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64章 延時的意外……

第264章 延時的意外……

作者:

?白小純愣了一下,上前一把拿起金葉,仔細的看了看后,這葉子除了顏色之外,其他都很尋常,看不出什麼端倪。

至於那龜殼,更是死寂,雖充滿了歲月滄桑之感,可卻沒有任何白小純所想像的永恆不滅之物的感覺。

「永恆不滅之物呢?」白小純有些抓狂,他不甘心的四下尋找,可找了半晌,依舊是除了那龜殼與金葉外,再沒有什麼物品了。

甚至他還將那金葉子咬了一口,可牙齒都差點蹦了,也咬不斷葉子,此物顯然是不能吃的,白小純更抓狂了,雙眼赤紅,他覺得自己被耍了,直接將假夜葬的魂拎了出來。

「該死的,說好的永恆不滅的秘密呢!!」

「這裏除了一片葉子與一個龜殼,什麼都沒用!!」白小純怒道。

假夜葬的魂也呆了,四下亂看,整個人一樣懵了。

「不能啊,那神秘的宗門的確是告訴我在這裏啊……」

白小純那種被耍了的感覺,此刻格外的明顯,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不惜冒着生命危險,終於到了這裏,卻沒有收穫太多后,他的委屈已經如大海一樣。

又在這四周找了好久,最終白小純絕望了,他獃獃的看着那個龜殼,儘管他很喜歡烏龜,可這龜殼太小了,比龜紋鍋小了太多。

「莫非說的永恆不滅之物,是這龜殼?可我要個龜殼有什麼用啊……」白小純都快哭了,長吁短嘆,愁眉苦臉的拿着龜殼與金葉,走出光門,看着被自己挖出大坑的洞府,白小純哭喪著臉,又一點點的掩埋,直至將洞府的地面恢復原樣后,這才無精打採的離去。

走出洞府後,他長嘆一聲,抬頭看着天空,覺得這個世界和自己開了一個玩笑。

「我辛辛苦苦啊……」

「我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險啊……」

「我……我……」白小純悲憤,回到了血子殿後,不甘心的拿出金色葉子與龜殼,又仔細的研究,這一次有了一些收穫,他發現那金色的葉子,怎麼也都撕不碎,異常堅韌。

可除此之外,就沒別的不同了,甚至他覺得這葉子上或許藏了一些功法,可哪怕他開啟了通天法眼,也都沒有看出藏着字。

至於那龜殼,更是死物一樣,彷彿都風乾了,雖然是實心的,可想來裏面曾經存在的烏龜,早就成為了乾屍。

這一夜,白小純都沒休息好,第二天清晨,他眼睛紅紅的,終於放棄了研究,長嘆一聲,滿心悲哀。

假夜葬的魂,已經嚇的不敢出聲,他生怕白小純憤怒之下,將自己給滅了,可他也委屈,他是真的沒有說謊。

絕望中的白小純,此刻再也不想繼續留在血溪宗了,他連連嘆息,正琢磨找個理由離開血溪宗,回靈溪宗時,忽然遠處從四周其他三座山峰,分別有一道長虹呼嘯而來。

這三道長虹內,分別是三峰的血子,三人都面色輕鬆,臨近后,寒暄一番,白小純心底詫異,不知道這三人來此的目的是什麼,於是也笑談幾句。

一旁的少澤峰血子,有些不耐,看向白小純時,忽然開口。

「夜葬,我三人有密報,靈溪宗天道築基白小純,這些年並非在靈溪宗內閉關,而是於數年前外出歷練,疑似進入了我血溪宗的範圍之內,此消息真假難辨,不過只要有一絲可能,也是我等斬殺白小純的良機!」

白小純一聽這句話,內心咯噔一聲,可神色卻保持不變。

「我等身為血子,當年曾在老祖面前立下軍令狀,誓必斬殺白小純,滅了靈溪宗這位天道築基的苗子!」

「修行之事,就是斬殺這樣的天驕,滅其生機,奪其氣運,成就我等自身大道!」

「這是血子之約,如今你也身為血子,我等要共同進退,軍令狀上有我們的三人的名字,也自然要有你的名字!」少澤峰血子凝望白小純,嚴肅的說道。

一旁的屍峰血子與無名峰血子,也都肅然點頭,紛紛看向白小純,一副你若不答應,我們就不離開的樣子。

白小純聽的膽戰心驚,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些人是當年立下了軍令狀,可卻沒有完成,如今要拉着自己一起上賊船……

