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百七十四章 質子!

第三百七十四章 質子!

作者:

隨着聲音的降臨,一個穿着紅色長袍的童子,從天空上顯露身影,一步步走來,隨着他的走來,天威之感更為強烈。

就連通天河水,在這一刻似乎也都掀起了波紋,而逆河宗的四條山脈,如被壓制,所有草木,都低下了身子。

草木都如此,更不用說修士了,寒宗等人面色陡然變化,呼吸為之一凝,看向那童子時,露出強烈的忌憚。

而那顆空榕邪樹,此刻也是微微一顫。

「天人……」寒宗內心震動,與赤魂以及風神子,三人對望一眼,他們聽說過這個童子,整個東脈龐大的修真界內,以童子之身外出的天人境,只有一人……

此人就是星空道極宗,五大天人境之一的李元天!

「拜見李前輩!」寒宗三人深吸口氣,齊齊拜見,其他元嬰修士此刻都心神震動,連忙恭敬拜見。

白小純在一旁,此刻也是緊張,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天人,尤其是之前感受到了那股天威,彷彿整個世界都被壓制的感覺,讓他心跳急速,忍不住偷看了幾眼,覺得這童子還沒自己高,居然這麼厲害。

童子似笑非笑的掃了掃白小純,沒有說話,而是袖子一揮。

「寒宗,你三人帶路,去你們的大殿,本座有要事告知!」

寒宗三人神色肅然,立刻稱是,恭敬的帶路,帶着童子快速飛向逆河山的大殿,直至四人離去,其他元嬰也都神色肅然,趕緊在後面跟隨,整個逆河宗,在這一刻都安靜無比,不少人更是心中忐忑,不知這一次星空道極宗的天人降臨,所為何事。

白小純更加緊張起來,他覺得那童子在看向自己時,目光與神情不大對勁,此刻回到了洞府,他無心去整理被雷劈開的廢墟,不時看向山頂大殿,忽然想起了什麼,趕緊打開儲物袋,發現小烏龜還在沉睡后,這才放心,小心的將其重新放在了之前發現它的地方。

「這樣的話,它醒了后就算察覺不對勁,我也可以推脫不知道。」白小純嘟囔一句,覺得滿意時,想起了那位童子的降臨,不由得再次緊張,遙望着大殿。

而此刻,在逆河山的大殿內,童子李元天坐在上首,寒宗三人在其面前恭敬的站着,至於其他元嬰修士,都在大殿外等候。

「你逆河宗與本座有些緣分,

這空河院,之前還是老夫出手,將其屠滅了數成之力。」童子淡淡開口,話語一出,寒宗三人內心一震。

「所以,這一次自然也是老夫出面,告知你們關於中游修真界的規矩。」

「我星空道極宗下的中游修真界,其四大宗門,任何一個宗門,都要每隔一段時間,送去至關重要的一人,作為質子!」

「本座此番到來,就是要帶你逆河宗的質子,回星空道極宗內。」童子目光掃過寒宗三人,寒宗三人面色猛的變化,紛紛抬頭。

「質子?」寒宗一愣,此事他還是首次聽說,不過想來這種事情,也是應該存在的,畢竟中游四大宗門對於星空道極宗而言,也是較為重要,如同在外的一方諸侯。

「我等一定用最快的速度,確定質子人選!」風神子深吸口氣,他明白,天人到來,此事不可能拒絕,也不能拒絕,於是果斷開口。

「不用準備了,老夫已有人選,這質子,就是白小純。」童子平靜卻不容質疑的開口時,寒宗三人內心咯噔一聲。

與此同時,童子的神識已然散開,在所有人都沒察覺的情況下,將這整個逆河宗,橫掃一圈。

除了真靈女嬰所在的地方,他不願招惹外,其餘之地,盡在眼中,顯然,先前老猴的出現其並沒有覺察到。

「咦?這女娃體質竟如此特殊……此女,也是質子!你們可以通知下去了,另外作為質子,可以攜同不超過五位的你宗門其他同輩弟子,作為護道者,一同去我星空道極宗內修行。」童子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右手抬起一揮,立刻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副畫面,畫面內,一個女子正盤膝打坐,這女子……正是公孫婉兒!

