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33章 鳳鳥凄鳴

第333章 鳳鳥凄鳴

作者:

?幾乎在白小純這裡將那四個偷襲而來的築基修士斬殺的剎那,一聲詭異的尖銳之音,驀然間從遠處的空河院宗門內,傳遍整個戰場。

「嘻嘻,嘻嘻……」隨著聲音的回蕩,一連串的笑聲,讓所有聽到之人,都忍不住身體一寒,好似身體從內到外,如置身隆冬。

在聲音傳出的瞬間,一道長虹從空河院內飛出,漂浮在了半空時,露出了身影,那赫然是一個……布偶!

只有三尺多高,穿著一身破破爛爛的衣服,甚至很多地方都露出殘缺,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容,沒有多少頭髮的布偶!

彷彿是凡俗之中,被孩子丟棄的玩具,此刻漂浮在半空,卻散發出驚人的氣息,而那笑聲,也正是從這娃娃口中傳出。

她的雙眼內帶著一絲紅色的光芒,似極為嗜血,此刻一晃之下,就瞬間消失,出現時,赫然到了一個逆河宗修士的面前,剎那而過後,這修士睜大了眼,頭顱轟的一聲,直接爆開,鮮血四濺時,那娃娃的笑聲再次傳出。

這一幕,讓所有看到之人,都倒吸口氣,白小純也是頭皮一麻。

「這就是空河院的底蘊至寶?」白小純腦海里正這麼思索時,叢林內,公孫婉兒抬起頭,冷冷的看了那娃娃一眼,目中似有輕蔑。

就在這時,突然的,又有一道長虹,從虛無中憑空而出,以極快的速度,直奔這布偶而去,仔細一看,那長虹內的身影,赫然是……血溪宗的底蘊……稻草人!

這稻草人的臉上,一樣帶著詭異的笑容,出現的剎那,它手上的人皮掀起,穿在了身上后,直奔布偶。

轟鳴驚天,很快的,這兩個非人之物,就在半空中,直接廝殺起來,笑聲傳出,詭異非常!

不少人逆河宗的修士鬆了口氣,可白小純以及那些金丹修士,還有一些反應快的築基,卻是面色在這一刻,大變!

「如果這娃娃是空河院底蘊的話,這一切還好,可一旦此物不是空河院的底蘊,而是降低一個層次的至寶……那麼,僅僅是至寶,就需要血溪宗的底蘊去戰……空河院的底蘊,又會是什麼!」白小純吸氣,他怎麼看,都覺得那娃娃不像是底蘊的樣子,如果說空榕邪樹是底蘊,那麼白小純不知道,空河院內,是否還有其他的底蘊存在。

就在白小純這裡心驚時,又有一聲尖銳的呼嘯,從空河院山門內飛出,那是一條裹屍布,上面有著一些褐色的鮮血,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在這裹屍布飛出的剎那,轟然爆發。

氣勢之強,竟與那布偶娃娃,似不相上下!

在其橫掃大地,欲呼嘯而來的瞬間,一縷煙絲從遠處漂浮而起,在半空中,散出無上金光,化作了一個道士的身影,此人中年,充滿了威嚴,一步走出,直接攔截裹屍布!

這身影,正是玄溪宗的底蘊!

蒼穹轟鳴,戰爭的波瀾,在這一刻,瀰漫天地之間,白小純呼吸加快,覺得很不安全,又取出了不少符文,貼在了身上后,收取了四人的儲物袋,這才小心翼翼的前行。

他盡量不去注意天空的戰爭,此刻全部心神都放在四周時,保持自己的速度,在這前行時,忽然雙眼一閃,右手掐訣向著不遠處一指,立刻一尊紫色的鼎幻化出來,狠狠一砸。

轟的一聲,那裡出現了一個深坑,白小純冷哼一聲,索性眉心第三目開啟,通天法眼驟然睜開后,他立刻就看到在大鼎旁,只有第三目才能看到的一個身影。

沒有任何遲疑,白小純猛的衝出,剎那臨近,右手握拳,修羅身全部爆發,一拳轟出。

那身影似覺得不可思議,急速後退,可還是被波及,噴出鮮血時從虛無中幻化出來,成為了一個中年男子,他看向白小純的目光,帶著駭然。

「你能看到我!!」他話語間,就要後退,白小純背後翅膀出現,狠狠一扇,轟的一聲速度暴增,直接追了上去,右腳抬起,狠狠一掄。

砰的一聲,任憑這修士如何阻擋,甚至還取出了大量的防護法寶,也沒有絲毫作用,那些防護法寶剎那崩潰碎裂,白小純這一腳,摧枯拉朽,直接掄在了對方身上,強悍之力沖入這修士體內,摧毀一切生機。

