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幹凈的東西……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不幹凈的東西……

作者:

?天地一片漆黑,隨著白衣身影的出現,似乎四周一下子冰寒起來,很是森,只能模糊的看到,這白衣身影,似乎是一個女子。

其長發飄飄,在這深夜裡,走在戰場上。

所過之處,地面出現冰封的徵兆,一切草木,都瞬間枯萎,似被吸走了生機,而這白衣女子的身體,似乎隨著生機的吸收,越發的清晰起來。

很快的,她來到了一具空河院的修士屍體旁,低頭時口中發出咯咯的笑聲,輕吸一口,立刻那屍體……竟眼可見的枯萎起來,很快的,居然化作了乾枯的骸骨,彷彿不是死亡數日,而是死亡了數年一樣。

沒有停頓,這女子繼續前行,隨著走去,這戰場上所有的屍體,竟全部在短短的時間內,成為了乾枯的骸骨,而這女子的身體,也更為清晰了,直至最終,她活動了一下脖子后,抬頭看向遠方,一晃飄去,竟來到了放置大量空河院修士屍體的區域。

此地屬於血溪宗,原本是血溪宗用來煉屍的地方,四周也有陣法封印,可這些封印對這女子而言,如同不存在,她飄浮而去,望著此地上萬屍體,她的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再次一吸……

這一吸之下,立刻此地的屍體,全部枯萎,眨眼間,這裡上萬屍體,竟都乾枯成為了骸骨,甚至風一吹,有不少骸骨都化作了飛灰……

而這女子的身體,在這一刻,也更加的清晰起來,口中似傳出了吃飽的打嗝聲,微微側頭時,天空的烏雲隱隱消散,有一絲月光落在她的臉上,使得其面孔,也都清晰起來。

她赫然是……公孫婉兒!

「總算是吃了個小飽,可惜都是死靈,好想去吃一下活靈啊。」公孫婉兒掩口一笑,轉身時,身影消失在了虛無內。

隨著她的消失,天空的烏雲也散去,明月再次顯露,映照大地的那些骸骨時,這月光似乎也慘白起來……

這一夜,公孫婉兒的出現,沒有任何人察覺,就算是那些元嬰老祖,也都絲毫不知……

白小純打了個噴嚏,覺得身體有些發冷,從入定中醒來后,四下看了看,沒太在意,繼續打坐。

直至第二天清晨,負責煉屍的弟子,在那放置屍體的區域里,看到了那無數乾枯,沒有血的骸骨后,目瞪口呆,繼而發出了驚呼時,此事轟動了逆河宗所有人。

「這是……這是怎麼回事!」

「天啊,

這裡的屍體,居然都成為了乾屍……」

「血都不見了……甚至看起來好似死亡了很久的樣子,我昨天看到時,還不是這個模樣!」

很快的,太多的人發現,就連戰場上那些來不及被打掃的屍體,居然也都成為乾枯后,這件事情,引起了巨大的震動,更是驚動了商議宗門規則的四脈老祖。

白小純也被外界的喧嘩之聲驚醒,趕緊睜開眼飛出查看,在半空中,白小純聽著四周人的議論,一眼就看到了戰場上的那些屍體。

「發生了什麼事情。」白小純有些心驚,那些屍體的詭異,讓連同他在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升起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從正在修建的逆河山上,有十多道長虹呼嘯而出,裡面正是四脈老祖,他們一個個神色凝重,直奔血溪一脈煉屍的區域而去。

在他們身後,還有不少結丹修士跟隨,白小純眼看如此,也立刻飛去,很快的,一行上百人,就來到了血溪一脈煉屍之地。

此刻這裡早就圍繞了大量的修士,都在議論紛紛,看到老祖等人到來,全部收聲,可他們神色內的驚疑,卻是可以看出,昨夜的這一幕事情,對他們影響不小。

畢竟……這種屍體血消失,如被某個存在生生吸走的事情,很容易讓這裡剛剛入住中游的眾人不安,聯想太多。

煉屍區域內,四脈老祖快速到來,一個個在來臨此地后,立刻四下觀察,很快的,這些元嬰修士竟一個個面色都陸續變換。

尤其是靈溪寒宗,血溪風神子,還有玄溪赤魂,這三位最強的元嬰大圓滿,此刻神色內極為凝重,他們又仔細的觀察一番,感受著此地殘留的氣息,漸漸,三人的面色沉到了極致,相互看了看后,血溪風神子緩緩開口。