寒宗三人內心叫苦,他們不在意公孫婉兒,哪怕公孫婉兒有他們沒發現的體質與資質,可這些他們不在乎,他們只在乎白小純。

「前輩……」風神子遲疑了一下。

「嗯?你們要拒絕?」沒等風神子說完,童子冷冷的看了風神子一眼,這一眼,頓時讓風神子全身內外,瞬間冰寒,幾不能言。

「前輩有所不知,那白小純雖是我宗少祖,可實際上性格頑劣,絕非質子的理想人選,晚輩擔心他在貴宗,會給我們招惹一些麻煩。」寒宗連忙在旁開口解釋。

「沒錯,前輩,這白小純不但頑劣,更是喜歡煉藥,偏偏他每次煉藥都會出現大問題,甚至出現過瘟疫,禍害四方,讓宗門雞犬不寧,一旦去了星空道極宗,怕是會引起禍端……」赤魂也知道白小純對逆河宗的重要性,在旁隨之解釋。

童子聽聞寒宗與赤魂的話語,微微一笑。

「你們說的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堂堂星空道極宗,容納東脈全境,為通天海守護東脈領域,難道還容不下一個結丹修士?

他性格再頑劣,再能闖禍,難道還能將我星空道極宗崩了不成!」

「他不是喜歡煉藥么,我星空道極宗內,有最好的丹爐,有最好的靈藥,有最好的煉藥之地,一切煉藥的問題,都可解決,你們大可放心,白小純雖是質子,可在星空道極宗內,他一樣也是我星空道極宗的弟子了!」

「此事就這麼定了,你們不必置喙,出去吧,此地老夫借用三天,三天後,帶人來此,我帶他們回宗!」童子不容分說,一揮手,一股柔和之力散開,推動寒宗三人直接出了大殿後,大殿的門,砰的一聲關閉。

大殿外,寒宗三人面色明暗不定,相互看了看后,都看出了彼此的無奈。

「只能如此了,時間緊迫,那女娃好說,白小純那裏……寒兄,你去說吧,我等也回去交代一些,找些與白小純同輩的弟子,作為他的護道者。」風神子長嘆一聲,白小純的離去,他心底最是緊張,畢竟白小純是血祖,一旦走開,若有什麼閃失,血溪一脈損失太大。

「不是可以帶護道者么,雖只能帶同輩,可也是一個幫手,只要白小純點名的,不容拒絕,全部都去,老夫也回去交代一下!」赤魂咬牙開口。

寒宗深吸口氣,嘆息一聲,皺着眉頭走向白小純的洞府之地,看到了在那裏有些忐忑不安的白小純,直接說出了情況。

「質子?去星空道極宗?」白小純瞪大了眼,獃獃的看着寒宗,此刻腦海里都是質子這兩個字。

甚至他都想起了以前看過的有些典籍里,關於質子的各種凄慘,尤其是一想到自己孤零零一個人,去了一個陌生的宗門,他就覺得沒有安全感。

在逆河宗多好啊,這裏他的身份無比尊高,那麼多的女弟子喜歡他,他走在任何地方,都有人拜見,可一想到去了星空道極宗,他就覺得眼前一片漆黑。

白小純忽然慘叫一聲,屈膝一把抱住寒宗的大腿。

「老祖,我不想去,我捨不得你們,這裏是我的家,我不想走啊。」

「我剛剛為宗門立下汗馬功勞,我……我是少祖!」

「我這些年,宗門有難,我都出現了,落陳山脈我救人,隕劍深淵我揚名,血溪宗內我潛伏,逆河宗成我功勞最大,老祖……我不想走。」白小純愁眉苦臉,哀嚎起來。

「我捨不得你,捨不得同門,讓別人去吧……我覺得上官天佑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人選,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他不當質子天地不容啊,還有宋缺也行,星空道極宗缺啥咱就送啥啊……還有北寒烈,還有九島,都是不錯的,實在不行把陳曼瑤送走也算打入星空道極宗內部是吧……」

寒宗頭痛,長嘆一聲,苦澀的看着白小純,輕聲開口。

「小純,若有選擇,我絕不會讓你走。」

他如此話語,讓白小純身體一震,抬起頭,哭喪著臉,望着寒宗。

「真的要去?」

「真的要去……不過你可以帶幾個人作為你的護道者一起去,而且也不是很久,終歸還是會回來的,這裏是你的家。」寒宗摸了摸白小純的頭,目中帶着不舍,溫和說道。(未完待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16-10-2005:54:28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