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297章 殺千刀的小烏龜,我恨你!

第297章 殺千刀的小烏龜,我恨你!

作者:

?「你你你……」白小純想了想,猛然間反應過來,頓時大怒,覺得這小烏龜,實在太損了,每句話都在罵人。

尤其是後面這句,居然說有潔癖,那意思,分明在羞辱自己。

白小純眼睛怒火燃燒,剛要開口,那小烏龜突然嘆了口氣,同情的看了白小純一眼,搖頭開口。

「有種人啊,必須要有人指着他的鼻子罵,他才知道你罵的是他,稍微轉一下彎,他就要想半天才能搞明白,原來自己被罵了。」

白小純一聽這話,整個人都要炸了,大吼一聲,全身氣勢轟然崛起,怒喝起來。

「牙尖嘴利,狂妄自大!!」

「你這個烏龜王八蛋,你你你……」白小純怒聲開口,一頓咒罵時,那小烏龜目中的同情之芒,更多了,忽然再次嘆了口氣,神色變成了風輕雲淡,輕飄飄的開口,再次說了一句。

「你的自我介紹,說完了?」

一句話,如泰山壓頂,如晴天霹靂,讓白小純身體一抖,彷彿心神被擊潰,直接崩塌,他肚子裏還沒說出的那些話語,此刻全部粉碎了……他忽然明白,在罵人上,自己與這個該死的小烏龜之間的差距,如同天地,彷彿凡人與修士……

境界都不一樣……

不但是白小純有這個感覺,此刻四周所有兩宗修士,全部都倒吸口氣,他們從沒見過嘴這麼賤的,許小山眼睛都大了,看向小烏龜時,如看神人。

北寒烈也是如此,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白小純如此難堪的模樣,而賈烈更是心中狂喜,神運算元表面吃驚,心中也都振奮。

可無論如何,對於這小烏龜,眾人已打定主意,絕不與其交談……

白小純深吸口氣,忽然右手抬起,一股血氣瞬間爆發,轟鳴中直奔小烏龜,可就在這血氣臨近的瞬間,小烏龜的身軀猛的一縮,全部回到了龜殼內,轟的一聲,血氣落在龜殼上,消散時,這龜殼沒有絲毫碎裂的徵兆,完好如初。

只是……有小烏龜悶悶的聲音,從那龜殼內回蕩出來。

「氣火旺盛,內則虛空,若不發泄,必定焚身而亡,白蛋蛋,聽龜爺一句,去塑造一面水晶牆吧,你這樣對身體不好……」

白小純一愣,這一次,他是真的沒聽懂什麼意思,可不用想就知道,一定不是什麼好話,更是在白小純心中,對於自己居然聽不懂對方罵人的話語,有種要抓狂的感覺,腦海里浮現出的,是方才小烏龜說的,必須要指著鼻子罵才明白之類的言辭。

「我要煉了你!!」白小純怒火燃燒,右手抬起時,立刻一個丹爐出現,一把將這小烏龜扔進丹爐內,眼睛都紅了,取出地火石,在這大劍上,就開始如煉藥一樣去煉烏龜。

四周眾人一個個都神色古怪,看着此刻白小純瘋狂的樣子,不敢招惹,紛紛趕緊後退,避開足有百丈,這才略微放心。

一連數日,白小純的怒吼時而傳出,披頭散髮,整個人已完全爆走,可卻發現,無論怎麼煉,都無法將這小烏龜煉化,而且不時的,還從丹爐里傳出小烏龜那讓人恨不能宰了它的話語。

「你這是在煉丹?就這點火候,還妄想煉你龜爺,小蛋蛋,回去再修行一萬年吧!」

「嗬呦,不錯不錯,知道龜爺餓了,居然還扔靈草進來,加油,小蛋蛋,我看好你哦!」

「加把火啊,你沒吃飯啊,快點快點,龜爺都冷了,我要火,要火!!」

白小純徹底抓狂,這幾天,他覺得自己要崩潰了,有心把這該死的小烏龜扔了,可一想這畢竟是個寶貝,是自己千辛萬苦獲得的,捨不得……

可又琢磨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正發愁時,又過去了兩天,忽然發現丹爐內小烏龜的聲音消失了。

