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十四章 草木碾壓

第三十四章 草木碾壓

作者:

?杜凌菲的話語,讓四周觀望的外門弟子,立刻鬨笑,他們根本就不相信白小純在這草木造詣上可以比的過杜凌菲。

尤其是白小純最後說出的話,在他們聽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這分明就是在瞎蒙一樣。

「若這白小純真的看出,那麼他的草木造詣,在前三篇里,足以與周心琪師姐比較了,這怎麼可能!」

「此人故弄玄虛,真是讓人厭煩,這一次定要將他揭穿!」

眼看四周眾人嘲笑不斷,白小純站在那裏,皺起了眉頭。

「你們說完了沒有。」他的神色漸漸冰冷下來,他是真的生氣了,若是打鬥的話,他不會如此,可對於一個立志成為偉大藥師的人來說,在草木這方面的質疑,讓他覺得這是一種羞辱。

「你們可以質疑我的運氣好,可以質疑我的法寶多,但在這草木之道上,不要以你們淺薄的見識,去看這整個天地!」

他聲音傳出,神色嚴肅后,瘦小的身體竟不知覺的給人一種挺拔山峰之感,他冰冷的神情,更是讓此地那些外門弟子,在嘲笑中紛紛一愣。

就連杜凌菲也都怔了一下,此刻的白小純,與之前的樣子相差太大,彷彿換了一個人。

「這株靈植,姑且稱呼它為黑白花吧,裏面有金銀根,天黃葉,水羅草,九地果,螺紋肉,邊雲花,尋風莖,含陽果……」白小純冷哼一聲,袖子一甩,此刻的他不再是如之前般給人一種乖巧但又可恨的模樣,他背着手,冷眼望着四周眾人,慢慢的似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氣勢,竟在他的身上出現。

隨着他話語的傳出,他身上的氣勢越來越強,四周眾人一個個都神色詫異。

尤其是杜凌菲,眉頭緊鎖,仔細的看着靈植,白小純所說的那些藥草,她都知道,全部都是草木前三篇所記錄的,可偏偏她無法在這靈植上看出絲毫。

「看來你是真的要把草木前三篇都背一遍,這樣你的確蒙中的比我多,你若真能一個不剩的背下來,那麼你贏這一場,我也認了。」杜凌菲冷哼一聲,她依舊還是不相信白小純是真的辨認出來。

「沒錯,你若有本事,把草木前三篇都背一遍,自然就是你贏了!」

「故弄玄虛,什麼淺薄的見識,什麼觀看天地,我看你才是淺薄,認不出就直接承認,在那裏裝神弄鬼,讓人瞧不起!」四周眾人也都冷笑譏諷。

白小純冷眼看向杜凌菲,又看了看眾人,忽然笑了,收回目光,他淡淡開口。

「百草根,三十年成百草,取其經脈烘焙,填入靈水,嫁接在天荒葉上,可成此地斑點。」白小純右手一指,一股指風落在了靈植上,露出了一片葉子下的一個細微的斑點。

「天荒葉,每九葉融在一起,化作一葉,吞噬白灼花而成長,它在這裏!」

「白灼花,百年以下不成花,百年花開一瞬間,百息內立刻嫁接四葉參上,便可滋養天荒葉,這朵白色的花,就是白灼!」

「四葉參,用靈火溫烤,使其葉枯萎,精華融入參體,可促進平貝子的發育,融合歸一!」

「還有平貝子……」白小純聲音平靜,每一句說出,都會指風一掃,在那靈植上找出嫁接的痕迹,說的非常仔細,甚至連方法都說了出來,四周眾人開始還都是帶着嘲諷的神情,可漸漸嘲諷不見了,一個個面色紛紛變化,隨後呼吸急促,陸續的大變,到了最後四周每一個外門弟子,竟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尤其是更有幾人,直接駭然失聲。

「這不可能!!」

「天啊,怎會如此!」

白小純每一句話回蕩,都如同無形的巴掌,直接轟在這些人的身上,此地眾人都是葯童,之前他們看不出靈植上的秘密,可眼下在白小純如此詳細的介紹中,他們全部都立刻認了出來。

白小純所說,竟絲毫沒錯,完全正確,他赫然是一個人,去打了此地所有外門弟子的巴掌!

