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一十章 杜血梅,拜見血子!

第三百一十章 杜血梅,拜見血子!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白小純愣了一下,他這些年每次小袖一甩,都是滿滿的自豪感,從來沒遇到被人打斷的事情,眼下呆了呆后,他猛的睜大了雙目,一眼看向儲物袋口,露出的小烏龜那綠油油的頭。

「該死的,你果然還在儲物袋內!」白小純大吼一聲,右手抬起正要一把抓去,小烏龜白了白小純一眼,一縮頭,瞬間消失。

白小純憤憤,這小烏龜當初害的他很慘,此刻一想起自己被那金色鱷魚追擊的日子,白小純就覺得心頭髮顫。

對於這小烏龜,更是怒火中燒,可任憑他如何尋找,都找不到小烏龜的身影,最終白小純一咬牙,索性換了一個儲物袋,將之前的儲物袋,狠狠的仍在了雄城外。

「你有本事,繼續出來!」白小純怒道,話語剛說完,這新換的儲物袋內,小烏龜的頭,有冒了出來,輕蔑的掃了掃白小純。

「看在你給龜爺換了新房子的份上,這一次龜爺就聽你的話,出來讓你膜拜一下!」

白小純都快哭了,好半晌才長嘆一下,他知道自己拿那小烏龜實在沒辦法了,鬱悶的抬起頭,看向四周時,此刻靈血二宗的修士,已大都湧上雄城,接收玄溪宗的投降。

至於猴子與兔子,白小純找了半天,也再沒看到它們的蹤影,還有鐵蛋,雄城一破,飛進來后,就沒了影……

「那猴子與兔子,是我創造出來了的……」白小純鬱悶,也有一些匪夷所思,不由得想起了其他的那些小動物。

很快的,丹溪宗的殘存之力,也從雄城後方大範圍的湧來,一方面與歸降玄溪宗的同門複雜的對望,另一方面則是配合靈血二宗,收編玄溪的所有勢力。

玄溪宗的幾個老祖,尤其是那位赤魂老祖,並沒有被封印,而是在血溪宗始祖以及靈溪宗一代老祖的平靜中,將他們軟禁起來。

至於其他人,以靈血二宗的手段,有太多的方法,將他們收編進來。

這些事情,不需要白小純操心,他只是看了幾眼,就收回目光,看向在這雄城內的靈血二宗的修士,這些人幾乎每一個都帶着激動與振奮,在這殘破的雄城內,隨處都可以聽到歡呼之聲,可以說,這一戰的結束,代表了整個通天東脈下游修真界,真正意義上的統一!

之後需要的就是一段時間的整合,凝聚下游修真界之力,殺上中游,挑戰空河院!

這一戰,白小純的身影,早已成為矚目,在這一刻,更是成為了靈血二宗修士心目里的驕陽,那時而看向白小純的目光,都帶着狂熱與尊敬,尤其是是女弟子,更是目中帶着異樣的光芒,看的白小純很是舒服,壓下對小烏龜的不快,心裏美滋滋的,擺出前輩高人的姿態,在雄城內走來走去。

時而看到認識的修士,他便點頭含笑,一路走去,少祖之稱,絡繹不絕。

可不多時,白小純有些不高興了,他發現除了自己,居然還有一個人,也在這場戰爭中,被很多人矚目,尤其是丹溪宗的眾人,更是在融入靈血二宗的過程里,不斷地說起此人……

她,就是丹溪宗在這段時間的戰爭中崛起的天驕,陳曼瑤!

相比於此女的修為,佈陣,她最讓人注意的,就是其堪稱絕世的容顏,儘管帶着面紗,可那半透明的面紗,根本就無法遮蓋她的美麗,使得她所去之處,瞬間就是無數目光的焦點。

白小純看了眼遠處被一群弟子簇擁的陳曼瑤,不服氣時,陳曼瑤忽然抬起頭,雙目冰冷的看向了白小純。

被這冰冷的目光看了后,白小純更不舒服了。

「修為沒我深,地位沒我高,功法沒我好,背景也沒我大,有什麼了不起的!」白小純嘀咕了一句,想了想,又覺得對方應該沒自己漂亮,於是也狠狠的瞪了過去,陳曼瑤卻收回目光,身邊簇擁著大量修士,時而傳出輕笑,漸漸遠去。

