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一十一章 那道……疤痕!!

第三百一十一章 那道……疤痕!!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此刻明月高掛,月光灑落大地,使得地面如披上了一層如波紋般的月色,冰冷中帶着一絲柔和,別有一番韻意。

月光下,靈宅前,血梅的身影,很是高挑,儘管衣着寬大,可還是能看到那隱隱被勾勒出的起伏曲線,很是美妙。

尤其是聲音,帶着一絲柔弱的同時,略有沙啞,聽到白小純的耳朵里,痒痒的……

看到血梅果然出來見自己,並沒有如上次洞府外,任憑白小純如何開口,也都絲毫不見,白小純笑了起來。

「上次在你洞府前,你不見我,這一次你跑不掉了吧。」

這似對自己很熟悉的語氣,使得血梅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目中露出一絲奇異之芒,她雖帶着面具,看不到面孔,可整個人在這一刻給人的感覺,更為虛弱,輕聲開口。

「多謝血子救命之恩,之前洞府外,因血梅受傷,又失去血子資格,心中茫然,不想見你,還請見諒。」血梅說完,向著白小純一拜,這一拜之下,露出了手臂上一道似存下了一段日子的疤痕,也露出了衣袍下腰臀處的曲線,在那月光中,讓白小純的雙眼,不由得瞄了過去。

「小肚肚,你和我這麼客氣幹嘛,來把面具摘下來,我好久沒看你了。」白小純乾咳一聲,心裏高興,立刻上前,毫不在意的走過陣法,直接到了宅子大門旁。

血梅一愣,似沒想到白小純居然會這麼說話,更沒想到他居然直奔自己而來,下意識的退後幾步。

「請血子自重,你雖對我有救命之恩,可也不能羞辱於我,我是血梅,不是什麼小肚肚。」血梅退後時,身體的虛弱更為明顯,腳下踉蹌,雙眸內帶着微怒。

「別鬧了!」白小純不高興了,身體猛地一步走出,修為之力驟然散開,他本就速度極快,此刻隨着修為擴散,一步之下,剎那間就穿梭了與血梅之間的距離,出現時,直接就在了血梅的面前。

若是換了其他時候,以血梅的修為,怎麼也會阻擋一番,可眼下她重傷未愈,哪裏是白小純的對手,只是眨眼間,白小純右手已抬起,一把就觸摸到了血梅的面具,竟一下子……直接摘下!

黑髮如瀑,隨着面具的摘下,立刻甩開,露出了一張面色蒼白,楚楚可憐之感的美麗容顏,雖帶着憤怒,可似乎這張臉太柔弱了,使得那怒意竟被淡化,看起來,好似嗔羞一樣。

雖不是什麼驚心動魄,可也絕對算是絕色,與宋君婉比較,梅蘭竹菊,平分秋色!

只是……這張臉,不是杜凌菲!

「夜葬,你太過分了!!」血梅猛地的後退,面色更為蒼白,披頭散髮,身體發抖,指著白小純,目中露出寒芒,只是她的那張臉,因天生柔弱,使得這一刻的寒芒,竟也給人一種羞澀之感。

白小純看到血梅的面孔后,神色突然大變,身上煞氣轟然爆發,雙眼直接出現了血絲。

「你不是小肚肚,你是誰!!」白小純全身殺機一閃,整個人在這一刻腦海嗡鳴,呼吸急促。

血梅面色陰冷,惱羞更多,覺得這白小純莫名其妙,她這一次願意見對方,也是因救命之恩,可此人居然摘下自己的面具,更是話語瘋癲,此刻退後幾步,血梅臉上露出厲色。

「夜葬,你瘋了不成,我再說一遍,我不是什麼小肚肚,我是血梅!」

「你不是血梅!!」白小純心裏很亂,此刻整個人有些瘋狂,他死死的盯着血梅的臉,腦海里浮現的,是血祖體內,自己摘下血梅的面具后,

露出的另一張臉!

