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17章 我就是小烏龜!

第317章 我就是小烏龜!

作者:

?這生機之力,匪夷所思,竟在散出的瞬間,使得白小純腳下的地面,居然生長出了無數的小草,這綠色的小草向著四周不斷地擴散,眨眼間,附近數百丈內,彷彿成為了草木的世界,還有不少花朵綻放。

一股濃郁到了極致的生機,正在蓬勃的爆發,可惜還沒等持續太久,一代老祖袖子一甩,立刻將這枚逆河丹收走,放置在了一個木盒內,隨着盒子蓋住,生機頓時消失。

很快的,這四周的草木開始枯萎,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這裏的所有小草,全部消失,如同沒有存在過一樣。

白小純目瞪口呆……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丹藥,與他之前所煉製的截然不同,這種生機之力,讓他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恐怖。

「這逆河丹不能打開太久,這一次開啟,估計也消耗了一絲藥力……」一代老祖很是吝嗇,有些心疼的看了白小純一眼。

「這枚丹藥,是十息逆河丹,傳說中此丹若能煉出極致,可以煉製出永恆逆河丹,能讓真靈徹底蘇醒。」

「小純,煉製逆河丹的一切要求,你儘管提出,整個宗門都會全力相助!」一代老祖深吸口氣,凝重說道。

白小純沉默片刻后,回想自己看到的真靈,以及方才丹藥的恐怖之力,他心中沒有什麼把握,勉強的點了點頭后,在一代老祖的目送下,他帶着沉思,遠遠離去。

回到了種道山的洞府後,白小純盤膝坐下,仔細的思索,一方面是因此丹對宗門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則是親眼看到了那恐怖的丹藥后,激發了白小純強烈的興趣。

「一枚丹藥的生機之力,竟然如此磅礴……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而且最重要的,居然沒有任何草木之感……彷彿這丹藥,真的……不是用草木煉製出來。」白小純若有所思,他之前也嘗試煉過逆河丹,知道此丹需將通天河水,融入體內,以身體為丹爐去煉製。

「可若是沒有草木,僅僅是通天河水,又如何做到形成這樣恐怖的生機之力?」白小純皺起眉頭,沉默中,不斷地思索。

一天後,他雙眼露出疲憊,取出逆河丹的丹方,仔細看了后,又拿出了寒門葯卷,最終狠狠一咬牙,將它們都放下,白小純取出了在雄城內,獲得的聖丹殘壁。

「想要煉製出逆河丹,以我如今的葯道造詣,還是不夠……」白小純長舒一口氣,凝望聖丹殘壁,盡自己的所能,去感悟殘壁內的葯道之影,漸漸目中露出無神的茫然,整個心神都沉浸在了丹壁內。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來,白小純閉關不出,始終在感悟,而那些傳承序列以及老祖,也都在忙碌的煉製通天戰舟,修士大軍也陸續歸來,就連鐵木真人與侯小妹,也都回來了。

靈溪宗內,再次熱鬧,每個人都在準備,對於征戰中游空河院之事,磨拳擦掌。

這一天,白小純身體一頓,目中的茫然消散,露出一絲精芒的同時,他再次拿起寒門葯卷,這一次看去時,立刻與之前截然不同。

很多他之前看不懂的地方,模糊的地方,此刻一眼看去,立刻就明白了含義,他的雙目越來越亮,數日後,當他將寒門葯卷也放下后,閉上眼,思索了許久后,雙目驀然睜開。

「我要通天河水!」他喃喃低語,立刻取出玉簡,通知宗門。

一代老祖等人,看似忙碌通天戰舟,可暗中對白小純這裏的關注,時刻都在,此刻一聽說白小純需要通天河河水,鐵木真人親自出手,取來一大桶通天河水,送入白小純的洞府內。

白小純望着面前的通天河水,目中露出躍躍欲試的期待,他右手抬起一指,立刻飛出一滴,漂浮在他面前時,白小純猛的睜開口,一吸之下,這一滴通天河水,立刻吞入口中,在體內轟轟擴散。

「以身體為爐鼎,融生機入通天河水內,進而使得其生機磅礴,化成靈藥!」白小純閉上雙眼,在體內操控那一滴通天河水,不斷的試圖融入一絲自己的生機進去。

一天後,一聲轟鳴從白小純的洞府內傳出,白小純頭髮散亂,整個洞府內臭氣熏天,可他沒有放棄,再次取出一滴通天河水,又一次嘗試。

很快的,又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來,白小純的洞府內轟鳴不斷,臭氣已擴散開來,瀰漫整個種道山,可這一次……沒有任何人有絲毫的抱怨,一代老祖早已出現,親自為白小純解釋,告知所有人,白小純此刻正在為宗門煉製一枚……至關重要的丹藥!

