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05章 斬林墓

第305章 斬林墓

作者:

?林墓眼看生死危機,整個人汗毛聳立,右手一揮,手心內出現了一枚令牌,此刻不惜代價,噴出鮮血落在令牌上。

這令牌立刻光芒閃耀,散發出七色流光,沖入蒼穹。

「劍陣護我!!」林墓急速開口,聲音擴散的瞬間,白小純的身影,已出現在了林墓的前方,右手抬起,向著林墓這裏抓來的剎那,突然的,他面色一變,只見天空上,那漂浮了無數大劍的劍陣,此刻哪怕被靈血二宗結丹壓制,可依舊還是有十多把大劍飛出,如同閃電,直奔白小純這裏,轟轟而來。

與此同時,林墓鬆了口氣,身體急速後退時,更是取出七八個盾牌法寶,更是拿出了一枚玉簡,狠狠一捏,身體竟模糊,有傳送之力,驟然展開。

「又是傳送玉簡,玄溪宗雖擅長煉器,可這傳送玉簡,也未免太多了一些!」

「不過,區區十多把陣劍,還阻擋不了我的腳步!」白小純目中精芒一閃,一晃之下,竟沒有閃躲陣法大劍,而是向前呼嘯而去。

轟轟之聲回蕩,有四色光芒閃耀,更有一個燈籠出現,散出柔和之光,在阻擋那十多把大劍的同時,白小純的身影,一衝而出,追擊林墓,越來越近。

林墓面色大變,可還沒等其反應過來,白小純的撼山撞,轟然施展,背後更有翅膀出現,使得速度之快,暴增數倍,一下子就拉近了距離,直接撞在了林墓身前的那些盾牌上。

巨響震天,咔咔聲中,這些防護盾牌,崩潰了大半后,白小純雖撞勢稍緩,可他目中殺機閃耀,右手猛的抬起,食指與大拇指,在這一刻散出金色的光芒,赫然是……

碎喉鎖!

更有吸力散出,使得林墓倒退的身體,竟猛的一頓,在這一頓的剎那,白小純的右手直接穿透餘下的盾牌,出現時,赫然在了林墓的面前

「死!!」

此刻林墓身體模糊了大半,傳送之力即將展開,他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吼,神色帶着瘋狂,在白小純臨近的瞬間,他的右手散發黑芒,竟蘊含了自爆的波動。

自爆的,不是他的身體,而是右手!

幾乎在白小純靠近的瞬間,林墓的右手,直接黑光閃耀,轟的一聲,驟然自爆,巨響擴散四方,白小純身體一頓,碎喉鎖直接抓空,而林墓的身體,在這衝擊下驀然倒退,右臂徹底斷滅!

這斷滅的,不僅僅是肉身,還有其魂!

他神色癲狂,噴出鮮血,身體模糊了九成,且環繞在他身上的傳送之力,竟與白小純曾經看到的九島以及方才四大築基修士最後一人身上的……不一樣!

似乎,在林墓身上的傳送,距離更遠!

「逃回雄城,此戰一樣要死!」白小純內心一動,冷笑開口。

此刻他在看向白小純時,仰天大笑。

「你以為我要逃回玄溪宗?白小純,你不用套我的話了,這一戰,你終究……還是殺不了我!!」

「這一戰,我敗了,代價是永久的失去一條手臂,可下一次,我知曉了你的一切手段,會連本帶利,從你身上,斬回一切!!」

眼看林墓身影模糊,傳送轟鳴展開,白小純在半空中看着遠去的林墓,忽然笑了。

「你真的認為,會有下一次?」白小純淡淡開口時,目中露出奇異之芒。

林墓看到白小純的目光,忽然內心咯噔一聲。

「你可以操控劍陣,我白小純一樣也有手段,不化骨,給我斬!!」白小純體內不死長生功運轉,更是激發了自身在血溪宗凝聚出的那一滴不死血的無上之力,聯繫融入其不死血的至高存在,右手抬起,向著林墓,驀然一指!

這一指的瞬間,天空上,原本正在與一個老祖交戰的血溪宗的不化骨,突然身體一抖,其右手竟在這廝殺中,直接消失,出現時,居然在了……林墓的身後!

在林墓一聲無法置信的凄厲慘叫中,這隻手臂,瞬間透入傳送之光內,直接穿透了林墓模糊的身體,抓住了他的心臟,狠狠一捏!

轟!

傳送之力爆發,林墓身影消失,再看不到了任何存在的跡象,唯獨半空中……不化骨的手臂手掌內,抓着的一顆……破碎的心臟!!