「這白小純他的草木造詣,居然……到了如此驚人的程度!!」那些外門弟子心神早已轟鳴,之前的嘲諷,此刻成為了臉上火辣辣的刺痛。

更是讓他們駭然的,是白小純這種介紹的方法,分明就是逆向推演,從一株嫁接好的靈植上,直接推出嫁接之法,這種逆向推演需要一個人在草木上的造詣,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才可以做到。

「這……這是逆向推演,他……他對草木的了解,竟到了這種程度……」

「身為葯童,去推演掌座培育出的靈植,這……這……」孫長老也都睜大了眼,帶着不可思議。

李青候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這一刻的白小純,讓他也覺得難以置信。

杜凌菲面色瞬間蒼白,身體踉蹌的退後,以她的草木造詣,一聽白小純的話,就立刻明悟,甚至好多次都有恍惚之感,這種感覺,讓她難堪到了極致。

此刻的白小純,他沒有動用任何術法,可憑着他口中說出的話,憑着他對草木的了解,那一句句話如同神通法寶,讓杜凌菲這裏根本就招架不住,只覺得腦海轟鳴,如有天雷炸開,連連退後,面色越發蒼白。

「火半夏,九炎天,使此靈株暴晒天地間而不死,融入半夏果,生出黑頭花!這是我能看出的,最後一株靈草。」半柱香后,白小純說完最後一句,他目光如電,掃了一圈眾人後,看向杜凌菲。

「杜師姐,諸位同門,草木之道博大精深,沒有絕對,否則的話,你們的草木造詣,也就僅止於此了,你們既然要求我把草木前三篇全部背一遍,此事有何難度!」白小純抬起下巴,袖子一甩,竟站在那裏一個個背誦起來。

「靈冬竹……」

「地龍果……」

「水墨根……」他朗朗開口,神色淡然,隨着不斷地背誦,四周相對寂靜,唯有白小純的聲音回蕩,彷彿之前一巴掌打了所有人後,又掄起了手掌,再次扇出了第二巴掌。

漸漸聽的四周人即便無臉見人,也都忍不住吸氣之聲再次傳出,甚至立刻有人拿出草木玉簡,去對照起來,慢慢的那些對照之人,一個個都身體顫抖,眼中駭然更為強烈。

杜凌菲的面色越發蒼白,身體再次後退,看向白小純時,如同見了鬼一樣。

她之前是譏諷之下才那麼說,實際上她還從沒見過有人可以把三萬種藥草,全部這般的背誦出來,這種事情在她看來是不可思議的,若真的有人能做到,那麼此人的草木造詣,已經是逆天了。

時間流逝,白小純背誦的飛快,竟一口氣背誦了一個時辰,這一個時辰對於此地眾人來說,根本就不知是如何度過的,他們幾乎全部都拿出了玉簡去對照。

直至一個時辰后,當白小純說完最後一株藥草時,此地眾人在死一般的寂靜后,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嘩然之聲,甚至傳遍四周,讓不少廣場外的外門弟子,都隱隱聽到。

「天啊……一個沒錯,全部正確,這……居然還有這種事!!」

「整整三萬藥草……這白小純的草木造詣,竟然到了如此驚天的程度,他……他在草木石碑的排名是多少?」

「杜凌菲在草木造詣上與白小純去比較,這根本就是以卵擊石!」

在這四周眾人徹底轟鳴中,杜凌菲望着白小純,心中升起無限的苦澀,即便是之前的打鬥,她都沒有過如此,可眼下,在這草木造詣上,可以說是被完完全全的碾壓。

她怎麼也沒想到,眼前這個運氣好,法寶多的白小純,竟在草木造詣上,到了一個自己仰望都看不清的程度。

這種打擊,讓她慘笑一聲,扔出凌雲香,轉身趕緊離去,在這裏每多停留一息,她都覺得難堪。

杜凌菲一離去,四周的外門弟子也都紛紛尷尬,大都向著白小純遙遙抱拳,趕緊離去,可以想像,他們此刻心中的震撼,將持續好久。

很快的,這演武場上,弟子都走的差不多了,就剩下白小純站在那裏,他乾咳一聲,覺得自己之前似乎……有些把事情搞大了,趕緊撿起凌雲香,回頭小心翼翼的望了李青候一眼。

「弟子……先走了。」白小純說着,連忙退後,一溜煙的跑沒影了。

演武場上,孫長老望着白小純的背影,目中殘留着震撼。

「掌座,此子……不凡!」孫長老輕聲開口。

李青候揚天大笑,笑聲中帶着開懷,大袖一甩,走向山頂。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