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真的懂了!

第二百八十二章 我真的懂了!

作者:

少澤峰血子,屍峰血子,還有無名峰血子,三人顫抖強烈,額頭青筋鼓起,他們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壓制,從體內爆發出來,直接就掠奪了他們血子的身份!

甚至這種掠奪,更是搶走了他們對於自身山峰修士的操控之力,使得這三人,彷彿一下子,從高高在上,被直接打落成為尋常修士。

還有這三座山峰的大長老,一樣震恐。

宋君婉也面色蒼白,目中露出無法置信,白小純是夜葬,這個消息本就已經讓無數人心神震動,可如今……他們的心神之震,遠遠超出了之前,已然無法形容。

「不可能!!」

「我是屍峰血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此人……此人居然一按之下,壓制我等所有!!」

血子都如此,更不用說其他修士了,神運算元,賈烈,宋缺,許小山,整個血溪宗,都在轟鳴,不管他們的意願如何,在這一刻,只要是以血祖身體修行之人,都將被白小純……徹底碾壓!

整個戰場,隨着白小純右手抬起,向著血溪宗一按,隨着天空的漩渦凝聚成為一隻巨大的血色手臂,立刻逆轉!

轟鳴之聲回蕩,驚呼之聲無邊無際,所有血溪宗的修士,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四峰修士,太上長老,乃至血擘,甚至老祖。

全部都在這一瞬,心神轟鳴,神色變化之劇,前所未有,日月變色不足以形容!

剎那間,血溪宗整體的氣勢,直接銳減,從之前佔據優勢,到立刻被抹去,甚至出現了劣勢,更是在這壓制與突然的變化下,大量的弟子心神都要崩潰,一時之間,都出現了混亂的局面。

放眼看去,這種混亂不斷地擴散,不斷地波及,到了最後,似乎這血溪宗的陣勢,彷彿要自行的崩潰開來。

更是在這個時候,不知是誰第一個發出了恐懼之極的驚呼,傳遍四方。

「血主!!這是傳說中血主之力!!」

「天啊,夜葬……白小純……他居然成為了血主!!」

「血魔……」這驚呼聲不斷回蕩,

越來越多,讓所有聽到之人,都心神顫抖,即便是之前沒有想到這一點的,此刻也都恍惚,聯想自己如今的狀態,尤其是看到天空上的幾個老祖,也都氣勢銳減后,頓時面色大變,一樣驚呼出來。

「血魔……居然是真的!!」

「血主降臨,夜葬……他獲得了血主傳承!!」

「這……這還怎麼打下去!!」

在這陣陣混亂中,不約而同的,無數血溪宗的修士,齊齊看向半空中,憑着一人之力,壓制了血溪宗的白小純!

白小純站在半空中,一頭長發被風吹起,飄散開來,他的身影,看似渺小,雖在露出血子身份時,高大了一些,但還是在一場兩宗生死大戰的事情上,無足輕重。

可眼下……

卻完全不同,徹底逆轉,當一個人,可以壓制一個宗門的時候,這個人,不管是誰,都將是這戰場上,誰也都無法去忽視,也不能去忽視的存在!

白小純深吸口氣,背對着靈溪宗,直面血溪宗的所有人,沙啞的聲音,儘管並不強烈,可卻傳遍整個戰場。

「現在,可以聽我說一說了么……」

「血溪宗,如果你們執意欲滅靈溪宗,那麼……從我的屍體上踩過去!」白小純抬起頭,整個人的氣勢,轟然爆發,血光衝天,對於血溪宗的壓制,更為強烈,這種時候,白小純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如天雷。

所有的煉屍都在顫抖,竟在這一刻齊齊低頭,尤其是那不化骨,更是目中如點燃了某種火焰,仰天一吼時,竟直接飛出,跪拜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還有那綠毛屍,同樣一聲咆哮下,全身上下所有綠色的絲線爆發出來,使得其四周大量的煉屍,瞳孔改變,竟轉身針對……血溪宗!

沒有結束,還有那漫天的魔頭,此刻在其中一個不起眼的魔頭的尖叫下,瞬間轉身,一樣向著血溪宗……露出了獠牙!!

頃刻間,不但壓制了血溪宗的眾人,更是分裂出了一半的力量!

