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51章 來我洞府坐坐……

第351章 來我洞府坐坐……

作者:

?察覺到白小純滿意了,假夜葬的魂在心底哀嚎,可總算是鬆了口氣,對於白小純這裏,他之前就恐懼,如今更是覺得恐怖了。

心底發愁,不知道以後會是什麼樣子……

白小純心滿意足的將銅鏡收起,又翻看了一下自己收到的眾多情書,最後樂呵呵的一封封收入儲物袋內,他決定了,這些情書,以後都將是自己向子孫炫耀的資本。

做完這些,白小純身心愉悅,修鍊了一會寒門養念訣后,又修行了左腳大趾的不死筋,最後一看距離天亮還早,他心中有些不滿。

「怎麼天亮的這麼晚啊。」白小純嘀咕了幾句,只能沉下心來,去研究逆河丹。

時間流逝,很快的,就到了四更天,外面一片寂靜,白小純正研究逆河丹,忽然的,他面色一沉,身體上那種冰寒的感覺,再次出現,與此同時,地面上的波動比之前幾次更強烈,幾乎眨眼的功夫,就擴散整個洞府。

外人聽不到的轟鳴聲,頓時回蕩,一股分割之力,似要把這洞府內的一切,與四周隔離開來,與此同時,在他的儲物袋內,那被封印的面具上,爆出來比之前強烈的太多太多的紅光。

似乎,這一次的神秘勢力,是花費了比以往更大的代價,才可以在這面具的種種封印下,勉強引起波動,要與白小純通話。

隨着面具從儲物袋內自行飛出,那滄桑的聲音帶着焦急與急促,快速開口道。

「聽我說……」

這一次說的最多,說出了三個字,可這強烈的變化,卻將白小純嚇住了,他發出一聲尖叫,右手抬起狠狠一拋,頓時又有大把符文飛出,轟在了面具上,與此同時,他更是全身修為爆發,天道金丹之力全部湧現,鎮壓這面具。

可就算是這樣,這面具依舊掙扎,裏面的滄桑的聲音有些含混,聽不清晰,可能感受到,對方似乎這一次,也是發了狠,要不惜代價與白小純溝通。

「這是你逼我的!」白小純眼睛都紅了,他心底害怕,此刻將全部符文都扔出后,身體一晃,急速的飛奔出了洞府,一路展開極致的速度,直奔逆河山下的通天河!

到了河水旁,白小純右手狠狠的向著通天河水一拳落下,轟的一聲,掀起了大量的河水后,被他用一個玉石打造的大桶,生生裝滿。

這大桶原本是他為了修行準備,眼下裝滿通天河水后,轉身直奔洞府,飛快回歸,到了洞府後,那面具還在震動,模糊的聲音正焦急的傳出,且看其樣子,似更為連貫了一些。

「你……不……要……排……」

「排你個頭!」白小純怒吼一聲,一把抓住這面具,將其直接扔到了盛通天河水的大桶內,以通天河水,直接隔絕。

幾乎在這面具被扔到大桶內的瞬間,聲音戛然而止,這面具也剎那靜止不動……

白小純又觀察了半晌,這才放下心來,哼了一聲。

「還真以為你家白爺爺拿你沒辦法啊,這一次,我看你如何作怪!」白小純得意的長舒一口氣,將這裝滿通天河水的大桶封印后,收到了儲物袋內。

以通天河水隔絕,若是假夜葬的魂在內,則對假夜葬有影響,所以之前白小純才沒有這麼處理,可眼下,既然假夜葬的魂已到了銅鏡內,所以他毫不遲疑的,就選擇了這種方式,以絕後患。

放心了面具的事情后,白小純心中也如放下了一塊大石,那神秘勢力他不願得罪,甚至在心底,也不想把宗門拉入到與這神秘勢力的對抗之中。

畢竟這是他自己引來的事情,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還是沒有將面具叫給宗門去處理,此刻徹底放心了,白小純全身輕鬆,在之後的幾天,每天清晨就外出收割情書。

張大胖與許寶財也都找到了白小純,說什麼也要和他一起出去收割情書,對於這件事情,白小純自然不會拒絕,於是很快的,每天的外出時,白小純不再是一個人,身邊多了張大胖與許寶財。

