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二十五章 血祖開眼!

第三百二十五章 血祖開眼!

作者:

?他的心跳,漸漸傳遍四周,漸漸代替了血祖的心臟,隨著跳動,四周的血管開始顫抖,白小純的心神更是擴散開來,他感受到了血祖的身軀,感受到了在這血祖的體內,那一八零八大穴中,所有的築基修士。

更是感受到了七十二竅中的太上長老,還有那三十六條經脈內的血擘,以及……七個老祖化作的魄!

「我,就是血祖!」白小純發出一聲低吼,這吼聲轟鳴,沒有傳出血祖身體外,可卻在其體內回蕩,清晰的傳入這裡所有血溪宗修士的心神內!

化作了雷霆,又如一個信號,在白小純開口的剎那,此地所有血溪宗的弟子,一個個都大吼起來,全身氣血轟然爆發!

這種爆發,從穴位開始,經過血竅,凝聚經脈,又融入七魄,再匯聚……白小純的意識中,若是換了其他人,做不到這一點,可白小純身為血主,&無&錯&小說{www}.{quledu}.{com}他與血溪宗有來自傳承的聯繫,這種聯繫,使得在血祖體內的血溪宗修士,從某種程度上說,與血祖血脈同源!

他們缺少的,就是一個意識,一個將所有人連接在一起的意識,而這個意識,也必須一定是……血主!

轟鳴之聲,立刻回蕩,從內向外,直至擴散整個血祖那龐大的身軀,隨著震動,血祖身軀的皮膚,掀起了無窮波動,使得通天河翻滾,使得血溪宗的山門,不斷的顫抖。

大量的血溪宗弟子,早就撤離的了山門所在,整理好了所有的行裝,此刻站在河岸上,一個個帶著激動,看著這一幕。

「站起來!!」

「站起來!!!」不知誰第一個開口,很快的,血溪宗的修士,全部都在大喊,這一幕,讓其他三脈,都呼吸急促,心神駭然。

只是,想要操控血祖,又豈能是那麼容易,就算是血溪宗準備好了一切,可這種皮膚的震動,依舊持續了七天的時間。

這七天來,血溪一脈的修士都在緊張的等待,他們的喊聲已經消失,可在他們的心裡,更強烈的呼喊,卻是始終回蕩。

其他三脈也慢慢不再全神貫注,尤其是玄溪宗與丹溪宗,開始在通天戰舟上改造,直至七天後的晌午。

突然的,在連續七天的皮膚震動后,血祖化作山峰的大手,血溪宗的山門所在,竟在這一刻,傳出轟鳴聲,中峰的手指……居然……動了一下!!

似只是動了一下,

可卻讓所有血溪宗的修士,發出了興高采烈的激動之吼,驚動了其他三脈修士,使得他們紛紛看去時,立刻所有人都看到了,中峰的手指,正在緩緩的彎曲!

隨著彎曲,無數在上面的建築被碾壓粉碎,巨石脫落,可這一切沒有人在意,在這目不轉睛下,被通天河淹沒的血祖身軀,也有輕微的動彈。

河水翻滾更為強烈,掀起大浪時,其他的幾根手指,竟也在這一刻,陸續的微動起來,這一幕,讓血溪一脈修士瘋狂,讓其他三脈不斷吸氣。

無法形容這一幕的震撼,親眼看到如山一樣的手指在動彈,在彎曲,這對所有人來說,如同神話。

哪怕之前有所準備,可依舊還是在心神內,掀起風暴,無論什麼修士,都無法避免,即便是三脈的老祖們,也都一個個神色變化,雙目收縮。

「血溪宗的血祖……若真的可以站起……」靈溪一代老祖寒宗,此刻額頭有些冷汗,他忽然意識到,白小純對於血溪宗的重要程度,還在自己的想象之上!

赤魂老祖也是倒吸口氣,看著那不斷彎曲的手指,他咽下一口吐沫,額頭有些冷汗,他心中很慶幸,靈血二宗在攻打自己時,沒有出動血祖,否則的話……那一戰,必定橫掃而過,玄溪宗能存在下來的,怕是能有現在的一半人,就算不錯的了。

手指的動彈,並非很快結束,而是在之後的數日里,時常發生,無數山石脫離,甚至血溪宗的山門,也漸漸看起來不再是山,而是越發的成為了真正的手掌!

