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30章 釘邪樹!

第330章 釘邪樹!

作者:

?逆河宗這一戰的關鍵,從來都只有一點!

那就是……空榕邪樹!

無論是對白小純的要求,又或者是眼下這通天戰舟的爆發,都是如此,也試圖以這樣的方式,為白小純掃除障礙,讓他這裡,可以更靠近空榕邪樹。

轟鳴間,三道光柱爆發,一路勢如破竹,直接就轟在了空榕邪樹上,使得這參天大樹,猛的震動,隱隱有一聲凄厲的嘶吼,似從這大樹內傳出,僅僅是聲音,就立刻震的四方修士嘴角溢出鮮血。

可對於血祖之身而言,卻是無礙,在白小純的操控下,血祖之身一躍之下,直接就出現在了這空榕古樹的前方,右手握拳,那拳頭足有十個山峰般大小,轟的一聲,直接就落在了這空榕邪樹的樹榦上。

巨響滔天,參天之樹顫抖劇烈時,突然的,整個通天河掀起大浪,一條足有千丈大小,數十丈粗細的巨大根脈,竟直接被這空榕邪樹從地底抽出,飛離通天河水時,掀起大量波浪后,帶著尖銳的破空之聲,直接就抽在了白小純的血祖之身上。

砰!

血祖之身無礙,可其內部的血溪宗修士,有不少人直接噴出鮮血,體內修為差點反噬,白小純知道時間緊迫,再次掄起拳頭,又一次轟擊而出。

任何一拳,若是轟在元嬰修士身上,都可以將其直接轟成重傷,可如今,這空榕邪樹,竟沒有崩潰!

雖然如此,可來自血祖的威脅,讓這空榕邪樹也都驚恐,它能感受到對方此刻發揮出的,只是這巨人的小部分力量,若對方能發揮出全部戰力,怕是一拳,自己哪怕全盛,也都會崩潰自爆!

而眼下雖發揮的只是小部分,可也依舊讓它心驚,若是全盛時還好,它雖沒有把握傷害這身軀,可震死身軀內的操控者,還是可以!

只是眼下,它想要做到這一點,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在白小純不斷地砸來時,大樹的搖晃,強烈無比,讓空河院的修士,紛紛駭然,更是紅了眼,要來阻止。

就在這時,第二條,第三條,第四條粗大的根脈,在這危機中,也被空榕邪樹抽出,直接抽向白小純。

抽擊之聲漫天回蕩,白小純咬著牙,承受著一次又一次衝擊,他在心臟之處,衝擊最小,是被其他人層層抵消之後,才會被餘波撞擊,雖然如此,可他依舊嘴角鮮血溢出,但這抽擊,卻越發強烈。

很快的,第五條,第六條……直至第八條千丈根脈也被抽出后,在這抽擊下,血祖體內的修士,終於無法承受,有不少直接昏迷過去,使得白小純在操控血祖之身時,漸漸生澀起來。

而那空榕邪樹,也在血祖之身的轟擊下,直接轟開了一個缺口!

「這麼下去,不行!」白小純雙眼一閃,突然大吼一聲,雙手同時伸出,竟剎那間,齊齊伸入這大樹的缺口內,狠狠抓住后,用了此刻能爆發出的全力,狠狠的一撕!

刺啦一聲,這聲音讓兩岸從林內,傳出無數凄厲的嚎叫,空河院的修士,更是發出瘋狂的嘶吼,甚至天空交戰的空河院元嬰修士,也都駭然。

那顆空榕邪樹樹榦上的缺口,此刻赫然被白小純,直接撕開了大半出來,與此同時,空榕邪樹的凄厲慘呼,撼動蒼穹,滔天回蕩。

參天大樹劇烈的掙扎,通天河水爆發,掀起大浪時,一根根粗大的枝條,從河水內不斷地掀起,眨眼間,就足有上百,向著血祖之身轟擊而來。

在這轟擊下,白小純覺得整個人似乎要崩潰了,血祖體內的那些血溪宗修士,更是一個個鮮血不斷的噴出,那種操控血祖之身的感覺,也在這一刻飛速的流逝。

更是在這一瞬,通天河轟鳴,兩根……足有數萬丈之長,千丈之粗的巨大根脈,赫然從通天河下,猛的抬起。

這兩條根脈,明顯與之前的不同,彷彿……這才是空榕邪樹的主根所在,此刻抽出后,一左一右,象兩根巨柱向著白小純操控的血祖之身,狠狠砸來!

