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75章 白小純的護道者……

第375章 白小純的護道者……

作者:

?白小純哭喪著臉,整個人如同心已經枯萎,拉聳著頭,再次看了眼寒宗,直至確定寒宗沒有和自己開玩笑后,白小純悲嘆一聲。

「蒼天啊,你為何讓我如此優秀,就連星空道極宗,居然都非我不可!」

一旁的寒宗,原本心中也有傷感,可聽到了白小純的話語后,寒宗乾咳一聲,忽然覺得,讓白小純去星空道極宗,或許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於是連忙開口。

「好了,你準備一下,三天後上路,這枚令牌你拿好,老夫給你權利,可以選擇數人作為你的護道者……」說完,寒宗扔給白小純一枚令牌,轉身就要離去,可腳步剛剛抬起,又提醒道。

「不要超過五個,若是多了,星空道極宗不會允許。」

白小純無奈,眼睜睜的看著寒宗離去,他站在廢墟旁,望著廢墟發獃,糾結了一夜,直至第二天清晨,他又長嘆一聲。

「罷了罷了,既然星空道極宗這麼渴望我的到來,我也只能去一趟了。」白小純鬱悶,又想起自己可以選擇護道者,於是在那裡冥思苦想。

「鐵蛋還是別讓它跟著了,星空道極宗陌生,很危險。」

「至於護道者……我想想,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最需要的就是消息!」白小純喃喃低語,腦海里開始琢磨這樣的人選。

「此人不但要激靈,更是擅長打探各種事情,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星空道極宗所有事情,哪怕傳聞也都打探的清清楚楚,這需要有很強的天賦才可以……」

「許寶財!」白小純一拍大腿,雙眼露出明亮的光芒,這樣的人選,他腦海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許寶財了。

這許寶財當初在靈溪宗時,就擅長打探消息,甚至靈溪宗的幾大美女,都是他排列出來的,甚至白小純還記得許寶財有一個小本,遇到什麼事情,他都會第一時間拿出小本,快速記錄。

「寧可用手寫,也不用玉簡去烙印,可以想象,這一定需要特別的執著才可以如此,這個人選,非許寶財莫屬!」白小純嘿嘿一笑,又想到如今的逆河宗內,許寶財如魚得水,對於各種傳聞,不管真的假的,都了如指掌,甚至自己若是想知道什麼事情,也需要去問他答案,於是更為篤定了。

身體一晃,直奔山下靈溪山脈而去,很快臨近,到了許寶財的洞府外,二人剛一見面,許寶財頓時悲呼一聲。

「白師叔,我捨不得你啊,我聽說了,你將以質子的身份,去星空道極宗,你這一走,我們不知何時才能相見,白師叔……保重!!」許寶財一臉不舍,望著白小純,甚至雙眼都晶瑩起來。

「你消息這麼靈通?」白小純詫異道,他才剛剛聽到此事,沒想到許寶財居然也知道了。

「那是,整個逆河宗,就沒有我許寶財不知道的事情,任何地方,只要我許寶財想知道其秘密,都有無數的方法去探聽出來。」許寶財立刻傲然,這是他最驕傲的地方,容不得被人質疑半點。

「不過白師叔你放心,你的事迹,我許寶財一定幫你發揚光大,讓每一個新入門的弟子,都知道你的存在。」許寶財真誠說道,心底則是在得意,前段日子宗門所有女弟子都對白小純有愛慕之意的事情,讓他鬱悶了好久,他覺得有白小純在,自己這一生都很難選擇道侶了,尤其是他很喜歡的幾個女弟子,居然也傾慕白小純后,許寶財更鬱悶了。

