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94章 踏入前線

第294章 踏入前線

作者:

?於這天工洲內,靈血二宗與玄溪宗的戰爭,如今也到了更為劇烈的程度,整個玄溪宗二十九個山門,眼下已被攻佔了二十八個!

只剩下最後一個,存在玄溪與丹溪之間,如同一座雄關,支撐玄溪宗最後的掙扎。

此地遠遠一看,是一條巨大的山脈,甚至比落陳山脈還要磅礴,而玄溪宗最後一個山門之處,則是這條山脈的中間區域!

這裏,如同被一個與天齊高的巨人,一斧落下,將山脈斬成兩半,露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依靠這個缺口,玄溪宗歷代老祖,不惜代價,修建出了一座磅礴的城池!

玄溪宗這最後一個山門,就是這座城池,此城池內足以容納數百人,更有大量陣法環繞,其內玄溪宗修士幾乎都集合在這裏,將此地,作為最終的戰場。

血靈兩宗組成的修士大軍,也早在一個多月前,就來到了這座雄城之下,發起強猛的進攻,只是玄溪宗背水一戰,哪怕身後有丹溪宗殘存之力干擾,也依舊在這裏,強行殘喘,似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拖延到最後關頭,拖延到……讓源頭的星空道極宗,失去了對血溪宗與靈溪宗的耐心之時!

畢竟,在這裏拖延越久,對於攻向中游的空河院,就越是不利!

所以從始至終,靈血二宗的老祖,在商議之後,這一路秉承的就是速戰速決,可眼下還是被阻擋在了玄溪宗的雄城之外。

在這雙方僵持時,白小純這邊已經完成了掃蕩的任務,玄溪宗餘孽雖被清理了一部分,可白小純以及他身邊的數百修士,最大的收穫,則是每個人的儲物袋內,滿滿的修行資源。

甚至這數百人,幾乎每一個,都自然而然的露出了一股財大氣粗之感,所行之處,氣勢驚人,眼下已靠近了戰場的前線區域,停留在了一處平原前方,只要踏進這片平原,就相當於是踏入到了前線。

甚至遠遠地,還可以感受的到來自大地的波動,顯然在距離這裏有限範圍的真正戰場上,此刻正有術法轟鳴撼動天地。

四周有風吹來,隱隱也帶着血腥的氣息,放眼看去,這片遼闊的平原上,彷彿還殘留着血色與殘骸。

站在平原外,白小純目中露出警惕之芒,他對於危險極為敏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只要踏入平原,進入前線,將有危機降臨。

這危機感,讓他略有壓抑,尤其是遠處天空的扭曲,更是讓這壓抑越發的強烈起來,這讓他想起了當年的落陳家族,想起了隕劍深淵,想起了血子試煉。

在這裏,已經沒有什麼名義上歸順的修真家族了,甚至還會遇到數量不等的血溪宗修士小隊出沒。

不但是白小純警惕了不少,他身邊的所有修士,也都收斂下來,尤其是北寒烈三人,他們曾經上過前線,知曉與玄溪宗的修士開戰,其兇險的程度極高,稍有不慎,就會隕落。

畢竟這是滅宗之戰,是你死我活之爭。

而此刻擺在白小純面前的,是兩個選擇,要麼重新回到後方區域,要麼就是……進入前線,正面接觸玄溪宗修士。

「接下來該怎麼辦……咳咳,我們回……」白小純乾咳一聲,覺得自己還是不要冒險的好,萬一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的小命丟了……那就不好了……

於是,他看了眼四周的眾人,緩緩開口,可話語還沒等說完,他就心中一跳,察覺到了四周修士一個個身上散出的煞氣與渴望去前線廝殺的意志。

「……我們應該回後方……」白小純眨了眨眼,此刻話語說完時,四周眾人齊齊看向白小純,有不少人露出詫異,還有一些睜大眼,似對於白小純的話語,覺得不可思議。

北寒烈皺起眉頭,神運算元與賈烈也都愣了一下。

白小純內心再次一跳,心底腸子都悔青了,可神色上卻不露絲毫,傲然笑了,身上的氣勢轟然爆發,更有一股凌厲鐵血之意,隨之而起,他袖子驀然一甩,再次開口。

「我們回後方,那是不可能的,既然到了這裏,我輩修士,又豈能貪生怕死,定要殺入前線,與玄溪宗一戰!」白小純笑聲傳出,彷彿錚錚鐵骨,四周兩宗數百修士,一個個也都血氣瀰漫,殺意滔天。

