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7章 舉輕若重

第37章 舉輕若重

作者:

十碑,第一!

靈溪宗南岸三山,徹底轟動。

萬葯閣內外,在這一刻聲音鼎沸,傳遍四方,不少人都飛快的來到萬葯閣,看着那十座石碑全部都是第一的小烏龜,紛紛倒吸口氣。

「十碑第一,這小烏龜居然真的做到了!」

「我靈溪宗上一次出現十碑第一,還是在千年前,沒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這一幕!」

人群內驚呼不斷,這種事情,儘管大家心裏有些預料,可真正發生時,依舊震撼,尤其是最後的三個月,幾乎是連在了一起,每個月拿下一座石碑,這種速度,讓所有人回想起來,根本就無法平靜。

「這小烏龜,到底是誰……這才半年的時間,他就從第三座石碑開始,一路橫掃,如碾壓一樣,成就赫赫聲名!」

「他的草木造詣,完全超越了周心琪,莫非我香雲山日後除周心琪外,還會再多出一位藥師!」

與此同時,在十座石碑全部第一的瞬間,這十座石碑全部震動了一下,傳出陣陣轟鳴之聲,這些聲音融合在一起后,居然從香雲山的山頂,傳出了陣陣鼎聲!

彷彿有巨木撞擊葯鼎,傳出悶悶之聲,回蕩整個香雲山,傳遍靈溪宗南岸,甚至還有陣陣葯香,無形的擴散,籠罩八方,使得香雲山的雲霧也都肉眼可見的濃密起來。

香雲山頂,一處洞府內,周長老正以靈食餵養他珍愛的那些五彩靈禽,忽然聽到鼎鳴,目中露出驚訝。

「香雲鼎鳴?」他神識驀然散開,立刻就察覺到萬葯閣十座石碑的變化,神色一動,踏空而去。

緊接着,孫長老的身影也出現,還有其他築基修士,全部都被鼎鳴吸引,紛紛走出,看去時,一個個都露出驚喜。

最後一個出現的,是李青候,他原本正在打坐,聽到鼎鳴后一樣神色變化,外出看了一眼,立刻化作長虹直奔萬葯閣。

隨着鼎鳴的回蕩,很快更多人嘩然,整個香雲山無論是外門還是內門弟子,全部都被震動,一個個紛紛走出,看向萬葯閣的方向。

「這是……我香雲山至寶香雲鼎的聲音!」

「萬葯閣內,出現了十碑第一,開創千年內前所未有!」

即便是青峰上與紫鼎山,這一刻也都被驚動,張大胖正垂著頭,被身邊一個樣子妖嬈,模樣絕美的女子訓斥,這女子就是他對白小純訴苦時提到過的老妖婆,此刻這女子聽到這鼎鳴后,神色一動,抬頭看去時,張大胖也呆了一下,詫異的觀望。

「香雲鼎竟傳出鳴音,莫非香雲山的弟子裏,有人在某一樣考核中,達到了完美的程度?」

同樣的一幕,在青峰上也出現,青峰山的那些長老以及掌座,也都側目觀望。

漸漸地,香雲山萬葯閣內外,來人越來越多。

白小純在人群內,聽着四周人的嘩然,看着那十座石碑,他少見的沒有加入歡呼之中,而是心中升起一絲說不出的情緒,他默默的站在那裏,臉上露出笑容,這笑容沒有得意,沒有傲然,有的只是淳樸與開心。

一年多的時間,從第一個石碑開始,開創了一個奇迹,成就了十碑第一,這些是虛名,而他最大的收穫則是對於草木,對於靈獸,對於這些身為靈童需要掌握的知識,已是熟爛於心。

可以說,他給自己打下了一個罕見的厚厚的基礎,此刻回想這一年多來,太多個日日夜夜,自己瘋狂的研究草木,研究靈獸,白小純感慨之餘,

也有唏噓。

放眼整個靈溪宗,即便是內門弟子,也沒有人能在草木造詣上的基礎上,深厚過白小純,這一刻,白小純很滿足。

很快的,一道道長虹從四周呼嘯而來,長虹內露出的身影,每一個都散發出驚人的修為波動,周長老,孫長老……李青候都在其內。

他們都凝望十座石碑,看着排在第一的那小烏龜,一個個目中露出明亮的光芒,尤其是李青候,他在看到小烏龜的圖案后先是一愣,隨後神色慢慢古怪,片刻后哈哈一笑,目光掃過人群,當看到白小純時,他目中深處有外人看不到的讚賞。

許久,大袖一甩,帶着笑聲離去,他很開懷,他一眼就猜出這小烏龜正是白小純。

在那些長輩離去后,內門弟子的身影逐漸的多了,看着那小烏龜,這些內門弟子也都心驚,他們都是從外門晉陞上來的,清楚的知道這萬葯閣的石碑,只有在外門時才可以去闖,故而其難度之大,根本就難以比喻。