這二人每次看到有女弟子跑到白小純身邊送出情書,都會睜著大眼,羨慕之意,路人可見……

「九胖,你說我都瘦了,為什麼沒有人送我情書!」張大胖有些鬱悶,看了看自己已經小了太多,可還是略有凸起的肚子,眼巴巴的望着白小純。

一旁的許寶財也是如此,對於白小純這段日子的傳奇事情,他早就記錄了一小本,心中如螞蟻在爬,痒痒的……

白小純走在宗門內,聽到張大胖的話語,他拳抵嘴邊乾咳一聲,抬起下巴。

「這事兒,是需要天賦的,你們不要着急,讓我慢慢和你說啊……」白小純得意的正要炫耀幾句,可就在這時,忽然的,他看到許寶財那裏眼睛居然直了,一旁的張大胖,也是瞪大了眼,呼吸急促,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後。

白小純一愣,他發現不僅僅是張大胖與許寶財如此,四周的其他人,居然也都是這個樣子,於是趕緊回頭,頓時就看到了自己的身後,從一條小路上,以妙曼的步姿,走來的一個少女。

這少女看起來似十八九歲年紀,一雙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軟飽滿的紅唇,嬌俏玲瓏的小瑤鼻秀秀氣氣地生在她那美麗清純、文靜典雅的絕色嬌靨上,再加上她那線條優美細滑的香腮,吹彈可破的粉臉,活脫脫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世美人兒。

她穿着素雅的衣裙,遮蓋住修長窕窈的身姿,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優美渾圓的修長玉腿,細削光滑的小腿,配上細膩柔滑、嬌嫩玉潤的冰肌玉骨,真的是婷婷玉立,膚光勝雪,眉目如畫,當真是一個無雙的絕色麗人。

正是……陳曼瑤!

「逆河宗如今第一美女!」許寶財吸氣,痴痴低語,這第一美女的稱呼,還是他給冊封的,並記錄在冊,傳遍整個宗門,甚至多少次夢中,都有對方的身影,此刻他下意識的就挺起胸膛,目中露出堅毅之芒,整個人看起來,不再有曾經的猥瑣,而是多了一份英氣。

就連張大胖也都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自己微微鼓起的肚子,目中帶着炯炯之光。

「不會吧,這也太誇張了。」白小純聽着四周傳來的吸氣聲,也看到了許寶財與張大胖的舉動,他很詫異,掃了走來的陳曼瑤一眼,雖然覺得對方的確挺漂亮的,可卻沒覺得能到那種顛倒神魂的程度。

「哼,她收到的情書,一定沒我多!」白小純抬着下巴,看着陳曼瑤,越看越覺得這女子似有些做作的樣子。

正要不耐煩的走開時,忽然的,陳曼瑤快走幾步,聲音如百靈一般清脆,更有柔和,很是好聽的傳出。

「白師兄,請留步。」

白小純一怔,這還是對方第一次和自己打招呼,於是側頭看了過去。

在他目光的注視下,陳曼瑤竟俏臉微紅,似有些羞澀,低頭走來時,從懷裏取出一方粉色的手帕,快速的放在了白小純的手中。

「白師兄若有時間,今晚三更,可否來小妹洞府……坐坐……」陳曼瑤似鼓起勇氣,鶯聲細語,說完之後,她那本就絕美的俏臉,此刻紅撲撲的,更是千嬌百媚的看了白小純一眼,可以看到她的白皙的頸脖,居然也都紅透了,低頭快速的跑向遠處。

白小純怔住了,拿着手中的手帕,整個人有些發懵,他收到了太多的情書,甚至各種樣子的都收過,就算是手帕,也有好幾塊了,可卻從來沒遇到這麼大膽的,居然直接約了時間……還有地點……

「那個……她讓我去她洞府坐坐……她的意思,是去做什麼……」白小純下意識的回頭,看向張大胖與許寶財。

張大胖傻眼了。

許寶財呆若木雞,保持着之前的姿勢,目中卻露出不可思議,他的腦海嗡嗡的,白小純收到別人的情書,他只是羨慕,可這一次,他親眼看到,陳曼瑤居然都送了情書……

要知道陳曼瑤可是這段時間,整個宗門內絕大多數男弟子心目中的仙子,名氣之大,壓過所有女弟子,已是逆河宗第一美女。

可如今,居然主動要求白小純去洞府坐坐。

「我怎麼知道去做什麼……」許寶財費力的吐出一口濁氣,酸酸的不無嫉妒的說道。(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