「生機不夠,不夠啊!!」經過半個月的不眠不休,白小純整個人瘦了一大圈,披頭散髮,雙目紅腫,整個人如瘋狂,那一桶通天河水,被他耗費了大半,可卻始終失敗,根本就煉製不出來。

其根本的原因,就是生機不夠,白小純粗略的算了算,就算是把自己的生命都融入進去,也不如那枚逆河丹的十萬分之一。

「這麼看來,就算是讓宗門修士奉獻出生命,也需要十萬個築基,才勉強可以達到十息逆河丹的程度……」

「或者十萬個築基,或者一萬金丹,或者一千元嬰老祖……這怎麼可能……」白小純搖頭,這種煉製方法,雖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實際上根本就做不到,別說靈溪宗了,就算是源頭的星空道極宗,也做不到。

「是我的方向錯了……」白小純喃喃低語,皺起眉頭,可任憑他如何思索,也都想不出辦法,到了最後,他只能找到一代老祖,苦澀的放棄。

一代老祖雖心中輕嘆,看着白小純疲憊的樣子,也很心疼,他明白,這逆河丹若是能這麼輕鬆就煉製出來,那麼也就不會難的靈溪宗,多少年來,一代代人沒有一個成功過。

「無妨,此事不可強求……小純,三天後老夫與其他幾位老祖,會帶着所有傳承序列,進入深淵內,去將一具當年我在那裏看到過,可卻無力帶回的天人獸骨取回,你也一起去吧,深淵之地,是我靈溪宗早年發現的一處秘境。」

「那裏很多區域,我靈溪宗也都沒有走過,雖存在了一定的兇險,可也一樣有機緣,或許在開戰前,你們能有各自的造化。」一代老祖安慰道。

白小純疲憊的點了點頭,心中有些鬱悶,這種在煉藥上的打擊,讓他情緒不高,回到洞府內了打坐修行時,還在思索逆河丹的事情。

侯小妹那裏雖歸來,可顯然知道這個時候不適合打擾白小純,也就沒有出現,張大胖等人都是如此,三天的時間,在白小純的恢復下,他的身體以及修為,都慢慢到了巔峰,對於無法煉製出逆河丹的鬱悶,也被他暫時放下。

三天後,隨着儲物袋內玉簡的震動,白小純睜開眼,取出玉簡一看,是一代老祖的傳音,讓他到北岸百獸院內集合。

「我已經儘力了,逆河丹,不是現在的我能煉製出來的。」白小純走出洞府,深吸口氣,喃喃低語,望着熟悉的山門,他一步走出,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奔北岸而去。

途中,有靈溪宗修士看到白小純,立刻神色恭敬,紛紛拜見,看到自己這麼受歡迎,白小純心情總算好了一些,下意識的背着手,擺出前輩的姿態,含笑點頭。

尤其是看到一些充滿了青春氣息,嬌軀滿是活力的女弟子們,也有不少在看到自己后,居然臉紅了,那偷偷看來的目光,讓白小純更為享受,心情徹底恢復后,乾咳一聲,收起前輩姿態,擺出自認為最有魅力的模樣,溫和的一笑,迎著風,瀟灑的走過,聽着身後傳來的心跳加速的聲音,白小純心中樂呵呵的。

「哈哈,我白小純果然是魅力無限,唉,這怨我,實在太勾人了。」白小純正陶醉時,看到了周心琪,二人目光一對望,白小純笑容剛起,周心琪就皺起眉頭,面無表情的從他身邊飛過。

「心琪師侄女留步。」白小純眯了眯眼,覺得自己和周心琪之間,或許存在了一些誤會,於是連忙嚴肅的開口。

周心琪腳步一頓,平靜的望着白小純。

「不知少祖有何吩咐。」

「有一句話,我很早之前就想告訴你,可惜一直沒有機會,今天,我要大膽的向你說出……其實,我就是……小烏龜!」白小純背着手,擺出一副憂鬱的樣子,抬起下巴,輕聲開口,心裏已經在想,一會周心琪震撼后,自己該如何表示風輕雲淡。

「知道了。」周心琪神色如常,轉身一晃,化作長虹遠去。

「啊?」白小純愣了,獃獃的看着周心琪的背影,有些發懵,周心琪的表現太鎮定了,這與他想像中的不大一樣。

還沒等白小純反應過來,他的儲物袋內,傳出小烏龜的爆笑。

「你是小烏龜?哈哈,罷了罷了,既然你這麼崇拜龜爺,以後龜爺不罵你就是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