「就讓這戰場上,從今天開始,多出一面……屬於我們的旗幟!」白小純仰天大笑,全身上下威武震天,身體一步走出,瞬間踏入平原內。

北寒烈內心震動,深吸口氣后,也大笑起來,追隨白小純,其旁的賈烈與神運算元,更是沒有任何懷疑,在他們的記憶里,血子夜葬,本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物。

與此同時,兩宗修士,也都長笑中紛紛跟隨,很快的,一行數百人,就進入到了平原前線內。

白小純被簇擁在中間,看起來氣勢不凡,可心中卻都是淚水,他才不想進入戰場前線,可眼下實在沒辦法了……如同被架著一樣,在踏入這平原后,白小純心驚膽顫,不斷地咬牙。

就這樣,在白小純的緊張與鬱悶中,眾人進入前線區域內數日,這數日裏,任何風吹草動,都可以讓白小純這裏心神一跳,好在一路沒有遇到玄溪宗之人,可就在白小純心底略有放心時,這一天晌午,突然的,在他們的前方,有數十道長虹,從遠處呼嘯而過。

原本是要與白小純等人交錯,可在察覺白小純眾人後,這數十道長虹內的修士,正是玄溪宗弟子,此刻面色一變,但卻沒有後退,而是一個個露出死戰之意,更有憤怒以及滔天的仇恨,紅着眼,直奔白小純眾人而來。

「是靈血二宗之人,既然遇到,死戰到底!!」

「殺!!」這數十人里,有七八個築基修士,速度飛快,帶着決然,直接殺來。

白小純嚇了一跳,還沒等他開口,突然地,他四周的眾人,竟有一半,直接扔出了一個個光球,這些光球剎那間與這數十個玄溪宗弟子相遇,轟然爆開。

隨着爆開,這數十個玄溪宗弟子有的神色茫然,有的如瘋了一樣大吼,有的則是面色變化,突然握住肚子,還有幾人,更是出現了幻覺,頓時大亂。

幾乎在他們亂的同時,白小純身邊的數百修士,一個個目光炯炯,獰笑中急速飛出,瞬間悍然,殺入玄溪宗弟子人群內,直接近身出手,所過之處,轟鳴之聲驟然回蕩。

整個過程,持續不到半柱香……一切結束,白小純看着自己的帶着的那些修士,一個個都非常熟練的整理戰場,掃蕩儲物袋,更有將所獲得之物交給了自己后,他忽然覺得自己帶來的這些人,一個個都如狼似虎了。

「不錯,這才是我輩修士的風範,就讓這裏,也變成我們的後方,讓我們在此地掃蕩一番,揚威天工洲!」白小純接過那些戰利品,意氣風發時,四周眾人一個個都神色振奮,很快的,這一行數百人,再次呼嘯遠去。

時間流逝,很快半個月過去,這半個月來,白小純遇到的玄溪宗修士,從數十人直至數百人,已有四五波之多。

每一次對方看似兇殘,可實際上在光球戰術下,全部都立刻崩潰,使得白小純帶着的那些修士,無往不利,煞意騰燃。

他已經不緊張了,如今是抓緊一切時間,不斷的為眾人補充光球,而越是如此,戰況就越是驚人,甚至三天前,他們遇到了一隊足有三百多人的玄溪宗修士隊伍,彼此立刻廝殺,但最終卻是白小純這方,輕鬆取勝。

在那一個個光球的作用下,沒有多少修士能不被影響。

甚至這半個月的戰事,也都在這片區域內傳開,使得靈血二宗以及玄溪宗的大部隊,都有所察覺,可惜彼此牽制,難以分心過來。

白小純覺得自己太滋潤了,此刻躺在那把血色大劍上,四周眾人簇擁,所過之處,聲音不斷回蕩八方。

「中峰血子,法力無邊,靈溪天脈,威震八方!」

這一日,就在眾人聲音擴散時,遠處的天空上,有一道長虹正急速前行,在這長虹內有一個青年,手中拿着大把符紙,時而噴出鮮血,面色蒼白,極為狼狽,若非是不斷地向著身後扔出符紙,使得轟鳴擴散,阻擋眾人,怕是早就被追上了。

在他後方,則是足有二百多人的修士隊伍,呼嘯追擊。

尤其是追擊中的二百多人里,當前的幾位,殺意瀰漫,最顯眼的是其中一個青年,此人雖只有築基中期,可身上的煞氣之重,就連其旁的築基後期,也都不如。

在看清此人的瞬間,白小純雙眼猛地一縮。

「九島!」

白小純目光一閃,再看向被追殺之人,認出了此刻那位狼狽到極致的修士,居然是……許小山!(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