如今一聽說白小純要去星空道極宗,許寶財心底頓時興奮起來。

白小純聽聞許寶財的話語,立刻感動,上前用力的拍了下許寶財的肩膀,臉上一樣露出真誠與不舍。

「好兄弟,我原本還在猶豫,畢竟去星空道極宗,那裡很陌生,我自己一個人受累也就罷了,不想連累兄弟們,可你這麼一說,我懂了!」

「啊?」許寶財明顯得到的消息不全面,此刻被白小純這麼一說,立刻愣了,隱隱有些覺得不對勁,正要開口時,被白小純打斷。

「我需要一個幫我打探消息的護道者,就是你了!」

許寶財身體猛地哆嗦了一下,睜大了眼,完全明悟過來,神色大變,連忙推卻。

「白師叔,我……我修為低微……」

「我需要的是你的打探消息,不需要修為!」白小純一揮手,毫不在意。

「我……我笨手笨腳……」

「沒關係,任何地方,只要你許寶財想知道其秘密,都有無數的方法去探聽出來,這一點就足夠了,另外你還有血性,我還記得當年的血書,你不用推辭了,我知道你捨不得我,你心裡是同意的,就這麼定了!」白小純哈哈一笑,眼看許寶財面色蒼白,似還要拒絕,於是一把拿出寒宗給的玉簡,在許寶財面前一晃。

「老祖令牌!」許寶財倒吸口氣,整個人如五雷轟頂,徹底懵了,半晌后真的要哭了,可明白自己無法拒絕,站在那裡傻眼了許久,後悔的腸子都快青了。

「別擔心,一切有我,來來來,小寶,你對宗門熟悉,你幫我分析一下,看看我們再帶著誰,才會更穩妥一些。」白小純乾咳一聲,摟著許寶財的肩膀,嘿嘿笑道。

許寶財哭喪著臉,目光獃滯,一想到星空道極宗的陌生,他就有些恐懼,可雖不甘,卻沒有辦法,此刻聽到白小純的話語,這明顯是拉其他人入坑的事情,頓時轉移了許寶財的注意力。

「我們還需要一個算命的,此人要擅長卜算之法,更要有足夠的修為,這樣的話,一切危機,都讓他提前算出來,我們的安全就能得到最大的保障,人選我有,就是血溪一脈的神運算元了!」許寶財恨恨的開口,他與神運算元之間有些過節,曾經被神運算元狠狠的瞪了幾眼,甚至還有一個他喜歡的女弟子,居然被神運算元搶先得手,可惜他自身修為不夠,於是只能記在心裡。

此刻一聽白小純這拉人入坑的事情,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拉神運算元進來。

「你說的太對了,我們的確需要一個算命的!」白小純深以為然,立刻與許寶財一起,去了玄溪一脈,找到了神運算元。

二人剛一到來,立刻就看到神運算元居然整理完了行裝,正站在洞府外背著手,望著蒼穹,似早就在這裡等待他們。

「你們來了。」神運算元淡淡開口,一身風輕雲淡,彷彿世外高人。

「我早就算出自己會有一劫,這一劫命中注定,要外出多年,就在近日出現,上宗前輩一來,我就隱隱覺得,劫動了。」神運算元一臉惆悵,抬著下巴,開口之時袖子一甩,目光帶著出塵之意,望著白小純與許寶財。

「不管你們要去什麼地方,我都會跟著你們去,因為這是我的劫,我的命中注定!」

許寶財看著神運算元這麼一副樣子,倒吸口氣,眼前的神運算元,衣著飄逸,整個人彷彿仙風道骨,說出的話語更是讓人吃驚。

「你……你居然真的算出來了!」

白小純也一臉不可思議,狐疑的看了看神運算元后,忽然走了過去,站在神運算元的身邊繞了一圈。

他的目光,讓神運算元有些緊張,想起了以往在白小純面前的吃癟以及白小純的可怕。

「哼哼子,你能不能算出,我接下來要打你哪裡?」白小純好奇的問道。

「我……」神運算元面色一變,內心都快要罵人了,看了白小純一眼后,他相信白小純說道一定會做到,說打自己,一定會出手,於是趕緊身體松垮下來,從那仙風道骨的狀態,變成了以往的模樣,甚至還多了一絲猥瑣,趕緊露出笑容。

「我和少祖開玩笑呢,實際上是風神子老祖昨晚來了,讓我做好準備,若是你來找我,一定要聽從,這不,我一想到能跟著少祖您老人家,興奮的一夜睡不著,於是就整理了行李,在這裡等您到來。」神運算元沒有任何猶豫,趕緊說出實話。

白小純哈哈一笑,拍在神運算元的肩膀上,神色得意,一副我比你聰明的神情,讓神運算元心底哭笑不得,在這逆河宗,除了幾個老祖,他最怕的就是白小純了,此刻擔心白小純舊事重提,於是趕緊提議。

「少祖,就我和許寶財還不夠啊,我們還需要能出去打鬥的打手!」(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