這心臟,原本還是鮮紅,可在這一刻,卻直接成為了灰色,更有一股滄桑的氣息,擴散四方,化作了飛灰,白小純看到這一幕,雙眼微微一縮。

可如今戰場廝殺,他來不及多想,正要繼續帶人殺上雄城時,突然的,聽到了遠處的歡呼聲,側目一看,立刻就看到在遠處的區域裏,此刻正有數百修士,正飛速湧來,所過之處,一個個光球飛出,毒氣擴散,這數百人爭先恐後的衝過去,一個個狠辣非常!

尤其是裏面的許小山,更是不斷口中傳出咆哮,還有北寒烈,賈烈,神運算元,四人如同核心,帶着那數百人,衝殺靠近。

白小純是剛剛看到了他們,可他們在之前就看到了白小純,當日白小純被鱷魚追殺,他們四散后又聚到了一起,無奈之下,只能來到戰場,而後就被分散開來,方才看到了白小純后,這些人一個個振奮,自發的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了曾經的小隊后,終於與白小純這裏,再次匯合。

北寒烈儘管嘴上不承認,可心底在這段時間,始終會想起這幾個月與白小純共同經歷的一幕幕,此刻與白小純目光對望,雖還是冷哼一聲,但沖勢卻更快。

至於許小山,此刻向著白小純大喊。

「白小純,我們來了!」

「中峰血子,法力無邊,靈溪天脈,威震八方!」在許小山的聲音后,是那數百人扯著嗓子的大吼,聲音回蕩,聽的靈血二宗以及玄溪宗,都神色各異。

白小純頓時感動,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大袖一甩,高呼起來。

「兄弟們,我帶着你們一起,去征服這座雄城!」

與此同時,天空上,隨着方才靈血二宗老祖的總攻之言,隨着四周戰線的收攏,玄溪宗的鬥志,徹底崩塌,在這不斷地後退下,天空上的玄溪宗老祖,悲呼一聲。

「回城,死守!!」在他話語回蕩的剎那,玄溪宗所有在外的修士,一個個都用了全部速度,直奔雄城而去,無論是金丹還是築基,又或者內門外門弟子,都是如此,在這後退下,靈血二宗修士,立刻推動追殺而去。

直至玄溪宗的幾個老祖,也都各自付出重傷的代價,紛紛逃回雄城后,玄溪宗……徹底放棄了反擊,而是用全力去維持大陣!

陣陣壓抑,瀰漫在玄溪宗雄城內,而激昂的戰意,則是充斥雄城外所有靈血二宗的修士心中,總攻……完全展開!

蒼穹光芒多變,天雷滾滾。

更有陣法飛劍呼嘯,時而的,還有靈溪宗方面的戰車齊發,彷彿地龍咆哮,無數被打造出來的特殊的巨大的箭矢,飛射而來,直接轟在雄城外的陣法上,使得這最終的防護陣法,不斷地扭曲,可卻依舊堅韌,沒有破碎。

地面上,靈血二宗的大軍,如萬馬奔騰,在這衝擊下,已形成圍殺之勢,更是在這片山脈,在這雄城的後方,一樣有戰爭出現。

那裏的戰爭規模,明顯不如此地,可依舊慘烈,赫然是丹溪宗沒有被滅亡的那部分勢力,與靈血二宗配合,一同向玄溪宗開戰。

雖人數不多,只有數萬人,可他們的瘋狂以及對玄溪宗的仇恨,卻超出了靈血二宗太多太多,這些人,他們的對手除了玄溪宗的修士外,還有曾經的同門!

此刻殺戮瀰漫,血腥擴散,不斷地逼近玄溪宗時,也從後方,靠近了這座雄城,尤其是丹溪宗的大軍內,更有一個女子,這女子帶着白色的半透明面紗,身姿凹凸有致,整個人散發出無窮魅力的同時,透過那面紗,可以隱隱看到其內,赫然有一張……驚艷絕倫的絕世容顏!

這女子,正是丹溪宗在這場戰爭里,崛起的……陳曼瑤!

她除了一身毒功外,最傳遍戰場的,是其容顏以及排兵佈陣之法,據說她的容顏之美,可以被列為整個下游修真界,第一人!

甚至無論是林墓還是九島,又或者是其他的男性修士,都對此女痴迷不已,哪怕是玄溪宗的老祖,也有人對她這裏,很是心動,想要收為爐鼎侍妾。

只不過此女性烈,寧死不從!

此刻,她目中露出深邃之芒,站在丹溪宗如今僅剩下的兩個老祖身邊,一道道封命,正從她的口中傳出,指揮屬於他們這裏的戰場的廝殺,配合雄城另一面的靈血二宗,爭取讓玄溪宗無法調和,顧此失彼!

「玄溪宗……至今還沒有動用至寶底蘊之力,一旦動用……敗局便定!」陳曼瑤輕聲開口時,她身邊那兩個老祖,都目光一閃,微微點頭,其中一人睜開開口,可忽然神色變化,猛的抬頭看向雄城。

「動用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