「我怎麼不是血梅,你什麼意思!」血梅呼吸急促,又退後幾步,這一刻白小純,讓她覺得很是危險,彷彿一顆隨時能炸開的天雷。

「你到底是誰,為何裝扮血梅,血梅在哪!!」白小純低吼時,眼看血梅退後,立刻着急,今日之事,他若不弄個清清楚楚,無法接受,此刻一晃之下,直奔血梅而來,右手抬起,在血梅面色變化時,一把就要抓向她的手臂。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一聲咳嗽,從這靈宅后屋傳出,僅僅是咳嗽聲,就如同滾滾雷霆,在白小純的耳邊驟然炸開。

轟的一聲,白小純身體搖晃,抓向血梅的手頓了下,血梅急速避開,雙手掐訣時,在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虛幻的梅花印記,散出冷冽殺機,對於白小純這裏,她已惱怒非常。

白小純狠狠一甩腦海,耳邊還在嗡鳴,面色蒼白,腳下也停頓下來,抬頭時,看向血梅身後,此刻從后屋走出的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

這中年男子,目光凌厲,整個人如一把即將出鞘的利劍,走來時,更有一股驚人的威壓,從他身上散開,使得白小純竟無法前行半步。

「無極子老祖!」白小純雙目收縮,緩緩開口,若是換了其他時候,面對一位元嬰老祖的威壓,他此刻一定膽顫,可眼下卻不在乎了。

無極子神色肅然,一步步走來,拍了拍血梅的肩膀,血梅有些不服氣,可卻不敢在自己父親面前繼續露出殺機。

「爹。」血梅深吸口氣,壓下氣血,面前的血色梅花,緩緩消散。

「無極子老祖,你的女兒呢!她不是血梅!」白小純深吸口氣,抬頭盯着無極子的雙目,哪怕對方的威壓,如同怒浪一樣,可他依舊沒有任何退縮。

無極子冷冷的看着白小純,沒有說話,他越是不說話,來自他身上的威壓就越是強烈,白小純身體慢慢顫抖,低吼一聲時,在他的身上,此刻已出現了陣陣濃郁的血氣,這血氣屬於血祖,與他的身體融合在一起后,使得白小純這裏的氣勢,竟不斷地提高,從某種程度上,似能與無極子在氣勢上分庭抗衡!

這一幕,讓血梅心神顫抖,她看着白小純,又看了眼自己的父親,明顯的發現父親無極子那裏,竟目露奇芒,她太了解自己的父親了,她知道當父親的雙眼露出這樣的光芒時,代表他對引起他如此目光之人,極為在意。

「老夫只有一個女兒,就是她!」無極子袖子一甩,身上的氣勢剎那消失,淡淡開口。

聽到無極子的話語,白小純面色蒼白,可還是不甘心,繼續說了一句。

「我在心房看到血梅的臉,不是她!」

「你仔細看看我與我女兒的臉。」無極子平靜開口,聲音內蘊含了不容置疑之意,如同天雷,在白小純的腦海里轟鳴而過。

白小純心神震動,深吸口氣后,他仔細的看了看血梅的面孔,又看向無極子,慢慢的,他的面色越發蒼白,身體下意識的退後幾步,目中露出茫然。

無極子與血梅,二人容貌有相似之處,或許凡人看不大出來,可身為修士,目光敏銳,一眼就能看出這二人是父女!

白小純茫然中,腦海浮現杜凌菲的相貌,再與無極子對比,他此刻非常確定,這二人沒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那我當日在心房,看到的……是誰?」白小純如被重擊,踉蹌退後兩步,目中茫然更多,他無法相信這一切,甚至這一刻在他的記憶里,都出現了錯亂,他忽然發現,自己分不清了……

如果血梅就是眼前此女,那麼……當日心房內,自己看到的……怎麼會是杜凌菲,而杜凌菲……到底是誰!

苦澀中,白小純仔細的回想血子試煉內的一幕幕,慢慢的,他突然身體一震,雙眼睜大,他想到了在只能有七個時辰的血色荒漠上,在最終傳送的前後,他注意到當時的血梅,手背上有一道傷口,面具下有一些鮮血,似受了傷!

可在通道內出現后,他再次看向血梅時,對方手背上的傷口消失了,面具上的鮮血消失了,全身的傷勢,竟也消失了!

那個時候,白小純以為對方有什麼特殊的手段療傷,沒有注意,可如今回憶……這裏……不對勁!!

白小純心神強烈震動,抬頭時,立刻看向眼前血梅的手背,這一眼看去,他的身體顫抖,他看到了在那裏,有一道還沒有完全消失的疤痕!!

這道疤痕,讓白小純的心神,掀起滔天大浪!

這個時候,無極子神色嚴肅,緩緩開口

「看來,你見過了那個神秘之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