「身為外門弟子,能做到如此程度,定是天驕……」

「哼,我等身為葯徒,重點是煉製靈藥,草木造詣再高,煉不出靈藥也是沒用!」這些內門弟子裏,有的讚歎,有的露出不屑,可無論如何,他們對於這小烏龜,已深深記住,甚至在心底,已大都有了忌憚。

畢竟雖不知對方日後煉藥如何,可一個如此牢固的基礎,將使得對方在成為葯徒后,順利太多太多。

四周的嘩然還在持續,直至周心琪出現,站在藍綾上,凝望十座石碑上的小烏龜時,眾人才慢慢安靜下來,一個個都看向周心琪。

這種全方位的在十座石碑上全部被壓制的感覺,讓周心琪的目中露出不甘心,以往都是她帶給別人這種複雜感,可如今輪到自己這裏,讓她只能沉默。。

「你到底是誰……」周心琪咬了咬牙,雖不甘,可曾經的幾次嘗試,讓她明白那神秘的小烏龜在草木造詣上已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她如今沒有什麼把握可以超越,沉默許久,對於這個小烏龜,已是牢牢記在了心底。

「草木上,你的確比我強,那麼等你成為葯徒后,在煉藥之路上,我不信你可以永遠將我超越!」周心琪深吸口氣,神色慢慢平靜下來,她已參加了考核,已然晉陞為葯徒,此刻最後一眼看向石碑,轉身一晃,驀然遠去。

「這裏,只是我成為偉大藥師路上的第一站!」白小純在人群內,也最後看了一眼十座石碑,毅然轉身離開。

十碑第一的轟動,在之後的日子裏持續了數月,依舊還有人談論,尤其是每當眾人來到萬葯閣,看到石碑上的小烏龜時,這種議論都會加劇。

同時,周心琪的那些傾慕者,更是漫山遍野的尋找,大有不惜一切代價要找出這個小烏龜的氣勢,尤其是那位錢姓青年,極為惱火,也加入到了尋找之中。

攪動了整個靈溪宗南岸后,在這無數人每天都在談論小烏龜時,白小純在他的院子裏,正紅着眼,操控身前的一片樹葉。

他在研究舉輕若重的境界,實際上大半年前,他就經常研究這種境界之法,可卻始終只能觸摸一絲,無法真正融入。

如今萬葯閣的事情結束,白小純眼看那些周心琪的傾慕者不斷地尋找自己,內心起了危機感,索性避一避風頭,開始全身心的放入到了舉輕若重中。

「舉重若輕是速度,舉輕若重……則是一種掌控之法!」白小純目中露出沉思,這是他這段日子裏的感悟。

「或者說,這種掌控實際上就是一種體內靈氣的爆發力!」白小純雙眼一閃,他如今凝氣六層,體內靈氣如大河一樣,在舉重若輕的境界,已經可以做到持續的不斷,發揮出驚人的速度。

早已有種明悟,知曉所謂的境界,實際上就是運用體內靈氣的法門,如同是一片葉子舒展開,能吊起一塊小木頭,可若是捲起來,能吊起一小塊石頭,但若是撕成一條條編織在一起,則可拽動更沉重的物體。

材質一樣,只不過組合的方式不同,所以發揮出的強弱也不一樣。

而舉輕若重,就是這樣一個法門,一旦掌握,就等於踏入到了這個境界裏。

白小純思索良久,揮手間遠處一片葉子飛來,漂浮在他的身前,在他這不斷地嘗試下,這葉子時而速度激快,時而緩慢如有山壓。

一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百次,百次若還不行……就千次萬次。

白小純不知道自己嘗試了多少次,他院子裏所有的葉子都碎滅了,於是他外出又尋找了葉片,到了最後,整個香雲山所有非靈植的樹木花草的葉子都被他取來嘗試后,終於在一天黃昏,白小純目光閃動,掐訣一指,他面前的那片柳葉,看似輕飄飄的,可在落下的瞬間,如同山岩砸地。

轟的一聲,院子的地面一震,彷彿這柳葉重若千鈞。

「成了!」白小純眼中瀰漫血絲,可神色卻振奮,起身右手一甩,小木劍飛出,成為了一道黑線,剎那遠去,不但速度更快,威力更是比之前強悍了至少一倍,甚至隱隱都出現了尖銳的破空聲。

轟鳴中,遠處的巨大山岩,直接四分五裂崩潰開來。

這種威力,已經不是凝氣六層可比,即便是凝氣七八層看到,也都會大吃一驚,心神震動。

-------------

今晚12點,你懂的!

UU看書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UU看書!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