他有心拒絕,可這三位明顯不達目的絕不會罷休的樣子,白小純正遲疑時,一旁的屍峰血子,竟從儲物袋內,直接拿出了一枚玉簡。

「這就是我們與老祖立下的軍令狀,我特意從老祖那裏請來,你在上面留下一道印記,就可以了。」說着,將玉簡遞給了白小純。

白小純睜大了眼,一看對方居然都準備到了這種程度,心底暗罵,覺得這些人太過分,這是逼得自己立軍令狀來滅殺自己……

一想到這裏,白小純就覺得特別的彆扭,尤其是看了眼玉簡后,發現裏面除了滅殺白小純會獲得大量的獎賞外,還有失敗后的懲罰,那懲罰,是需要在血溪宗的地裂禁地,禁足一年。

那地裂禁地白小純聽說過,裏面有強猛的風火,在內修行,如同承受千刀萬剮,非常人可以忍受。

他看到這裏,內心狂跳,覺得自己白小純的身份,沒得罪這三位血子啊,這三人幹嘛和自己這麼的過不去,寧可承受這樣的懲罰,也要滅了自己。

眼看這三人目光漸漸凌厲,白小純一咬牙,拿過玉簡,直接留下印記,心底冷笑,琢磨着你們這三人,這輩子都休想成功,既然拉我上賊船,你們就等著吧!

三人一看白小純也簽了軍令狀,頓時笑了,心底也鬆了口氣,實際上他們三人也很頭痛,當年為了身先士卒,一時衝動簽下了這個軍令狀,可卻始終沒有完成任務,如今看到中峰出現了血子,他們三人合計一番,琢磨著這種事情,無論如何,也要四大血子共同進退,多拉一個人進來,總是好的。

「我夜葬雖然晉陞血子時間還短,可此事義不容辭,既然得到線索,那白小純疑似出現在了我血溪宗範圍內,這樣……我即刻就外出尋找,若有收穫,立刻給諸位傳信,我們一起出手,滅殺這白小純!」白小純肅然開口,心底則是想着趕緊離開這裏。

三人一聽,更為驚喜,相互看了看后,也都表示要外出宗門,在血溪宗範圍內,搜尋白小純,約定有所收穫后,彼此通信,這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白小純看着離去的三人,冷笑一番,轉身趕緊收拾行裝,離開血溪宗。

臨走前,他在血溪宗山門外,回頭看了一眼血溪宗,神色內露出感慨與複雜。

對於血溪宗,白小純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心緒了。

「若是能不開戰,該多好……」白小純沉默,最終看向祖峰,遙遙的,似能看到祖峰上血梅的洞府。

「選擇,在你的手中。」白小純輕嘆,轉身一晃,化作長虹遠去。

飛出沒多遠,白小純心裏有些捨不得血溪宗,在血溪宗的一幕幕,點點滴滴浮現心頭,他忍不住回頭,想要再看一眼血溪宗。

「或許,這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再回來了……」白小純在半空中回頭,遙望血溪宗時,忽然睜大了眼,露出吃驚。

他看到血溪宗的無名峰上,竟在這一瞬,有一道黑色的霧柱,驀然間衝天而起,那黑色的霧柱,是無數的魔頭組成,此刻這些魔頭全部爆發,更有驚天動地的嘶吼聲,從這些魔頭口中傳出。

「打倒血溪宗,我們要翻身做主人!」

「無名峰的修士,你們欺辱我等魔頭,我們絕不屈服,今日定要叛出你血溪宗!」

那些魔頭紛紛尖叫,全面爆發,引起了整個血溪宗的震動,尤其是無名峰的修士,更是全部駭然,發現原本屬於自己的魔頭,居然都不聽從命令了。

甚至在那些魔頭中,存在了一些老魔之輩,凶焰滔天,更有一個魔頭,在眾魔之中,地位似尊高無比,眾魔居然以其為中心。

這魔頭此刻耀武揚威,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吼。

「諸位魔友,大家衝出去,你們放心,我的主人是當今血子,威震四海,大家不用怕,今天,是我們魔族崛起之日,我們要脫離無名峰的鎮壓,這是為了自由而戰!!」

白小純倒吸口氣,一眼就認出尖叫的魔頭,居然是自己在無名峰培養出的吞噬了無數藥渣之魔,眼下此魔在白小純記憶里乖巧的樣子被囂張跋扈取代,傳出的話語,聽的白小純渾身一抖。

白小純咽下一口唾沫,額頭冒汗,趕緊轉身,再沒有絲毫不舍,急速遠去,生怕那些魔頭被鎮壓后,自己被血溪宗秋後算賬。

「該死的,我之前自己都在詫異,為何在無名峰煉藥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原來這意外,還可以延時……」白小純欲哭無淚,在身後血溪宗內傳出無數怒吼以及老祖的冷哼時,玩命狂奔。(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