白小純輕哼一聲,此刻天色已是黃昏,他走在雄城內,問人打探之後,找到了許寶財,張大胖,侯雲飛,黑三胖等人,他們有的受傷,有的虛脫,好在沒人隕落,讓白小純心中鬆了口氣,特意去感謝了這幾人所在的陣法中的其他弟子。

白小純為人圓滑,他知道這些自己的至交,有很大的可能是在其他人的有意保護下,才能在這戰場上,存活至今。

對於白小純的感謝,那些陣法內的弟子,紛紛心中舒坦,對於白小純這裏,更是尊敬。

那裏還有不少血溪宗的修士,甚至還有幾個太上長老,正在與靈溪宗的同輩之人,唏噓這一戰的慘烈,白小純的到來,讓這些太上長老也都含笑,寒暄一番后,白小純問起血梅的去處。

「血梅當時在戰場上受傷不輕,雖無大礙,可也需要閉關,如今雄城攻破,她作為血溪宗的重要弟子,必定是去了雄城西部,坍塌較少的區域,你去那裏找找,應該可以找到。」血溪宗的一位太上長老,哈哈一笑,打趣的看了白小純一眼,開口說道。

得知了血梅的去處后,白小純乾咳一聲,對於這位太上長老那打趣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磨蹭了一會,趕緊離開,直奔西城。

一路上他看着四周殘破的城池,看着正在收編的靈血二宗弟子,他有種很滿足的感覺,決定自己當時在落陳山脈外的決定,非常正確。

尤其是看到靈血二宗的弟子之間,似乎也都融洽了一些后,白小純更是欣喜,路過雄城中心時,這裏是玄溪宗的寶庫所在,此刻雖天色已晚,可此地依舊有不少修士在忙忙碌碌的清點,白小純看了幾眼后,忽然神色一動。

「當年我在血溪宗看的那塊丹壁,據說是多年前從丹溪宗搶來,似乎丹溪宗內,還有另一半丹壁,而丹溪宗都快被玄溪宗給滅了,更有不少歸降,說不定那丹壁,也在玄溪宗的寶庫內……」白小純想到這裏,頓時心動,快追幾步到了近前,找到負責收編玄溪宗寶物的弟子后,立刻問詢起來。

這種事情,若是換了其他人,不會有任何收穫,可白小純身份不同,那負責清點寶物的弟子,只是遲疑了一下,就立刻點頭,幫白小純查點之後,甚至還帶着他去了寶庫,直接將丹溪宗的那半塊丹壁取了出來,給了白小純。

只不過是需要記錄一下,這丹壁被白小純借走,此事白小純自然不會拒絕,他神色激動,看着那半塊丹壁,研究一番。

好在白小純知道如今不是入定之時,-只是簡單的觀察,雖收穫不大,可他卻看出,若自己能藉助這丹壁入定,那麼獲得的葯道造詣,將是的自己的煉藥,突飛猛進。

「說不定,到時候可以再去嘗試煉製逆河丹?」白小純撓了撓頭,收起丹壁,向著清點玄溪宗寶物的弟子拜謝后,很快就到了西城。

此刻明月高掛,相比於其他區域,西城作為血溪宗修士的療傷之處,安靜了不少,途中只能偶爾看到一些身影,大都是守護在此地之人,看到白小純后,這些人立刻顯露,向著白小純拜見。

略問一番,白小純就知道了血梅此刻準確的居所,心頭微熱,快走幾步,直奔血梅住處,時間不長,他就到了一處靈宅門前。

這靈宅不大,可四周卻有陣法之芒隱隱閃耀,更有血溪宗的陣法,正在吸納諸多的血氣,使得在這靈宅之內的修士,療傷速度加快。

到了門口,白小純深吸口氣,對於杜凌菲,白小純有太多的話想要去問,如今在門前時,他反倒遲疑起來。

沉默了片刻,白小純忽然灑脫一笑。

「無論怎麼說,她都是小肚肚,當年正邪不兩立,可如今靈溪血溪是一家了。」白小純想到這裏,立刻上前,右手抬起隔空向著靈宅大門一按。

有嗡鳴聲,柔和的傳入靈宅內,白小純正要開口,可話語還沒說出時,靈宅的大門,緩緩打開,帶着面具的血梅,身影出現在了那裏,凝望白小純,半晌后,輕聲開口。

「杜血梅,拜見血子。」(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