「嗯?」白小純一愣,四周眾人也都詫異,這些日子,他們也都習慣了小烏龜的聲音,突然發現沒音了,還有些不適應。

白小純狐疑,又過去一天後,還是沒有聽到小烏龜的聲音,他這才好奇的將丹爐的地火壓下,打開丹爐一看,裏面居然空空的……

也不算是全部都空空的,還有一些排泄物……

至於小烏龜,早就沒影了,顯然是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就連白小純都無法發現,已逃之夭夭。

白小純面色難看,尤其是看着那些排泄物,他忽然有種強烈的衝動,真的想把那小烏龜一巴掌拍在牆上,怎麼扣都扣不下來……

「哼,逃了也好,就當是我從來沒撿過了!」白小純一咬牙,心情更是複雜,收起丹爐后,盤膝坐在大劍上,四周眾人這才敢靠近一些。

時間流逝,很快又過去了五天,白小純終於從小烏龜的陰影里走了出來,不再去想對方逃走的事,雖然還是覺得可惜,但一想到對方那讓人抓狂的話語,白小純覺得,對自己來說,這也是一件好事。

他的心情慢慢恢復,再次意氣風發,帶着眾人在這戰場前線呼嘯時,突然的,這一天晌午,遠處的天邊,有一片金色的光芒,驟然爆發。

隨着金色光芒的爆發,一股通天河水的氣息,居然也在那金色中蘊含,向著天地擴散,使得整個大地轟鳴,天空都扭曲顫抖,彷彿有一股大力衝擊,甚至將戰場上蒼穹中的血霧都驅散了不少,哪怕是靈溪宗的白色太陽,也都扭曲,裏面的黑色烏鴉,更是顫抖起來。

還有血溪宗的底蘊,那個詭異森然的稻草人,此刻一樣也在顫抖,玄溪宗所在的雄城,同樣如此。

還有三宗的老祖們,在這一刻,只要是在天工洲內,都不約而同的內心狂跳。

白小純靠近這片金色的光芒,此刻感受更為強烈,尤其是他修鍊了紫氣通天訣,以融合通天河水為基礎,這種功法,使得他對通天河的感受更為敏銳。

「那是……」白小純倒吸口氣,他四周的眾人,更是面色全部大變,身體都在顫抖,更是在這個時候,包括白小純在內的此地眾人,一眼就看到了……

在那金色的不斷翻滾蔓延的光芒前,有一道長虹,正在急速逃遁,看其方向,居然是向著白小純這裏飛來。

那長虹內的身影看不清晰,可聲音卻在這一刻,回蕩四方。

「該死的,你這區區小毛獸,你龜爺上次打盹的時候,你還是一個蛋,上上次打盹的時候,你爹也是個蛋!」

這聲音,傳入白小純眾人耳中時,所有人都心神震動,白小純更是腦海嗡的一聲,認出了這正是那該死的小烏龜的聲音。

而此刻,他也看到了那金色的光芒內,赫然存在了一條……巨大無比的驚天巨鱷!!

這巨鱷的身軀,足有萬丈,全身金光映天,氣勢之強,無法形容,此刻傳出怒吼,超越天雷,震的白小純等人心神晃動。

尤其是其氣勢狂暴,似猙獰無比,隱隱還可以看到雙眼內有血絲……白小純倒吸口氣,頭皮都要炸開,他認得這鱷魚,當年他還是凝氣時,曾遠遠的看到對方的身影,知道這鱷魚,是生存在通天河內的……恐怖存在。

可還沒等白小純反應過來,小烏龜化作的長虹,速度猛的爆發,剎那臨近,直接化作一個龜殼,砰的一聲,自行鑽入到了白小純的儲物袋內,消失不見。

「啊……」

白小純傻眼,抬頭時,看到遠處那隻鱷魚,此刻正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目光彷彿恍然大悟,認出了……原來他白小純,就是這隻該死的小烏龜的主人,頓時一聲驚天動地,讓蒼穹色變,風暴撼天的咆哮,從這鱷魚口中怒吼而出。

「金鱷前輩,不是我,我……我不是它的主人,真的不是……」

白小純立刻尖叫,想要將小烏龜扔出去,可卻在儲物袋內沒看到對方的蹤影,此刻來不及多想,眼看那恐怖的鱷魚就要臨近,白小純頭皮發麻,展開全部速度,背後翅膀猛的一扇,瞬間向著遠處疾馳逃走。

「殺千刀的小烏龜,我恨你!!」白小純都快哭了,發出凄厲的慘叫。

至於四周那數百修士,此刻早就一鬨而散,一個個都心驚膽顫,看向白小純的背影時,都露出同情……(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