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一十五章 2宗之秘!

第三百一十五章 2宗之秘!

作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筆趣閣),最快更新!無廣告!

逆河宗成立的大典,已結束了,這場大典上的一切,成為了東脈下游修真界,無數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在下游修真界的無數區域,每天都在有人提起。

無論是星空道極宗的法旨,又或者白小純的冊封,還有逆河宗的強悍,這一切,都讓人無法忘記。

而臨時宗門所在的雄關,也慢慢失去了往日的熱鬧,大量的逆河宗修士,陸續的撤離。

星空道極宗對於逆河宗申請的答覆,等於是點燃了一場新的戰爭,對於這場戰爭,逆河宗內的四大分宗,全都非常重視,在意,甚至很多人這一生,都在期待能有這樣的一戰!

這是山門之戰,這是下游晉陞中游的一戰,這一戰……至關重要!

有太多的準備需要去做,所有老祖的心思早就統一,這一戰,一定要傾全力,不惜一切!

丹溪宗與玄溪宗,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領地內,他們要將自己能帶走的一切,全部帶走,包括底蘊,包括所有……

按照約定,他們會在兩個月後,前往血溪宗,從血溪宗所在的通天河出發……逆流而上,直奔空河院!

在各宗撤離前,白小純身為少祖,要參與很多關於逆河宗的事情,甚至靈溪宗的一代老祖,也在一天夜裏,與白小純進行了一次長談。

大殿內,參與這一次長談之人,是靈溪宗除了鐵木真人外,其他四位元嬰老祖,還有鄭遠東也在一旁,另外一位,則是李青候。

在靈溪宗一代老祖開口前,他揮手間,將此地徹底封印,使得這裏的話語,無法傳出絲毫,也不會被外人所察覺,甚至其謹慎的程度,讓白小純都覺得吃驚,他不但自己出手,更是其他幾位老祖也都出手。

尤其是最終似乎還不放心,一代老祖甚至取出了一面羅盤,將其開啟后,散發出黑白兩色的光芒,籠罩四周,進行最終封印。

看着那羅盤,白小純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這看似平凡甚至有些殘破的羅盤,在白小純感受里,竟與宗門底蘊,不相上下。

只是這羅盤殘破太厲害,似乎只剩下了封印空間之力,沒有了其他的威能。

「有此先祖遺留的戮仙羅盤在,就算是天人境的強者,也無法短時間內感知這裏的一切。」做完這些,一代老祖鬆了口氣,看向白小純時,神色肅然。

「小純,接下來老夫要與你說的事情,你要牢牢記住,出了這裏,決不可與人說出絲毫,否則的話,將引來彌天大禍!」

白小純有些發愁,他琢磨著既然這樣,自己還是不聽的好,萬一哪天嘴快說了出去,豈不是小命要丟,正遲疑時,靈溪宗一代老祖,緩緩開口。

「本不想與你說的,可你既身為逆河宗少祖,有些事情,若不告訴你,日後一旦出了問題,便是連累了你。」

白小純只能打起精神,深吸口氣,眼巴巴的望着一代老祖。

「我靈溪宗……不是東脈修真界之人!」一代老祖沒在意白小純的表情,抬頭看着遠方,似目中露出追憶。

「我們的來歷,是北脈修真界,曾經的源頭宗門,其名……寒門!」

「啊?」白小純心神震晃,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一代老祖開口,居然說出的是這種言辭,靈溪宗,竟有如此來歷,這一切來得太快,讓白小純有些發懵,尤其是寒門這兩個字,讓他想起了寒門葯卷。

「曾經的寒門,身為北脈源頭之宗,與星空道極宗齊名,因一次叛變,寒門分崩離析,被宵小奪取,

先輩不得不忍辱偷生,在死傷無數的情況下,最終來到了東脈修真界,在這裏……重新紮根!」

「逃到此地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的師尊,另一個,則是寒門的那一代真靈!」

「靈溪宗,就是在師尊的暗中幫助下,一步步,成為了東脈下游四宗之一,而那位寒門的真靈,則是我靈溪宗……真正的底蘊之力!」一代老祖聲音回蕩,其他幾個老祖也都沉默,鄭遠東肅然,李青候此刻一樣目中露出吃驚之意,顯然他也是此刻才知曉這一切。

「只不過真靈當年傷勢太重,只能化作寒干之屍沉睡,多少年來,不曾蘇醒,想要讓其蘇醒,只有一種叫做逆河的丹藥,才可以讓其蘇醒片刻,化解一切危機。」

「而這,實際上也是我們當初與血溪宗開戰,真正的底牌之力,只是,逆河丹,我們只有一粒,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用!」一代老祖凝望白小純,語氣緩慢,蘊含了一絲滄桑。

