。

侯小妹俏臉通紅,連連嬌嗔。

很快的,侯雲飛,許寶財,還有之前在隕劍深淵內的那些承了白小純大恩的弟子,紛紛出現,全部激動,上百人簇擁著白小純,彼此笑談之聲散開,一邊說著白小純不在的這些年,宗門內發生的事情,一邊向著種道山飛去。

白小純也趕緊問了問眾人關於李青候的事情,眾人都不大清楚,可卻沒有聽到什麼不好的傳聞,白小純這才放心。

這被上百人簇擁離去的一幕,落在很多人眼裡,尤其是那些對於白小純的事情,沒有親身經歷,只是聽說的弟子,全部都帶著不可思議。

他們無法想象,在宗門內,居然會有一個這樣的人,讓很多人無奈的同時,也讓很多人真心的相伴。

「我聽說過白師叔的很多傳聞……」

「白師叔,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我隱隱覺得,似乎從白師叔方才踏入宗門的那一刻,靈溪宗都與往常不大一樣了,平日里雖熱鬧,可卻難免有些戰爭即將爆發的沉重壓抑,可現在……這壓抑居然沒了?」陳飛身邊的三人,彼此喃喃低語。

陳飛沒有跟隨,而是在山門旁,望著一群人遠去時,白小純的背影,他的目中露出複雜,聽到身邊三人的話語后,他沉默片刻,輕聲開口。

「他,就是白小純……我靈溪宗的准傳承序列,天道築基,無與倫比,一個人的光芒,壓過了所有人,讓所有人都愛恨交錯,可卻又心服口服的……白小純!」

三人不再開口,目中露出一絲明悟,看向白小純的背影時,敬意更多。

在這整個靈溪宗,因白小純的歸來而出現了轟動之時,也有一個人,在北岸的鳶尾峰上,走出了洞府,遙望南岸。

這是一個女子,輕風吹起她的秀髮,露出那吹彈可破的絕美容顏,她的目中似蘊含秋水,身子凹凸有致,存在了無窮魅力,雖裝束保守,可偏偏那目中的風情,使得她整個人如同一團火,讓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哪怕會被焚燒……

「哥哥,你終於回來了……」女子掩口輕笑,發出清脆之聲。(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