天空上的血溪宗幾位老祖,也都彼此面色蒼白,看向白小純時,露出強烈的前所未有的複雜。

「他……是血主!」

無論是始祖還是無極子,又或者是宋家老祖,他們目中的複雜,都無法形容,如果他們在這之前知道夜葬是血主,那麼這一戰,絕對不會如此。

對於血主,對於這傳說中的血魔,血溪宗的態度一樣矛盾,既希望存在,又不希望存在,如果這個血主是個尋常弟子也就罷了,他們可以將其禁錮,讓其只能發揮對血溪宗有利的一面可如今……這血主居然是白小純。

宋家老祖苦澀,沉默下來,始祖目中露出恍惚,沒有人知道他在思索什麼,無極子沉默,可雙眼內,卻有一抹異芒閃耀,還有一旁的旱炎老祖,低着頭,無人看得到他的表情。

宋君婉在人群內,苦澀的望着白小純,慘笑更多,她的心似千瘡百孔,看着天空上的白小純,她覺得自己與對方,越來越遙遠。

她慢慢低下頭,她想要躲避,想要離開這裏,她不想再看到白小純的身影。

看着血溪宗眾人的沉默,看着天空上那幾位老祖的複雜,也看到了宋君婉的黯淡,白小純心裏也有苦痛,可他沒有別的辦法了。

「不要相互廝殺了,我可以代表靈溪宗,我們……」白小純輕聲開口,他始終提着的心,此刻才算放下了一半,在他感覺,這一戰,到了這個時候,已經不會再持續了。

可他的話語還沒說完,忽然的,靈溪宗的方向,傳出了嗡嗡的波動,這波動……是落陳山脈大陣即將爆發的前兆!

白小純一愣,猛的回頭時,看到了落陳山脈半空中,靈溪宗的一代老祖以及其他幾個老祖,此刻這五人,竟神色各異!

尤其是一代老祖,更是目中露出深邃之芒,他也被方才那一幕所震撼,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白小純不但是血子,更是成為了血溪宗傳說中的……血主!!

這個身份,實在是太重要了,壓制的血溪宗氣勢逆轉,而同樣的……這一刻,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世良機!!

當這個絕世良機出現在面前的時候,靈溪宗五個老祖,全部心神狂震,他們雖在意白小純,可一樣,在這種關乎宗門命運的事情上,他們寧可背叛良心,也會選擇宗門大義,此刻相互看了看后,一代老祖仰天一笑!

「好,白小純,立下大功,從此傳承序列,列位少祖!」

「靈溪宗,全力……出擊,滅……血溪宗!!」一代老祖笑聲傳出時,右手抬起一揮,與身邊其他四人,瞬間直奔血溪宗幾位老祖,與此同時,落陳山脈陣法轟鳴,光芒閃耀,陣法內的那些巨人化身,也都在一愣之後,咆哮衝出,更有北岸的諸多戰獸,全部嘶吼,它們的存在,堪比整個靈溪宗三成之力,一衝之下,鋪天蓋地。

正是要趁著此良機,欲發動全宗,重創血溪宗,一舉定下此後萬年根基。

血溪宗轟鳴,所有人,都在這一刻發出不甘的咆哮,他們沒有退路了,此刻一個個都心中悲憤,更是對白小純這裏,產生了強烈的恨意。

「夜葬,我恨你!!」

「什麼血子,什麼血擘,什麼你可以代表靈溪宗……哈哈,夜葬,你什麼都不是!!」

「夜葬,老夫就算戰死,做鬼也要糾纏你三生三世!!」

慘笑中,三大血子,太上長老,還有血擘,紛紛爆發出了此刻能施展出的最強戰力,-幾個老祖也都咬牙之下,仰天悲吼。

白小純怔怔的看着靈溪宗的那幾位老祖,看着靈溪宗竟在這一刻,選擇了出手,這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他的身體踉蹌了一下,後退幾步,低着頭,慘笑起來。

「是我天真了,以為壓制了一方,這場戰爭就戰不起來了,是我錯了……」

「我懂了……真的懂了……我高估了自己的地位,錯估了自己的身份……既然如此,那麼……靈溪宗,我的親人啊,你們就看一看,我真正的掌控吧!」

這笑聲越來越大帶着哭腔,到了最後,他猛的抬頭,亂髮飄搖,凄厲的笑聲,尖銳似要分裂蒼穹,向著四周,瘋狂的傳出時,他的右手抬起,向著靈溪宗……

一召!

「鐵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