白小純此刻心中已然掀起大浪,他呼吸急促紊亂,隱隱明悟。

「多少年來,任憑我們想了無數辦法,也都無人可以煉製,我需要你……回到靈溪宗后,去拜見一下真靈的同時,想辦法,在這一次的中游戰爭前,爭取煉製出……逆河丹!」

「一旦你煉出,對我靈溪一脈,對逆河宗,都有極大的幫助!!」一代老祖目中露出期待時,白小純深吸口氣,腦海有些嗡鳴,對方所說的事情,他覺得不可思議,回憶逆河丹的丹方后,這才若有所思。

逆河丹,他之前研究后就覺得此丹詭異,眼下這麼看,終於明白,原來此丹是專門給那所謂的真靈服用之物。

「寒門葯卷……逆河丹。」白小純喃喃低語時,一代老祖點了點頭。

「這兩樣物品,是一位宗門的前輩,給你的。」

「那隻猴子?」白小純驀然開口,在這句話說完后,看到一代老祖遲疑中點頭時,白小純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

此事太大,白小純需要時間去消化,直至離開了大殿,回到了靈宅時,白小純也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取出寒門葯卷,取出逆河丹的丹方,仔細看了后,沉默下來。

「逆河丹……」白小純輕聲低語,他忽然對於老祖所說的真靈,有很大的好奇,想要去看看,到底……真靈是什麼個樣子。

一天後,隨着丹玄二宗的相繼撤離,血溪宗的眾人,也選擇了回歸,準備回血溪宗山門,在那裏,他們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

臨走前,血溪宗始祖,找到了還在消化靈溪宗來歷之事的白小純,說出了一番,讓白小純又一次倒吸口氣的話語。

「小純,你可知道,我血溪宗血祖的來歷?」血溪宗始祖在白小純的靈宅內,佈置了陣法封印后,轉頭看向白小純,肅然開口。

「啊?什麼來歷?」白小純愣了,他覺得這血溪宗與靈溪宗一樣,怎麼那麼多秘密,似乎每一個都有很大的來歷,可這些秘密卻都要讓自己知道……苦惱啊……此刻獃獃的望着始祖。

「哦,原來你也不知道,我以為你獲得了傳承,能知道一些……」血溪宗始祖嘆了口氣,這句話落入白小純耳中,白小純只能苦笑。

「血祖來歷,是一個謎團,先不去考慮這個,我血溪一脈,研究血祖多年,得到一個推論,血祖之身內,存在了血主的傳承,所以才出現了傳聞,現在也證明了,我們血溪宗一代代人的研究,是正確的。」

「可你不知道,我們得到的推論,還有一個……那就是,血祖之身,並非不能移動!!」血溪宗始祖緩緩開口時,白小純眼睛慢慢瞪的滴流圓。

他從來沒想過,血祖的身體,有可以被操控的那一天,一想到當日自己獲得傳承時,感受的血祖身體的磅礴,他就吸了口氣。

「血祖之身龐大無邊,沉在通天河下,可你也看到了血祖五指峰上,我們的陣法,這陣法的真正目的所在,實際上……是為了有一天,是我血溪宗,可以操控血祖的身體!」血溪宗始祖繼續開口,聽到這裏,白小純立刻想到了自己在中峰看到的陣法,而當年的無極子與血梅,也曾操控過陣法,去影響血氣。

甚至白小純成為血子后,他也感受到了陣法的存在,彷彿是身體上多了一層衣服,以衣服來操控身軀……

想到這裏,白小純忽然有些明白了血溪宗的想法,若有所思。

「只不過此事太難太難,我血溪宗準備了太多歲月,在血祖體內,也有陣法佈置,可至今也無法做到這一點,因為……我們缺少一個中樞核心!」

「這個核心的作用,就是將所有血溪宗弟子的血氣,凝聚在一起,作為力量,去操控血祖之身,這個核心,根據我們的研究與推測,唯有血主可以做到,也唯有你……可以做到!」

「老夫希望……你能回血溪宗一趟,在那裏,配合我們血溪宗所有修士,進入血祖體內,操控血祖之身……以其身,逆河而上,殺入空河院!」

「一旦做到,入主空河院之事,我逆河宗的把握,將多上不少!」血溪宗始祖目露奇芒,這是他畢生的願望。

白小純沉默,半晌之後點了點頭,他對於操控血祖之身,也有很強的期待,血溪宗始祖微微一笑,看了白小純一眼后,與白小純約定了時間,這才帶着血溪宗所有人,離開了雄關,回血溪宗準備。

白小純又等了幾天,直至靈溪宗眾人也開始撤離后,他跟着大部隊走出了雄城,這才終於確定,沒有人要繼續與自己說秘密了。

「怎麼那麼多秘密……」白小純感慨,也有一些自豪,覺得自己很顯然,是一個在別人眼裏,願意與自己分享秘密的人。(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支持耳根,請收藏本站,謝謝大家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