「因空榕邪樹的連根拔起,故而使得地氣漏出,這才形成了如此一幕,大家不必驚慌,老夫等人會在四周布置陣法,封印地氣。」

不但是風神子這般開口,寒宗與赤魂等人,也都陸續如此說法,以他們的威信,化解了宗門弟子的不安,也有很多人,心底鬆了口氣。

可白小純就在這群元嬰修士身邊,親眼看到這一幕後,立刻心驚,他也嘗試感受此地的氣息,可僅僅是體會一番,就立刻全身冰寒,似有絲絲寒氣,要鑽入身體里,凝固生機。

他不相信幾個老祖所說的話語,遲疑了一下,看向靈溪寒宗老祖時,寒宗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阻止了他的開口。

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壓制下來,各脈都有人站出,引導輿論,再加上每天都有大量的事情要忙碌,另外也的確沒有活人死亡,漸漸也就真的被壓了下去,眾人雖還有疑惑,可卻沒有深究。

唯獨在這一天的晌午,白小純以及所有的結丹修士,在逆河山上,參與了四脈老祖發起的密談。

「事情應該是昨夜發生了,可詭異的是,昨天夜裡,我等竟沒有半點察覺……」

「那些屍體失去的是血,儘管是沒有生機的血,可卻一樣具備某些特殊之力,而最重要的……這些屍體上原本都存在了大量的死氣,可之前……老夫等人在那些乾屍上,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死氣!」

「殘留在四周的氣息,充滿了森,如同九幽之力!」

「希望老夫等人沒有判斷錯誤……在我們逆河宗內,應該是來了一個……極其可怕,不應該存在於這片世界的亡魂!

因為,只有亡者之魂,才需要死氣的滋養,如果強大到一定程度,還會需要生者的生機!」血溪風神子,目光掃過此地所有結丹修士,緩緩開口,他身邊的其他元嬰真人,都沉默不語。

這番話語一出,立刻逆河宗的結丹修士,紛紛倒吸口涼氣,白小純這裡更是面色瞬間蒼白,他馬上就聽懂了風神子話語里的含義。

「鬼……」白小純身體哆嗦了起來,他有些毛骨悚然。

「不過你們也不必過分擔憂,告知你們,只是讓你們留意一下,而老夫等人也會布置天羅地網,只要此亡魂再次出現,必定讓它魂飛魄散!」赤魂老祖沙啞開口,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在每一個結丹修士身上掃過,在看向白小純時,他神色有些古怪,顯然是被白小純此刻的哆嗦弄的哭笑不得。

白小純膽顫心驚,直至離開了逆河山後,他還在滿腦子胡思亂想,尤其是想到昨天夜裡,自己打坐時被凍醒,就立刻汗毛聳立。

「莫非昨天夜裡,那不幹凈的東西,來找過我!!」白小純一想到這裡,差點尖叫起來,不敢去昨天自己找的煉丹的地方,而是返回逆河山,這裡靠近老祖,他才會安心一些。

在這逆河山上,以他少祖的身份,強行的霸佔了一處區域,親自動手挖出一個簡單的府後,又想到那不幹凈的東西,依舊覺得心裡發毛,於是一咬牙,外出找到玄溪宗的弟子,來給自己布置陣法。

別人的府,一個陣法就夠了,可白小純這裡害怕啊,於是找來了數十個玄溪一脈的陣法強者,讓他們幫助自己,竟連續的布置了數十個陣法,裡面還有大半,都是辟邪的……將府保護在內。

那數十個玄溪宗的陣法強者,一個個都神色有些不自然,離去后,白小純還是覺得不放心,於是狠狠一咬牙,外出以自己的貢獻,換取了大量的符文,都是辟邪符,鎮邪符,全部貼在身上,使得全身上下,都是符,看起來如同一個粽子……這才放下心來。

「哼哼,那不幹凈的東西,應該不敢來招惹我了,這裡距離老祖很近,我府又有大量陣法,身上還有無數符文,我就不信,那鬼魂敢來!」白小純長鬆口氣,耀武揚威的走向府。(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54:48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