甚至有的地方,都看到了皮膚!

玄溪一脈與丹溪一脈對於通天戰舟的改造,也終於在這幾天里完成,隨著兩脈修士都搬入進來,他們與玄溪宗一樣,都已經做好了隨時可以出發的準備時,血祖的右手,其動彈的程度,也越發的頻繁與驚人!

直至這一天,當血溪宗的山門,血祖的手掌,五根手指一起動彈時,聲響撼動八方,無數人親眼看到,這五根手指,竟然緩緩的握住,成為了一個巨大的拳頭!

隨著狠狠一捏,轟鳴間,手背位置上的無數岩石,直接崩潰爆開,天空如同下起了石雨,引來無數驚呼的同時,這隻手的手臂……居然也動了起來!

哪怕只是簡單的緩緩移動,可因其與大地連接,與通天河連接,使得整個地面都顫抖,巨響回蕩時,一道道裂縫,直接從地面上擴散開來,不斷地蔓延之下,甚至有靠近通天河區域的地面,開始坍塌。

而河水的翻滾,在這一刻也是強烈太多太多,甚至丹溪宗的通天戰舟,都因這河水的起伏而搖晃起來。

「他這是要幹什麼……」

「移動手臂,莫非……」

「莫非是要按住大地,借力站起!」赤魂老祖失聲,他話語一出,四周所有人先是寂靜,而後慢慢都看出了這巨大的手臂,似乎正是這個舉動時,三宗老祖,所有弟子,此時屏氣凝聲,血溪宗的歡呼,又一次傳出。

「站起來!」

「站起來!!」

「站起來!!!」

這聲音一次比一次強烈,似在這半個月的時間裡,要把所有於心中的呼喊,全部從口中一次性的爆發出來。

在這呼喊時,血祖的手臂,動彈的越發劇烈,咔咔聲下,岩石脫落的更多,而此刻,在這血祖體內,血溪宗的築基,金丹以及老祖們,在這半個月的不斷融合下,每個人的修為,都在不斷地爆發,與血祖的融合,漸漸更為徹底!

而最艱難的,就是白小純!

他不但要將所有人的意識聯合在一起,化作一股思維的同時,更要擴散整個血祖體內,他就如同一個中樞,稍微一個差錯,就會失敗。

半個月的時間,他不斷地嘗試,他不知道失敗了多少次,可他沒有放棄,血溪宗的修士,給了他支撐,給了他力量,給了他神識,他要做的,就是將這些所有的一切,凝聚成讓血祖站起來的動力!

此刻他身體顫抖,盤膝坐在血祖的心臟內,隨著他的心跳,血祖的心臟也不斷地震動,更有大量的血氣順著血管,貫穿全身。

「我,是血祖!!」白小純低吼一聲,經過半個月的融合,他的意識終於在這一刻,不但將所有人的一切都引導過來,更是沒有任何差錯的,將其化作自身之力,送入血祖的體內所有區域。

轟鳴間,白小純雙眼赤脹,在他的大吼下,他的腦海更是嗡鳴起來,彷彿在這一瞬,他又一次會到了傳承時的那種感覺上,在那感覺里,他……就是血祖!

這感覺在這一刻,比上一次更為明顯,白小純呼吸沉穩悠長,他立刻牢牢的抓住這一瞬的感覺,右手猛的抬起,向著下方狠狠一按。

幾乎在他抬起自身右手的剎那,外界的三宗修士,全部睜大了眼,每個人都腦海轟鳴,太多的人,失聲驚呼!

「這……」

「動了!!」

在所有人的目中,血祖化作靈溪宗山門的大手,此刻在滔天的轟鳴中竟緩緩抬起,手臂彎曲后,居然……一掌落在了地面上,手肘高高抬起,如同一個人,拄著大地,用來支撐身體,要……站起!!

大地傳出震耳欲聾的聲響,無數裂縫崩潰,掀起滔天塵土,化作了風暴,向著四周橫掃時,整個地面被按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通天河的大浪,此刻好似瘋狂,這河水的翻滾,在所有人的記憶里,前所未有……更是在這眾人吸氣的瞬間,有兩道明亮的光芒,剎那間……竟在通天河下,出現!

那是目光,是血祖的目光,更是白小純的目光!

通天河下,寂滅不知多少年的血祖,他那龐大的頭顱上,雙眼……緩緩睜開!!(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