白小純沒有停頓,收取儲物袋,再次前行,一路法眼睜開,所過之處,任何人的隱藏,都無法逃出絲毫,甚至他還改變了方向,去其他人所在的區域,若是看到有同門受傷,頓時救援。

這一路上,他看到了大量的屍體,有空河院的,也有逆河宗的,甚至裡面還有他熟悉的面孔,這一切,讓白小純沉默。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表達這一刻的情緒,他只知道自己身上的煞氣,更濃了……

「這就是修行……」白小純喃喃,道理他懂,落陳山脈時,隕劍深淵時,雄城下,他都已經懂了,可依舊還是每次在這個時候,都會複雜。

在這沉默中,白小純忽然聽到了遠處,傳來一聲急促的嘶鳴,這嘶鳴聲帶著焦急,更有凄厲,彷彿悲哀到了極致,讓人聽了后,會忍不住心神一刺。

這聲音在別人耳中如此,可在白小純耳中,卻是如同雷霆,他立刻就認出了這聲音的來歷。

「鳳鳥?」白小純猛的加快速度,向著傳來嘶鳴的地方急速飛奔,很快就臨近,看到了那隻當年吃下了白小純發情丹的鳳鳥,此刻正發瘋一樣,哪怕自己受傷,哪怕鮮血瀰漫,也都去衝擊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女子。

這女子面色陰冷,臉上有一道癒合后留下的疤痕,如被毀了容顏,目中帶著煞氣,整個人身上,散發出驚人的危險感。

而在她手中,此刻拎著一顆頭顱,這頭顱是一個老者,睜大了眼,似對於自己的死亡,無法置信。

地面上,則是一具無頭的屍體,穿著靈溪一脈的衣服……鮮血,此刻還在向外翻滾流淌。

「周長老!!」白小純全身一震,獃獃的看著那個頭顱。

這死去的人,正是靈溪一脈香雲山的周長老,也是代替李青候,成為了香雲山掌座之人!

他的身體顫抖,他的雙唇哆嗦,他的腦海在這一瞬,浮現出了無數的畫面……

初上山時,與張大胖幾人,吃著送給周長老的天材地寶……

鳳鳥帶著周長老,在半空中指著剛剛走出煉丹坊的自己,一副就是自己害了它的模樣……

香雲山上,周長老一臉怒意,追著自己飛奔時,自己那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南北兩岸大戰前的資格戰,原本準備矇混過去的自己,在周長老的一聲大吼下,嚇的趕緊飛奔上橋,得了第一……

這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於白小純的腦海里全部出現后,又紛紛的四分五裂,一股無法形容的悲傷,在白小純心神中瀰漫開,卻又凝聚成了天雷,轟鳴爆開!

他死死的盯著那女子,雙手握拳,握的很緊很緊!

鳳鳥此刻也看到了白小純,發出悲凄之音,直奔白小純而來,那女子冷笑,突然右手抬起,向著鳳鳥一指。

立刻一道黑芒瞬間飛出,直奔鳳鳥時,化作一張大口,眼看就要吞噬鳳鳥。

「你找死!!」白小純低吼,身體一步走出,一股鐵血悍然之意,在他身上猛然爆發,這一步落下,直接就出現在了鳳鳥的身後,向著那來臨的黑色大口,直接一拳轟出!

轟的一聲,這黑色大口崩潰,化作大量的黑霧,可卻沒有消散,而是眨眼間,就凝聚出了一個身影,正是那女子!

而遠處她之前的身影,此刻竟是殘影,真正的身體,如今就在白小純的面前,嘴角帶著冷笑與輕蔑,右手抬起,向著白小純眉心,狠狠一指!

距離太近了,根本就無法避開,而白小純也沒想過避開,他體內不死長生功爆發,修羅身驟然幻化時,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向前狠狠的一頂!

女子面色一變,她沒想到白小純這裡居然如此狠辣,收手不及,轟的一聲,她的手指就又白小純的額頭,碰到了一起。

咔嚓一聲,女子身影爆退,手指彎曲,眼中首次露出凝重。

「沒時間與你糾纏!」女子沙啞開口,驟然後退,就要離去。

「可我偏偏要與你糾纏!」白小純眉心出現了一個傷口,可他毫不在意,淡淡開口時,右手掐訣時,向著大地一按。

「血殺界!」

轟,無窮血氣,從白小純身上,驟然擴散,形成封印,凝聚成界,阻擋女子離去!

------

最近都在上海,忙著給孩子辦學校的事情,這些年都在牡丹江,之前從沒想過搬走,覺得在那裡挺好的,可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這個想法也慢慢改變,很想給她一個更好的教育環境,給她一個更好的未來,有種自己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她的起跑線更高一些的感觸。

今天無法四更,請理解我,換學校,換城市,這不是一件小事。(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