危機關頭,白小純雙眼赤紅,這一戰的慘烈,讓他此刻來不及多想,他的戰鬥本能直接爆發,大吼一聲,左手抬起,一把抓住那左側來臨的粗大根脈,將其牢牢地夾在腋下的同時,他的右手一樣抬起,在右側來臨的根脈臨近的剎那,同樣一把抓住夾在右腋下!

轟轟兩聲,白小純面色蒼白如紙,體內轟鳴時,他操控的血祖之身,已只剩下了一絲操控之力,這一絲操控,在這一刻被白小純用在了雙腿上!

「殺不了你,可也要將你牢牢的釘在這裡!」白小純低吼時,以血祖之身,死死的夾住空榕邪樹的兩條如命脈般的主根脈,身體猛的一沉!

轟的一聲,其龐大的血祖身,竟直接沉下通天河,沉在了河底,而那兩條被他夾住的根脈,任憑空榕邪樹如何掙扎,如何嘶吼,也都無法抽出絲毫。

吼!!

空榕邪樹瘋狂,可卻根本就無法阻止這一切發生,眨眼間,整個大樹轟的一聲,隨著白小純的下沉,隨著他拉著那兩根主脈,這空榕邪樹,從原本屹立的狀態,直接就傾斜下來。

如被死死的釘在那裡,難以掙脫,大半神通,都在這一刻,難以施展,與此同時,白小純用最後一點力量,張開大口,在通天河下,向上狠狠大吼。

這一吼之下,一股氣浪轟開了河水,形成了一條通道,一個個血溪宗修士的身影,密密麻麻,藉助氣浪之力,急速的飛躍出來,所有的金丹,築基,老祖,還有大量的內門外門弟子,在這一刻,齊齊衝出。

儘管每一個都帶著傷勢,可在飛出后,隨著沐浴天空丹溪一脈的鼎光,都在急速恢復,而他們也顯然早有準備,在衝出通天河水時,自然有其他三脈相助營救,更是快速結成陣法,形成了血溪宗獨有的蝗蟲戰術!

轟鳴間,包括風神子在內的元嬰修士,還有無極子,宋家老祖,七人大吼一聲,化作七道長虹,不再理會那掙扎的空榕古樹,而是飛出沖向天空,加入到了元嬰戰中!

他們七人雖受傷,可七人的加入,立刻就使得元嬰之戰,如金丹戰一樣,出現了傾斜!

而金丹戰,更是如此!

至於最後一個從血祖口中出現的,正是白小純,在衝出河水的瞬間,白小純噴出鮮血,可眨眼間,赫然從靈溪宗方向,直接飛來了早就等待在那裡的八個修士。

這八人,白小純不陌生,正是與他一起組成種道第九陣的同伴,他們沒有任何遲疑,在靠近白小純的瞬間,立刻全身上下,爆發出了陣法之光。

「合陣!」白小純低吼,全身光芒一樣閃耀,轟的一聲,九人身上的光,融合在了一起,一尊百丈大小的陣法化身,直接就出現在了半空中,右手抬起時,一把血色的大劍,直接由血溪一脈的,來自中峰的修士血氣,凝聚出來,直奔白小純,被他一把抓住!

向著身後狠狠一斬,轟的一聲,直接就將一個不甘心的試圖攻殺而來的空榕子樹,驟然斬成了兩半!

轟!

驚天動地,讓所有看到之人,都心神震動,被逆河宗的準備以及配合,震攝全身。

尤其是在空河院四周的那些此地範圍內的一個個修真家族與宗門,此刻更是心旌神搖,全部腦海嗡鳴,頭皮發麻。

他們已經被逆河宗表現出來的實力與決心,深深的撼動了神魂。

尤其是白小純操控的血祖巨人與空榕邪樹的一戰,更是讓他們所有人,這一輩子都無法忘記,而顯然,此刻無論是元嬰戰,還是金丹戰,空河院……竟全部處於下風!

再加上空榕邪樹被血祖巨人直接釘在了那裡,漸漸地,這些勢力的修士,每個人的目中,都多了一些神采,呼吸也慢慢急促起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